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炮灰

        

最前面的流民男女惨叫着倒地,瞬间就被射死了近百人,还有更多的被箭矢射伤,慕容氏的步卒在后面继续驱赶。

        

让流民不断的上前。

        

慕容氏的步卒在驱赶流民的时候,很多人身躯都有些颤抖,他们都是从流民中挑选出来的青壮。

        

眼看着大量流民百姓充当炮灰白白送死,他们心中也有些不好受,不过他们也就剩下这一点点怜悯的感情了。

        

让他们代替流民率先冲锋那是不可能的。

        

死道友不死贫道么,反正他们来自历史上各个朝代,非亲非故,不可能为了所谓的大义而反抗胡人。

        

麦铁杖敢反叛,是因为他有实力,他们这些寻常百姓,在慕容氏的精锐面前,就算是几十个人一起也不敢对一个胡人出手。

        

他们的胆魄心志,都被慕容氏这些天的各种残酷手段磨灭。只剩下麻木的听从命令。

        

“再射!”

        

麦铁杖的声音再次响起。

        

第二轮箭雨将继续向前涌来的流民射翻,这时朱武命人大叫,让不想死的人朝两边跑,若是继续冲阵,绝不留情。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有人听到了喊话,想要朝着两边逃命,但人群之中无法自主,只能向前。

        

战阵之中。

        

麦铁杖手握环首刀,一双虎目紧紧的盯着前面,双眸之中充满冷酷,即便是那些流民男女一个个的被射死,他也没有丝毫动容。

        

他出生的年代乃是南陈,历史上的南北朝后期。

        

所谓最乱不过南北朝,这个时代君不君臣不臣,无论是君王还是臣子,一个个手段无比冷酷残忍。

        

百姓流民,在这个时代活的还不如一根草,这是真正的百姓如草。

        

出生在什么时代的人,自然会带着时代所有的气息。麦铁杖便是如此,只要上了战场,就真正的冷酷无情。

        

陈达、穆春这些山贼水贼,出身北宋徽宗年间。

        

在金兵南下之前天下还算过得去,所以两人尽管杀人劫掠,手中染血,但看到大量流民哀嚎倒地,心中依旧生出不忍之心。

        

不过他们的不忍,在战场上反而是弱点。

        

在一阵阵嘶吼惨叫声中,麦铁杖发号施令,后面的弓箭手放出了第三轮箭雨。

        

临阵不过三射!

        

当第三轮箭雨覆盖后,麻木的流民终于冲到了厢车阵前。

        

人推着人,众多流民就像是海浪拍打礁石一样,狠狠的撞在厢车前面的铁板上。

        

噗噗噗!厢车两侧的长枪,狠狠刺入他们的身体。

        

有厢车挡在前面,东湖军的阵型没有丝毫动摇,任由大量的流民冲击依旧保持完整。

        

一声声惨叫。

        

一声声的哀嚎,鲜血、尸体遍地都是。

        

不过东湖军和慕容氏的人马,就像是拿着武器狠狠刺向对方的武士,没有一方敢松懈。都有着把对手打崩的意志。

        

众多流民像是飞蛾扑火,不到片刻就死伤数百,在他们眼中,眼前的车阵就像是无法冲破的山峦。

        

在死伤到一定程度后,流民的数量减少,反而没有那么拥挤。

        

这时候他们听到了朱武派人叫喊的声音。

        

就像是从迷梦中突然苏醒,许多流民大叫着,疯狂的朝着车阵两侧拼命逃窜。

        

两三千的流民,在慕容氏大将的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能换取东湖军的三轮箭雨,让步卒趁机冲上前,很值!

        

“击鼓进攻!”

        

这时,张泰指挥的步卒趁着流民逃窜的时机,迅速的接近了车阵,他一声令下,充当步卒骨干的胡人便纷纷射箭。

        

一蓬箭雨抛射落在厢车后方,十几个倒霉东湖士卒惨叫倒地。

        

随后张泰亲自上前,指挥步卒挥动长矛,冲击车阵。

        

轰!

        

慕容氏的步卒撞在厢车上,有人趁机朝厢车链接的空隙刺去,刚刺伤了一个士卒,自身就被枪阵刺死。

        

第一队!第二队!

        

穆春和陈达身为百户,已经和慕容士卒短兵相接,两人都舍弃了长枪大刀,而是手持环首刀在车阵的缝隙不断的砍杀。

        

两人此时心中什么念头都被抛开,大半的心神放在厮杀当中。

        

他们的天赋和技能处于二阶巅峰,都是以一当十,甚至二十的武将。

        

此时放下杂念大砍大杀,把厢车中间守的严严实实。

        

其他八个百户没有两人的实力,但在麦铁杖的指挥下没有犯错,按部就班的把慕容氏步卒挡在外面。

        

“被黏住了!”

        

双方步阵大战,东湖军稳居上风,尤其是在两个二阶武将冲在最前时,慕容氏的数百步卒冲杀两阵就有了溃散的迹象。

        

不过,山坡上观战的王景、朱武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朱武按着前面的景象,连忙说道:“主公,胡人派步卒前来送死,这是想要缠住我军的步阵,让军阵无法变化,然后想要以骑兵破阵啊!”

        

王景默默的点头,他也能看出这点。

        

慕容氏的战法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刚才他们先是驱赶流民,然后派步卒直接冲击车阵!

        

厢车大阵只要一看就不容易攻破,一千人布阵,足以挡住数千人的攻击。

        

胡人的数百步卒冲阵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对方不是傻子,这么排兵布阵肯定有其他原因,而看到积蓄马力没有出动的胡人骑兵,就能想到他们的目的。

        

数千流民,还有拣选编练的步卒,在胡人眼中都是可以牺牲的炮灰,只要能击败眼前的敌人,他们可以再裹挟上万百姓、上千步卒……

        

只能说,王景眼中比较珍贵的青壮人力,在胡人眼中一文不值。

        

“现在无法变阵了!朱先生,这里由你来指挥!”

        

王景也不犹豫。直接纵马朝着山坡边缘的上百骑兵汇合。

        

步军大阵在平时能够不断变化,但在战斗厮杀的时候变幻阵型简直是送死。

        

除非是韩信亲自前来指挥,要不然,只要变阵就会有破绽。

        

而胡人的数百骑兵,等的就是这时候。

        

王景、麦铁杖若是不变阵,大阵无法动弹,胡人骑兵就可以朝其他方向穿插……这就是步卒面对骑兵的天然劣势。

        

在胡人骑兵突击之前,他要和穆弘一起先护住车阵的两翼。

        

实际上,双方厮杀到现在,王景和朱武原本商量好的策略已经失效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