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2章 各有所思的堂叔侄

        

在入京赴丧的第四日,也就是抵达长安的次日清晨,楚王刘交、荆王刘贾二人,便再次出现在了长安东郊。

        

只不过这一次,二人是要东出长安,直奔函谷,以求最快速度回到封国。

        

按常理看来,刘交身为已故太上皇刘煓亲子,父丧只守孝数日便走,颇有些不合礼法纲常。

        

但对于如今的汉室,对于即将风雨飘渺的关东而言,身为宗室的刘交,也已管不了那么多了······

        

“唉······”

        

“不过数年不见,皇兄之威严,可谓愈发摄人心魄啊······”

        

与堂侄刘贾同坐于王驾之上,回想起昨晚,在长乐宫举行的家宴,刘交仍感心有余悸。

        

听闻此言,刘贾也不由稍点点头,却并未开口附和。

        

却见刘交丝毫不顾刘贾明摆在脸上的忌讳,自顾自侧过头:“昨日家宴,陛下虽召合阳侯共至,然于宴中,却毫无心软之意。”

        

“合阳侯屡屡举杯邀酒,陛下也是面如烛蜡,丝毫不见亲近之意。”

        

“荆王以为,陛下此何意?”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听闻刘交此问,刘贾纵是不愿对这些稍有敏感的事发表看法,也不由稍一沉吟。

        

“昨日,陛下虽无于合阳侯亲近之意,然亦未有不喜之色。”

        

“寡人以为,陛下不过仍挂怀于当年,合阳侯弃国而逃,以使陛下颜面大失之事,故余怒未消而已。”

        

“待日后,陛下复念起兄弟情谊,或当再行分封,亦未可知?”

        

含糊其辞的丢下见解,刘贾便稍有不自在的调整了一下坐姿。

        

按理来说,这些话,作为至亲的刘交说了,倒没什么。

        

作为如今,刘氏宗亲中唯一的旁支表亲,刘贾原本是不太适合就此事发表言论的。

        

但没办法,刘贾的封地荆过,在汉室最东南的角落······

        

于东,刘贾遥望东海;于南,则是百越;于西,更是与英布的淮南国直接接壤!

        

自战国之时起,荆、越之地,便已是被天下公认为开化程度不高、粮米不丰,又遍地沼池的荒凉之所。

        

即便到了现如今,刘贾的荆国,也仍旧有一半以上的国土,被深林、沼池所占据。

        

本身就贫穷,地理位置又不好,还颇有些‘四面环敌’的意味,就使得北邻荆的楚国,成为了刘贾唯一的依仗。

        

——要是和楚王刘交闹得不愉快,回头楚国的道路一绝,来自楚国本土,以及齐国、赵国、梁国,乃至于关中各地的商队,都无法踏上荆国的领土!

        

即便是刘交仗义,不做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刘贾也必须讨好刘交。

        

原因无他:刘交为如今的宗亲嫡系,更是辈分崇高到和天子刘邦同辈!

        

而刘贾,非但比楚王刘交、天子刘邦,乃至于合阳侯刘喜低了一个辈分,还是旁支别脉······

        

出于这种种考虑,刘贾才不得不在这个稍有些敏感的话题上,对刘交稍作附和。

        

听闻刘贾这番言论,刘交稍一思虑,也是不由暗自点了点头。

        

“确当如是。”

        

“再如何,也终归是兄长,陛下当不至于寡恩至如斯地步······”

        

“便再不济,也当行分封于合阳侯子?”

        

说着,刘交便面色一明,将身体朝刘贾的方向稍倾了些。

        

“陛下不是说,彭越、英布之流,皆当废王为侯吗?”

        

“今刘氏宗亲,年壮而未得封为王者,唯合阳侯、羹颉侯二人;羹颉侯恐无以为王。”

        

“陛下八子,初齐王、太子、赵王,其余五者皆年弱;至多,便当是陈豨乱平之时,以四皇子恒为代王。”

        

“如此说来,待梁国、淮南皆无主,便当是合阳侯一脉复得封为王之日。”

        

听着刘交自语般分析着日后,关中各诸侯国的归属,刘贾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便缓缓闭上了眼睛。

        

见此,刘交也终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便略有些尴尬的僵笑两声,未再言及诸侯之事。

        

稍睁开眼,确定刘交看出了自己的难处,刘贾这才睁开眼,面带感激的对刘交稍一拱手,旋即将话题转移开。

        

“寡人尚还记得,太子孩提之时,于楚王颇有些亲近?”

        

闻言,刘交也感觉到了刘贾刻意转移话题的意思,便也顺着接了下去。

        

“是啊~”

        

略有些得意的应一声,刘交便轻笑一声,陷入了对往日的回忆之中。

        

“遥想当年,太子还尚年幼,整日寻寡人,扬言曰:雄辩孔孟仁义之道!”

        

“于诗、书之大义,太子更屡有不俗之见解。”

        

“嘿嘿!”

        

“也不知这些年,太子可曾仍喜夫子之言?”

        

说着,刘交便轻笑着摇了摇头,面上也缓缓涌上些许遗憾。

        

“只可惜,此番离京颇有些仓皇,竟无暇得见太子······”

        

听着刘交的感叹,刘贾面色之上,也不由涌上些许感怀。

        

“是啊~”

        

“自得封为诸侯,难得归长安,不料只留此数日。”

        

“也不知下回入朝,又当是何年······”

        

听着刘贾的感叹,刘贾却是面色微微一暗,若有所思的掀起车帘,望向了远处,已逐渐模糊的长乐宫。

        

“就怕不二年,寡人同荆王,便当复朝长安啊······”

        

闻言,刘贾面色也不由一变,望向刘交的目光中,竟稍带上了些许惶恐。

        

“楚王是说······?”

        

却见刘交只望着窗外,微点了点头,却又面带疑虑的摇了摇头。

        

“陛下······”

        

“唉······”

        

“不可说,不可说啊······”

        

语意晦暗的几声呢喃,刘交便面带唏嘘得摇摇头,放下车窗帘,闭目倚靠在了车厢边。

        

刘交猜得没错。

        

短短一年多之后,刘交在内的关东宗亲诸侯,便会回到长安,以赴国丧。

        

但令刘交万万没想到的是:到了那时,眼前的堂侄刘贾,已成了淮南王英布的刀下亡魂。

        

而被刘交猜测为‘应该能得封于梁、淮南之地’的合阳侯刘喜一脉,却是在荆王刘贾战死沙场之后,得到了刘贾的靖国。

        

那个得到荆国以为封土的人,在青史之上,也是如雷贯耳。

        

——汉太祖高皇帝刘邦之亲侄,代顷王刘喜嫡长子,刘汉宗亲:吴王刘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