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4章 前世故人

        

“殿下……”

        

次日清晨,凤凰殿。

        

刘盈正端着碗,吃着一碗寡淡的粟米粥,就见一个面庞煞白,眉眼略显阴柔的小太监走入殿内,小心翼翼的跪倒在地。

        

“唔……”

        

看清来人面目,刘盈自然的咽下口中米粥,将粥碗放回案几之上,随意一摆手,示意一旁侍立着的婢女寺人皆退下。

        

“都办妥了?”

        

待殿内只剩主仆二人一坐、一跪的两道身影,刘盈才擦了擦嘴,目光冷峻的望向那小太监。

        

听闻刘盈此问,小太监愣是头都没敢抬,只惶恐不安的匍匐在地。

        

“禀殿下,都妥当了……”

        

闻言,刘盈只稍点了点头,缓缓从餐几前起身。

        

虽说昨晚,是刘盈这一世第一次在太子宫,也就是凤凰殿过夜,但前世那一年的紧闭生涯,使得刘盈对着殿内的大小事务都了若指掌。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就拿昨夜那个意图探听秘辛的婢女来说,上一世,便是太子宫最典型的‘投机者’。

        

在刘盈禁闭期间,那婢女几度钻入寝殿,之后不久,又开始筹谋起转换岗位,想跑去长乐宫。

        

但可惜的是,在那婢女如愿调去长乐宫后不久,没等倾国美貌被刘邦发现,就有人在长乐宫长信殿后的枯井内,发现了一具失足落水的女尸。

        

而这一世,那婢女也依旧没能躲过悲惨的命运……

        

想到这里,刘盈不由稍叹口气,内心深处仅存的那一丝善良,让刘盈不由脱口而出。

        

“等过段时间,汝亲自去寻那婢女之父母双亲,送上布匹、米粮,以做慰问。”

        

“若其亲长问起,便称其乃病重暴毙便是。”

        

语调淡然的做下交代,刘盈不忘随口补充一句:“于内,便言其同太子宫中寺人通奸,故杖毙之。”

        

随口一句交代,不料竟惹得小太监嗡然抬起头,目光骇然的撇了刘盈一眼,旋即剧烈颤抖起来!

        

“殿……”

        

“殿…………”

        

‘殿下’二字都未能说出口,那小太监突而留下惊恐的泪水,却吓得连哭声都发不出来………

        

看着小太监在自己面前,眨眼间便哭成了泪人,刘盈几近冰冷的目光,悄然涌上一抹回忆之色。

        

在前世,刚刚登上皇位后不久,刘盈便遇到了皇帝生涯的第一个难题。

        

——汉十二年四月,刘邦驾崩,刘盈新皇登基;十月年初,关东诸侯入长安觐见新君。

        

但当赵王刘如意满怀思念的来到长安,请求面见自己的生母戚夫人时,未央宫内的永巷,已然多出了一只‘人彘’……

        

一边是必不可能见到生母,又整天嚷嚷着要见生母的弟弟刘如意,一边是不胜其烦,恨不能杀掉刘如意的母亲吕雉。

        

夹在两方中间,刘盈可谓是被夹了个里外不是人。

        

委婉劝说吕雉无果,并明确得知老娘吕雉对刘如意动了杀心后,刘盈只能无奈下令:将赵王接入宫中,派人严加保护。

        

因为彼时的刘盈担心:赵王刘如意死在长安,会让自己沾染上‘不友幼弟’的污名。

        

但即便刘盈将刘如意接入皇宫,亲自派人保护,也还是没能阻止老娘吕雉痛下杀手,一杯毒酒送刘如意上了路。

        

事后,刘盈自是不敢向老娘吕雉抱怨,便只能找来那些被刘盈派去,负责保护刘如意的人。

        

询问的结果,是上百颗默然低下的头颅,以及一块太后吕雉的手令。

        

前世,刘如意究竟怎么死的,刘盈并不很清楚。

        

但刘盈知道的是:在刘如意毒发身亡当天,眼前的小太监,便凭空消失在了皇宫之中。

        

在那之后,刘盈身边更再也不见哪怕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此时此刻,看着上一世凭空现实的小太监完好如初的跪在眼前,刘盈嘴角处,不由稍挂上一抹微不可见的暖笑。

        

“这一世,可要放机灵点啊……”

        

“可别再不明不白的‘人间蒸发’了……”

        

暗自心语一声,刘盈面上却依旧满是淡然。

        

“至于是同何人通奸,你自己看着办。”

        

听闻刘盈先前的话,小太监早已是心如死灰,眼泪泉涌而出的双眸,几乎看不见丝毫生机。

        

直到刘盈说出这句话,那小太监才稍一愣。

        

反应过来刘盈口中,和那婢女‘通奸’的宦官不是自己后,小太监才终是从恐惧的深渊中回过神。

        

没有感谢之语,只一张写满忠诚的面庞,一对满带决然的双眸,以及一颗重重叩在地上的头颅。

        

“且起身吧。”

        

刘盈话音刚落,小太监应声从地上爬起,顾不上已经破口的额头,只躬身立在了刘盈侧后方。

        

见此,刘盈终是会心一笑,踱步向殿门外。

        

“借着此事,查查凤凰殿内的婢女、内侍,可还有通奸之人。”

        

说着,刘盈脚步稍一停,并未转身,只将脸侧向身后的小太监。

        

“孤以为,当是另有三两对‘苦命鸳鸯’藏身太子宫,行有伤风化之事的……”

        

“明白了?”

        

小太监本就身形娇小,再加上躬着身,使得刘盈根本看不见小太监的脸,只看到那应声稍稍下潜的脑袋,以及一声雌雄难辨的应答。

        

“喏……”

        

见小太监片刻之内,便从死亡的恐惧中缓过神来,恢复到现在这幅模样,刘盈不由暗自点了点头。

        

“还算是个机灵的……”

        

心中想着,刘盈又重新走起来,来到殿门处,才再度止住脚步。

        

“查出通奸者,不必审问,不必细查,尽数杖毙!”

        

“无罪之婢女、内寺,凡母后送来的,都留下;余者,皆遣退少府。”

        

“若有人问起,便说:今府库空虚,民食不果腹,太子不敢奢靡过度,故裁撤宫中婢、奴,以彰俭朴之风。”

        

对日后太子宫内的事务做下交代,刘盈正欲踏出凤凰殿正殿门,又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般回过身。

        

“这几日,或有功侯一人亲至太子宫,或遣人送来请帖。”

        

“若有,速报孤知!”

        

言罢,刘盈又稍一迟疑,终未再开口,径直向司马门的方向走去。

        

“赐名……”

        

“还是不急吧。”

        

“嗯,再看看,再看看……”

        

·

        

·

        

·

        

·

        

PS:宫女和太监通奸,乍一看好像是个bug,但其实不是。

        

非但不是,这种情况在西汉,乃至于整个封建时代的宫廷都从不少见。

        

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搜索引擎输入:对食。

        

特别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查查古代太监切的具体是什么身体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