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6章 局面并不乐观

        

片刻之后,未央宫宣室殿内,便被十数位大都腰挂金印,身系紫色绶带的功侯贵勋所占据。

        

汉制:丞相、太尉位比彻侯,金印紫绶;御史大夫、九卿位比关内侯,银印青绶!

        

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后来的汉室,才会形成‘非侯勿相’的政治潜规则。

        

——你连彻侯都不是,金印紫绶的资格都没有,就想为汉相宰?

        

哪凉快哪待着去吧你!

        

当然,如今的朝堂,还暂时没有‘非侯勿相’的潜规则。

        

因为在如今,这朝堂卧虎藏龙,开国元勋大都健在的时间点,别说丞相了,就连九卿,都很少有非彻侯之爵的人。

        

就说现在,去掉暂时闲置的内史和宗正两个职务,九卿中的其他七位,也只有奉常叔孙通、少府阳城延二人,暂时没有彻侯之爵。

        

即便是这二人,也都是身怀绝技,且几乎不可取代的能人。

        

——奉常叔孙通,是如今汉室唯一一位儒家出身的官员,曾为汉室制定一应礼制,建立(发明)了汉室专有的礼法制度!

        

少府阳城延,更曾一手主建未央、长乐两宫,现在又肩负着建造整座长安城的重担!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这两个位置,一个主掌礼法、祭祀,一个负责建筑、制造,专业针对性都极强,就算是扔给那些开国元勋们,也根本没人玩儿得转。

        

但很快,刘盈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殿内这十数人此时的身份之上。

        

——吕氏子弟,唯有故周吕令武侯吕泽的两个儿子:吕台、吕产二人身有彻侯之爵,其余众人皆白身!

        

至于被吕雉招来的那几位功侯,虽是人均食邑数千户的顶级贵勋,却无一在朝任职……

        

“如此说来,刘邦压制吕氏外戚一事,应该是由来已久……”

        

道理再简单不过:殿内这十数人,撇开年纪尚青的吕氏子弟不谈,那几位功侯元勋当中,甚至不乏曲成侯虫达、阳都侯丁复这样食邑四五千户,在开国元勋中排名前二十的巨擘!

        

这样一群人,偶尔有几人没能担任三公九卿之职,还能勉强理解为僧多粥少。

        

可现在,这几人无一例外的赋闲在家,手上更是连千儿八百兵马的兵权都没有!

        

要说这不是针对吕氏外戚以及其部旧筹谋已久,有计划的阶段性压制,根本就说不通。

        

最让刘盈感到心惊胆战的是:仔细一想,好像就连当今天刘邦的连襟,皇后吕雉的妹夫樊哙,如今都是赋闲之身……

        

“怪不得易储一事,来的这么突然。”

        

“合着不是突然发难,而是胸有成竹……”

        

只片刻之间,前世那零零散散,又被迷雾所包裹的一个个人、一件件事,都在刘盈的脑海中连在一起,拼凑出一副宏伟的蓝图。

        

“先杀周吕侯吕泽,吕氏群龙无首,剪除其旧部便易如反掌!”

        

“而后次序解除吕氏兵权,一俟时机成熟,便废我储位!”

        

“子凭母贵,母凭子贵;储位即废,吕雉后位自是不保。”

        

“吕泽暴毙,部旧赋闲,吕氏必当手无兵权;易储废后,吕氏则没有未来可言……”

        

“再借着陈豨之乱,为刘如意培养亲信,在朝中安插党羽,而后捧起戚氏外戚……”

        

想到这里,刘盈不自在的松了松噤口,却仍不绝窒息之意稍有缓解。

        

“呼~”

        

“不愧是……”

        

即便是心语,刘盈也没敢将‘沛公’二字讲出口。

        

望着殿门处缓缓走来的高大身影,不由稍整衣衫,恭敬的站在了吕雉身侧。

        

——今日这场会议,最至关重要的一个人,来了。

        

·

        

“颍阴侯别来无恙否?”

        

语意晦暗的一声问候,吕雉脸上,嗡时挂上一抹寒霜。

        

来人见此,却是不慌不忙的来到殿中央,拱手一拜。

        

“颍阴侯臣婴,敬拜皇后。”

        

“承蒙皇后挂怀,臣无恙……”

        

灌婴话音未落,吕雉便突兀的发出一问:“既无恙,今日百官共赴新丰,颍阴侯又因何告假?”

        

乍一听这话,刘盈还当是吕雉余怒未消,正拿灌婴出气。

        

但只片刻之后,刘盈便回过味儿来,稍待诧异的抬起头,望向灌婴那明显带有一丝慌乱的面庞!

        

“刘邦意欲易储一事,灌婴早有知晓!”

        

心中暗自发出一声凄呵,刘盈面色嗡时一紧,望向灌婴的双眸,似是要从灌婴那高达雄武的身躯中透射而过!

        

在前世,刘盈只大概知道:颍阴侯灌婴,排在汉开国功臣第九位,是汉室不可或缺的一位开国功臣。

        

与此同时,灌婴还是周吕侯吕泽故旧部将当中,成就仅次于平阳侯曹参的第二人!

        

但现在,从吕雉明显带有不信任的目光中,刘盈清楚地看见:灌婴,怕是生出了‘弃暗投明’的念头!

        

“局面,真的糟糕到如此地步了吗……”

        

“竟然连灌婴,都萌生出了墙头变幻大王旗的念头?”

        

刘盈正思虑间,就见灌婴稍不自在的轻咳两声,略带心虚道:“近日初秋,长安骤寒,臣不幸稍染风寒,故今日未往新丰……”

        

看着灌婴不断躲闪,恨不能直接闭起的眼睛,刘盈只觉这一幕似曾相识。

        

——可不就是在后世,刘盈还是孩童之时,骗老师说‘作业忘带了’时的慌乱神情?

        

毫不夸张的说:这个谎言,刘盈起码说过不下上百次!

        

却没有哪怕一次,如愿从老师口中听到那句‘明天带来’‘下不为例’。

        

而此时此刻,灌婴拙劣的演技,显然也同样没能骗过吕雉的双眼。

        

“哦?”

        

“竟如此吗……”

        

悠然一声呢喃,吕雉便从软榻上起身,昂首上前,用下眼角俯视向惶惶不可自得的灌婴。

        

“若吾没记错,去岁,先兄周吕令武侯薨故,颍阴侯亦言‘稍染风寒’,而未上门吊唁,只遣旁支子侄前来?”

        

“如今,颍阴侯又沾染风寒,而未往新丰,吊唁于太上皇灵前……”

        

“如此看来,颍阴侯是年老体虚,重疾缠身?”

        

不等灌婴做出解释,吕雉便突然一拍御案,双眼猛的一瞪!

        

“亦或是颍阴侯年老智昏,以为弃我吕氏而投刘,便可得善终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