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3章 天子归京

        

汉元十年秋七月甲寅(二十一),长安东郊。

        

天刚大亮,朝臣百官、功侯元勋们,便都来到了长乐宫以东的长安东郊,似是等候着什么。

        

——太上皇驾崩后第十一天,滞留新丰的天子刘邦,便决定回转长安!

        

对于这突如起来的变化,众人都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虽说此时,还没有后世‘父母丧,子守孝三年’的硬性规则,却也有类似的丧葬礼仪标准。

        

如《仪礼》中的丧服便规定:父母双亲亡故,需披麻三年;兄弟姊妹亡故二年,三服长亲离世一年等。

        

但这一次的情况,显然特殊到编著礼法的先贤,都没有预料到的地步。

        

——太上皇驾崩,天子身为儿子,要怎么做,才能合乎理法,才能全孝丧之道?

        

这个问题,恐怕就连如今的汉室礼法专家:奉常卿叔孙通,都给不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可再怎么说,毕竟是生父亡故,即便刘邦贵为天子,也应当守孝半月,戴孝半年,才能勉强说得过去。

        

而如今,太上皇驾崩的第十一天,刘邦的御辇便踏上了回转长安的路。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对于这略显意外的变化,朝臣百官无疑是忧虑重重。

        

其中,又尤其以少府卿阳城延最为惶恐……

        

“萧相。”

        

趁着百官功侯都双手环腹,闭目养神的空挡,阳城延悄悄走到了丞相萧何身边,稍一拱手。

        

“前日,陛下可还遣人送信,言欲于栎阳宫,留驻至秋收之后啊?”

        

“如今秋七月尚有十日,距秋收,亦尚有近旬……”

        

“陛下这是……?”

        

听闻阳城延语带迟疑的发出此问,萧何悠然睁开双眼,稍侧过身,却并没有直视向阳城延。

        

“少府万莫多虑。”

        

“陛下此番回转长安,断非因筹措粮草事。”

        

萧何看得明白:阳城延这是误以为,刘邦突然提前回长安,是由于不满少府、国库筹措粮饷的进度。

        

或许在外人看来,这种可能性虽然不高,却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

        

但萧何明白:刘邦的执拗,绝对不会用在这种客观条件不允许的情况下,逼迫臣僚主观加快解决问题进程的地方。

        

就说现在,大战在即,粮草、军饷筹措不力,刘邦或许会不满,会派人催促,但绝不会严格制定期限。

        

只要在陈豨为乱的消息传入长安那天,粮草筹措了个八九不离十,刘邦也不会再多过问。

        

过往十来年,每次关东战起的时候,负责大军后勤粮草辎重的萧何,也都是这么过来的……

        

至于为了筹措粮草,拼着丧孝不全的嫌疑提前回长安,那就更不可能了。

        

见萧何丝毫不见担忧之色,阳城延也半信半疑的平静了下来。

        

粮草、军饷筹措,说是丞相、少府一同搞定,但如今的少府,还远没有发展成为后来,能影响汉室国策的庞大怪兽。

        

自汉室鼎立至今,阳城延这个少府卿的任务,满共就那几个。

        

——由萧何挂名,少府为主,建造长乐、未央两宫;

        

——拿出长安城的具体建造方案,以及人手、钱粮预算,然后耐心等待拨款;

        

——将每年缴入少府内帑的口赋核算清楚,并将内帑的半两钱,次序熔铸成三铢钱。

        

这三项任务,便是阳城延过去数年的全部工作内容。

        

其中,建造长乐、未央两宫的任务,在国库不遗余力的支持下,总算是在汉五年完成。

        

将少府内帑的半两钱熔铸为三铢钱,虽然也在进行,但无疑是在让少府的有效财产稳步缩水。

        

随着近两年,天下各地送入长安的口赋,也大都被少府亲自熔铸,并流入市场的铅钱三铢所占据,如今的少府内帑,实际上几乎失去了所有经济能力。

        

——堆积如山,且稳步增多的劣币,说如今的少府一穷二白,也丝毫不为过!

        

至于长安城的建造,那就更不用说了。

        

自汉元五年拿出建造方案,至今已经过去了五年,国库仍旧没能拨出哪怕一枚铜钱的建造款!

        

国库不拨款,少府本身的钱又都在用来熔铸劣币三铢,长安城的建造工作,自然是遥遥无期。

        

建造长安城的计划,因为少府、国库空虚而搁置;熔铸三铢钱,又在让少府本就不多的钱币储蓄下跌。

        

如此说来,如今的少府,其实就是一个无情的三铢钱制造机器。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让一穷二白,还没有进项的少府,在‘筹措大军粮草辎重’一事上有所贡献,那无疑是强人所难了。

        

顶天了去,阳城延也只能分出一部分负责熔铸钱币的人手,去加急锻造一批武器军械,再加上武库的库存,勉强把大军所需的军械给办妥。

        

至于粮、饷,那就只能靠丞相萧何掌控下的国库来解决。

        

既然自己负责的军械已经准备妥当,负责粮饷的萧何丝毫不着急,阳城延自也乐得轻松。

        

但与阳城延专精于本职工作的态度所不同,此时的萧何心中,已满是严峻。

        

“陛下突而回转长安,当是关东有变……”

        

暗自心语一声,萧何便稍抬起头,望着天边,随着太阳一同出现的那辆御辇。

        

“陈豨……”

        

“应当不是。”

        

“秋收在即,陈豨若欲反,也应该等到秋收过后,征集代、赵秋收之粮,方可成行。”

        

“这样一来……”

        

想到这里,萧何便面带忌惮的侧过头,小心翼翼的望向不远处,暂时停留在丛林边沿的皇后凤辇。

        

“楚王、荆王奔丧,当是已经过了函谷……”

        

“莫非,皇后已经有了举措……”

        

轻声呢喃着,萧何便悄然低下头,不由暗自稍叹口气。

        

“龙凤两争,只怕是一死一伤……”

        

“奈何朝堂为池鱼,又天下何辜?”

        

正当萧何低头悲叹着,为日后朝堂大势感到忧心忡忡之际,就见一骑自远方飞快驶来,在距离百官数十步的地方勒马止步。

        

“陛下诏谕:着功侯百官即至长乐,以备朝仪!”

        

言罢,那骑士便无视众人瞠目结舌的面容,又沿着来路径直驰向远方。

        

听闻骑士之言,萧何也只能将心中担忧暂时放在一边,率先向身后的长乐宫方向走去。

        

“怕是楚王、荆王,从关东带回了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