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章 仓库内,两个人

        

苏天御当过兵,个人的警惕性是很高的,他听旁边有人喊自己,立马就认出了对方的声音。扭头一看,果然大熊站在一处破旧的铁皮房后面,左手扶着墙,整个人很虚弱地看着自己。

        

“小……小御哥……我……我……!”大熊呢喃了两句,低着头就要栽倒。

        

苏天御立马上前扶了一把,扭头看向四周回道:“先上车!”

        

……

        

今年的大年初一,真是漫长的一夜。昨晚六七点钟的时候,苏天御等人还在白家串门,到了深夜,大熊就在垃圾场内干死了五名追捕他的人。而时间一进入后半夜,区外也踏马很激情了,连续三波乱战,一直整到天亮。

        

细细想来,初二的这天早上,不光白家要办丧事,唐家,徐家,包括警署的杨家,以及被打死的那几名警员家里,可能也要面临着火化亲人的处境。

        

苏天御扶着大熊上了车,坐在正驾驶内先点了根烟,大脑仔细思考了一下后,这才启动汽车远走。

        

路上,苏天御拿着电话拨通了孔正辉的号码:“喂,你家里有给狗治疗外伤的药吗?”

        

孔正辉怔住:“怎么了?”

        

“有就帮我弄点,天北去医院了,他的狗伤了,让我帮着弄弄。”

        

“啊,有吧,我也在医院呢,我让人给你找找。”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弄点好药,伤得挺重的。”苏天御眉头紧锁地回道。

        

“知道了,送哪儿啊?”

        

“弄到了,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拿就行。”苏天御回。

        

“好。”孔正辉直接挂断电话。

        

苏天御扭头看向大熊:“你是真踏马傻啊!”

        

大熊意识模糊,没有回话。

        

医院内,孔正辉冲着自己的亲堂弟说道:“去土房街老王那儿拿点治外伤,治枪伤的药,然后给苏天御送去。别拿你的电话打他手机,换个新号。”

        

“咋了?”堂弟问。

        

“别问了,送去就行了。”孔正辉心里大概已经猜到了苏天御要干啥,所以在电话内也没有多问,但却选择帮了这个忙,不过肯定是看在狗六子的面子上。

        

“知道了。”堂弟点头。

        

……

        

中午12点多,明远贸易公司的一处放货仓库内。

        

苏天御挽起袖子,撕开了大熊两处枪伤位置的衣物,低头看向了枪口:“大熊啊,你给家里打电话了吗?”

        

“没……没……没有,”大熊已经发高烧了,双眼闭着,意识模糊:“我……我没家了。”

        

“没家也挺好的,一个人自由,想干啥就干啥!”苏天御像是闲聊一样回着大熊的话,左手拿着医用镊子,插进大熊的伤口中,扩开了皮肉,随即右手捏着头部是椭圆形的医用钳子,极为果断地深入了大熊的伤口。

        

“啊!!!”大熊疼得猛然睁开眼睛,抡着右拳死死地砸着木头板子。

        

孔正辉找的老王,根本不卖给他麻醉药,管制性药物,因为这东西不管是查销路和来源,都不算太难。

        

苏天御低头看着大熊滋滋冒血的伤口,语气依旧很平常地喝问道:“大熊,杀人了,害怕吗?”

        

“不……不害怕,他们该……该死!”

        

“这就对了!生活就是这么回事,你赖赖唧唧地过是一天,想干啥就干啥地过,也是一天。”苏天御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人嘛,洒脱点比啥都强。”

        

大熊咬着钢牙:“小……小御哥……我不喊。喊出事了,连累你!你弄吧,我能扛得住。”

        

苏天御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向他,脑袋停顿了一下:“你为啥要越狱啊?”

        

“我……我扛不住了,他们往……往死里欺负我,我害怕监狱。”

        

“啊?!”苏天御一边回应着,一边很突然用医用钳子卡住大熊肩膀处的弹头,直接往上一剜。

        

“泚!”

        

压着血管的弹头一出来,鲜血止不住地就往外喷。

        

苏天御立即用镊子夹着医用棉花,摁在大熊的伤口上,低声说道:“要不要喝点酒?”

        

“不用……你弄吧。”大熊牙都要咬碎了,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叫得太大声。

        

昏暗的光线下,苏天御迅速处理了大熊伤得最重的伤口。

        

……

        

下午两点多钟。

        

闸南码帮堂口内,徐二的尸体就放在正厅,徐虎阴着脸坐在椅子上,低头正在与码工总协会的人交流。

        

院内,大量的码帮成员都过来祭奠,而徐二的小儿子跟在没有名分的后妈身旁,身披孝服,正在失声痛哭。

        

院门口,徐二的马仔拿着电话吼道:“土葬,棺材啥时候送来?你是不是傻B啊?!活人能等你四五天,死人能等吗?”

        

“兄弟,今天土葬的比较多,我们做不出来啊!唐家也要在这儿订棺材,我木料都是现拉回来的。”对方也很苦恼地回道:“二哥死得太突然了,我是真没准备……。”

        

“我去尼玛的!”马仔当场发飙:“你会说人话吗?!我告诉你昂,你明天就得把棺材给我送来!”

        

“……行吧,我尽量。”

        

“必须送来!”马仔吼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闸南区最大的木工店内,老板斜眼骂了一句:“他妈的,这也不是死人旺季啊,谁能常备这么多棺材木料?!张嘴就骂人,一点素质也没有!把老子弄急眼了,非得在你棺材下面砸两颗暗钉,旺旺你家后代不可。”

        

……

        

天鸿港,码帮的人都在参加葬礼之时,六名男子在民用港上岸。领头一人面相非常恐怖,整个左侧半张脸都糊在一块,看着全是红色的肉疙瘩,似乎是被烧伤过。

        

六名男子站在一块,领头一人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妈的,公款出差,听说老板也不差钱,咱怎么舒服怎么来。找个好馆子吃一顿,晚上朴一宿。”

        

“好勒!”

        

“咋滴,没报销之前,我还是垫资呗?”后面的人问了一句。

        

“哈哈,行,你先垫上。”

        

“……艹,我不信他昂,回头拿不到钱,你得给我。”

        

“妥了!”领头半张脸男子点了点头,带着众人就进了港。

        

……

        

仓库内。

        

苏天御端了一碗泡面放在了大熊面前:“吃一点吧!”

        

大熊眨巴着眼睛看着狗六子,内心很敏感,情绪也很复杂。

        

苏天御打开手机,低头浏览了一下龙城官媒,头条是警务署悬赏十万,缉拿杀警悍匪吴士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