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9章 给郑国渠贴石砖!

        

“彩!”

        

突兀的一声喝彩,刘盈便面带喜悦的上前,不顾那几名匠人惶恐跪倒在地的身影,直来到石块前,细细打量起两半石块上的切面!

        

或许是太子携百官共至,并全程在一旁观摩,那几位石匠显然有些紧张,石头的切面,并没有切的太平坦。

        

准确的说,是切出的两个切面,其中一面稍稍凸出来了一些,另一面则稍凹进去了些。

        

但即便如此,两个切面的凹凸程度也都不算很明显,完全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就说那个凹切面,即便是一个直径两米的类圆,其凹陷部分,恐怕也存不下一瓢水。

        

“彩!”

        

又是一声毫不压抑的喝彩,刘盈侧过身,却见先前那几位切石的匠人,此刻竟已惶恐的跪倒在地。

        

见此,刘盈温尔一笑,毫不介意的弓下腰,将手搭上其中一位匠人那条灰尘、汗水遍布,已混为污泥的手臂,将其温而扶起。

        

“诸位匠心卓绝,技艺精湛,实于国有大功!”

        

“来人!”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猛地一声厉喝,待一位郎官上前,刘盈便面带喜悦的一声朗呵。

        

“凡今日解石之匠,皆赐金一镒(斤),布一匹!”

        

听闻刘盈此言,那几位匠人明显一愣,旋即连连叩首,以谢太子赏。

        

此时,少府阳城延也同朝臣百官走上前来,面上稍带自得的‘谦虚’道:“今日解石,诸匠稍有些失准,故石有瑕······”

        

听闻此言,刘盈却满是无所谓的笑着一摆手,回身看向阳城延。

        

“已切成之石砖,可否与孤一观?”

        

看过方才,这几位匠人将一块巨石切成两半,且能保证切出的面,尽量为平面的过程,刘盈便已经脑补出在这个世代,长、宽、高皆符合标数,且六面皆大体平整的石砖,究竟是如何得出的。

        

——先如方才那般,通过‘划线,钉钉’的方式,将横卧的巨石一分为二,如此反复数次,便可以得到几片前后两面平整,厚度均匀,大体呈不规则柱形的石板!

        

而后,依旧是用划线、钉钉子的方式,将石板边缘切去,得到一个近似方形,再按照尺寸要求,将其切成不同大小的方砖。

        

如此,原本呈现不规则立体状的石头,便被切成了一块块方形石砖,以做筑城之用!

        

既然知道了石砖的获取方式,刘盈便也没打算浪费时间,继续观摩,而是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成品石砖!

        

听闻刘盈此问,阳城延自是赶忙一躬身,朝远处一招手,便将一块方方正正的黑色石砖,被两个匠人合力抱了过来。

        

待石砖被轻放在地上,趁着刘盈上前打量的功夫,阳城延也不由低声介绍起这块方砖。

        

“禀家上。”

        

“此方砖,乃臣奉陛下‘筑长安四墙’之令,于汉六年,以少府匠人至巨石之上所切而得。”

        

“其长、宽皆二尺,厚一尺,重近三百斤;可用于城墙内、外、顶之铺设,以固城墙。”

        

听着阳城延的解读,刘盈只微微一点头,伸手摸了摸石砖的四面。

        

用手摸上去,并不算很光滑,但从整体来看,也绝对算得上一个平面!

        

即便是粗糙的平面,也足以用于铺设河渠底部的同时,不用担心石砖之间,有太明显的缝隙!

        

如是想着,刘盈又看了看石砖的各个面,确定都可以算作平面,才起身拍了拍手。

        

“如今少府,有此等石砖几何?”

        

闻言,阳城延自是赶忙一拱手。

        

“此等石砖,皆乃自汉五年,高皇帝令臣备筑长安时起,便始切取。”

        

“至今,少府得此等长、宽各二尺,厚一尺,重三百斤之石砖,当有二十万······”

        

阳城延说话得功夫,刘盈心中不由飞快的默算起来。

        

“石砖长宽各二尺,郑国渠底宽九丈······”

        

心中稍一默算,刘盈便得出了结果。

        

郑国渠底宽九丈,用这种二尺长的石砖铺一排,需要四十五块。

        

而汉一里,又合一百八十丈,石砖宽二尺,一里的河渠,便需要铺九百排,共四万多块石砖。

        

“二十万块,只够铺设五里······”

        

悠然一声呢喃,刘盈便面色一凝,面带决绝的望向阳城延。

        

“着:少府充郑国渠力役之官奴三万,自明日辰时起,运少府所储之石砖二十万,尽数送往郑国渠上游!”

        

听闻刘盈此言,围观的朝臣百官面色一滞,不由纷纷疑惑起来。

        

却见阳城延稍一思虑,便略有些迟疑的开口道:“家上之意······”

        

就见刘盈猛地一点头。

        

“然!”

        

“——以此石砖二十万,铺郑国渠上游之渠底,以固其土!”

        

刘盈一语,顿时惹得周围的百官朝臣愣在原地,嗡时呆若木鸡!

        

拿用来修筑城墙的石砖,来铺设河渠底部?

        

“这,这······”

        

“纵观古今,闻所未闻呐?”

        

众人窃窃私语的功夫,就见阳城延略带焦急地站出身,对刘盈拱手一拜。

        

“家上。”

        

“此石砖二十万,皆乃少府过往五年之切取,乃被来日,长安筑建所用啊!”

        

“若此番,尽用于郑国渠之整护事,待来日,当以何筑建长安?”

        

“陛下若怪罪,臣又当如何作答?”

        

略带凄苦的发出两问,阳城延不由将求助的目光,撒向一旁的萧何、张苍等人。

        

——这也就是今天,刘盈提出‘以石压河渠之土’这种匪夷所思的方案,让阳城延稍有了些敬意!

        

若是往常,知道刘盈要对少府过往五年辛辛苦苦,抠抠搜搜才攒下来,准备用来筑造长安城的石砖下手,阳城延就算是拼死,也得护住这点家底儿!

        

见阳城延投来求助的目光,萧何稍一思虑,终是孤疑的侧过身,望向身边的张苍。

        

见此,张苍也是沉吟好一会儿,才面带迟疑的上前。

        

“家上。”

        

“少府所言,确有理啊······”

        

轻声道出一声劝,张苍便稍一颔首。

        

“以石压渠之土,当非只石砖所不可,铺以稍扁平之石,或亦可?”

        

“且今,少府之石砖,不过二十万之数,纵铺于郑国渠之底,亦不过只五里。”

        

“郑国渠上游其余百里,仍只得以未切之石铺底······”

        

说着,张苍不由沉沉一拱手。

        

“还请家上,三思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