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谍影1938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319.“危险”的任务

        

正如陈阳所说的一样,无论再慢,只要一直走,总会到达目的地。

        

许家屯子。

        

陈阳带着特务们下了车,远远看到屯子口一座高大的建筑,在低矮地平房中间,显得鹤立鸡群。

        

“就是那里。”葛宽水突然之间没有了来的时候那股兴奋,就连说话也有一点颤抖。

        

“小周,车子不要熄火。”陈阳从腰里把枪拔了出来,冲着小周说道。

        

他不介意将事情闹大,反正现在薛忠勤是抗日分子嫌疑,以这些事情而言,陈阳怎么行事都不算过分,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闹上一场?

        

尚合发看到陈阳拔枪,也顺手拔出了手枪,冲着葛宽水说道:“老葛,你道熟,你走前面。”

        

葛宽水瞪了尚合发一眼,眨眨眼睛,终究没有说话。带着几个人走向白家大院。

        

陈阳神色凝重,神情戒备。双手持枪屏住呼吸,悄悄地跟着葛宽水。

        

他的这副做派,把葛宽水也唬的一乍一乍的,他也犹豫了,狐疑地看了一眼陈阳。

        

陈阳见葛宽水停在那里,眼睛望向自己,带着一丝询问。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陈阳脸上的差异程度比着葛宽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危险的任务不用武器吗?”陈阳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勃朗宁M1910,又看了看葛宽水,纳闷地说道。

        

葛宽水一愣,摸了摸自己的头,问道:“危险吗?”

        

“废话!你说呢。那可是反抗分子,都他妈有武器!更何况薛忠勤还是受过训练的专业人员!”陈阳还没有说话,尚合发就瞪着眼睛说道。

        

陈阳看了看尚合发,嘉许地看了几眼,转身对北平的特务们说道:“大家都小心一点,如果院里的人有反抗举动,立刻开枪!”

        

葛宽水听了陈阳这话,眼睛亮了,伸手从腰里抽出了一把左轮。

        

“陈股长说的太好了!不行就开枪。这些人都死有余辜!”葛宽水大声地说道。

        

陈阳一挥手里的大号勃朗宁,轻声喝道:“行动!”

        

这一次就连葛宽水也煞有介事神情戒备,猫着腰走在最前面。后面紧紧跟着尚合发。

        

陈阳反倒是不急了,他把大号勃朗宁插回了腰里,由一个小特务陪着,慢慢地走在最后。

        

“咣当!”

        

葛宽水一脚踢开了大门,手中手枪前指,大声喝道:“都不许动!麻溜地靠墙蹲着!”

        

屋里正中间摆着两张大桌子,桌子上堆满了钱。桌子周围围满了红了眼睛的赌徒。

        

“他妈的!来抢钱了!”一个赌徒眼珠一转,大喝了一声,两只胳膊一搂,抱了一大把钱,弯腰蹲到了桌子下面。

        

一声大喊,给赌徒们提了醒,纷纷伸手抓向桌子上的钱。

        

屋子靠墙的地方,摆着一方小茶几,一把太师椅。

        

薛忠勤敞着怀坐在那里喝茶。葛宽水冲进来的时候,他看的一清二楚。他正在纳闷怎么回事,就看到赌桌旁边的赌客们乱了。…

        

“这他娘的是要趁火打劫!瞎了你们的眼!都他娘的把钱放下!”薛忠勤骂着站了起来。

        

赌客们没人理他,争先恐后地抓着桌子上的钱。

        

“啪!”

        

“啪!”

        

薛忠勤高举着手枪,枪口上冒着袅袅青烟。

        

他的眼睛失神地望着外面,不可思议地看着门口的葛宽水。

        

薛忠勤胸口泊泊地朝外流着血,身子却没有跌倒。

        

“啪!”

        

又是一声枪响,薛忠勤心口又迸出了一朵血花。身子这才朝后倒去。

        

“杀人了!”一声凄厉的大叫,声音响彻了大院。

        

赌徒们都吓懵了,有女人发出了惊恐的尖叫。人们用各种姿势趴到,有的朝着桌子下面爬去。

        

后院一阵杂乱的脚步响起,葛宽水眼里露出了一股狠色。

        

尚合发悄悄从后面探出了头来,瞅了瞅葛宽水,问道:“怎么回事老葛?”

        

“妈的,多年老交情,我想着留点面子,谁知道薛忠勤拒捕,还先开了枪!”葛宽水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

        

后院脚步声纷沓而至,十几个人从后面闯进了屋中。

        

十几个人均是身穿黑衣,剃着闪亮的光头,每个人手里都拎着砍刀铁棍,口中骂骂咧咧。

        

“谁啊!”

        

“敢来这里砸场子,活的不耐烦了!”

        

“来这里抢钱!不想要手了!”

        

尚合发立刻俯身举起了手枪,大声喝道:“站住,把武器都放下!双手举起来!”

        

特务们纷纷占据有利地形,举枪瞄准这些黑衣汉子。

        

陈阳站在门口,看着里面那十几个黑衣人,不解地问旁边的小特务侯二喜,纳闷地说道:“这些人怎么这么横?真以为咱们手里是烧火棍子?还是满洲国里的黑道人物平时都这样,就是这个操行?”

        

尚合发的口音是唐山话,让黑衣人们听了一愣,相互看了一眼。有的甚至发出了笑声。其中一人问道:“你们干什么的?是道上的朋友?还是走窄了的兄弟?要钱好说,先把家伙放下!”

        

“道你妹!看看老子是谁?手里拿的什么,你们的事犯了,老子是来抄你们王八窝的!”葛宽水大声喝道。

        

黑衣人有点懵了,有个人认识葛宽水,但是其余的人一个也不认识。

        

说是特务科的特务?怎么就葛宽水一个人来了?那些不尴不尬的人都是哪里来的?

        

黑衣人头目斜眼看了一眼商墙边,不由得吓了一跳。

        

薛忠勤手里拿着手枪,躺在血泊之中。

        

头目心里更加懵了。看样子双方打起来了,薛忠勤中枪了,应该不是特务科的人,要不然也不能动枪啊!这到底是那一方的人?葛宽水怎么又掺和到里面了?

        

黑衣头目来的时候,白寡妇给他交代的有话,让他尽量拖着外面的人,她打电话搬救兵。

        

黑衣头目晃了晃手里的砍刀,“当啷”一声,就远远地扔了出去。

        

“收家伙!”他回头冲着十几个人大声说道。

        

十几个黑衣人纷纷将砍刀铁棍扔在了地上。

        

“朋友,找你们带队的说话!”头目大声说道。

        

葛宽水回头看了看,陈阳站在门口,丝毫没有站出来的意思。

        

尚合发把枪重新插回了腰间,冲着葛宽水说道:“老葛,这老薛也被你打死了,下一步怎么办,全看你了。”

        

葛宽水一愣,眼睛一狠,喝道:“你们现在排成一队,慢慢地走出来!”

        

黑衣头目一愣,想到这是要抓人呀!

        

想到这里,他回头看了看后院,一点动静也没有,心里就有一些犹豫,想着白寡妇究竟能不能搬来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