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风起龙城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七八章 程刚在献计

        

锡纳罗地区的一间平房内,苏天御坐在靠边角的位置,静静地看着那名刚来的男子与魏相佐交谈。

        

“……传言什么的,我不在乎。”魏相佐点了根烟,皱眉看着那名男子问道:“重要的是,你相信是我杀的顾老吗?”

        

“唉,我要相信了,今天就不会来。”男子叹息一声:“但外面传得有鼻子有眼,说是你串通了外人,为了夺权,杀了自己师傅。尤其是那个程刚,他以前跟在你身边,他说的话,对码帮下面的人影响很大啊。老魏,谣言有的时候,是真能害死人的。”

        

魏相佐停顿一下回道:“老佟,我只要不死,谣言始终只是谣言而已。今天我叫你来,是想问问你,如果我回去,你能帮我吗?”

        

男子稍稍停顿一下,拿起桌上的烟盒问道:“你想让我帮你什么?”

        

“我需要海警队这边,在关键时刻,对我有一定支持。”魏相佐没有拐弯抹角,也没有搞什么言语试探,只很直白地回了一句。

        

男子点燃香烟深吸了一口:“别的队,我不敢保证,但你要回去,我帮你。”

        

二人的谈话非常简洁,坐在一旁的苏天御也听得真切,他没想到男子能答应得这么干脆。

        

魏相佐稍稍停顿一下后,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在对方还没有帮他办事的情况下,就顺着桌子推了过去:“这里面有一百个,五十个你拿着,剩下的五十个,你帮我运作一下海警队的关系。如果有人愿意挺我,钱不够,我再补。”

        

男子拿起银行卡,深吸了一口烟回道:“我那份就不要了,这钱,我帮你运作上层关系。”

        

“不,一码归一码,该你拿的你就拿,不用跟我客气。”魏相佐摆了摆手:“毕竟你下面还有一帮兄弟要养。”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呵呵。”男子咧嘴一笑:“老魏啊,我欠你一个人情,一直不知道咋还。你不用劝,这次事,不管成不成,我都一分钱不要你的。”

        

魏相佐停顿一下,也没磨叽:“行!”

        

苏天御看着二人的表情非常古怪,他有点搞不懂,这一帮黑白都沾的人,为啥搞得好像还挺感性,他心里觉得有点不太真实。

        

二人谈完帮忙的事,男子就给魏相佐介绍起了闸南目前的情况:“你手下的文涛,徐军,老甘他们……都被二队的人抓了,目前押在海警机关……。”

        

魏相佐静静地听着,眉头紧锁。

        

……

        

天鸿港。

        

顾佰顺用近一天的时间,见了不少魏相佐的头马,但与对方交谈得都不算顺利。这帮人嘴上都表示自己不再支持老魏,可一让他们交地盘,交营生,那没人愿意。

        

顾佰顺回到徐虎那里后,坐在沙发上,轻声说道:“虎哥,我尽力了,但……这帮人心里还是很抗拒。”

        

“玛德,还是没打疼!再弄死几个,扔踏马海里去,我看还有人敢唱反调不?”跟着顾佰顺一块去的徐虎兄弟,目光凶狠地说了一句。

        

顾佰顺拘谨地坐在一旁,没有插话。

        

“老魏那边剩下的这帮人,虽然已经散了,但人数也不少。”徐虎仔细思考一下说道:“真把他们逼急眼了,在抱团闹出点大事,上面是扛不住的。警务署那边已经明确表态了,再弄出群体事件,他们还得弄总协会,弄我。”

        

众人听到这话沉默。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程刚,突然说了一句:“虎哥,既然要做,那就不能留情面。”

        

徐虎抬头看向了他,客气地问道:“刚子,你有啥想法没?”

        

“现在这帮人不愿意交铺子,心里无非有两点顾忌。”程刚之前跟魏相佐很久,他很了解那边的情况,所以再次献了一条毒计:“第一,这帮人对你不太信任,他们怕交了铺子,最后被清出港口,那赖以生存的营生就没了。第二,他们还对魏相佐抱有希望,总觉得大哥能回来,能替大家做主,所以嘴上说着配合,心里其实都有算计,甚至可能私下里还跟老魏有联系。”

        

徐虎听到这话,赞同地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只需要干一件事,就能把这帮人弄散。”程刚低声说道:“狠点搞着,杀鸡儆猴,让他们彻底对魏相佐失望。”

        

“怎么做?”徐虎问。

        

“我想去一趟海警队,见一下被抓的那些人。”程刚直言说道。

        

徐虎盯着他看了三秒,缓缓点头:“行,我找人安排你接见,你需要多长时间。”

        

“最多三天。”程刚干脆地回道。

        

“就这么定了。”徐虎应了下来。

        

其实,程刚现在心里充满了忐忑和惧怕,因为他太了解魏相佐是什么样的人了。此刻不把这个人彻底搞死,那自己这个叛徒,日后肯定没有安宁日子过。

        

与徐虎商量完毕后,程刚才乘车离去,赶向海警队的犯人羁押单位。

        

……

        

锡纳罗,老佟在房间内跟魏相佐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才拿着钱离去。

        

苏天御端着水杯,坐在了魏相佐身边,轻声问道:“事还没办,就给一百万,这靠谱吗?”

        

魏相佐抬头看向苏天御:“我交朋友都没啥目的性,更不一定要有什么利益瓜葛。老佟以前是文职部门的,根本管不到海上的生意,但我俩处得一直不错。我跑路的那段时间,他儿子生病了,需要钱手术,我两次给他打了七万。我没想到他能进海警队权力部门,他也没想到,我能有今天这个下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苏天御缓缓点头:“你那时候兜里有七万吗?”

        

“没有,帮他凑的。”

        

“……呵呵。”苏天御咧嘴一笑:“那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可交,值得你去凑钱帮他?他要是第二个程刚呢?”

        

魏相佐瞧着苏天御,一针见血地说道:“你很聪明,但你的聪明其实有的时候会限制你。交朋友,你先想值不值,那本身就不值了。徐虎遇事就考虑利益,但今天如果角色置换,你和余明远还会拿五百万帮他吗?”

        

一向伶牙俐齿的苏天御,听到这话,反而无言以对了,他确实感受到了魏相佐的不同。

        

“……我要是个眼睛里只有钱的人,那自从徐虎上台当帮带的那一刻开始,我在闸南就没有生存空间了。”魏相佐缓缓起身,直接迈步走向了门外。

        

苏天御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嘀咕道:“真的,还是装的啊?玛德,要是装的也挺厉害的……能装这么久,不容易。”

        

室外,魏相佐站在房屋门前,看着夜色,心情非常复杂。今天他从老佟那里得知,徐虎在玩命地绞杀着他在闸南的力量,而自己像个龟孙一样躲在那儿,有些愧对那些人,叫他一声坐堂,一声大哥啊。

        

魏相佐内心有着一股难以按耐的冲动,双眼看向了龙城。

        

房间内,苏天御也在思考着如何帮助魏相佐走出困局。思考良久后,他拿起电话,发了一条简讯:“我让你查的事,你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