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还不够好

        

刘盈只此短短十数字,便使得阳城延嗡然瞪大了双眼!

        

看着阳城延稍带些惊诧,又隐隐有些捉摸不定,明显在快速思考的神情,刘盈不由暗自一笑。

        

——固定河流上游的土,对前世只是个寒门子弟的刘盈而言,似乎是有些遥不可及。

        

但好强不巧的是:第一世,刘盈在十八岁大考之前,都和父母双亲,住在大西北的乡下······

        

刘盈还清楚的记得,在儿时,村里还仍旧保留有类似‘徭役’的制度,也就是每年农闲之时,每户农家都要派出壮男一人,参加义务劳动。

        

偶有些时候,是道路的挖掘、铺设;

        

但在水资源奇缺,又因为贫穷而极度重视农业的大西北,更多的时候,徭役都是乡间小渠的挖掘。

        

那一世,年满十五岁之后,刘盈便不忍让年迈的老父,和负有轻微残疾的长兄去服徭役,便开始为家中,承担起了这一项责任。

        

而从刘盈十五岁开始,一直到刘盈大考之后的十八岁,前后四年,每年秋后,刘盈代表自家参加的徭役,都是挖掘、建造水渠!

        

后世的大西北干燥、炎热,水资源奇缺无比,所以在对水渠的挖掘、建造过程中,对于‘防渗水’这一项,有着十分严苛的要求。

        

与此同时,当时的大西北又很穷,并没有花费高昂资金,在河渠下方铺设塑料防渗层,或直接以混凝土筑造水渠的条件。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所以在当时,为了防止渠水在流到下游之前渗入土底,乡中的干部便会指挥刘盈等一干青壮,在渠底铺设岩石。

        

那一段记忆,对于此时的刘盈而言,可谓是万般遥远。

        

但那一段无忧无虑,且充实快乐的记忆,只需要一点引子,就又被重新勾起。

        

从回忆的甜蜜中回过神,刘盈便发现,自己脑海中,已经有了固定河流上游之土的方法。

        

——岩石!

        

在绝大多数时代,都堪称最廉价、最不需要技术含量,且没有任何副作用的材料!

        

按照刘盈的想法,在前世的大西北,通过在渠边、渠底铺设岩石,就可以防止渠水下渗。

        

既然可以防止渠水下渗,又如何不能固定上游的泥沙?

        

上游泥沙被石头压实、固定,又何来下游因河沙、淤泥堵塞一说?

        

而且现在这个时间点,身为太子的刘盈,手中可以用到的材料、可以调动的力量,可远比后世的大西北,要好太多太多······

        

在刘盈陷入回忆的同时,阳城延也在思考。

        

方才那一瞬间,阳城延只觉昏暗的脑海中,嗡时闪过一颗微弱的光点!

        

可没等阳城延抓住,那颗光点便一闪而逝。

        

“重物······”

        

“压实······”

        

似是被夺舍般目光麻木的呢喃两声,阳城延终于是‘灵魂归位’,望向刘盈的目光中,竟满带上了对未知事物的狂热!

        

“敢请问家上!”

        

“当以何物,以压河渠上游之土?!”

        

纵是阳城延生怕刘盈被自己吓到般,极力按捺着心中激动,殿内众人也还是不难看出:太子刘盈,怕是说除了什么了不得的法子!

        

一时之间,殿内众人不由纷纷屏气凝神,孤疑的目光,在阳城延和刘盈二人身上来回切换。

        

就见刘盈稍一沉吟,望向阳城延的目光中,便隐隐带上了些许决然。

        

“石!”

        

“以石压之!”

        

“以石之巨重,只须紧贴于渠底,铺百斤巨石而夯实,便可固河渠上游之土!”

        

听闻刘盈此言,阳城延只嗡然愣在原地,大脑飞速运转着,复原出刘盈所描绘的画面。

        

一个个长宽各尺余的石块,沿着渠侧的木板滑下;一个个力役、官奴站在渠底,三二人合力将石块举起,将其规律铺设在渠道底部。

        

随着一块又一块石头,尽量紧密的铺满渠底,整个水渠底部,便被压上千钧之重。

        

原本需要力役一下下敲打、夯实的渠底,只因铺设的石块而被压紧;再加上有石头压着,渠底之泥沙便不再会被水流冲走······

        

“不对······”

        

“石多圆滑,而非方正,自有间隙;渠地之泥沙,还是会被冲走些许······”

        

暗自心语着,阳城延只自顾自点了点头。

        

待阳城延那双宛如行尸走肉般麻木的目光,重新出现属于‘生物’的明亮时,阳城延的面上,已尽是对刘盈的折服。

        

以石铺设于河渠底部,确实会有间隙,仍然会让部分泥沙被冲走!

        

但即便如此,也比什么都不铺设,只把河渠底部的泥土夯实,任由土层被水流冲走,好了太多太多!

        

“家上!”

        

满是兴奋的一拱手,阳城延望向刘盈的目光中,嗡时燃起点点精光!

        

“臣以为,家上之所言,确乃固渠上游土之万全之策!”

        

“虽因石有间隙,仍或使上游泥沙流失、下游泥沙阻塞,亦可使河渠之阻塞大缓!”

        

“若郑国渠行此法,以石尽铺其底,或可五年一清下游淤泥,十年一填上游之土!!!”

        

听着阳城延激动难耐的拜奏,殿内众人无不瞪大双眼,将匪夷所思的目光撒向刘盈。

        

太子这是······

        

三言两语之间,就颠覆了天下水工之术?

        

就在殿内百官想入非非,费力的消化着阳城延口中的‘万全之策’时,却见御阶之上的刘盈,只微笑着又摇了摇头。

        

“五年一掘下游,十年一填上游······”

        

“孤以为,仍过频;徒使朝堂靡费,而百姓疲于力役。”

        

面不改色的道出这句‘还不够’,刘盈便呵笑着侧过头,面带戏谑的看向阳城延。

        

“石有间隙,乃因其不方。”

        

“如今之少府,莫非无力以得方正之石?”

        

闻刘盈此言,阳城延不由又是一愣。

        

只不过这一次,刘盈并没有给阳城延头脑风暴的机会。

        

“呼~”

        

稍叹一口气,刘盈便站起身,顺着御阶走下,笑意盈盈的来到阳城延面前。

        

“孤闻,虽长安城之建造事久无着落,然自汉五年,少府便已着手,切石以取长、宽各二尺,厚一尺之石砖,以做来日铸城之用?”

        

说着,刘盈不由温尔一笑,将手伸向殿门处,对阳城延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孤,欲往少府切取石砖之所,亲睹石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