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我,要做皇帝!

        

浑浑噩噩的回到凤凰殿,刘盈只悄然攥紧寝殿,躺在软榻之上,望着顶梁发起了呆。

        

刘盈原以为,在回到寝殿之后,自己必然会无法遏制住心中恼怒,会在太子宫大肆宣泄怒火,直到怒意退散。

        

但自尚冠里的酂侯府一路走回宫内,再回到凤凰殿的这段路,刘盈却走的无比艰难,而又无比漫长。

        

三铢钱,究竟是什么?

        

但凡对此有所了解的人,都必然会将其,视为汉太祖刘邦一生当中,唯一一个没有丝毫争议性的污点!

        

刘邦发布三铢钱,并规定三铢钱和半两钱的购买力相同,而且允许百姓私自铸造钱币?

        

在刘盈这个后世人看来,此举,不亚于政府带头印刷面值五块钱的假币,规定其面值等于二十块,并允许任何人印刷假币。

        

若光是印刷,也就罢了,就如今那些个三铢钱的含铜量,放在后世,那就是用水彩笔,在卫生纸上画了个‘五元’,然后出去买东西的时候递给别人,说:喏,二十块……

        

而今天,刘盈之所以会一反常态的亲自上门,借着关中粮食产量连年下跌一事向萧何发难,主要目的,就是为今后,汉室废黜三铢钱做准备。

        

道理很简单:三铢钱这种含量喜人、分量更喜人的假币,每存在一天,就是从刘汉天下的国运上剔下一块肉!

        

刘盈本想着,借着粮食产量的事,将问题提升到天下民生、民心的高度,展露出自己废黜三铢钱的决心,为将来废黜三铢钱,统一汉室货币奠定基础。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顺带借此告诉刘邦:你要废我太子位,我不怕!

        

至于我为什么不怕,那你就猜去咯~

        

但当刘盈从萧何口中,听到那句‘三铢钱的弊端,整个朝堂,乃至天子刘邦都心知肚明’之后,刘盈的心,便彻底沉了下去。

        

试问一个刚建立不久,民心、民望皆处于巅峰时期的封建王朝,究竟在怎样的情况下,才会通过铸造假币、劣币,来缓解中央的财政困局?

        

刘邦英名一世,从泗水亭长一步步走到现在,爬上了那至尊之位,真就连这点经济常识都不懂?

        

——过去的刘盈,还真是这么认为的!

        

在当时的刘盈看来,除了时代局限性,便再也没有任何解释,能解释的通‘三铢钱’这个怪胎的出现。

        

而现在,通过和萧何短暂的对话,刘盈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即便自己不算是个‘菜鸟’穿越者,即便自己是第二次穿越,但离一个合格的政治人物,也还有很远的距离。

        

“呼~”

        

“难啊……”

        

烦躁的呼出一口浊气,刘盈便嗡然起身,坐在了软榻边沿。

        

如今的状况,已经非常明显了。

        

——此时的汉室,已经将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平定关东诸侯,以达成内部统一之上!

        

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以汉太祖高皇帝刘邦为首,酂侯萧何等千古名臣所组成的汉室中央,已经到了发行官方假币,以缓解经济困局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刘盈已经不想,也绝不能再试图借着中央的困局,来缓解自身储位不稳的压力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如果汉室的统治崩溃,那刘盈的太子之位,还有什么意义?

        

到了天下战火纷纭的乱世,‘刘邦嫡子’的头衔,还能有什么作用?

        

答案显而易见。

        

刘盈的命运,或许没有和父亲刘邦绑在一起,但必然是和汉室社稷死死绑定在一起的!

        

原则上,哪怕到了储位即将丢失的地步,刘盈也不应该做出不利于汉室统治、稳定的事!

        

而这其中,包括暂时对粮价暴涨视若无睹、对关中地区水利荒废冷眼旁观,自然,也包括任由三铢钱流通于天下,无情的搜刮着百姓本就不多的财富……

        

“所以,汉室统一天下,只是将饱经战国百年战乱的百姓,拉入了又一轮新的战争中?”

        

“将百姓从‘暴秦’的荼毒中拯救,如今却又被‘暴汉’所荼毒?”

        

一时之间,刘盈陷入了深度的自我怀疑之中。

        

秦,真的有那么坏吗?

        

最起码,刘盈能从皇宫内白纸黑字的文档中查到:即便是在二世胡亥继位之后,秦都咸阳的粮价,也依旧没有涨破三百钱每石。

        

汉,真的拯救了天下苍生,让天下百姓拥有了安宁、祥和的生活吗?

        

同样是在皇宫内的档案中,刘盈也能轻易地看见:从老爹刘邦的头衔,从‘汉王’变成‘汉天子’至今,长安附近地区的粮价,从来没有低于过五百钱每石。

        

到了现如今,更是已经到了每石上千钱的地步,还都有价无市!

        

光从百姓的生活水平来看,如今的汉室百姓,生活应该比秦始皇时期的老秦人更苦了。

        

至于后世研究者唾骂秦时,那三句不离口的‘苛捐杂税、繁杂兵役’,其实也并非那么不可理解。

        

在统一天下的整个过程中,除了秦赵长平一战,秦可从未强制征召兵役!

        

至于那些被关东各国成为‘虎狼之师’的玄甲锐士,非但能得到充足的粮食补给、饷钱发放,甚至还能借战争完成阶级上升!

        

反观如今汉室,除了借武勋提升阶级,获得少量象征意义的赏赐之外,百姓从军,几乎没有任何好处。

        

那,刘汉代秦,真的是屠龙勇士,变成了一个更为强大的恶龙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会有那些饭都吃不饱,一件像样衣服都没有的农夫,会愿意穿上刘汉的赤色军袍,去讨伐那些不臣服于长安的诸侯王呢?

        

思虑良久,刘盈不住的问自己:我的到来,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过了许久,刘盈终是缓缓从软榻边起身,目光中,也重新出现了更甚于往日的光彩。

        

“当今天下,百姓之所以过的辛苦,正是为了和平,以及和平之后不再痛苦!”

        

“有我在,汉,就绝对不会是暴汉!”

        

“而我,就将是那个带领汉人,走向不绝盛世的人!”

        

器宇轩昂的立下豪言壮誓,刘盈终是抿紧嘴唇,将最后一句话,悄然咽回了心底。

        

“我,要做皇帝!”

        

“不为自己,而是为天下,为黎民百姓,为苍生……”

        

“为了汉人!!”

        

“为了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