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9章 韩信暗度陈仓,谁人明修栈道?

        

在陈平带着那颗被石灰包裹着的人头,从宣室殿退出,神情复杂的走向尚冠里之时,刘盈的太子辇车,早已过了渭水,踏上了前往三原的路。

        

只不过,刘盈此时的关注点,并不再此往三原的主要目标——修渠之上。

        

“唉~”

        

“可惜淮阴侯一代名将,竟落得受缚钟室,为竹刃所杀之下场······”

        

面带感怀的掀开车帘,遥望向身后,依稀可见轮廓的未央宫正殿,听着吕释之满是唏嘘的感叹,刘盈也是不由稍叹一口气。

        

“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韩信得今日之下场,不过种因得果,自作孽而取罪于天,实无可祷也······”

        

稍带附和的发出一声感叹,刘盈便将眉头稍稍皱起,暗自摇头叹息了起来。

        

从本心上出发,对于韩信,刘盈其实更倾向于:留他一命。

        

诚然,如今汉室糟糕的财政状况,根本不足以支撑一场主动发动的对外战争;就算刘盈有意在有生之年遣兵出塞,也绝非是十年之内。

        

但对于淮阴侯韩信这种千年难出的旷世名将,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都会是就算留着不用,起也码会心里更有底。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万一真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有一个名将在手,总是好的。

        

如果抛开其他因素不论,刘盈也同样认为:留下韩信,无论是对日后关东的平定,亦或是对北方匈奴,南方百越的征讨,都可以被视作长安中央的一大王牌。

        

但作为储君,作为日后的汉天子,刘盈根本无法‘抛开事实不谈’······

        

有广野君郦食其那件往事,但凡刘盈展露出要保韩信一命的意图,就必然会失去曲周侯家族的支持!

        

更何况除了那件事,韩信曾犯下的一桩桩罪,任意一个拎出来,都是足以杀头的死罪!

        

——私自破坏汉-齐联盟,攻打齐王田广!

        

——身为楚王,却收留项羽旧部钟离眜!

        

——伙同代相陈豨,意欲里应外合,谋汉社稷!!!

        

这一世,又多了个‘行刺国储,意欲动摇社稷’······

        

除了这几件可以摆在明面上的罪名,韩信,还有一个摆不上台面,却又绕不过去的罪名。

        

“怨望······”

        

轻微一声呢喃,刘盈不由面带遗憾的摇了摇头。

        

实际上,韩信之所以‘非死不可’,其主要原因,根本不是后世人常以为的‘功高震主’,而是曾经,直接导致嬴秦二世而亡,且直到如今,都仍旧饱受争议的一项政策。

        

——废分封。

        

韩信之所以非死不可,并不是韩信真的厉害到了天子刘邦,都非要杀韩信才能吃得下饭、睡得着觉的地步,而是天子刘邦,已经下定了‘废分封’的决心!

        

只不过,相较于嬴秦简单粗暴的神州中原尽郡县,汉室‘废分封’的手段,相对更柔和一些。

        

一开始,先分封异姓诸侯近十,再以各种或真或假的罪责逐个击破,最终得出一个‘异姓诸侯的存在,于天下不利’的共识。

        

而后,再效仿东周遍封姬氏王族的故事,以刘氏宗亲诸侯,取代异姓诸侯。

        

如今汉室,便处于‘意识到异姓诸侯的隐患,逐步向宗亲诸侯过渡’的时期。

        

等彭越、英布等最后几位异姓诸侯被铲除,汉室废分封,就将进入下一个进程。

        

——照葫芦画瓢,按铲除异姓诸侯的手段,次第取缔宗亲诸侯,从而达成‘徐图郡县’的最终目标。

        

而韩信,说其功高也好,才能卓绝也罢,但归根结底,也终还是汉室铲除异姓诸侯的进程中,需要解决的异姓诸侯之一。

        

作为汉室将来的掌控者,刘盈光是出于这个考虑,就绝对没有留下韩信,以图日后的道理。

        

原因很简单:韩信该死,是因为他曾是异姓诸侯。

        

杀韩信,并非是为了结束一条生命,而是汉室需要借着那颗血淋淋的人头,昭示中央铲除异姓诸侯的决心!

        

而留韩信,则会让汉室‘废分封’的进程,再度蒙上一层疑纱。

        

——就韩信那一长串可以反复族诛的罪名,若是留,那就只能是‘许其戴罪立功’。

        

那,立功之后呢?

