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乱起

        

屯堡三里之外。

        

数十人拉着战马的缰绳,取出一些豆子喂马。

        

王景坐在一块石头上,长枪在右手边插在地面,他静静的看向远处的屯堡。

        

在普通人眼中,这个距离他们只能隐约看到屯堡的一丝轮廓。

        

而王景在长青吐纳功第二阶段大成后,精神旺盛,身体得到了极大的强化,筋骨皮膜,五脏六腑,还有五官七窍,都得到明显的提升。

        

整个人像是发生了蜕变。

        

他的双眼明亮如星,似乎带着一丝亮光,眼中有光!

        

王景的眼力距离,远超常人,能清晰的看到三里之外的众多流民,他看着众多流民在屯堡外面争抢窝头。

        

也看到了流民中的无赖,仗着力气大,在其他人刚拿到窝头的时候就下手抢夺,引起大片混乱。

        

许多老人、妇女、孩童,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不仅要忍饥挨饿,还要遭到其他人的欺负。

        

有句话说得好,不要高估人性!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尤其是在每天干苦工,饿肚子,还有可能被慕容氏调到城墙下充当挡箭的炮灰……这种朝不保夕的情况。

        

让一个个流民青壮焦躁不安,心中的阴暗面被不断的扩大。

        

白天还好说,有士卒巡逻,所有人都在开垦农田,做各种苦功,没精力去做其他事。

        

但到了晚上,三千多流民所住的窝棚之中,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罪恶。

        

看着远处的流民,王景神色没有丝毫的波动。

        

“真是前所未有的乱世啊!”

        

他心中暗自叹气。

        

历史上所有的名臣大将、百姓草民尽数在这方世界重生,有了重活一世的莫大机缘,但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并非好事。

        

普通的百姓,重生后依旧会遭遇欺压剥削,经历重重的苦难。

        

对他们来说这不是机缘,而是地狱。

        

“始皇帝、汉高祖……这些史书上的明君,一个个号称千古一帝,但在成就大业的同时,脚下不知道堆积了多少骸骨!”

        

不过,王景也只是稍稍的感叹了一下而已。

        

他只是被前方那些流民的情况触动了心思而已,他还没有那种悲天悯人的圣人胸怀。

        

王景自认是个俗人。

        

权势富贵、美人江山,他心中同样有着极大的欲望!而欲望,便是推动一切野心的重要因素。

        

这时,王景看到远处一道人影离开屯堡,避开箭塔岗哨的视界迅速的朝这里急奔。

        

他神色一动,立刻起身。

        

朱武从屯堡安全返回,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说服麦铁杖。

        

“朱先生,麦铁杖如何回复?”

        

王景问道。

        

朱武缓了两口气,然后才回复道:“禀主公,在下已经说动了对方,让他在屯堡内制造混乱,和我们里应外合!”

        

“但投靠主公的事,对方没有直接答应,估计是想亲眼见过主公再做决断!”

        

他把自己进入屯堡之后,和麦铁杖的交谈简单的讲了一遍。

        

王景也没有太过失望。

        

这种历史上有名的猛将,如果直接投靠自己才不对劲。那种虎躯一震,文臣猛将纳头便拜的事,只能去梦里找。

        

君择臣,臣择君,都是通过一定的相互了解,知道对方的志向和能力,然后才做出的决定。

        

实际上,如果不是数百里方圆只有乞活军、慕容氏以及梁山水寨可以选择,再加上要救出自家兄弟。

        

朱武也不会找上门,主动的投奔王景。

        

“无妨!只要麦铁杖这次能和我们联手即可,这次真是辛苦先生了!”

        

王景面上露出笑容。

        

朱武闻言心中感叹,这次他也是赶鸭子上架头一遭。

        

如果不是有几分急智和口才,只怕要失望而归。

        

这说客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他下定决心这种事以后最好让别人去干,他还是尽量发挥自己的长处,为主公提供军略参考即可。

        

晚霞逐渐的消失。

        

淡淡的夜色开始笼罩大地,前方的屯堡内燃烧着一根根火把,照耀了周围大半范围。

        

无数生灵降临在这方世界好几个月,本来一成不变的季节,也开始有了显著的变化,例如晚上的温度开始下降。

        

本来在窝棚中能坚持的众多流民,晚上开始感觉到寒冷。

        

有时候天色变阴,还会降下雨水。

        

在变冷的夜晚,巡逻的士卒都有些发抖,他们在屯堡寨墙简单的看了一眼,就连忙回到隐蔽的地方避风。

        

在他们没有看到的阴暗角落中,一队队的兵卒已经悄无声息的聚齐。

        

这些人提着刀枪,身形矫健,都是军中难得的好手。

        

“军侯,我们真要对慕容氏的胡人动手?”

        

一个队正此时内心深处还有些恍惚,不由得低声问道。

        

他心中对慕容氏也非常的不满,一旦慕容氏遇到危机,他绝对是落井下石的一个。

        

但落井下石,并不代表现在就要和慕容氏为敌啊!

        

麦铁杖目光斜睨了他一眼,鼻子冷哼。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决定过于突然,即便是身边两个引以为心腹的手下都有些不解。

        

他淡淡的说道:“乞活军已经灭了慕容氏的另一支偏师,此时大军已然兵临屯堡之外,我们现在若是不动手,等乞活军杀进来和慕容氏的人陪葬么?”

        

刚才召集心腹的时候,他只说了和乞活军联系,准备突袭慕容氏的骑兵引发混乱。

        

并没有详细的解释原因。

        

但现在他不得不解释清楚,毕竟麦铁杖成为军侯的时间并不长,没有彻底的收服麾下的士卒。

        

若是箭在弦上的时候因为手下的迟疑而出现意外,那可是会要命的!

        

“大军就在外面?”

        

他身边的两个队正愣了一下,显然被这个消息震的不轻,不过他们随即露出庆幸和惊喜之色。

        

如果只凭他们自己的力量,对付屯堡内的慕容氏精锐,他们没有多少底气。

        

但外面有大军支撑,他们瞬间精神振奋。

        

信心和力气同时充斥全身。

        

“都准备好了没有?”

        

麦铁杖低喝一声。

        

“准备好了,请军侯下令!”

        

“好,赵冷,你带你的人抢占仓库武库,图千,你带人四处放火,堵住田继祖的人马!再去两个人打开寨门,其余人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