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6章 带上粮食再回家

        

时间一天天过去,很快,便到了汉十一年秋十一月。

        

汉十一年的气息,也随着关中第一场大雪,悄然降临在了渭北大地。

        

初雪已至,十一月过半,两个多月之前,还遍布岁月痕迹的郑国渠,此时也已是大变样儿。

        

原本二丈到二丈六尺不等的深度,已经被深挖成了足足三丈以上!

        

原本近二十丈宽的渠顶、十五六丈宽的渠底,也已经在填土减宽之后,变回了数十年前,秦廷修建郑国渠时,那顶宽十五丈、底宽九丈的模样。

        

因过往数年,被地方官府、百姓自行挖掘拓宽,而显得有些杂乱破败的渠两侧,也已经被稍行拍实,形成了一个将近四十度的整齐坡度。

        

至此,郑国渠整修工作的大体内容,便已宣告完成。

        

待凛冬之后,春耕之前,以石砖、埽铺设于上游渠段的底部、侧部,再开通渠首放水,郑国渠的整修工作,便将彻底宣告结束!

        

而此次,这份天子刘邦所亲定,名为‘整治水利’的大考,刘盈也算是给出了一份相当完美的答卷。

        

剩下的,也就是一些收尾工作,以及为开春前后,对郑国渠上游渠段的水土固定工作做准备。

        

下游渠段淤泥清掘、渠道减宽工作临近尾声,自发前来,帮助整修郑国渠的渭北百姓,也是在秋十一月癸卯日,被刘盈下令召回莲勺。 记住网址m.lqzw.org

        

——主体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部分,让少府那几万官奴收个尾即可。

        

至于自发前来的渭北百姓,刘盈还是觉得早点遣散回家,让他们在家安心猫冬,顺带用柳条编一些柳席更好一些。

        

这不,天刚大亮,本次郑国渠整修工作的‘监工’吕释之,便被刘盈召入了县衙之内。

        

县衙外大雪纷飞,莲勺县可谓呵气成冰,但从吕释之的面容之上,刘盈却丝毫没看出萎靡的神情。

        

就见吕释之走入堂内,对刘盈稍一拜,便嘶哈着朝两手之间吹着热气,面带喜悦的在堂侧安坐下来。

        

看出吕释之神情当中喜悦,刘盈也不由温笑着侧过头去。

        

“怎建成侯今日,似是有何大喜之事?”

        

听刘盈轻笑着发出此问,吕释之面色稍一滞,面上喜悦不由更深了一分。

        

“家上此莫不明知故问?”

        

“郑国渠整修一事,至今凡二月余,几顺风顺水而近毕!”

        

“朝堂喜明岁,渭北农税当丰;渭北民亦喜明岁,农产或当倍之!”

        

“及自来而修渠之渭北民,更言家上仁以爱民,不强征力役,纵自来者,亦与粮为食。”

        

嘴上说着,吕释之竟还有些眉飞色舞起来。

        

“如此,待陈豨乱平,陛下班师回朝,家上得渭北民心所向,朝堂众望所归。”

        

“彼时,纵陛下仍有易储之念,恐亦当偃旗息鼓!”

        

“如此喜事,臣又怎能不喜?”

        

听吕释之声情并茂的道出这一番话语,刘盈也被吕释之那抹由衷的喜悦所感染,嘴角微笑终是更深些。

        

但在心中,刘盈倒也没有大喜过望,仍不忘提醒着吕释之。

        

“郑国渠整修一事,虽大体已毕,然待开春,仍当以埽铺于上游。”

        

“至那时,修渠之事尽毕,舅父再言此间之喜不迟?”

        

闻刘盈此言,吕释之不由讪讪一笑,对刘盈嘿笑着一拱手。

        

“家上说的是,说的是······”

        

见吕释之嘴上答应着,面上却认识那副喜出望外的神情,刘盈也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便将话头拉回正题。

        

“甥昨日交代之事,舅父查算的如何?”

        

“今得自发而来,修郑国渠之渭北民壮几许?舅父所监之粮,尚余几何?”

        

听刘盈说起正事,吕释之终是稍敛面上喜悦,稍正了正身。

        

“禀家上。”

        

“昨日,臣亲往以此间事相问,得少府答曰:自来修渠之渭北民,今得四万一千七百四十一人。”

        

“及臣奉家上令所监之粮,往二月余,分自来而修渠之渭北民壮食者,近九万石。”

        

“另岁首,臣奉家上之令,调粮三万石于少府,以用于少府官奴三万之用度。”

        

“至今,家上自长安所携至之粮米,只余二万三千余石······”

        

说着,吕释之的面容之上,不由再度涌上些许肉痛。

        

刘盈却似是对此视若无睹般,微一点头,便面带思虑之色的从软榻上起身。

        

“自来修渠之渭北民壮,可已尽皆召回莲勺?”

