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小小陆的名字

        

慕迟轩听到慕修寒说要掐死他,脸色瞬间大变,惨白如纸,冷汗更是从背后狂涌而下。

        

看来,他这一劫难,是逃不掉了。

        

“大哥,你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我真的不敢再闯祸了,我愿意降职,成为公司的一个小职员,或者,你开除我吧,我自己去外面找工作,我自力更生,以后你要是不想见到我,我再也不出现你的面前,求你了?不要让我坐牢,这会影响我的一生,还会影响到我将来孩子的生活,这是大事,是污点啊。”慕迟轩这会儿真的是脑洞都开大了,就连他将来的日子也想了一遍。

        

慕修寒冷笑看着他,说他蠢,他其实也不蠢,他只是贪,野心和能力不匹配,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结果。

        

“我不答应,你是成年人了,你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其实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是你没有珍惜,我不是你爹,也不是爷爷,不会无限止的包容原谅你,你已经踩到我的底线。”慕修寒说完,按了旁边座机。

        

王辰的声音传来:“慕总……”

        

“让他们进来吧,把他带走。”慕修寒直接下了命令。

        

办公室的门打开,警方的人员走了进来,直接把瘫了的慕迟轩带走了。

        

窗外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快要开亮了。

        

王辰看着慕修寒疲倦的俊容,低声劝道:“老大,你休息一下吧,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呢。”

        

“嗯,你让他们都休息吧。”慕修寒点了点头,把外套脱下,躺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慕修寒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站在悬崖边上,脚下是万丈深渊,他能感受到从地下冒出来的刺骨冷意,他驻足在崖边,四边没有一个人,只有风不停的吹过来。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他回过头,就看到山顶上的雪,崩了。

        

大雪咆哮着涌过来,就算还没有到达他的面前,但带来的气势和威力,却足于把他推向深渊,他感觉到悬空,下一秒,那种下坠带来的心脏负荷,将他从噩梦中惊醒过来。

        

他睁开眼,看到了玻璃窗外,传来了日出的火红光芒。

        

慕修寒捏了一下眉心,起身,才发现自己额头出了冷汗,他迈向玻璃窗,看着朝阳东升,这种温暖的感觉,好似拯救了他刚才的那种冷寒。

        

梦预示着什么?

        

慕修寒拧起了眉宇,不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只需要走稳每一步就行。

        

陆家!

        

早上五点多,诺大的豪华卧室里,一个男人身穿着家居服,短发凌乱,怀里抱着一个小奶娃,一只手拿着奶瓶,在卧室里来回的走动着。

        

陆司霆已经把他型男霸总的形象包袱彻底的丢掉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十足的奶爸了。

        

听说新生儿容易胀气,小小陆也很容易哭闹,小肚子不太舒服,需要飞机抱。

        

陆司霆已经两天没去公司了,公司的文件,他都直接让助手送到家里来签字,他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儿子,看着他一天一天不一样的变化,他的心里好像也得到了安慰。

        

小孩子的眼睛真的太纯净了,他呆呆的望着光线的方向,那种稚嫩感,真的很能治愈人心。

        

助手推门进来,看到了胡子拉碴的陆司霆,穿着睡衣拖鞋,毫无形象了,他愣了两秒,这还是那个极为注重外表的陆总吗?

        

当年他的私人造型师请的都是国外顶尖的专业人员,每年光花在置扮行头上都不知道要花去多少钱,可那么在乎形象的一个人,失去了心爱的女人,有了一个小奶娃后,瞬间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拿过来吧,动作轻点,别吵醒他了。”陆司霆已经把儿子安慰好了,让他趴在一个圆型的小枕头上,小家伙睡的很香甜,安全感满满,排了气后,小肚子也舒服多了。

        

助理大气不敢喘,把文件放到桌上后,就站在旁边当雕像。

        

陆司霆拿起钢笔,翻看着每一份报表和项目文件,虽然他现在没有了上位者的气场,但他对待工作的态度还是有的。

        

“这几个项目预算太多了,让他们再商量一个方案出来,这次的否了。”陆司霆压低了声音说。

        

