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踏阵(求收藏)

        

在靠近前秦军大营时,王景就下令放慢了前进的速度,最终在前秦军数里外停下脚步。

        

“止步!”

        

两千多人轰然停下,动作十分齐整。

        

远处的前秦将校看到这一幕,纷纷变色,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只看到东湖军列阵止步的动作,他们就能判断出突然出现的兵马必然是一支精兵。

        

王景骑着马,身边有精挑细选出来的二十亲卫。

        

穆弘、麦铁杖和范因在身边簇拥。

        

“前秦兵马果然已经疲惫!”

        

众人遥遥的看去,前秦兵马虽然众多,但在变化阵列的时候,肉眼可见的迟缓,这是几天来连续不断作战的现象。

        

“主公!”

        

众人都把目光看向王景,其中麦铁杖握着铁枪,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王景置若罔闻,不断的扫视前方军阵。

        

他的双目闪烁着灵光,已经开启了自身的洞察天赋。

        

在他的目光中,远处的前秦大军煞气腾腾,军阵上方似乎盘旋着一头黑虎。

        

兵马过万,列成军阵,士卒的气血精神通过军中战阵冥冥相连,形成了常人看不到的军势。

        

这种军势说不清道不明。

        

但寻常人只要朝着大军看去,就会受到军势的压制,感觉大军十分可怕,本能的畏惧。

        

强大的军势有的时候,配合能调动军势的大将、名将,往往在战阵上一冲,敌人就莫名的溃败。

        

王景所得到的神将传承中,枪神典对军势有所提及。说强军精锐经过几场厮杀,军威自成。没有提到军阵阵列。

        

前秦军军气所形成的黑虎,像是吃饱了的胖虎萎靡不振。

        

王景的目光掠过军气,凝目看向对方军中的几道生命灵光,其中达到三阶的生命灵光便有三道。

        

二阶的生命灵光有五道,一阶的密密麻麻足有数十。

        

这时,王景想到了当初看似凶猛强悍的慕容鲜卑,被自己亲自上阵一冲就直接溃败的情况。

        

他仔细观察片刻。

        

王景猛然一笑,“敌军疲惫,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麦铁杖,你既然主动请命,我就命你为先锋,率领本部兵马出击!”

        

“你尽管去,我亲自为你掠阵!”

        

麦铁杖当即高声领命。

        

他转过身快步来到本部兵马前方,提起铁枪怒吼道:“所有人,随我杀!”

        

轰!

        

战鼓声再次响起,号角声和东湖军震天的喊杀声响彻天地。

        

这次王景没有布置针对骑兵的厢车阵,麦铁杖率领本部千户,整整一千人举起武器势如猛虎的朝着远处的前秦军阵杀去。

        

“放箭!”

        

前秦军的一个副将奔向前方临阵指挥,厉声大叫。

        

在王景率领两千多精锐突然出现后,前秦军就知道对方来意不善,所以做好了防备,此时一蓬蓬的箭雨呼啸而出。

        

噗噗!

        

冲在最前方的麦铁杖全身披甲,鹅卵石粗细的铁枪运转如飞,朝他射来的所有箭矢都被荡开。

        

不过其他士卒没有他的铠甲,也没有他的实力,被箭矢射死了不少。

        

麦铁杖根本没有理会中箭的手下。

        

他这次没有在后方指挥,而是冲在最前方充当整个队伍锋刃。他的任务,就是像钉子一样狠狠的插入敌军军阵。

        

撼动大阵的阵型,为后面的人提供机会。

        

杀!

        

麦铁杖狂吼着,铁枪卷动气劲,劲风撕裂,恍如犀牛一样横冲直撞。

        

铁枪左右一扫,气劲轰鸣,硬生生的将前面的十几个士卒扫的左右飞起,衣甲碎裂,惨叫连连。

        

在杀入前秦军大阵的瞬间。

        

麦铁杖耳边仿佛听到一声虎啸,然后气劲的锋芒就莫名的减弱了许多。

        

他没有时间思考这种变化的原因。

        

轰!

        

他就像虎入羊群一样冲入前秦军阵。

        

枪锋气劲威力减弱,但麦铁杖本身的力量就无比骇人,铁枪运转,堪称擦着就伤,磕着就死。

        

劈波斩浪般,麦铁杖就像是钉子狠狠的扎入军阵数十步,他麾下的士卒也疯狂嘶吼着,顺着他打开的缺口杀入阵中。

        

“好勇猛的大将!”

        

后方的梁云见状,变了脸色。

        

小山上的太平军大将双眸也露出一丝惊色。

        

在他的目光中,麦铁杖率领的一千精锐,眨眼间就击溃阻挡的军阵,杀到了前秦右营的腹心。

        

“范因,你带这支步军千户向前缓行,暂时不要和敌军接战,听我军令再动!”

        

王景下令道。

        

随后他目光一扫,“所有骑兵,随我突阵!”

        

若论指挥调度,排兵布阵,以王景现在的能力,根本不是前秦军大将的对手。

        

无论梁云在史书上再怎么无能,他能被苻坚信任成为军中大将,排兵指挥肯定是有几分能耐的。

        

别人出身将门世家,在军中厮混十几年,王景接触这些还不到一年。

        

想要取胜。

        

王景只能以长击短,凭着自己从神将传承中得到的战阵嗅觉,以及自己堪比四阶武将的突阵能力迅速击溃敌军。

        

轰!战马的马蹄声发出沉闷的轰鸣。

        

王景率领穆弘等两百骑兵,卷起风雷绕了一个弧度朝着前秦军飞扑。

        

梁云见状,也派出了麾下数百骑兵向前拦截。

        

数百胡骑,在战场上足以冲击数千人的大阵了。

        

“找死!”

        

王景双眸迸射出冷光,身体微微下俯。

        

在双方骑兵交错的时候,长枪猛然炸出一团幻影,枪锋气劲撕裂空气。

        

噗噗噗!伴随着枪锋刺入脖颈和鲜血飞溅的声音,眨眼间十几个胡骑被刺死,惨叫着落马被后面的战马践踏成肉泥。

        

王景在冲锋的时候,有意的略微靠左,连续刺死十几个胡骑后,冲到了三阶的胡骑副将前方。

        

“贼子受死!”

        

胡骑副将怒吼。

        

他声音还未落,耳边就传来一声呼啸,下一刻,一道锋锐无匹的气劲就破空而至,疾如闪电,刹那间刺入了他的脖子。

        

生命等级高达三阶的前秦副将,在王景面前和普通的士卒没什么区别。

        

轰!

        

王景轻描淡写的刺死敌军副将,穆弘跟在他的后面也大砍大杀,眨眼间两百骑就以王景为箭头将数百胡骑杀穿。

        

数百胡骑折了头领,顿时溃散。

        

王景也不去追杀,长枪朝着前秦右营大阵一指,率领麾下骑兵踏阵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