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红脸白脸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无不瞠目结舌,满是惊骇的望向御阶之上,怒目圆睁的吕雉!

        

只片刻之后,众人又纷纷低下头,只当方才的话,自己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就连灌婴本人,都放弃了为自己辩解,只心虚的低下头,忐忑不安的研究起地板上的纹路。

        

一时之间,殿内本就不算活跃的氛围,随着吕雉突入起来的暴怒,而愈发沉寂。

        

见此,刘盈稍一思虑,便淡笑上前,替吕雉揉起双肩来。

        

“母后莫动怒,万一气急伤了身子,岂不亲者痛、仇者快?”

        

温声抚慰一番,刘盈便又抬起头,温言悦色的望向御阶下,正揣揣不安的颍阴侯灌婴。

        

“颍阴侯万莫介怀,实在今日,屡生触怒母后之事,母后怒不可遏,才一时气急了些……”

        

闻言,灌婴心中不由稍松口气,赶忙向上首一拜。

        

“家上言重,言重……”

        

“臣年老体弱,确有失当之举,纵为皇后怪罪,亦不敢自辩……” 记住网址m.lqzw.org

        

听灌婴毫不违和的说起自己‘年老体弱’,刘盈下意识眼角一抽。

        

——在如今朝堂,动辄五六十的开国元勋当中,年方四十余的灌婴,可是少有的‘少壮派了!

        

这样一个人说自己‘年老体弱’,那已经年过六十的天子刘邦算什么?

        

今天凌晨刚过世,享年八十五岁的太上皇刘煓,岂不是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暗自嘀咕着,刘盈面上却很快调整过来,重新带上了那丝毫不见虚假痕迹的淡笑。

        

“母后,颍阴侯久行军伍,多有陈年旧疾,便是频频发病,也情有可原……”

        

听刘盈跟自己唱起反腔,吕雉先是下意识一皱眉。

        

看见刘盈不断挤弄的眼睛,再看看灌婴那已然缓过神来,悄然归班殿两侧的模样,终是深吸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

        

“御下之术……”

        

“一恍十数载,盈儿竟也年壮,成了丈夫……”

        

暗自发出一声感叹,吕雉便稍敛怒容,重新望向殿内。

        

“今日之事,诸位都已知晓了吧?”

        

只一句话的功夫,吕雉片刻之间才压回的怒意,便再次出现在那张已显老态的面庞之上。

        

“太上皇灵前,赵王以志壮之名,妄言社稷!”

        

“陛下立于赵王身侧,但不劝阻,反言此乃‘皇子应有之志’。”

        

“诸位以为,陛下此欲何为?”

        

闻言,殿内众人不由面色焦急的抬起头,似是欲要开口,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今日之事,殿内众人自是知晓。

        

虽说被刘邦明令赶回长安的,只有吕雉、刘盈母子,以及萧何、阳城延、樊哙夏侯婴四人,但除了这六人之外,还是有不少人自发回长安。

        

别人且先不说:吕雉、刘盈母子二人都被赶回来了,以彻侯的身份前往新丰,参加太上皇丧礼的吕台、吕产二人,怎还敢留在新丰?

        

吕雉的兄长吕释之,以及殿内这十数位头顶刻着‘吕氏部旧’的功侯,又怎敢继续滞留?

        

尤其是在刘邦毫无遮掩的展露出易储之意,并借着敢吕雉、刘盈回长安,表示出‘你们老吕家给我有多远滚多远’的意愿后,这一干人等,还何必留在新丰碍眼?

        

所以,其实都用不着吕雉开口问,今天新丰,殿内大部分人都在场,丧礼发生的事,也都在这些人亲眼目睹之下。

        

即便是没‘在场’的那几个小辈,也只是因为灵堂跪不下,才跪到了灵堂外而已。

        

很显然,吕雉所问的,也并非字面意思上的‘你们知不知道这事儿’,而是:对于这件事,你们怎么看,咱们怎么办。

        

这,便是众人想开口,却都迟疑着不知如何开口的原因。

        

赵王于太上皇灵前妄言社稷?

        

乍一听,刘邦给出的解释好像没啥毛病,这只是皇子表露自己志向的寻常举动。

        

但只需要转换思维,把此事发生的场景稍微一换,这件事,可就全然变味儿了。

        

太上皇驾崩,当立太庙!

        

赵王刘如意,哪里是在太上皇灵前‘展露志向’?

        

这分明是在刘邦的陪同、百官的见证下,在太庙、在祖宗神主牌前,做出‘愿意接手江山社稷,不让先祖失望’的承诺!

        

至于为什么没在太庙,而是在太上皇灵前,只怕是当今刘邦想借此,来试探朝中百官公卿的反应。

        

——爷们儿打算废长立幼,谁赞同,谁反对?

        

从利益的角度出发,殿内众人,除了颍阴侯灌婴隐隐表现出‘置身事外’的意图之外,其余所有人,都早在楚汉争霸时期,就已经和吕氏外戚绑定在了一起!

        

而在周吕侯离奇亡故,吕氏外戚利益集团已然势微的当下,唯一能让众人展望未来的,就是皇后吕雉,以及太子刘盈。

        

现在过的这么苦,众人就指望将来刘盈继位,大家伙好鸡犬升天,跻身朝堂。

        

在这种情况下,刘盈的储位,就是整个吕氏外戚利益集团的一致底线!

        

夸张点说:哪怕拼着再来一场‘掀翻暴秦’的宏图伟业,殿内众人也不可能允许刘盈储位动摇!

        

但话说回来,归根结底,殿内众人头上的爵位,可都是汉爵……

        

而汉祚国姓,又是刘……

        

如果是外人要抢刘盈的储位,殿内众人有一个算一个,都必然会毫无顾忌的扑上去,将那人活活咬碎!

        

但如果这个人,是带着殿内众人立下宏图伟业,建立这刘汉国祚的天子刘邦……

        

“嗯?”

        

众人正进退两难间,就见御阶之上,吕雉面带疑惑的望向殿左侧,吕氏子弟跪坐的方向。

        

“阿禄,尔父怎未至?”

        

听闻此言,刘盈也不由循声望去,心下也不由稍一紧!

        

吕雉口中的阿禄,自是后世闻名遐迩的大将军吕禄!

        

而吕禄的父亲,正是如今吕氏一门唯一的壮年男丁——建成侯:吕释之!

        

“不会吧?”

        

“吕释之,可是吕雉的亲哥哥啊!”

        

“血浓于水的,应该不至于大难临头各自飞?”

        

恰巧就在众人都纷纷露出疑惑之色时,建成侯吕释之姗姗来迟,气喘吁吁地倚靠在殿门之上。

        

稍一调整呼吸,吕释之便快步走入殿内,对御阶上方沉沉一拜。

        

“禀皇后,新丰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