助手低下头,认真的听着,发现陆总虽然成了奶爸,但他的思维和决策力还是在的,那些老狐狸想借机糊弄他,看来算盘是打不响了。

        

“公司现在是不是对我不出现有意见?”陆司霆又低着声问。

        

助手立即点头:“是的,陆总,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说你被鬼附身上,在国外搞迷信思想,还说你神智不清,那些股东都挺担心你是否还能接手公司的各项管理工作。”

        

陆司霆寒眸一冰:“这些人就爱挑事,看来,我明天得去公司一趟了。”

        

助手立即硬着头皮说道:“陆总,你还真的得去一趟了,这帮人趁你不在位,个个都在怠职,我都看不下去了。”

        

“知道了,既然他们敷衍我,那我就抓出几个典型,杀鸡儆猴,以示威慑。”陆司霆可不是吃素的,欺他年轻,就想给他脸色看,他只会让对方彻底没了脸。

        

“好的,陆总,小少爷可真好看,取名子了吗?”助手压低了声音,好奇的问道。

        

陆司霆俊脸一呆,摇了摇头:“还没有,我一直叫他宝宝。”

        

助手立即捂嘴偷笑了一声:“宝宝也挺适合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小宝宝呢,那陆总决定什么时候给小少爷取名字呢?”

        

陆司霆自嘲的笑了笑:“就这两天吧,等我有心情了,就给他取个好听的。”

        

助手看出陆司霆的表情好像有些悲伤,他不敢再刺激他了,只好不敢再提这件事。

        

等到助手离开后,陆司霆就趴在了床边,安静的看着床上的小婴儿。

        

发现小家伙一动不动的,陆司霆的心脏猛的一悬,下一秒,他立即把一根手指,抵在了小家伙的小鼻子面前,直到感受到他呼出来的暖暖气息,男人这才暗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却又自嘲了起来,觉的自己带孩子都带出病来了,竟然会做这种可笑的举动。

        

陆司霆见小家伙睡的很安稳,他起身,看了旁边的电脑,他打开了。

        

屏幕是一朵向阳花,开在山脚下,阳光温暖,一条道路直通远处。

        

陆司霆打开了文档,突然看到了一个宝宝名,他心头一颤,不由自主的点开。

        

就看到上面是何琳挑选出来的五个孩子的名字,陆司霆看到其中一个标成了蓝色,陆司霆瞬间明白,这可能就是何琳最喜欢的那个名字了吧。

        

陆逸清,好秀气又优雅的名字。

        

“好,就叫这个吧,如果这是她喜欢的。”陆司霆已经打算正式给儿子上户口了。

        

陆司霆舍不得关电脑,她继续打开了旁边的相册,就看到何琳把所有的相片都保存的很完好。

        

有她刚上大学时的青涩稚嫩的模样,也有她刚嫁入陆家时怯怯的样子,陆司霆一张一张的翻过去,越看越心疼,这样明艳夺目的女子,她分明就在这世界上上存在过,可以后再也看不到她了,这世界再也没有她了,陆司霆每每想到这里,心脏就滞痛的厉害。

        

这一切,都怪他。

        

早上八九点,何琳的母亲和父亲来了,陆司霆还在向他们道歉,何父何母的态度并没有那么极端,他们来这里,只是想看看那个可怜的孙子,陆司霆当然不敢阻拦他们,他们来了,他都是让佣人好好招呼。

        

“陆司霆,你现在变了,可是,我女儿却没有福气享受了,可能她真的福薄吧,我们也不强求什么了,只希望我们这个外孙能平安健康的长大。”何母抹着眼泪,抱着孙子,悲伤的说。

        

“我会好好照料他的,请你们放心。”陆司霆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唯一能承诺的就是照顾好这个孩子。

        

“好,那琳琳的死,我们就不追究了,我希望你母亲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不能就这样算了的。”何父也是看在外孙的份上,暂时原谅了陆家,可是,陆母的行为,却得不到他们的原谅。

        

