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策略(求收藏追读!!!)

        

一个依靠乞活军的庇护才在这混乱的世道活下来的人,一个手下只有五十兵力的队正,居然一本正经的说要自立。

        

说出去,简直是令人笑话,让人觉得他不自量力,狂妄无比。

        

不过沈翼并没有这么感觉。

        

汉高祖刘邦起家的时候不过是一亭长,明太祖朱元璋更是乞丐和尚出身,即便出身再低,也不影响他们成就霸业。

        

王景的能力和人格魅力当然没有这两位强大,不过在沈翼眼中,王景身上有着极大的潜力。

        

知人善任,善于听取建议。再加上一定的带兵能力,未来即便无法成为帝王,也能成就一番功业。

        

至少,未来的成长潜力比乞活军的校尉冉亮要高。

        

沈翼没有直接回应王景的自立之言。

        

而是缓缓的说道:“乞活军校尉冉亮只知道扩军壮大,对治理百姓并不精通,将来就算变的强大,能击败梁山水寨,统治方圆数百里土地……”

        

“但只要遇到更强的势力,更加强大的对手,一旦战败,就会一蹶不振!”

        

王景微微点头,赞同的说道:“昔日汉高祖保关中,光武据河内,皆深根固本以制天下,进足以胜敌,退足以坚守,故虽有困,终济大业。”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明太祖能击败陈友谅、张士诚,也是因为太祖屯田七八年,兵精粮足,高筑墙、广积粮!”

        

“如先生所言,乞活军兵力虽精,但对治理百姓并不擅长,虽然让我们分散屯田,但只是简单的分散就食而已,根本没有详细的策略!”

        

乞活军现在的状态,只是看起来不错而已。

        

乞活军的兵力扩到两千,还收纳万余流民,并将之分散屯田。这计划比当初的白莲教要好许多。但这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不要忘了,这方世界除了乞活军还有历史长河的诸多势力,比乞活军更加强大的兵种虽说不是比比皆是,但也不在少数。

        

如果乞活军遇上了更强的对手,就凭如今的这些策略,屯田无序,根本积攒不出来底蕴,根基浅薄,失败一次就万劫不复。

        

粮草、城池、牛马、百姓……

        

这些内政事务,是一方势力的根基。

        

内政不强,兵锋锋锐也不会有未来,刘邦和项羽就是鲜明的例子。

        

原历史中的天王冉闵也是如此,他统帅兵马战无不胜,九战九捷,即便是号称五胡时代第一名将的慕容恪,也要退避锋芒。

        

但最后因为粮草不济,不得不出兵抢粮,结果被重重围困,第十战战败。并且一败,就导致冉魏国灭。

        

“不错,荀令君此言的确是煌煌之音,不过此时乞活军势力正盛,队主想要自立,还要从长计议!”

        

沈翼没有想到,王景也知道荀彧当初献策曹操的策略,不由得对王景好感更盛。

        

毕竟能说出这话的人,肯定读过书。

        

王景笑了笑。

        

“先生放心,我可没说现在就要和乞活军分道扬镳!最起码,乞活军这些天庇护我等,让我们能有栖身之处,对我们有恩!”

        

“我向来是有恩必报,将来即便离开乞活军,也绝对不会以背叛的方式!”

        

沈翼听的连连点头。

        

这话说的不错,他虽然不看好乞活军的未来,但现在他们的的确确是得到了乞活军的庇护。让他不至于饿死山林,对他有恩。

        

如果选择背叛乞活军,就等于忘恩负义,这种人就算能力再强,沈翼自己心中也看不起。

        

就如当初朱元璋崛起的时候,在郭子兴麾下效力。郭子兴没有死之前,无论是地盘还是手中的兵马,只要郭子兴发话,就直接送上,谁不说他朱元璋有情有义,知恩图报。

        

至于后来郭子兴的儿子被他算计惨死,那是对方找死,怪不得他人。

        

而和朱元璋争霸江南的陈友谅,自立的时候先杀倪文俊,后杀徐寿辉,名声直接败坏到极点。

        

在人心不服的情况下,和朱元璋对阵,一败就彻底灭亡。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

        

王景当然不会选择去当陈友谅,他要以朱元璋为榜样,将来自立,也要还了乞活军的恩情。

        

在这一方面达成共识之后,王景和沈翼相互对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王景想要自立,沈翼并不反对,并且还会尽心尽力的辅佐。

        

至于君臣之礼什么的。

        

一个队正和一个文书,搞这么正式反而惹人笑话,反正只要双方心中明白,等以后势力壮大,能独自立足再改口也一样。

        

片刻后。

        

沈翼说道:“刚才队主问我吞并南北两寨流民的事,在下以为,这么做的还是太过明显!”

        

“以队主和张队正的交情,只要通过他正常的禀报要求,让校尉调拨流民前来即可,校尉在东湖设置三座军堡,为的是钳制梁山水贼!”

        

“我们若是有余力,在其他两座军寨被攻打的时候,尽量出兵去救!”

        

“这样的话,两座营寨被攻破,罪责也与我等无关,但如果能救下,队主不仅能得到校尉的看重,还能让其他两座军寨的队正心生感激!”

        

“到了这个时候,队主再请人在校尉身前说几句美言,可以名正言顺的统御三堡军政。”

        

“统御三堡,屯田练兵,到时候队主甚至能主动攻打梁山水寨,夺取三湖水域!”

        

王景和沈翼的想法对比起来。

        

沈翼的策略显然更好,堂皇正大,讲究名正言顺。

        

这么做的话,在东湖堡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前,不会引起校尉冉亮的怀疑。

        

而王景的办法……很难瞒过冉亮。

        

乞活军能在乱世之中挣扎求活这么多年,什么阴谋没见过!王景吞并两寨的理由虽然说得过去,但冉亮只要认真一想,就能明白王景的目的。

        

到时候,王景吸纳了数百流民,反而会引起冉亮的猜忌。

        

“先生所言极是,是我欠考虑了!”

        

王景点头称是。

        

他也感觉到自己刚才所想有些突然和疏漏。没办法,他之前只是普通人,所思所想,都有不成熟的地方。

        

这方面,需要沈翼来弥补!

        

“沈翼的办法不错,按照他的策略,东湖堡壮大指日可待!”

        

“不过,若是要做到他策略所言的统御三堡……首先要击退梁山水贼的突袭才行!到时候需要我亲自带人上阵……”

        

如果实力不够,在上阵的时候被敌人所杀。

        

什么雄心壮志,苦心筹谋,都会变成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