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杀意(求追读收藏!)

        

土城两侧靠河,只有西侧和北侧是平原。

        

慕容氏的骑兵已经在北面安营扎寨,有不少步卒带着大量的流民,正从北面源源不断而来。

        

土城的东侧靠近河水,在河边修建了一个码头,十艘船正不断的把土城内的老弱向河水南岸转移。

        

乞活军和慕容氏的大战不可避免,为了避免波及城内的百姓,也是为了给自己留后路,乞活军把无法帮助守城的人,以及各种物资尽数搬迁。

        

王景能看到南岸的原野上,一些乞活军辅兵开始带着百姓再次修建营寨。

        

将来若是能击败慕容氏,南岸的营寨便是乞活军开发南面土地的桥头堡。

        

如果无法击败对手,那乞活军就会慢慢的把根基转移到南面。

        

北面的土城充当和慕容氏交战的军堡。

        

这种情况。

        

和王景在河水北岸留下东湖寨的打算一样。

        

在土墙上,有不少乞活军士卒持着长枪严加防备,不大的城池内,充斥着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气氛,所有人的神色都十分的凝重。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除了原来的乞活军精锐外,那些辅兵、民夫以及加入乞活军不久的新兵,明显有些害怕。

        

“这次大战,也不知道张浑、李硕他们能不能活下来!”

        

王景暗自想着。

        

当初自己来到这方世界的时候,他们给了自己不少恩惠,欠他们的人情还没还呢。

        

只是,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他们若是战死沙场,王景也没有别的办法。

        

只能等以后自己变强,然后灭了慕容氏的人马替他们报仇。

        

慕容氏的人马不断的南下,他们没有立刻攻打城墙的打算,而是派了不少人去砍伐木材,临时制作云梯、撞木等攻城器械。

        

这一天,双方各自对峙,没有大事发生。

        

等到了第二天。

        

数百骑兵簇拥着一位披着甲胄的男子来到了前方,这人手中持着马鞭,指着土城像是对身旁的众人说些什么。

        

他身旁的几个披甲将校猛然哈哈大笑。

        

一个魁梧大汉猛地锤了锤胸膛,转身召集人马,带着一队队步卒,强行押着一两千流民朝着城墙方向奔去。

        

轰隆!

        

响亮的战鼓被敲响,大战的煞气瞬间冲天而起。

        

数百慕容氏步卒扛着云梯,大吼着壮胆,分成几个队伍朝着城墙进攻,在他们身旁,大量的流民被驱赶向前。

        

“驱民攻城!果然心狠手辣!”

        

王景这时候已经乘船,再次来到河边朝着远处看去。

        

在看到慕容氏把流民当成挡箭的炮灰不断向前驱赶的时候,忍不住的握住了拳头。

        

他并不是一个热心肠的好人,本质上,他的性格有些冷淡,只有对自己有好处的事情才会去做。

        

助人为乐这种事很少出现在他的身上。

        

但内在性格再冷,当看到一个个老人、妇人衣衫褴褛的被驱赶向前,他心中情不自禁的生出愤怒的情绪。

        

城墙上。

        

冉亮、周贡、甄虎还有张浑等人,都看到了不远处的景象。

        

“畜生!”

        

所有人的面上都露出怒色。

        

慕容氏乃是胡人,历史上占据辽东多年,甚至拿下了河北之地,称霸北方,依旧不改湖人本色。

        

历史上慕容鲜卑击败冉闵占据邺城,俘获五万汉人女子。

        

慕容鲜卑将这些女子侮辱之后,又充当军粮,一个冬天就吃了干净。

        

后来慕容鲜卑南下,再次掳掠数万汉人女子,回师途中吃了大半,剩下的八千女子吃不了又不想放掉,干脆全部淹死,易水为之不流。

        

慕容鲜卑如此残暴,烧杀掳掠,吃人如同常事,根本不把汉人当成同类。

        

眼下驱民攻城,不过是小儿科。

        

“不好,沈翼说慕容氏的人马粮草不够,必然会分兵打粮……如果慕容骑兵把裹挟的流民当成军粮,直接吃人怎么办?”

        

王景也是突然想到了这点,顿时面色大变。

        

不过他心念转动,很快就想到了其他,慢慢恢复了镇静。

        

“五百慕容骑兵能把人当军粮,但他们的战马可无法吃人,还有那一万多百姓……”

        

“如果把他们当军粮,那还怎么让他们去攻城当炮灰。慕容氏分兵,是肯定的事!”

        

在两千左右的百姓和抬着云梯的步卒冲到城墙附近的时候,都尉周贡双目赤红,猛然抽出了腰刀。

        

“放箭!”

        

他厉声怒喝。

        

城墙上的弓箭手下意识的松开了手指,只听嗖嗖的声音,数百箭矢如一蓬暴雨,将大片的百姓射到。

        

被射倒的大部分是普通百姓,有他们充当挡箭肉盾,抬着云梯的步卒损失很少。

        

大量的百姓被箭矢命中,顿时间惨叫声直冲天际。

        

鲜血飞溅!

        

方才调拨人马的那个魁梧大汉,此时正率领两百骑兵压阵,每当流民害怕后退的时候,就有骑兵持弓将之射杀。

        

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不得不冒着箭雨继续向前。

        

蓬!

        

在两千多流民的掩护下,数百步卒抬着云梯,冒着箭雨终于冲到了城下,十几架云梯很快搭在城墙,这些步卒抽出刀剑,嘶吼着登上云梯……

        

轰隆!放置在城墙上的滚木礌石轰然砸落,大量的士卒被砸的脑浆迸裂,从云梯摔下。

        

只是城墙并不高,摔下去并不致命。

        

除了被滚木礌石直接砸死的少数士卒外,其他士卒摔下去之后,迅速的爬起来继续对城墙发动冲击。

        

后面的慕容骑兵便是督战官。

        

如果他们不奋力作战,即便是回去也会被斩杀。

        

很快,数百步卒的奋力冲击下,终于有人冲上了城墙,有一就有二,许多士卒冲上城墙后,开始和乞活军短兵相接。

        

顿时间,血肉横飞,鲜血飞溅。

        

王景眼神锐利,看到张浑带着十几个手下,奋力刺出长枪,将登上城墙的敌人刺死。

        

乞活军老兵暂且不说,即便是新兵也经过不少时间的训练。

        

他们组成小规模的战阵,拼杀起来比慕容氏临时拣选编练的步卒要厉害的多。

        

数百步卒即便是登上城墙,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赶下去。

        

在战死了将近百人,连什长、队正都纷纷战死后。

        

剩下的士卒终于承受不住这恐怖的折损,被赶下城墙后,再也不敢尝试攻城。后面督战的慕容骑兵,也没有因此怪罪,而是顺势发令撤退。

        

很显然。

        

这次不过是慕容氏对城池的试探性进攻而已。

        

为了这次试探,大约百余士卒战死,还有三四百流民惨死在城墙外面。这么大的损失,慕容氏却看都不看。

        

“慕容鲜卑!都是可杀之人!”

        

王景看了这场试探性的攻防战后,对慕容氏产生了发自内心的厌恶,驱民攻城,视汉人如蝼蚁,再加上历史上对于鲜卑慕容氏动辄吃人,屠灭汉人的记载。

        

让他心中生出森然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