        

等韩信日后,立下足以抵消罪责,甚至更多的功劳,该如何赏赐?

        

不赏,那就是寒了功臣的心;赏,那就只能封王。

        

这样一来,过往近十年,天子刘邦在关东南征北战,费个什么劲儿?

        

长安朝堂每年数百、上千万石的军粮,数十上百万民夫、几十万军卒砸下去,结果就换来一个‘异姓诸侯都可以废王为侯,戴罪立功后,再度做异姓诸侯’?

        

刘盈非常确定:这句话,无论是什么人说出口,都必然会葬送自己的政治生命!

        

——包括刘盈的母亲,当朝皇后吕雉,也不例外!

        

再有,便是现在的刘盈,还只是太子而已。

        

且不论留下韩信之后,刘盈是否能不被这柄双刃剑所伤,也不谈韩信日后是忠心耿耿,亦或是暗怀鬼胎。

        

单只一项‘看不透异姓诸侯的弊端’的罪责,就足以让刘盈才刚稳固下来的储位,再次摇摇欲坠!

        

因为废黜异姓诸侯,以宗亲诸侯取代、过渡,最终逐步废黜分封制,已经是长安朝堂的共识。

        

这不单单是如今汉室的意识形态,也同样是历史大势。

        

而一个意识形态不稳固,想要抗拒历史大势的太子,尤其是还是开国皇帝的太子,是绝对不可能活的到天子驾崩,新君易立那一天的······

        

“唉······”

        

“待日后,王师北上以讨匈奴,也不知何人可为良帅······”

        

萧然一声长叹,刘盈便满是感怀的将车帘放下,暗自摇了摇头。

        

却见吕释之听闻此言,只略有些轻蔑的一笑,旋即笑着低下了头。

        

“韩信之才,确乃世间罕有。”

        

“然臣以为,尚不至家上所言之地······”

        

应声睁开眼,刘盈只面色随和的一笑,佯装新奇的望向吕释之。

        

“怎么?”

        

“舅父莫不以为,今吾汉家,另得不下韩信之帅才?”

        

嘴上虽是这么说,刘盈心里却是万般笃定的摇了摇头。

        

——那,可是韩信!

        

——纵是到了两千多年之后,都为后世人尊称一声‘兵仙’的军事家!

        

纵观两汉前后凡四百年,真要说谁人可与之媲美,也不过卫、霍两位天之骄子而已!

        

而现如今,别说是卫、霍二人了,便是卫青名义上的祖父,三世平阳侯曹奇,恐怕都还只是个孩童······

        

在刘盈看来,别说如今的汉室了,便是往后推五十年,汉室天下,也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同韩信相提并论。

        

但对此,吕释之显然是有不同的看法。

        

“韩信······”

        

“嘿!”

        

“若早十年,区区一韩信,恐尚不足为陛下帐外之禁卒!”

        

满是鄙夷的一声低语,便见吕释之略有些不忿的抬起头。

        

“世人皆以为,韩信成名一战,乃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使陛下得具三秦之地!”

        

“——那家上可知,韩信暗度陈仓而出汉中,背袭章邯大军之时,乃何人‘明修栈道’,以使章邯如临大敌?”

        

听闻吕释之先前那句话,刘盈本还不以为意。

        

但在听到后面这句‘韩信暗度陈仓时,是谁明修栈道,吸引章邯注意力’之时,刘盈不由面色一愣。

        

——对啊!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说白了,就是‘明修栈道’做佯攻,暗度陈仓做绕后偷袭!

        

暗度陈仓的人,那自是一战而闻名天下的韩信无疑。

        

那通过‘明修栈道’吸引章邯注意力,甚至都没顾上戒备陈仓的人,究竟是谁?

        

待刘盈面带疑惑的抬起头,就见吕释之神情之上,陡然涌上一抹自豪之色。

        

“嘿!”

        

“彼时,鸿门一宴方过,韩信区区一介降将,自是无以明修栈道,以引章邯大军戒备。”

        

“——彼时之汉营,唯可是章邯如临大敌,不惜重兵守备者,唯先王兄,周吕令武侯一人!!!”

        

只此一语,便惹得刘盈面色陡然一变,满是匪夷所思的望向吕释之!

        

在听到这句话的第一时间,刘盈下意识认为:这不过是吕释之往亡兄脸上贴金,好沾点光而已。

        

但细一琢磨,刘盈便愈发感觉到:似乎只有这个说法,才能完美解释当年,章邯为什么会对陈仓这么一个军事要道疏于戒备!

