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零二章 我走了,乘着夜色

        

傍晚。

        

苏天御忙活完白家的丧事,立即返回了仓库,但人一进屋就傻眼了,因为门口货物被动过。

        

“大熊,大熊?!”苏天御站在门口扫了一眼四周,人没进去,只轻喊了两声。

        

数秒过后,仓库下层废弃的地窖中,探出了一个脑袋,大熊脸颊脏兮兮地低声回道:“我……我在,小御哥!”

        

这间仓库是明远公司后租的,以前是专门用于囤放生鲜物品的,地下一层不光有个地窖,还有两个水池。

        

大熊爬出来后,擦了擦脸上的水渍。

        

苏天御见到他后,立即关上了门:“咋回事啊?”

        

“下……下午来人了,来检查仓库……有一个打更的。”大熊回:“我没敢出去,就藏起来了。”

        

苏天御不可能告诉明远公司的人,这里藏着一个全市通缉的嫌犯,所以对方突然来仓库,他肯定也不清楚。

        

“没……没事,他们都走了。”大熊脸色苍白地回了一句。

        

“啊,那就好!”苏天御迈步进屋,帮着大熊一起从地窖内拿出简单医疗用品和生活用品。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十分钟后,苏天御拿着小手电照着大熊的伤口,帮他更换了药布,又用一次性注射器,帮他打了一剂消炎针。

        

大熊坐在货物上,低着头,也不吭声。

        

苏天御用昨天带过来的电水壶,烧了点热水,再次帮大熊冲了一碗泡面:“先兑付吃一口吧,明后天我想办法给你带点有营养的饭菜。”

        

“小……小御哥……你对我太好了……我欠……欠你……!”大熊低头拿着泡面,也不知道是结巴,还是本身自己内向,难以启齿地说出一些感谢的话。

        

苏天御立即摆了摆手:“别说了,吃吧。”

        

大熊缓缓点头,用叉子挑着泡面,大口吃了起来。

        

苏天御仰面躺在货物箱子上,头部枕着双臂,双眼呆滞地盯着模糊的天花板。

        

没多一会,大熊将泡面吃了干净,连里面的汤都喝得一滴不剩。

        

“你困吗?”苏天御问。

        

“我……我还不困。”

        

“今晚我不走了,不然打更的一旦过来,你应付不了。”苏天御抻了个懒腰:“我困了,睡一会,后半夜你叫我。”

        

“哦,好!”大熊重重地点头。

        

“先别想太多,老老实实养伤。”苏天御翻了个身,背对着大熊侧躺,缓缓闭上眼睛说道:“明天我想个办法,换个熟悉的打更的过来。”

        

“嗯。”大熊话少地回应着。

        

苏天御嘱咐完大熊后,也不再说话,只躺在货物堆上休息。

        

深夜,室内寂静异常,坐在货物堆上的大熊,双耳都能听见老鼠在厅内四处觅食的声响。

        

苏天御似乎睡得很死,身体侧躺在货物堆上,一动也不动。

        

大熊扭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目光有些复杂,表情有些纠结。

        

他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思考事情很慢,需要在心里琢磨很久,但好在苏天御睡着了,也没人打扰他的思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熊在货物堆上干坐了近三个小时后,突然动作缓慢地起身,下到了地上。

        

扭头向四周望去,大熊蹑手蹑脚地捡起货物堆上的医疗药品,犹豫了十几秒后,才果断迈步走向后侧小门。

        

周边安静,大熊的脚步声在室内有节奏地响起,但却没有引起苏天御的注意。

        

大熊顺着走廊来到后门,果断推开铁门,看了一眼室外的夜色,随即迈步离开。

        

他想好了,自己得走,而且不用跟苏天御打招呼。

        

大熊拎着塑料袋,步伐很快地捋着周边小路,猛走了二十多分钟,这才注意到自己距离仓库已经很远了。

        

前边是市区,万家灯火照耀着黑夜,但却跟大熊没什么关系。

        

后边是市郊,土地辽阔何止万里,可大熊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也不知道该怎么躲过城关警员的搜捕。

        

天下之大,竟无一处容身之所。

        

大熊捂着肩膀上的伤口,一时间双眼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十字路口,大熊蹲在壕沟边缘,低着头看向脚面,脸颊两侧流出了热泪。

        

他从小便遭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家庭暴力,长大后进了环卫口,也是被同行欺负,前段时间顶缸在羁押所内,犯人也像对待牲口一样的对待他。

        

可大熊有哭过一次吗?从来没有过,因为那时候他还有希望,他还有对生活的憧憬。

        

现在呢?

        

现在大熊是彻底绝望和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儿走,去向何处。

        

……

        

仓库内。

        

大熊一走,苏天御就睁开了眼睛,他孤身一人躺在货物堆上,只长叹了一声。

        

如果不是大熊的遭遇,性格,以及为人处事的态度,都能切实地戳到苏天御,那后者是绝对不会因为一个认识不足半年的人,就选择以身犯险的。

        

救了大熊一命,帮他处理了伤口,这已经不算是理智行为了。如果大熊未来被抓,并且吐了,那苏天御可能都要被打个从犯,判个十几年。

        

收留他两天,已经是苏天御最大的能力范围了。

        

苏天御自己帮不了他,能帮他的余家,也不会去帮他。

        

五个警员被杀,这是多大的事儿啊?谁敢沾这事呢?

        

苏天御这样想了很久,才缓缓起身,处理了屋内的一些生活痕迹,也乘着夜色走了。

        

……

        

两天后。

        

白家的丧事结束,苏天御,孔正辉,白宏伯等人一块去了余家,见了余明远,与他商量起后面的事怎么办。

        

与此同时。

        

龙口区顾同山开的茶馆内,李洪泽,陆丰,徐虎,魏相佐,以及十几名闸南区码帮的骨干,全都汇聚一堂。

        

“咱们朋友归朋友,生意归生意。”李洪泽吸着烟,轻笑着说道:“我掺和进来,能拿到什么样的切身利益?”

        

“你们和余家也有仇啊,咱们目的是一样的。”码帮的一名骨干笑着说道。

        

“这可不一样。”李洪泽摆手说道:“我们和余家有矛盾,可以十年后再算账,但现在跟你们快搞,我们就成枪了。”

        

徐虎斟酌半晌:“搞倒了余家,闸南区码帮就清一色了。除此之外,海上的生意算你们一股,就给你余家之前干的那个规模。”

        

李洪泽斟酌半晌:“爽快,就这么定了!”

        

“事情往小搞,反而没效果。”顾同山话语简洁地说道:“把事情弄大,弄得越上线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