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三二章 这个地方太复杂了

        

牛上尉抬头看向那名壮汉:“你干嘛啊?!”

        

“我让你滚开,你听不见啊?”壮汉棱着三角眼,毫不讲理地骂着。

        

牛上尉皱眉打量了一下对方,按耐着心中的怒气,起身喊道:“我们走。”

        

“你踏马快点!”壮汉伸手再次向牛上尉的脑袋推去。

        

“啪!”

        

牛上尉反应很快地扣住对方的手腕,使劲往下一压:“你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呢?好好说话,别满嘴喷粪!”

        

壮汉被掰得右侧身体下坠,张嘴吼道:“服了,服了,你松开!”

        

牛上尉是来工作的,不是跟地痞打架的,所以也没再搭理对方,伸手松开壮汉的手掌,转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壮汉突然抄起桌上的酒瓶子,跳起来砸向了牛上尉的后脑:“你装尼玛啊!”

        

牛上尉是安全部门的军官,个人素质毋庸置疑,他灵巧地躲过对方的酒瓶子,抬腿就是一脚。

        

“咕咚!”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壮汉被踹坐下之后,突然吼道:“我挨打了!”

        

牛上尉四人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周边街道的胡同里,商铺内,突然冲出来几十号人,个顶个的手里都拿着铁棍,砍刀。

        

牛上尉一看这个架势,瞬间意识到了不对劲,本能后退两步,就要拔枪。

        

“干他!”壮汉指着牛上尉,扯脖子吼了一嗓子。

        

“呼啦啦!”

        

数十号人眨眼间就冲了过来,超市小店的老板第一时间也拉上了卷帘门。

        

牛上尉拿着枪,回头喊道:“呼叫支援!给余锦航打电话,我们漏了!”

        

此刻只要不是脑袋让驴踢了,那肯定已经意识到自己掉进了码头的坑里。虽然不知道消息是从哪个环节走漏的,但对方明显是故意找茬,有备而来。

        

“亢!”

        

一名安全局的白人干员,掏枪对准了天空:“退后!!抱头蹲下!”

        

“嘭!”

        

话音刚落,后侧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过来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孩,这娃十分凶悍,抄起板凳直接砸在了白人的后脑上。

        

这一下砸完,双方彻底开干。码帮的人仗着人多,围上超市门口的四名干员,抡着手里的家伙就是一通乱打。

        

刚开始,牛上尉是不敢开枪的。他的顾虑很明显,对方的身份介于平民和码工之间,贸然开枪了,一旦打死人,那肯定是要被追责的,因为龙城和一区是两个制度。

        

但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下手凶狠,牛上尉不光自己被打倒了,就连同事停在路边等待的汽车,也全部被打砸,车里的干员被拽出来一通乱干。

        

牛上尉可以坚持,但那些白人干员坚持不住了啊!他们是大区安全部门的,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啊?而且在一区来讲的话,任何人袭击司法单位成员,他们都有权利直接开枪的。

        

“砰砰砰……!”

        

枪声响彻,三名码帮弟子被击倒。

        

白人探员脑子哗哗流血,拿着枪吼道:“退后,不然打死你们这帮蠢货!”

        

枪响了,探员们本以为码帮的人会被震慑住,但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人群不但没有散去,反而人越聚越多。

        

人群中央,一名领头男子低声喊道:“他们先开枪的,拿枪干他!”

        

话音落,一名躲在人群后侧的男子,从帆布包里拽出了一把破旧的猎枪,偷偷走到人群前面,冲着白人干员的大腿就是一枪:“狗日的,跑这儿耀武扬威来了?鬼佬开枪了,打我们的人,揍死他们!”

        

这一枪直接把干员崩服了,他眼睁睁看着对方人群再次涌了上来,围着众人一通暴打。

        

超市侧面的胡同中,一名干员躺在地上拿着电话吼道:“余长官,我们进套了,码头有几十号人在打我们……!”

        

“喂,你说清楚,喂,你还在听吗?”余锦航拿着电话吼了两声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手机,再打,没人接了。

        

街头斗殴乱战之时,三台汽车停在了路边,尼克六人从胡同里走出来,笑呵呵地上了汽车。

        

车上,尼克扫了一眼淹没在人海中的探员,撇嘴说了一句:“天真的蠢货!”

        

说完,三台汽车扬长而去。

        

尼克拨通了顾同山的电话:“他们已经找到这里来了,我是不是要离开啊?”

        

“来龙口,没人能动你。”顾同山话语简洁地回道。

        

牛上尉由于不了解龙城情况,更不清楚这里的码帮到底有多大能量,所以一耙子搂下去,没有抓到对方,反而让自己身处险境。

        

可这一耙子也让顾同山惊了一下,因为他之前并不知道,老墨在一区找的人,已经被秘密抓捕了。

        

……

        

与此同时。

        

余锦航面无表情地离开了驻军单位,驱车赶往了龙城安全局总部。

        

晚上,七点半左右,余锦航与少校军官见面,双方简单交流了一下,立即致电了码工总协会要人。

        

码工总协会那边接到消息后,龙口区的帮带直接给顾同山打了个电话。

        

“喂?”

        

“顾老啊,安全局那边不干了,责令我们马上交人,你看怎么办?”帮带直言问道。

        

顾同山斟酌两秒:“你让他们来找我吧,我来谈。”

        

“好。”

        

事情到了此刻,顾同山不出面肯定不行,因为闸南的盘是他码的,码工总协会肯定派他出面交涉。

        

双方简单交流了一下,少校军官用车载着余锦航,带着六个人赶往龙口区。

        

车上,少校军官脸色铁青地骂道:“狗日的码帮协会,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连安全局的人都敢动?!今晚他要把老子惹急眼了,我调一个行动队过去,把他们全办了!”

        

“码帮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先交流一下再说。”余锦航嘴上是客气的应付,但心里却对少校军官的印象极差。

        

为什么呢?

        

因为牛上尉等人被摁在了码头后,少校一直是嘴上骂骂咧咧,但实际上却没给对方任何强硬性的回应。说白了,就是只动嘴,根本没行动。

        

……

        

顾同山离开总协会之前,拨通了徐虎的电话:“你去区外吧,今晚我就要人。”

        

“好。”徐虎接到电话后,立即带着手下兄弟,驱车赶往龙城外。

        

七点半左右。

        

少校军官带着余锦航,一同在龙口区的某茶馆内见到了顾同山。

        

……

        

某地。

        

狗六子拿着电话,低声冲着岗叔说道:“牛上尉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