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0章 母子双人舞台剧

        

大汉第一太子正文卷第0090章母子双人舞台剧“太子,果真是这般说的?”

        

未央宫,宣室殿。

        

听着侄子吕则复述着方才,在作室门外发生的事,吕雉只稍待诧异的发出一问。

        

就见吕则闻言,面带笃定的稍一点头:“是。”

        

“汁方侯言:关中民无调而至未央,险酿成宫变;便是法不责众,家上亦该穷究其首,以振汉律之威严!”

        

“然家上却似于汁方侯之言充耳未闻,只令中郎将亲往西郊,将汁方侯家中私奴尽数退回。”

        

“家上还说······”

        

说到这里,吕则不由下意识一抬眼,才稍待迟疑道:“家上还说,修整郑国渠,乃利国利民之善事。”

        

“此等善事,天下欲为之忠臣义士数不胜数,不缺汁方侯一家······”

        

闻言,吕雉不由面色稍一滞。

        

思虑片刻,便将吕雉终还是轻笑着摇了摇头,旋即稍叹一口气。 记住网址m.lqzw.org

        

“这小子······”

        

“往日,只见太子待人宽和,与人仁善,倒从未见何人,竟能使太子如此震怒?”

        

听闻吕雉稍带戏谑的发出此问,吕则只下意识一躬身,却并没有开口搭话。

        

——与往日相比,今日作室门外的刘盈,实在是有太多太多令人感到意外,以及陌生的表现了······

        

至于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吕则也说不清楚。

        

只是这变化似乎太过突兀,让吕则一时之间,竟有些认不出这个从小玩儿到大的表弟。

        

吕则不开口搭话,吕雉也只含笑陷入思虑之中,诺大的宣誓殿内,便陷入了短暂的宁静。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刘盈带着稍带些复杂的神情,出现在了殿门处。

        

太子驾到,吕则自是赶忙从座位上起身,往殿侧让了些。

        

吕雉则是轻笑着从软榻上起身,面带慈爱的望向刘盈。

        

“母后。”

        

就见刘盈强笑着走上前,对吕雉微一拱手,待直起身时,余光也扫到正于一侧躬身侍立着的表兄吕则。

        

被汁方侯雍齿再次恶心了一道,刘盈面色本就有些不自然,看到表兄吕则的身影,刘盈面上那抹淡笑中,更是带上了些许僵硬。

        

“世子也在啊······”

        

跟吕则客套一声,待吕则面色惶恐的躬身回礼,刘盈便稍整面容,悄然坐在了老娘吕雉身边。

        

见刘盈这般反应,吕雉稍一思虑,便轻笑着抚了抚刘盈的脑袋,温声问道:“如何?”

        

“诸事可都顺利?”

        

听闻老娘问起正事,刘盈稍有些诧异的一抬头,看了看软榻侧面约十步的位置,依旧躬身立于一旁的吕则。

        

待刘盈意有所指的再次看向母亲吕雉,却见吕雉背对着吕则,在只有刘盈能看到的角度微一眨眼。

        

回过味儿来,接收到老娘发来的‘意念电报’后,刘盈终是深吸一口气,才勉强恢复到了往日,那副温言悦色的模样。

        

“功侯百官之私奴,儿已令往西郊,歇整一日,即可运石砖往郑国渠。”

        

“宫外围聚之长安民万余,知功侯百官非为图谋不轨,也已尽皆散去。”

        

“及百官功侯,亦已各归其府······”

        

将方才发生在宫外的事简单总结一番,刘盈又稍一沉吟,旋即侧过身,面带疑虑的望向吕雉。

        

“还有一事,儿稍有困阻。”

        

闻言,吕雉自是面带温和的一点头,示意刘盈但说无妨。

        

便见刘盈飞速瞟一眼吕则,只片刻之后,面上便涌上了些许忧虑。

        

“母后当知,郑国渠之整修事,实事关重大,当由柱国大臣主掌!”

        

“儿意,当依往昔,父皇诏令筑建长乐、未央两宫之故事:以萧相为首,掌控大局;少府辅佐于萧相身侧,主操整修事宜,方妥当些。”

        

见老娘温笑着点点头,刘盈面上忧虑不由更甚一分。

        

“然此番整修郑国渠,又乃父皇首托朝政大事于儿,若有不遂,父皇易储之意恐当复起!”

        

“若果真如此,儿储位当失,母亲后位亦或不稳······”

        

听闻刘盈此言,吕雉面带温和的点点头,只侧身背对着吕则,用眼角瞥一眼吕则所在的身后,对刘盈又是一暗示。

        

“甚是。”

        

“郑国渠之整修事,不单关乎朝堂、社稷,更关乎吾儿储位、吾后位之固。”

        

语调稍带些严肃的道出此语,吕雉又是眨了眨眼,才意有所指的‘问’道:“太子以为,该如何是好?”

        

看着老娘生动无比,几乎算是明示的表情,刘盈终是稍有些夸张的长叹一口气。

        

“儿本意,乃自吕氏出一长者,以代儿监郑国渠之整修事。”

        

“然父皇出征之前,母后已令吕氏子弟皆闭门谢客,不得外出。”

        

“儿欲求建成侯于母后,亦不敢开口······”

        

听闻刘盈此言,屹立软榻另一侧的吕则终于是面带迟疑的抬起头。

        

便见吕雉闻言,面上那抹笑意终是直达眼底又,怜爱的摸了摸刘盈的脑袋。

        

“痴儿~”

        

“母亲乃皇后,又非天子。”

        

“君无戏言,说的是君;皇后又非君,何来朝令夕改一说?”

        

满是随性的道出此语,吕雉便回过身,面带温和的望向侄子吕则。

        

“世子回府之后,还当转告建成侯:明日午前入宫,以商监郑国渠之整修事。”

        

听闻吕雉此言,吕则不由略带孤疑的望向刘盈。

        

见刘盈稍点点头,旋即面带歉意的朝自己微一拱手,吕则才觉心中大石落地,便拱手一拜。

        

“臣,领命······”

        

便见刘盈又是一沉吟,再度望向吕则时,面上也终是带上了些许亲人之间才有的亲切。

        

“父皇此番御驾亲征,世子弟吕禄随军出征,倒是世子职责在身,未能随行。”

        

“莫如明日,世子便随建成侯同入宫,监郑国渠整修一事,由世子于一旁辅佐建成侯?”

        

听闻刘盈此言,吕则面上疑虑才终于完全消失,只轻笑着摇了摇头,便从座位上起身。

        

“家上恩宠之意,臣自心领;然臣身以为作室门尉,职责在身,实不敢擅离职守。”

        

婉言谢绝刘盈的好意,便见吕则稍一拱手。

        

“臣这便归府,以皇后之令转言于家父。”

        

待吕雉轻轻点了点头,吕则又是沉沉一拜,躬身退出了宣室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