陆司霆点头:“我知道,我以后也决定不再见她了,我跟她断了母子关系,我也不会让她看到孩子的。”

        

陆司霆能做到这一步,何家的人还是很心慰的,这证明,他们的女儿并没有白死,至少,有人在替她惩罚罪恶的人。

        

何家的父母离开后,陆司霆就接到了陆母打过来的电话,最近,陆夫人不断的给他打电话,但陆司霆却拒接,这令陆夫人很崩溃。

        

于是,陆夫人就亲自跑到陆司霆的别墅来见他了。

        

佣人看到是陆夫人的车,立即汇报给陆司霆知晓,陆司霆只有一句话,谁都不准放她进来。

        

陆夫人下了车,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瘦了一大圈,脸色惨白。

        

“把门打开,我想看看我的孙子。”陆夫人对佣人吩咐。

        

“抱歉,夫人,先生不让我们放你进来,你赶紧走吧。”佣人还是很客气的态度。

        

“又不见我?”陆夫人要气炸了,她的情绪临近爆发点:“就因为一个何琳,他就真的不要我这个母亲了吗?那我当年也是含辛茹苦的把他养大成人,我也不容易,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我是他的母亲。”

        

佣人阿姨的表情有些木然,因为她们已经知道陆夫人干的好事了。

        

虽然她现在看上去可怜,可却根本不值得同情。

        

陆夫人在原地跺着脚,发疯似的吼了起来:“陆司霆,你真的不要我这个妈了吗?你别忘了,没有我,这世界上就没有你,你不能忘本,母子哪有隔夜的仇,何琳的死,你不能全算我头上,那是意外。”

        

陆夫人的声音刚落下,陆司霆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司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不管我的。”陆夫人一喜。

        

陆司霆却并没有走过来给她开门,只是冷冷的站在离门两米的位置,隔着铁栏,看着母亲:“如果何琳没死,那她的下场又该是什么?你让那几个男人把她带去境外,你是想让他们把她卖了吗?”

        

陆母的脸色瞬间一僵,心虚的低下头,因为儿子猜对了。

        

“你想羞辱她,同样是女人,你竟然这样为难她,我觉的这比你杀了她,更令她绝望。”陆司霆光是想想那后果,他的心脏就痛到喘不过气来。

        

“不是的,我没有让他们这样做,我只是让那些人送她出国,没有要卖了她。”陆夫人知道现在也是死无对证了,她只好说谎狡辩了。

        

陆司霆却冰冷的嘲讽:“你都说了,你是我母亲,我是最了解你的人,你以为我猜不透你的想法吗?”

        

陆夫人神情一僵,突然发现,自己有口难辩了。

        

“司霆,何琳的事,能不能翻过去,我们不提了好吗?你还想要我怎么样?我已经后悔了,我已经反省过了,我也跪在佛前为她祈祷,让她下辈子有个好归宿,我能做的,我都做过了。”陆夫人还是有心里上的压力的,她现在睡觉,都要睡在符纸包围的房间里,就怕何琳会来找她,她也梦到了何琳浑身湿冷的站在她床前看着她,她很害怕。

        

陆司霆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你走吧,我不需要你再做这些没用的事了,我只知道,拿命抵命,可你是我母亲,我放过了你。”

        

陆夫人看着陆司霆又转身离开,她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抓住门栏,拼命的摇晃:“司霆,你不要丢下妈妈,妈妈不能没有你啊,司霆,你是我的骄傲,是我的儿子,我不想跟你闹到这一步。”

        

可是,任凭陆夫人怎么哭,怎么求,陆司霆就是不心软,依旧是不再见他。

        

陆夫人跌坐在地板上,一脸的绝望。

        

早知如此,她可能真的不会把何琳赶走了,至少,何琳在他身边,他们母子还能往来,何琳不在了,也让他们的母子关系,僵到了冰点。

        

“伯母……”就在这时,一辆跑车驶了过来,徐霜霜快步的下了车,走过来扶她:“伯母,我听说何琳死了,是真的吗?”

        

陆夫人看着徐霜霜脸上难掩的高兴,她的心坠入更冷的深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