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8章 最好都‘病’了

        

秋收方过,半个月前还郁郁葱葱的田野,此刻已尽显萧瑟。

        

一年的辛苦劳作结束,百姓也终于迎来了一年当中,最舒适的一段时光。

        

将今年的收获带回家中,留够过冬所需,将其与部分卖给粮商,再把买粮所得的钱藏在家里的地窖,关中百姓,便已做好了迎接冬天的所有准备。

        

而百姓得以安歇,身为天子的刘邦,却并没有得到休息的机会、

        

在刘盈即将举行得以监国后,长安朝堂第一次朝议的前一天,在长安议论纷纷,朝臣百官在私下争相讨论‘如何整修郑国渠’的具体方案之时,自长安出发的刘邦大军,也终是磨磨蹭蹭抵达了长安以东近百里的新丰邑。

        

似乎在后世人看来,这样的新军速度有些慢的离奇。

        

——太上皇刘煓举丧之日,刘盈、吕雉一行自新丰回转长安,可是早上出发,晚上就到了的!

        

至于刘邦前些时日,于新丰得到‘傅宽厉兵秣马,似有异动’的消息时,更是只用了不到四个时辰,便从新丰奔回了长安。

        

按理来说,长安到新丰,不过百余里的距离,便是常人徒步走,也不过一昼,五六时辰的功夫。

        

但在冷兵器时代,一个人、一群人出行,和一支十万数量级的大军出征,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单独出门,或是一行人接班出行,那自然是不管不顾,往前走就是。 记住网址m.lqzw.org

        

但大军出行,尤其是天子刘邦御驾亲征的大军,从国都长安出征,规矩自然也就多了许多。

        

为了避免队伍脱节,队伍前端要控制速度吧?

        

为避免发生骚乱,各部校尉之间,还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吧?

        

再加上必要的外围戒备、阵列队形保持,以及自出发时起,沿途源源不断出现,自带干粮加入队伍的‘忠义之士’,大军的推进速度,自然也就慢了下来。

        

从长安到新丰,原本只须五到七个时辰的路程,便也就耗费了足一昼一夜。

        

大军抵达新丰一带,刘邦也并未着急行军,而是下令全军原地休整,并吩咐太尉周勃、车骑将军靳歙、右相国郦商三人,将那些自发前来,加入大军的忠义之士妥善安置。

        

而刘邦自己,则是来到了为了新丰以南数里处,那座刚建成不足月,此时屹立于万年山下的太庙。

        

——太上皇刘煓,已经在近一个月之前下葬。

        

如今,刘邦率大军御驾亲征,沿途路过万年山,自也是应当祭奠一下亡父,以祈求刘煓在天之灵的庇佑。

        

只不过,出乎周勃、樊哙等元从老臣意料的是:此次祭祖告庙,刘邦却并没有让人陪同······

        

·

        

“陛下。”

        

在走入太庙约莫半刻之后,刘邦那遍布泪痕的面庞,便再次出现在了于庙外恭候的周勃面前。

        

待刘邦走上前,看清刘邦仍旧泛红的眼眶,以及面上那抹即便极力压制,也依旧清晰可见的哀痛,周勃只拜喏一声,并未再开口。

        

对于周勃的反应,刘邦倒是没太注意,只萧然长叹一口气,便缓缓走向御辇的方向。

        

待周勃小跑的跟上去,刘邦不由身形一滞,若有所思的回过头。

        

不明所以的盯着周勃好了好一会儿,刘邦才又面色沉凝的对身旁御辇一摆手。

        

“上来吧。”

        

闻言,周勃面色稍一变,正要开口婉拒,就见刘邦眉角微微一皱。

        

“有事相商!”

        

感觉到刘邦心中烦闷,周勃终是打消了婉拒的念头,略显拘谨的一拱手,将刘邦扶上辇车,这才跟着跪坐上去。

        

见周勃坐稳,刘邦轻轻一叩车厢边沿,示意车夫出发,便直勾勾看向周勃。

        

“出征前夕,朕传淮阴侯入宫,淮阴侯称病不至。”

        

“后朕又遣宫中内史,令淮阴侯随驾出征,淮阴侯仍告病······”

        

语带阴冷的道出此语,刘邦便稍咬紧牙槽,眼角也被稍眯起了些。

        

“绛侯以为,淮阴侯此欲何为?”

        

当刘邦口中,吐出‘淮阴侯’这几个字的时候,周勃瞳孔猛地一缩,面色也陡然大变!

        

只稍一思虑,周勃便猛地一拱手。

        

“陛下!”

        

“陈豨乱代、赵在即,淮阴侯但不助陛下平叛,反同陈豨书信不断!”

        

“此,诚非人臣之所为啊!!”

        

说着,周勃不由稍抬起手,用衣袖擦擦额角,鼻息也不由稍有些粗重起来。

        

见周勃这般架势,刘邦面色晦暗不明的抬起头,盯着看了周勃好一会儿,才长叹一口气。

        

“莫慌。”

        

“尔绛侯,朕还不至信不过。”

        

淡然一语,刘邦便稍侧过身,将车厢侧那块二尺见方的小窗推开,若有所思的望向荒芜的田野。

        

只片刻之后,刘邦面色又陡然一凝,将车窗重新怪好,示意周勃靠前些。

        

待周勃面色孤疑的上前,几乎紧贴在刘邦身前一尺的位置,刘邦才抬手附于周勃耳边。

        

“陈豨此番作乱,淮阴侯称病以留长安,恐有所谋!”

        

“朕要尔绛侯易服而折,即返长安,以此囊献于萧何当面!”

        

“囊中所书,万不可叫二人知之!!”

        

言罢,刘邦便收回手,稍待戒备的看了看辇车前端,正专心驱车的夏侯婴。

        

“绛侯,可明白了?”

        

刻意提高音量发出此问,刘邦便面色阴沉的看向周勃。

        

见此,周勃自是赶忙一拱手,并未开口,只默然表示领命。

        

待刘邦缓缓点下头,周勃稍一思虑,不由迟疑道:“如此重任,陛下何不令舞阳侯前去?”

        

听闻周勃此言,刘邦先是下意识一瞪眼!

        

待回过身,刘邦才又略带戒备的看了看夏侯婴所在的方向,面色之上,也带上了一分真假难辨的恼怒。

        

“哼!”

        

“自打娶了吕氏女,樊哙那厮,怕是都分不清自己是姓樊,亦或姓吕了!”

        

意有所指的一声怒斥,刘邦便朝面前的周勃一摆头,示意周勃即刻出发。

        

待周勃恭敬退出天子御辇,刘邦思虑良久,缓缓闭上双眼的同时,悠然爆发出一股摄人寒意。

        

“病了······”

        

“好······”

        

“很好!”

        

在心中发出一声轻呵,刘邦不由睁开双眼,低下头,望向面前矮几之上,那封尚未写好的诏书。

        

“韩信重疾缠身,已然命不久矣。”

        

“最好连你梁王彭越,也给朕来一出‘称病不来’,也省的明岁,朕还得跑梁国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