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狠人(月票100加更!)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沈翼到来之后,王景每天要忙碌的事情顿时减少小半。

        

王景把泗洪城内的安民、抚民的事情都交给了沈翼处理,步骘在一旁辅助。

        

早在组建东湖军的时候,王景就已经下定决心,以后投奔自己的文臣大将,无论历史上的名声有多么响亮。刚开始都不会授太高的官职。

        

可以给予对方尊重,让对方参与军政军机,但官职要从最底层一步步的通过功劳升迁。

        

这样能保证东湖军最大的公平,让所有人心服。

        

所以步骘在表示愿意为王景效力后,王景也只是给他一个指挥使经历的官位。指挥使经历,属于明代官职中军中指挥使司的文书、吏目。

        

官职和地位比较低。

        

不过如今王景自己身上挂着指挥使的官职,所以指挥使经历就成了他的近臣,地位虽底,却能参与整个东湖军的战略大事。

        

步骘当然能意识到这点,所以并没有不满。

        

并且,沈翼在知道步骘的身份后,以后辈自居,给予了步骘极大的尊重。两人合力,很快就把泗洪的大小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有了两人相助。

        

王景总算轻松许多,开始安排麦铁杖率领骑兵前往前秦水军营寨,把这支兵马收编,王景则亲自来到城中军营坐镇。

        

这时候。

        

王景攻下泗洪覆灭前秦梁成的消息,也逐渐的传了出去。

        

泗州东部的众多势力,参差交错,势力之间距离不远,梁成的三万前秦军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势力。

        

无论是袁术军、孙儒军、草军还是唐军等,都在泗州附近安排了暗探。……

        

万寿城。

        

城墙上火焰噼里啪啦的燃烧,火盆熊熊,热水、金汁、滚油在铁锅内炸响,每当热水滚油倒下去的时候,就有剧烈的惨叫声冲天而起。

        

城墙上下,惨叫声、嘶吼声,刀剑刺穿肉体的摩擦声,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

        

大量士卒被驱赶上前,通过云梯不断向城墙攀爬。

        

这些士卒的实力不怎么样,相互之间也很少配合,一脸的惊恐惧怕,在攻城的时候浑身都在哆嗦。

        

但没办法,他们身后是冷漠肃然的督战队,如果后退就会被砍死。他们只能向前拼条活路。

        

“大人,咱们的损失太大,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刘泽清骑着马,身边簇拥着三百家丁,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前面的景象。

        

他身边的游击将军忍不住的叫道。

        

自从刘泽清所部兵马来到万寿城外和孙儒军汇合,他们就被孙儒当成炮灰攻城,几天下来,刘泽清的兵马折损三千余。

        

他这次一共带了不到万人,短短几天就折损三千多,平均三个人就要死一个,无比恐怖。

        

“不用担心,折损的不过是临时招募的新兵,咱们的家丁一个没死,怕啥?”

        

刘泽清勉强笑道。

        

很显然,他口中无所谓,心中却不怎么想。

        

“我看孙儒是故意把我们的兵马当炮灰来用,真是他妈混蛋!”

        

游击将军低声咒骂。

        

他们都知道孙儒的打算,但刘泽清等人根本没有反抗的底气。

        

“算了,炮灰就炮灰吧,等回去裹挟几万流民,兵力不就又有了?孙儒说了,只要能攻下万寿城,三日不封刀!”

        

“三天时间,万寿城内十几万人,足够咱们补充兵力粮草了!”

        

他眼睛闪烁,把怒气强行憋在胸口,以凶残霸道著称的刘泽清,这时候反而帮孙儒说起话来。

        

不得不说,恶人还要恶人磨。

        

刘泽清徒有凶残狠戾,除此之外,带兵、指挥等能力一般般,而孙儒则是真正在乱世中崛起,

        

经过尸山血海的狠人。

        

两人就像是小巫见大巫,刘泽清连反抗都不敢。

        

在刘泽清的后面。

        

孙儒的淮南军排列整齐,气氛肃然的等待号令,大将马殷、刘建锋等人簇拥着孙儒,朝着城墙看去。

        

在他们的眼中,城墙上的滚木石、金汁滚油往下扔的频率在逐渐的减少。

        

刘泽清所部的乌合之众,至少抵消了城墙一小半的守城物资。

        

轰!

        

在死伤数百人后,刘泽清所部的士卒再也承受不住伤亡,哭嚎着转身逃回来,督战队斩杀了几个最前逃回来的士卒。

        

但这无济于事。

        

三千多人的伤亡实在太惨烈了,寻常士卒的心理承受能力有限,每次攻城都是游走在生死边缘,让神经紧绷。

        

一旦绷不住,他们就会陷入疯狂,这时候任谁都没办法管束。

        

说实在的,刘泽清的乌合之众能连续坚持好几天,连孙儒都有些惊讶。

        

“节度,刘泽清的兵马已经到极限了!再强逼他们攻城,效果不大!”

        

马殷说道。

        

孙儒笑了笑,说道:“刘泽清这废物,还没有把他的家丁拿出来故意保留实力,这几天死的人不过是乌合之众,对他影响不大!”

        

“不过你说的不错,想要让刘泽清拿出家丁攻城不可能,他的兵马已经没用了!”

        

“刘建锋!”

        

“末将在!”大将刘建锋连忙上前。

        

“等收兵回营,你带着本部兵马前往刘泽清的大营,把这废物直接杀了,他的家丁愿意投降就收编,不投降,把他们也杀了!”

        

孙儒轻描淡写的说道。uu看书

        

马殷等人不经意的对视一眼,都能发现对方眼中的错愕。

        

刘泽清这几天好歹为淮南军卖了死力,兵力折损小半。对节度使也是任劳任怨,怎么突然要杀了他?

        

“末将领命!”

        

刘建锋微微迟疑,立即看到孙儒的目光转移过来,当即大声叫道。

        

孙儒注意到众人的神色。

        

“刘泽清此人什么性格,你们应该清楚,遇上寻常人狠厉毒辣,遇上厉害的人物就唯唯诺诺,像是一条毒蛇!”

        

“此人绝对不会真心为我效力,眼下他既然没了利用价值,干脆直接杀了了账!”

        

孙儒难得的解释了两句。

        

在知道自己历史上兵败身亡后,孙儒的作风就改变了一些。

        

除了对马殷、刘建锋这些证明了自己忠诚的大将更加信重之外。

        

也对淮南军的军心士气,麾下大将的想法多了几分关注。

        

这也是许多淮南军大将明知道孙儒在历史上下场不好,却没有逃走背叛的主要原因,孙儒的改变,他们能感觉到。

        

“节度考虑的很有道理!”

        

“刘泽清和我们不是一路人,节度杀了他也是件好事!”

        

“他在归仁还有七八万丁口,把这些人兼并,咱们也能壮大几分!”

        

几个大将当即说道。

        

这时,在刘泽清所部溃退的时候,万寿城的城门突然打开,数百骑兵冲出,轰然杀入已经溃退的士卒当中大砍大杀。

        

把城门附近的士卒绞杀干净后。

        

这支骑兵没有继续向前,迅速的退回城内。

        

孙儒见状,脸皮抽了抽。

        

“张勋还有点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