        

就见吕释之沉沉一点头:“已尽召回。”

        

“自昨日,郑国渠南岸各处之民壮,皆已次序至莲勺北墙之外,至今日辰时,已尽至。”

        

就见刘盈闻言,轻笑着一点头,旋即满是轻松地长出一口气。

        

“既如此,舅父便同甥同往莲勺北墙,一见忠臣义士之容吧。”

        

“往二月余,郑国渠整修一事,皆赖此等忠臣义士之力!”

        

“且开春之前,以软柳编制柳席一事,亦当孤亲至,恳请此数万忠臣义士当面!”

        

听闻刘盈此言,纵是心中有不同的看法,吕释之也终是只得低头一拱手。

        

“唯······”

        

·

        

当刘盈的身影走出县衙,登上那面只一丈多厚,不足二丈高的城墙之上时,无论是城墙内还是城墙外,都已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

        

城墙外,自是过往两个多月,在郑国渠沿岸辛勤劳作,将郑国渠重新打造成一条崭新水利工程模样的渭北民壮。

        

而城墙之内,则是想要一睹太子储君真容,顺带瞧个热闹的莲勺当地百姓。

        

便是在这万众瞩目之下,刘盈在几名南军武卒的侍随下登上城墙,来到了靠近城外一侧的墙垛内。

        

而后,刘盈便看见一个个脸颊通红,双手交叉藏进衣袖之内,紧缩着脖子的渭北民壮,正瑟瑟发抖的聚集在城墙之外。

        

见此状况,刘盈也只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为了不让这些自发前来,自甘情愿被刘盈‘白嫖’的渭北青壮饿着、冻着,皇后吕雉,可谓是操碎了心。

        

先是九月初,郑国渠还没开始动工,吕雉便从长安以东的新丰,调来了郦侯吕台去年一整年的租税,全部交到刘盈手中,交代刘盈‘千万不能让人家饿着肚子干活’。

        

之后,吕雉更是动用了自己开国皇后的特权,从少府调用了四万多匹布,十余万斤絮,分发到这些渭北民壮的家中,催促其家中妻眷尽快缝制冬衣。

        

到十月岁首,这一批冬衣被缝制完成,吕雉又是发动中尉属衙的兵卒亲自上门,护送着这些个女眷前往郑国渠,将冬衣交到自家兄弟、子侄、郎君手中。

        

但人算,终比不过天算······

        

原本被皇后吕雉赐下,打算用来给这些民壮避寒的冬衣,由于其‘过于崭新’的罪名,又被这些淳朴的农民子弟软磨硬泡着,让家中女眷给带了回去!

        

至于刘盈分发下去作为口粮的粮食,就刘盈所知,也并没有被这些民壮全部吃入肚中。

        

——前些时日,负责看管粮食的吕释之还来禀告,说是有青壮把分发下去的粮食藏起来了一部分,问刘盈是否要减少口粮的发配量!

        

如果刘盈没猜错的话,这种‘吃一半留一半,留下的粮食带回家’的情况,恐怕也并非是个例······

        

“唉······”

        

“都是苦命人呐······”

        

暗自发出一声哀叹,刘盈面容之上,也是涌上了一抹真挚、温暖的笑容。

        

对于这些淳朴、善良,又显得有些憨厚可爱的百姓,即便是作为太子的刘盈,也很难涌出什么恶意······

        

“往数月,辛劳诸位忠臣义士!”

        

没有辞藻堆砌,也没有什么华丽的修辞手法。

        

只一声‘辛劳’,便足以道明刘盈心中最诚挚、最衷心的感激。

        

听闻这一声高号,城墙外眯着眼的渭北民壮,也不由次序睁开双眼。

        

待看见城墙之上,刘盈那道孑然而立的瘦弱身影时,几万张面庞之上,无一不涌现出一抹亲和的笑容。

        

“民等,见过太子殿下~”

        

一声悠长而又厚重的唱喏,竟惹得莲勺城外的枯木之上,一只只寒鸦惊而飞走。

        

而在城外的空地之上,那数万渭北民壮却并未跪地叩首,而是稍抬起交叉藏于衣袖之内的双手,对屹立墙头的刘盈沉沉一拱手。

        

倒是城墙之内,围聚在远处瞧热闹的莲勺当地百姓,次序跪倒在了冰冷的泥地之上,对城墙上的刘盈跪地叩首,以行叩拜之礼。

        