        

章邯是什么人?

        

秦少府!

        

就连霸王项羽,都被章邯逼的只能破釜沉舟!

        

这样一个人,能看不透陈仓的重要性?

        

能因为一个‘明修栈道’,就把大半兵力从陈仓调走,平白给韩信一战成名的机会?

        

可如果‘明修栈道’的人是吕泽,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自刘邦起事开始,一直到鸿门宴,刘邦身边的猛将数不胜数,但能独领一军,脱离刘邦自由机动的帅才,只有吕泽一人!

        

反观当时的韩信,才刚在鸿门宴后脱离项羽,在萧何的举荐下降于刘邦。

        

说彼时的韩信是毛头小子,那或许夸张了些,但说一声‘名不见经传’,那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

        

那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刘邦东出汉中的头号大敌,明知刘邦绝不满足于困居汉中的章邯,其关注点会在哪里?

        

当汉军展露出北出汉中的意图时,章邯的注意力,更可能会被谁所吸引?

        

相较于名不见经传的韩信,自然是成名已久,使刘邦自泗水亭长一步步爬上汉王之位之大将吕泽,更会引起章邯的重视!

        

“原来如此吗······”

        

“吕泽明修栈道以佯攻,韩信暗度陈仓,奇袭敌后······”

        

面色呆愣的两声呢喃,刘盈也终是深吸一口气,缓缓接受了这个现实。

        

鸿门宴之时,刘盈还只有三岁。

        

就算现在的刘盈,已经继承了原主的大半记忆,但对于舅父吕泽,刘盈也基本没有什么印象了。

        

但即便如此,刘盈也知道:周吕侯吕泽,或许军事才能,并没有韩信那么出色;但在老爹刘邦还定三秦之时,韩信的威名,必然比不上成名已久的吕泽!

        

反过来,能被老爹任以‘明修栈道’,佯攻以吸引敌军注意力的重任,也足以说明:周吕令武侯吕泽,绝非是一个徒有虚名的人。

        

最起码,也是能让彼时的雍王章邯如临大敌,从而导致陈仓方向疏于防备的猛人。

        

“唉~”

        

“若非前岁,舅父战殁代北,甥日后,也不至苦于汉家,吾可用之帅才······”

        

满是感怀的发出一声长叹,刘盈便又自顾自摇了摇头。

        

——虽然不知道舅父吕泽的军事才能,究竟能否与兵仙韩信所比肩,但对于刘盈而言,这都不重要了。

        

无论是周吕令武侯吕泽,还是淮阴侯韩信,都早已是亡魂。

        

二人唯一的区别,也只是周吕令武侯吕泽,是为国戍边,马革裹尸的英雄;而淮阴侯韩信,是密谋反叛,意图颠覆汉室的逆贼······

        

“唉~”

        

“但愿往后数岁,吾汉家,可现足堪重用之帅才吧······”

        

听闻刘盈满是唏嘘得感叹,吕释之也是微微一笑。

        

“家上于此,倒尚不必过忧。”

        

“今朝堂,得曲周侯郦商、平阳侯曹参、棘蒲侯柴武、信武侯靳歙等帅才。”

        

“更得舞阳侯、绛侯、汝阴侯、阳陵侯、颍阴侯、曲周侯世子郦寄等精悍之将,可谓猛将如云!”

        

“纵日后,家上有意提兵北上,执胡酋冒顿问罪于太庙,吾汉家,也当不至苦猛将、良帅之缺······”

        

·

        

·

        

·

        

·

        

·

        

ps:刘邦还定三秦,绕不过去的一件事,就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韩信暗度陈仓,自然是众所周知,但‘明修栈道’一事,在史料上却是一字不提。

        

无论是《史记·淮阴侯列传》,还是《曹相国世家》、《樊郦灌滕列传》,都没有哪怕一个字的记载提及‘明修栈道’的那队佯攻人马。

        

但想想就能明白:能吸引章邯聚集重兵戒备自己的,必然是早已闻名天下的汉军大领。

        

再结合史料中,对于这位能吸引章邯重兵戒备,使得当时还‘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韩信得以暗度陈仓,绕道偷袭章邯的汉军大将讳莫如深,就不难推断出:此人是吕泽的概率,起码在一半以上。

        

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的推断,并非是史实,大家一听一乐呵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