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穿进原著变成猫(52)

        

穿进原著变成猫(52)喵喵喵喵喵

        

我看到降谷零精神不济,  还是比较想他能够回去休息一下,恢复精神。充足的睡眠才能保持良好的情绪和精神状态,这和大脑杏仁核细胞更新有关系,  我就没必要像一个老太太一样絮絮叨叨的。

        

其实我也想去见见诸伏景光,看看他伤势,  让自己可以心安。但我只是一只猫,连自己也指望不上,  除了只会跟着担心,  一点用处都没有。

        

去了只会添麻烦,惹人厌,  我就整理想法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了。

        

降谷零在座位坐了一会儿,又继续开始做开店的准备工作。我跳到吧台上面,坐在边沿处看他做事情。好心的降谷零没有忘记给我准备好饭,我见也拒绝不了,  就在旁边开吃,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坚持来上班。

        

然后答案很快就出现了。

        

将近开店的时间,  店门门铃也因为被推开而响动起来,  发出清透的铃声。

        

我扭头一看,  看见是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两个人掐着时间来探降谷零的班。

        

萩原研二的声音就像是吹去浮躁郁闷的清风,  他才刚开口,  降谷零也跟着笑了起来,就像阳光透过阴霾照遍大地。

        

我突然想到那句“是朋友就不会让别人担心”,  忍不住叹一口气。结果刚跳到地上,尾巴在空气里面扫了一圈,  松田阵平的声音就在我身后冒了出来。

        

“它在这里。” 记住网址m.lqzw.org

        

这句话引申出来的是问“它怎么在这里”“它在这里做什么”。

        

……

        

为什么要盯着我?

        

虽然我知道为什么,  但我还是要发出这句怒吼。

        

这次变成人之后,  我得到了一个新的经验论——那就是我要对他们的话假装听不见,  听不懂,否则他们会产生太多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必要的联想与猜测。这里就不谈论真假与否。

        

我假装没有发现,继续这么悠闲地走着,松田阵平紧跟在我身后,眼见两个人距离越来越近,我连忙掉头去找降谷零,结果萩原研二直接堵住我的逃路。一只手罩在我头上,我正要躲,结果听他在笑。

        

“这猫真好欺负。”

        

他吓我之后,就对松田阵平说道:“不要逗它了。”说完,他自己捡了一把椅子坐在吧台边上,真的不管我了。降谷零已经给他们准备了咖啡。松田阵平只看了我一眼,摇摇头,也坐在边上,两个人都在取笑我胆小。

        

笑笑笑。

        

搞得我跟广场上被追赶的鸽子一样。

        

我一边在心里面恨声,一边钻进了小厨房的柜子和冰箱之间的缝隙。

        

萩原研二首先冒出声音:“我们这次过来可不是安的什么好心,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松田阵平的声音也跟着响起来:“我们过来就是为了兴师问罪的。”

        

两个人跟说漫才似的。

        

降谷零听得哭笑不得:“我们不是故意放你们鸽子的。”

        

“前天班长主持也没有来,昨天简单聚会也没有来。”松田阵平真的是用兴师问罪的口吻,就差夹着降谷零的脑袋,对着拧。“阿和,昨天就离开了。”

        

对,我从赤井秀一那里离开的时候,再约了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他们一次,这次由我主持的,所以我确实和他们再约一次。

        

我之前不知道诸伏景光受伤了,因为私心,我还是在变回猫之前,想见一次面。现在知道他在我们第一次聚会的时候就受伤了,我肠子都悔青了,一定给他们增加了很多没有必要的心理负担。

        

我真是有罪。

        

降谷零在松田阵平和萩原研二的注目礼下,十分惭愧地低下头,说道:“任务脱不开身,所以没办法到场。”

        

我听到这一幕,感觉特别不好受。要不是我擅作主张变成人了,也不会这样给他们添麻烦。现在我还要他们感到自己很抱歉,这实在太难受了。

        

我做事太不知所谓,我揉了揉我的头。

        

松田阵平喝了一口咖啡,口吻平淡地说道:“来不了就来不了,谁都了解你的工作性质。只是趁机过来看看你和景光的情况,你们要是忙,来不了就算了。我们又不少这么一次见面。”

        

萩原研二说道:“我帮你翻译小阵平的话,我们就是故意抓你把柄来蹭吃蹭喝的。怎么着都要给我们打个折,再来点什么买一送一吧?”

        

降谷零这次笑要更真心更开怀得多:“我这就帮你们免费续杯。”

        

萩原研二估计是一边看降谷零倒咖啡,一边和降谷零说话。因为倒咖啡的声源处和萩原研二所在的位置一致。

        

他说:“下次你们要是跟阿和见面,就别提没到场的事情了。”

        

“嗯?怎么说?”

        

“他心眼小得很,你们要是跟他说对不起,他一定会胡思乱想,想东想西,以后就不敢叫你们了。”

        

萩原研二第一句话让我有点不满,但他后面那句让我觉得他真的太了解我了。

        

“我知道了。”

        

松田阵平的声音说道:“景光怎么样?你们两个人同时忙,在同做一件任务吗?”

        

降谷零沉默了一会,像是在想怎么开口解释。

        

我要是降谷零的位置,也会觉得很为难,说真话会让他们担心,说假话会让他们失望。

        

“你要是觉得现在不方便说可以不说。”松田阵平开口说道,“又不是审讯或庭审。不过,有什么能帮的一定要说。”

        

“好。”

        

降谷零说这话的时候,我能感觉他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很多。

        

在他说“事实上我有个问题”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一种聊家常的轻松语气。

        

“你说要什么样的关系才会涂对方一身蛋糕?”

        

“与其说关系,倒不如说性格要怎么样才会拿食物来玩。”松田阵平说道,“我其实到现在还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在生日的时候要拿蛋糕互相丢来丢去。”

        

这话一落,我才发现原来降谷零在想我和琴酒私交过密,所以不想让诸伏景光知道我和琴酒的关系。

        

萩原研二和松田阵平互相对视一眼:“你说谁?你应该有特意指向的吧?”

        

萩原研二反应太快了,刚说完就有答案:“你是说阿和吗?可是阿和不是那种浪费食物的性格。”

        

松田阵平说道:“阿和确实不会这么做,但是如果愿意跟人互相扔蛋糕,涂对方一身奶油,那确实和对方关系不错了。毕竟其实他非常小孩子气。”

        

………

        

我一点都不小孩子气。

        

降谷零的声音紧随其后:“你们看我做什么?”

        

“是你吗?”萩原研二发出质问。

        

“还是景光?”松田阵平也开口了,说到这里,他还叹了一口气,“有时候真是嫉妒景光。”

        

降谷零:“……”

        

萩原研二点点头:“我非常懂你的心情。”

        

有什么好嫉妒的?

        

你们要的话,我现在可以踩你们一脸番茄酱。

        

降谷零失笑道:“不是我,也不是景光。”

        

这话一落,松田阵平就发出批评:“你怎么可以输给除了我们之外的其他人?”

        

降谷零:“……”

        

我:“………”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