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朕要活下去

        

,我,元芳?

        

瞧瞧这铺满了整个山脉内部的怪兽群,这说明什么?

        

献王吃多了!

        

对,地缺说这种能力的副作用是排除无用能量……用生育怪兽的方式,如今怪兽的数量明显超纲了,这只能说这位献王在短时间内摄取了大量的能量,因此才会有如今这令人恶心的画面。

        

不过……“你们看还需要动手吗?”

        

地缺和阴嫚有些嘴里发苦,他们何尝听不出左舟话里的嘲讽。

        

能够将怪兽生出这么多,说明献王排除了很多无用能量,但同样也说明献王吸收了更多的纯净能量。有这么多的能量,哪怕是缺少对天道的感悟,恐怕也能够被生生的堆砌到地榜级别了。

        

不过,就跟当初魏忠贤强行靠天雷要渡过地榜界限一样,巨大的弊端必然是伴随而来的。

        

这种吸收能量的方式是靠着外力得来的,而这外力又来自于地缺的研究,同时其中必然还有很多跟僵尸有关的特点,毕竟这一点从宋慈曾经的研究中就可以推测一二了。

        

好家伙,天弃之人、天咒之人加上一看就很血腥阴邪的手段,你这能够有好结果才怪呢!

        

这不是数学,负负不会得正,以毒攻毒也未必就能够解毒,也有可能是毒上加毒!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左舟伸手拍了拍献王的巨大白茧,凭着对灵魂力量的敏锐,他可以轻易探知,内部的那个生命体虽然生命体征很澎湃,可是灵魂波动却陷入了停滞。

        

这说明什么?说明能量摄取太多等级提升太快,以献王的精神境界抵御不了天道的浸透,所以出于生物的自保机制,献王的灵魂已经开始进入深度睡眠了。

        

而那些被生出来的怪兽则也因为没有灵魂又没有指挥而反应迟钝,甚至于僵立在原地开始沉睡了。

        

“其实之前我就奇怪,就算青龙会的势力已经不如曾经了,可也没有道理轻易就让十杀门给占了去,如今一瞧,怕是献王自己作的。”

        

地缺有些无奈,“所以,那些敌人觉得能够十拿九稳的拖住杨家军队,就因为这些怪兽?可是没有兽王的指挥,那些怪兽根本就是一盘散沙,且连全部唤醒都很困难,如何能够控制它们去攻击大军。”

        

左舟想了想,转头走到了巨型怪兽的边缘,他上上下下的看了一圈,突然间在一只巨兽的大腿上发现了一个已经愈合但依旧可查看到的伤口疤痕。

        

“看来敌人是从这些怪兽身上取了血啊。”

        

“取血?”

        

地缺和阴嫚的脸色同时难看了起来,她们一个是天弃之人,一个是流亡者,可太知道血液中有多大的价值,历史上有多少狂人就是通过掠夺血液再通过相应技术来达成不可告人的目的?

        

“研究怪物的人可不止是你们而已,何况苗疆那边本就有着很多用蛊高手,怪兽搭配蛊虫,说不定会诞生出什么怪物呢,哼哼。”

        

地缺的额头隐隐可以看到青筋,她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自己该不会弄出了什么有违天道的怪物吧?

        

左舟挑了挑眉毛,又笑道:“好吧,你们也不需要太过担心,虽然我们日常总是能够看到一些地榜高手,但那不过是因为我们本身的层次就很高。真放在整个世界来看,地榜高手随便到哪个地方都是一方豪强。一旦成为了地榜高手,那身体就会很自然地亲近天道,那种气息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承受的。献王就是例子,瞧他如今的模样,如果没有特殊的机遇,恐怕就是再过一百年,他也醒不过来,这枚大茧跟一枚死茧也不差什么。”

        

左舟其实还挺轻松的,他答应了地缺不会伤害献王,但那也要看献王会不会自己找死,如今倒是省的他动手了。

        

“我们将这里接管,然后将其余怪兽都干掉就是,只要不让敌人再来打扰他,那这次危机也就算过去了。”

        

阴嫚闻言笑道:“那好,我马上去传令让杨家军攻山,然后你们守在这里,如果那些敌人想要将怪兽们唤醒,你们就阻止他们好了,等一切解决,我们将这枚白茧藏起来。”

        

左舟不耐烦的挥挥手,特大剑就已经被抽了出来,随手将旁边一只巨兽的脑袋砍了下来,你别说,这些巨兽脑后的鳍似乎非常坚硬,特大剑砍在上面就像是敲在石头上。

        

不过以左舟的实力,就是座山也敲碎了,别说区区石头,但可以想象,这些怪兽如果放出去,那普通的士兵和军队怕是不好打!

