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自作自受的儒家

        

若有所思的告别吕雉,从宣室殿走出,站在殿外的长阶顶,刘盈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吕雉······”

        

“竟也讨厌儒生?”

        

略有些诧异的心语一声,刘盈便微微摇了摇头,缓缓走下长街。

        

方才,吕雉那番隐晦的提醒,几乎可以说是直白到不能再直白了。

        

——吾儿!

        

——可千万别被这些个腐儒拐瘸了脑子!

        

对于吕雉的担忧,刘盈倒并不很在意,儒家那一套,刘盈也并不是很认同。

        

刘盈真正感到诧异的,是吕雉对儒生的负面感官,似乎完全不亚于青史第一儒黑刘邦!

        

如果只是天子刘邦鄙视儒生,那还可以理解为个人喜好不同。

        

作为刘邦的发妻,吕雉也不喜欢儒家,也还能勉强解释为夫妻二人互相影响,三观比较契合。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但在现如今,吕雉与刘邦几乎水火不容,恨不能一辈子都不再相见的情况下,吕雉却依旧和刘邦一样讨厌儒生,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两个针锋相对,且坐拥天下的人,同时对一个群体表现出如此程度的厌恶,恐怕就不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所能解释的了。

        

“想来也是。”

        

“就儒家做出来的那些个事儿,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喜欢。”

        

想想过去这几十年,儒家都干了些什么?

        

——秦始皇在位,天下儒生几乎全都跑去了咸阳;始皇帝建石渠阁,立博士七十人,其中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位置被儒家所占据!

        

承蒙嬴秦如此恩惠,儒家再如何,也该仗义死节,以捍卫嬴秦了?

        

不!

        

在秦二世继位,天下一夜之间燃起熊熊战火之时,第一个跳出来抹黑秦王朝的,便是儒家!

        

什么欺压六国百姓啦~

        

官吏严酷,律法非人啦~

        

甚至于什么贪官污吏遍布天下……

        

为撇清自己,儒家甚至撒下了‘焚书坑儒’这样的弥天大谎,试图将那些前仆后继前往咸阳,给始皇嬴政舔脚趾的儒士,塑造成嬴秦暴政的受害者!

        

只能说,在搬弄是非这方面,后世的棒槌国,真正是儒家最优秀的嫡系传人。

        

如果光是这样,那倒也就罢了。

        

良禽择木而息,秦亡之大势不可阻挡,儒家以此举谋求生存,虽然不太道德,但也勉强还能理解。

        

结果到了秦灭亡后的第五年,也就是楚汉争霸时期,以项王乌江自刎画上句号后,曾经连夜抛弃秦廷的儒家,这会居然长良心了!

        

——项羽自刎乌江的消息传出,天下无不传檄而定,唯有项羽的大本营楚国,居然冒出来一群儒生,说要为项羽仗义死节,披麻戴孝……

        

见儒家难得硬气一回,刘邦也少有的涌现出些许敬佩,正要召集大军围剿楚地,给儒家一个痛快,结果儒家看到大军压境,就当场跪了……

        

就这样,在短短5年的时间之内,儒家先后在秦、楚两个前主子身上,分别上演了‘连夜跑路’和‘不见棺材不掉泪’的好戏。

        

也就难过国祚鼎立之后,身天子之贵的刘邦,还会在儒生帽子里尿尿……

        

“唉~”

        

“自作自受啊~”

        

满是感怀的发出一声长叹,刘盈便停下脚步,回头望向吕雉所在的宣室殿。

        

毫不夸张的说,在那些‘光荣历史’铺垫下,起码五十年之内,儒家都不可能在汉室冒出头!

        

至于吕雉为何会担心自己被拐阙,刘盈自也清楚原因。

        

——过去的那个‘刘盈’,其行为举止,实在是太像一个循规蹈矩的儒生了······

        

“也就难怪前世,刘邦整天在我耳边嚷嚷不类己、不肖父······”

        

不过对于自己被忽悠瘸,刘盈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毕竟前世,刘盈也做了两年太子、七年皇帝,即便是傀儡皇帝,也让刘盈初步具备了对‘皇帝’这个职业的心得。

        

可此刻,回身望向宣室殿的刘盈,面上也依旧满带着苦笑。

        

“今天来,明明是要问叔孙通和那四个老家伙,该怎么处理······”

        

“结果可倒好,问题没问出来,倒是被教训了一通······”

        

自嘲一笑,刘盈便洒然的回过身,向着自己的太子宫走去。

        

——按照前世的规律,距离刘邦驾崩,只剩下一年零八个月。

        

要想成为真正大权在握的天子,而不是像前一世那般成为傀儡,刘盈确实应该开始学着,如何自己解决一些事情了。

        

比如眼下,到底怎样才能均衡四个年过八十的理想主义者,和一个‘能屈能伸’的聪明人之间的关系,无疑便是刘盈难得的练手机会。

        

※※※※※※※※※※※※※※※※※※※※

        

“陛下慢些,小心烫。”

        

长乐宫,长信殿后殿。

        

在戚夫人的伺候下灌下汤药,刘邦便面色扭曲的侧过头,赶忙用水漱了漱口。

        

“甚苦!!!”

        

见刘邦仍旧扭曲的表情,戚夫人不由娇媚一笑。

        

“近几日,陛下可是愈像幼童了呢。”

        

听闻此言,刘邦也不由老脸一红,略有些尴尬的嘿笑一声,便将手递到御榻前的太医面前。

        

太医正扶上刘邦的腕脉之处,刚闭上眼,刘邦那苍老而又粗狂的声音,便再度响彻寝殿之内。

        

“朕知道,良药苦口。”

        

“但知道归知道,药喝下去,还是苦甚难忍。”

        

闻言,戚夫人又是一笑,满是爱意的摇了摇头。

        

一旁的少年见此,只稍一思虑,便也哈笑着爬上御榻,钻入刘邦腋下。

        

“父皇怕苦~羞!”

        

刘如意一语,刘邦扭曲的面色顿时一变,褶皱遍布的面皮顿时揉在了一起,笑的眼睛都被盖在耸拉的眼皮之后。

        

“嘿!敢揭短!”

        

满是俏皮的发出一声‘威胁’,刘邦便用左手抓挠起刘如意,不忘佯怒的威胁着:“还敢不敢!敢不敢!”

        

父子二人玩闹起来,正替刘邦把脉的老太医下意识一皱眉,待睁开眼,终是默默低下头。

        

“陛下体魄健壮,甚为雄武,已好了许多。”

        

“再食药三日,便当可愈大半……”

        

言罢,老太医便抬起头,见刘邦依旧在和刘如意玩闹,也只能默然一躬身,便向殿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