如果是几个月前,得知自己面前的是太子储君,那无论是墙外的民壮,亦或是城墙内的莲勺百姓,都免不得要跪地叩首。

        

但在过往这两个多月,在郑国渠南岸与太子刘盈时不时打照面,甚至偶尔瞧见刘盈亲自下渠,挥锄挖土片刻功夫之后,对于城墙外的渭北民壮而言,太子,已经不再是一个神秘、神圣的个体了。

        

抛开礼制、尊卑不说,在此时的渭北民壮心中,太子刘盈,更像是一个手脚稍有些笨拙,身子略有些虚弱,但待人又十分和善,与人万分宽和的晚辈子侄。

        

感受到这股若有似无,又不太好言说,只可意会的亲近之意,刘盈只觉心下一暖。

        

“这两个月,算是没白干呐······”

        

暗自腹语一声,刘盈便笑着上前,对城外的渭北民壮稍一拱手。

        

“今关中初雪,万里冰封,幸又郑国渠整修事毕。”

        

“如此,诸位忠臣义士,也当各自归家,于家中亲长、妻儿相聚。”

        

“孤,且在此谢过诸位忠臣义士,往数月自发而来,助修郑国渠之功!”

        

说着,刘盈不忘郑重其事的整理一番衣冠,旋即朝城墙外的渭北民壮沉沉一拱手。

        

见刘盈如此作态,城外由渭北民壮组成的人群不由稍一慌,旋即争相拱手含腰。

        

“殿下言重。”

        

“郑国渠,那是给俺们农户用的,殿下替俺们农户修,已然是大恩大德。”

        

“俺们谢殿下还来不及,怎还敢受殿下拜谢?”

        

听着这一声声极尽朴实,又满含真情实意的话语,刘盈面上暖意不由更甚。

        

就见刘盈‘从善如流’的直起身,面上满是笑意的上前,将手扶上墙垛。

        

“临行之时,孤仍有二事,欲言于诸位忠臣义士。”

        

听闻刘盈此言,城墙外的人群从靠近城墙的位置开始,如人浪般次序安静了下来。

        

见此,刘盈也不由稍正了正面容。

        

“郑国渠之塞阻,乃往多年不行修缮之积弊。”

        

“今孤得父皇之令,又朝堂诸公,及诸位忠臣义士不吝相助,方使郑国渠之塞阻稍疏。”

        

“然若勿行修缮,待数岁,郑国渠,恐又当为泥沙虽淤阻;朝堂便当征劳于关中,再修郑国渠。”

        

稍解释一番,刘盈便将话头一转。

        

“为使郑国渠不再塞阻,少府已献一良策;用此良策,可保郑国渠数十年不再阻塞!”

        

“若欲以此策用之于郑国渠,便需以柳木编制得席,包之以碎石,铺于郑国渠之上游。”

        

说着,刘盈便稍敛面上严肃,重新带上了先前那抹和善的温笑。

        

“孤欲求诸位者,其一,乃今岁冬,当有少府官奴运柳枝登门,需得诸位编其为席。”

        

“其二,便乃开春,恐需诸位携自编之柳席至三原,尽全少府所献之良策!”

        

言罢,刘盈不由又是沉沉一拱手,才面带温和的补充道:“此二者,并非政令。”

        

“诸位忠臣义士若不愿,孤自不强求。”

        

“然若愿······”

        

说到这里,刘盈稍卖个关子,装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侧过身,望向身旁的吕释之。

        

片刻之后,刘盈才有轻笑着正过身,望向城墙之外的渭北民壮。

        

“前些时日,建成侯曾言:自来之民壮,或有得口粮而不尽食,藏其半之举。”

        

“若孤所料无措,诸位此举,乃家中粮米有缺,欲稍留粮米,带回家中,以供家中妻儿、亲长食用?”

        

见城外人群当中,不时有几个缓缓点下的头颅,刘盈终又是一笑,摆出了自己的筹码。

        

“编柳为席,明岁开春携柳席往三原,助修郑国渠一事,孤不强求。”

        

“然若诸位有意助孤,待片刻之后,可于城门处留下名讳。”

        

“凡愿助孤者,皆赐粮半石!”

        

“留下名讳,得此半石粮米,诸位,便可各自归家,同家中亲长、妻小相聚。”

        

言罢,刘盈又是笑着一拱手,旋即在吕释之满是匪夷所思的目光注视下,信誓旦旦的走下城墙。

        

片刻之后,刘盈的声音,便出现在了城门处,一方摆有刀笔、竹简的齐膝矮案之策。

        

而先前,吕释之所说的‘余二万余石’的粮米,也不知何时,已被搬到了莲勺县城北城门两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