        

左舟如此想着,缓步开始绕场,特大剑随手挥动一剑又一剑,他倒也并不着急,反正兽王不醒,这些怪兽也没法活动。

        

……

        

大秦,帝都皇宫

        

一帮子人前呼后拥的将胡亥抬到了寝宫,即使有着黄裳的阵法堵住胸口,但这种致命伤还是在一点点的侵蚀胡亥生命力,谁也不知道他能够坚持多久。

        

“爱卿,朕如此还能够坚持多久?”胡亥很是固执的又坐在了龙椅上,眼神阴戾神色黑沉。

        

黄裳眉头紧锁,沉默片刻答道:“以陛下的修为,加上臣的阵法,应该能有半个时辰的富余!”

        

“半个时辰……”

        

胡亥的眼眶子都红了,“半个时辰?朕只有半个时辰好活?”

        

黄裳也无奈,“臣的阵法只是锁住生命力减缓流失,可是心脏的缺失切断了生命力对各个器官的供应,所以只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召工部公输仇过来!”

        

死亡临头,胡亥的智商好像一瞬间就占据高地了,整个人好像也英明神武起来,那个果断的样子让包拯和狄仁杰等人看的啧啧称奇,如果这个状态能够成为常态该多好。

        

公输仇一来就看到了胡亥胸口的大窟窿,顿时明白了什么,跪倒同时叫道:“臣可以制造机关心脏移植,除了以后不好修炼之外,可保生命无忧!”

        

所有人惊疑的看着他,生命机关术这么牛哔的?

        

胡亥面色大喜,却听公输仇道:“机关心脏的材料臣都有,但工艺复杂,哪怕是简化到极致也需要三天时间!”

        

胡亥:“……”朕特么连三个时辰都没有。

        

不过胡亥并没有大声喝骂,“可能将朕的灵魂移植到傀儡身上?”

        

公输仇惊讶的抬头,圣姑能够做出得剑芯称赞的傀儡,作为生命机关术的传人,公输仇自然也可以。但正是因为生命机关术干系太大,所以公输家祖训对这种机关术也是有很多限制的。

        

“臣已经几十年没有制造可供移植灵魂的傀儡了,只是……祖上留下了一些傀儡,但那些傀儡都不是人形,且主要用途是用作战争,陛下您……”

        

公输仇没有说下去,但众人都听懂了,之前大发神威的石头巨人就在宫外,什么事非人形的傀儡再清楚不过了。那么问题来了,众臣会希望由一个非人形傀儡来继续做那个龙椅吗?

        

“陛下,还请以国体为重,早立……”两个大臣突然间同时站出来叫道。

        

包拯即使不用回头就能够知道说话的是谁,范仲淹、王安石,两个曾经是宋国的学士,在宋国灭亡之后就来了大秦,说起来他们能够进入朝堂还是包拯举荐再通过科举的结果,这两位啊,他可太了解啦,有时候耿直的让你头皮发麻,你说这种话是这时候能够说的吗?

        

果然,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胡亥一拍龙椅喝道:“曹正淳,朕命你马上去寻白起,务必在半个时辰内将他带来。”

        

曹正淳领命恭敬的退出了大殿,胡亥又道:“来人去皇家书库,将天怒心法找出来给朕。”

        

声音落下,顿时有好几个葵花太监冲了出去,众臣却是一下子就明白了胡亥的意思。

        

不得不说,胡亥又一次让他感觉惊讶了,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连续想到了好几个让自己‘活下去’的方法,这聪慧的劲可以啊!呃,该不会就在这些方面比较擅长吧?

        

包拯想了想出列道:“陛下,当初天怒心法需要天怒剑的配合才行,可上一次因为魏忠贤的叛乱,天怒剑已经被毁掉了。”

        

包拯的意思很明确了,别想着变成僵尸了,没用的。

        

胡亥却是挥挥手阴沉着脸哼道:“天怒剑的作用是激怒天道引下雷劫,只需要做些天怒人怨之事,就可以激发天雷了。”

        

“……”

        

群臣谁都不说话了,天怒人怨之事?胡亥,你要干什么?

        

胡亥又将视线落向公输仇,“将那些石头巨人停下吧。”

        

公输仇一愣,“呃,还有很多怪兽没有……”

        

“停下!”

        

“……遵命。”

        

公输仇依命退出大殿,看起来是去停止机关了。

        

包拯整张脸都有点变色,“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召钦天监丹士在帝都内外布聚煞大阵!”

        

“……”

        

很神奇的,朝野上下哪怕不修炼法术的也知道聚煞大阵,这大阵虽然听着名字不太好,可其实是用来超度战场冤魂的。

        

毕竟每一场战争都会死人,战场总有很多冤魂游荡,聚煞大阵可以将这些冤魂聚集起来束缚住,然后再施展各种超度手段让他们解脱。

        

不过,满朝文武谁也不信,胡亥是要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