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6章 报之以李

        

见几位老者片刻之间,又恢复成吹胡子瞪眼,恨不能撸起袖子打起来的模样,宫墙墙根处的功侯、百官,面色顿时有些怪异了起来。

        

至于不远处围观的百姓,也满带着好奇,纷纷踮脚侧目着,将目光撒向几位老者,以及刘盈所在的方向。

        

许是自家长辈憨态可掬的模样,让人稍感到有些脸红,不片刻,便将三五青年从人群中走出,分别来到各自的长辈身边。

        

“大人~”

        

“大人?”

        

“殿下还在一旁呢······”

        

被各自的家中子侄劝下来,几位老者无不是怒目圆瞪着回过身。

        

待听闻这声稍带些心虚的提醒,才又纷纷回过头。

        

见刘盈仍旧是那副笑意盈盈,满是和善的面容,几位老者不由又羞涩一笑,对刘盈稍一拱手。

        

“殿下当面,民等失礼,失礼······”

        

告罪一声,见刘盈面色仍不见丝毫不愉,最年长的那位老者稍一琢磨,便略有些僵硬的将话题转开来。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殿下方才言,陛下御驾亲征······?”

        

闻言,刘盈面上顿而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嘿笑一声,便自然地将话头接过。

        

“父皇御驾亲征,令小子以行太子监国之政,又以郑国渠之整修事相托······”

        

刘盈话刚说到一半,就见那老者沉‘嗯’一声,连连点头不止。

        

“确当如是。”

        

“郑国渠,确是到了非修不可的地步。”

        

“去岁,老朽还曾往之一观,见郑国渠至莲勺,水竟都险些流不动了?”

        

听着老者自顾自发出一声感叹,刘盈也是面带附和的点了点头。

        

“父皇亦知郑国渠,已至非修不可知地,遂于出征之前,令小子力主此事。”

        

“得父皇之令,小子自不敢怠慢,便召朝中公卿共议,乃知郑国渠之整修,当需力役数以万······”

        

闻言,老者又是一点头,旋即满带沧桑的长叹一口气。

        

“唉~”

        

“力役数万,确不算多啊······”

        

“遥想当年,始···呃,秦王政。”

        

赶忙将‘始皇帝’改为‘秦王政’,老者便似是什么都没发生般,继续道:“秦王政元年,秦廷令修郑国渠,关中民数以十万户,家家户户皆出青壮!”

        

“甚者,偶有男丁盛旺之户,更出青壮二三人!”

        

“岁征青壮几近百万,于农闲之时劳三五月,如此足十岁,郑国渠才方得建成!”

        

“如今,郑国渠失修近十载,道几全塞,以力役数万修之,不算多,不算多·····”

        

听闻老者这一番感叹,刘盈也是面带赞同的点点头。

        

“甚是。”

        

“郑国渠之整修,力役数万,确不算多。”

        

“然纵不多,小子亦不敢再征力役于关中······”

        

将话头悄然一转,刘盈便满是揪心的摇了摇头,语调中,也隐隐带上了些许唏嘘。

        

“自二世即立,天下大乱,后又项羽火烧咸阳宫,章郃、司马欣等昏王鱼肉关中。”

        

“待父皇还定三秦,与关中民休养生息,又先征项羽暴戾,后平异姓诸侯之乱······”

        

“自二世至今,已往十数载;关中之民,疲劳甚极······”

        

“此番,陈豨又作乱于代赵,父皇御驾亲征,不得已而召关中民数以十万,或充以为军卒,或用以为输粮之民夫。”

        

说到这里,刘盈不忘面带苦涩的对几位老者一笑。

        

“方才,诸位老者亦言,家中儿孙、子侄,随父皇出征者甚多。”

        

“若此番,小子因整修郑国渠之事,又复征力役于关中······”

        

将话头适时一止,刘盈终是满带不忍的摇了摇头,旋即苦涩一笑。

        

“小子不忍劳民过甚,亦不敢劳民过甚呐~”

        

言罢,刘盈不忘强自坚强的抬起头,对四位老者一强笑。

        

看着刘盈分明一副穷途末路,却仍不愿征发劳役于农户的面容,几位老者稍对视一番,也不由纷纷点了点头。

        

“不愧为刘氏子啊······”

        

“光论这仁以爱民,纵比之于陛下,亦不逞多让!”

        

暗自思虑间,四位老者面上,便缓缓带上了些许坚定之色。

        

——如果有必要,一定要帮帮太子殿下!

        

毕竟再怎么说,这修郑国渠,最后得利的,也终还是百姓、是关中农户。

        

这是好事儿!

        

如是想着,几位老者便又稍一对视,还是由那位最年长者上前一步,对刘盈微一拱手。

        

“殿下整修郑国渠,乃利国利民之善政,民等,谨谢殿下······”

        

见几位老者费力的弯下腰,做出要躬身深拜的架势,刘盈自又是面色惶恐的将几位老者扶起,口中连称不敢受。

        

待被刘盈扶起身,就见那老者又面带疑惑的望向刘盈。

        

“殿下欲整修郑国渠,当需力役数万;然殿下又无意征民,这力役,当从何来?”

        

听闻此问,刘盈心中,终是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问到了正题!

        

就见刘盈稍一沉吟,旋即再次做出一个佯装坚强的神情。

        

“此事,诸位老者不必担忧。”

        

“小子先前,已令少府发城旦、鬼薪、隶臣妾等官奴,及廷尉诏狱、水船狱之刑徒,乃得力役三万余。”

        

面不改色的撒下‘征刑徒以充力役’的小谎,就见刘盈又叹一口气。

        

“然纵如此,郑国渠整修所需之力役,仍缺者甚多。”

        

“且今,天下虽定,然亦百废待兴,府库空虚。”

        

“关东战火连年,父皇更亲征不臣于外,大军粮草、辎重之耗费亦甚巨。”

        

“小子苦无修渠之力役,更无钱、粮之资;往旬月,实可谓心力憔悴,寝食难安······”

        

满是惆怅的一番诉苦,刘盈便侧过头,望向宫墙外墙根下,面上仍带些许惊慌的功侯百官。

        

“看在你们平白受惊的份儿上······”

        

“就便宜你们一回吧。”

        

如是想着,刘盈便又看了眼几位老者,旋即侧过身,朝功侯百官的方向稍一昂头。

        

“朝中功侯、百官闻知小子苦力役之缺,便奏小子言:愿出家中私奴,以为郑国渠整修之力役。”

        

说着,刘盈又惨然一笑,朝作室门下,已经被功侯百官家中私奴挤满的门洞一努嘴。

        

“功侯百官之好意,小子本已婉拒,却不曾想,公卿竟自携家中私奴,以至宫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