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一九章 周公子的安排

        

马场内,姑娘们玩的都很尽兴,尤其是生性活泼的娃娃,刚学会骑马后,一直在不远处大喊大叫的。

        

周同辉骑了一会后,就一直很尽心的辅导着骑马技术比较生疏的安七七,娃娃等人,耐性十足。

        

休息区内,白宏伯劈着双腿,斜眼看着苏天御说道:“你看,你跟个舔狗似的,又陪人家喝酒,又陪人家赌钱,还陪人扯脖子在内陆河傻喊,搞到最后,不如个训马的。”

        

“别逼逼。”苏天御也很不爽,他虽然会骑马,但在教人上却不如周同辉,最重要的是,那小子太热情了,自己想教也抢不上机会。

        

白宏伯喝着饮料,撇嘴说道:“这教父的太子爷也不江湖啊,妈了个巴子的,千里迢迢来的客人,就请咱们当佐罗啊?”

        

“主要有姑娘在场,他可能也不好安排。”余明斐插言回了一句。

        

“有个毛不好安排的,晚上单独出去就完了呗。”

        

“这话你跟我说有个屁用啊?我也不是东道主!”余明斐翻了翻白眼,捅咕着白宏伯说道:“你跟他提啊,你的语言呢?!你拿话点他啊!”

        

“艹,这有啥不能点的。”白宏伯一心想要感受一下华都的夜晚,低声回道:“他不请,我请,只要他带地方就行。”

        

“白爷牛B!”余明斐捧了一句。

        

大概二十分钟后,娃娃和安七七等人下马休息,在草坪上溜达拍照,而周同辉则是走了回来。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去啊,去啊!”余明斐又捅咕了一句。

        

白宏伯岔着两条粗腿起身,拿着饮料瓶子走到了周同辉旁边:“哎,兄弟,咱晚上还有安排吗?!”

        

“有啊!”周同辉笑着回道:“晚上我让家里人在后面的草坪,搞了个篝火晚会,咱们一块玩呗。”

        

白宏伯挠了挠头:“就光搞篝火晚会啊?!”

        

“啊?还有烤肉,也可以唱歌啊,怎么了?”周同辉有些好奇的问道。

        

“……!”

        

白宏伯停顿一下,伸手偷偷指了指余明斐和苏天御,低声说道:“篝火晚会就算了,我们都没啥文艺细胞。我这俩朋友,他们还是想出去玩一会!”

        

“出去玩啊?”

        

“是,我们都很少来一区,想感受一下这边的夜生活。”白宏伯指着苏天御说道:“我倒是没啥兴趣,但那小子喜欢……他想让我问问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有很多啊!”周同辉点头。

        

“很多啊?!我的意思是那种有美女,有音乐,有气氛的地方。”白宏伯指着苏天御回道:“他就好这口,来一区都跟我提过好几回了,你懂吧?”

        

周同辉停顿了一下,笑着应道:“啊,那我明白了,行啊,我一会打个电话,安排一下呗,不过这会有点晚了,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好场。”

        

“挖槽,你们这边开始的这么早吗?这才六点多啊。”

        

“是挺早的。”周同辉点头:“我去打个电话!”

        

“兄弟,麻烦了昂!”白宏伯冲他背影喊了一声。

        

“没事儿,来了就是客,应该的。”周同辉礼貌的回了一句,拿着电话就走远了。

        

白宏伯呲牙走回休息区,冲着苏天御和余明斐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说完了。”

        

“要说不要脸,还得是你啊!”余明斐感叹了一句。

        

“姑娘们咋弄啊?!一块去啊?”苏天御好奇的问。

        

“一块去屁啊!”白宏伯喝完饮料:“肯定不带她们啊,我去说!”

        

白宏伯活跃的像个老鸨,迈步走向安七七等人,笑着说道:“晚上你们参加篝火晚会吧,我们和周同辉去参加个商务宴!”

        

“不说大家一起吗?”安七七好奇的问道。

        

“不一起了,你们玩吧,玩的开心昂!”

        

“肯定又不干好事去了,不想带咱们。”娃娃噘着嘴,轻声冲安七七嘀咕道:“那个狗六子也不是好东西,他属于出谋划策的那种。”

        

“我看也是。”安七七擦了擦俏脸上的汗水:“晚上都没人了,还去什么篝火晚会啊,咱俩回去看综艺吧。”

        

……

        

晚上七点半。

        

周同辉叫了两台家里的商务车,带着众人来到了的庄园门口。

        

“七七和娃娃呢?她们不一起吗?”周同辉好奇的问道。

        

“咱男人的活动带她们干啥啊?玩不开的,走吧,走吧!”白宏伯急不可耐的上了车。

        

“快快,时间是不等人滴!”余明斐也很兴奋的上了商务车。

        

副驾驶上,一位相貌平凡,身材极为壮硕的男子回头扫了众人一眼:“走啊?”

        

“走吧,出发!”白宏伯回。

        

话音落,一帮年轻人兴高采烈的上了车,迎着一区的夜晚出发了。

        

……

        

两个半小时后,华都大区戏院内,一场由国宝级芭蕾舞剧团演绎的音乐剧,震撼开幕!

        

激昂的音乐响彻大区戏院,一位位金发碧眼的美女,穿着布拉吉连衣裙,紧身裤,飘然入场,三十多位美女动情演绎,舞姿优美。

        

贵宾席的最前排座椅上,周同辉喝着红酒,低声冲着苏天御说道:“这个舞剧团,在一区非常知名,不是什么时候都有演出的!你们来对了,我早就想看他们表演了。”

        

“哦!”苏天御木然点了点头。

        

旁边,余明斐目瞪口呆:“你咋谈的啊?!”

        

白宏伯听着激昂的音乐,看着剧团演员优美的舞姿,左手托着下巴,昏昏欲睡:“完事儿了吗?”

        

“没有,刚开始啊!你怎么谈的啊?!”余明斐已经要崩溃了。

        

白宏伯甩了甩脑袋,双眼盯着周同辉的侧脸:“这小子绝对踏马的是个智障!我跟他说找一个有女人,有音乐,有气氛的地方,谁成想他把咱领国家大剧院来了!真特么服了……!”

        

“卧槽,绝了,一点不差!”余明斐无语的回道。

        

“……我想回家了。”白宏伯打着哈欠:“看这节目也太困了!而且我下午真把大腿磨坏了……这会可疼了!”

        

……

        

龙城。

        

苏家垃圾场侧面的一处山坡旁,三姐停了汽车,扭头望向了一处满是杂草,但隐约能漏出来一处黑漆漆洞口的地方。

        

龙城初建时,锡纳罗边境冲突正是最激烈的时刻,那时龙城城防部门,曾在这边修建了很多防空洞,但后来锡纳罗官军打跑了这边的流寇和反叛军后,这片防空洞就暂时被废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