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去路(求订阅)

        

在刘建锋被杀后,剩下的淮南军士卒顿时惊慌失措。

        

他们是淮南军的精锐不假,但刘建锋在军中地位极高,如今战死沙场,能惊动整个淮南军上下。

        

以孙儒的性格,他们这些骑兵手下成功活下去却让统兵大将战死,都是不合格的废物,以后在淮南军前途堪忧。

        

甚至还有可能被孙儒暴怒之下斩杀泄愤。

        

越是了解孙儒的性格,这些淮南军的将校就越是担心。

        

在心中惊惧的情况下,他们被穆春、陈达猛然一冲,顿时保持不住阵型。

        

被两人率领的士卒冲散了阵脚,下一刻,这些淮南军士卒不可避免的溃散了。

        

“走!”

        

几个骑兵将校见状,也不和穆春陈达两人交锋,当即催动战马想要带人突围。

        

不过,穆春、陈达最忌讳的便是骑兵。

        

他们宁愿放走两三百淮南军步卒,也不愿意把这数十骑兵放走。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杀!

        

穆春刚才差点被一槊捅死,如今脱离险境,把方才所受到的惊惧绝望疯狂的发泄出来。

        

他纵身跳到刘建锋的坐骑五花骢上。

        

这匹战马,的确是良驹!尤其是它没有其他神驹的暴躁野性,更像是一匹真正的战马,很温顺,只要骑术高明,很容易得到它的认可。

        

穆春跟随大哥穆弘多年,自然也懂得骑术,他骑上五花骢之后,猛然一拉缰绳,纵马追上了逃走的几个骑兵将校。

        

噗!

        

长枪如电,穆春爆发全力,虚空生出罡风电光,干脆利落的把这几个骑兵将校刺死。

        

他这时的实力,比之前又有进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若是能从大恐怖中脱身跳出,受到强烈的刺激,往往能迅速的增强实力。

        

穆春便是如此,他原本已经达到了三阶巅峰,现在再进一步,已经隐隐间领悟到罡气的一丝奥妙了。

        

只不过他所得到的传承法门有极限,品阶略低,无法让他直接踏入四阶。

        

在刺死骑兵将校后。

        

穆春猛然大喝,“我乃东湖军大将穆春,想要活命就速速投降,若是顽抗,必杀不饶!”

        

“我乃东湖军大将陈达,速速投降!”

        

穆春和陈达两人先后大喝。

        

他们又不是袁术军,所以对淮南军并没有特别的看法,在斩杀淮南军的大部分将校后,剩下的两三百精锐若是杀了,未免有些可惜。

        

所以两人便想着把这些淮南军士卒也带回东湖。

        

反正这些淮南士卒没有了大将,根本反抗不了两个三阶武将的联手。

        

还没死的淮南军士卒并不是视死如归,对孙儒和刘建锋忠心耿耿的死士,在死亡的威胁下,他们很快投降。

        

桥蕤看到这一幕,苍白的脸色动了动,看着穆春、陈达两人的身影,眼神比较复杂。

        

他没有想到。

        

两个实力不弱的袁军将校,居然自称是东湖军大将!是其他势力潜入万寿城的奸细。

        

没有孙儒的淮南军,万寿城也会遭到这个东湖军的觊觎啊。

        

在淮南军的追兵投降后。

        

剧烈的厮杀和喊叫开始迅速的消失,本来狂奔突围的袁军残部和乔氏的私兵也放慢了脚步。

        

“穆春……陈达!是他们两个!”

        

跟在马车后面一起突围的青年也听到了两人的声音,他眼睛一亮,显然是知道了两人的身份来历。

        

“兄长,你没事吧?”

        

中年男子,也就是大小乔的父亲乔玄迅速走过来,搀住桥蕤的手臂,担心的问道。

        

眼下桥蕤便是他们的主心骨,可不能倒下啊!

        

桥蕤稍微平复了一下呼吸,微微摇头,说道:“暂时没事!”

        

他缓缓的上前,来到了穆春、陈达两人的身前,说道:“方才为了突围逃命,在下贸然叫破了两位的行踪,这是我的不对,如果两位想要怪罪,我愿以命相抵,还请两位不要怪罪其他人!”

        

桥蕤神色有些灰败,语气诚恳。

        

没办法,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刚才为了斩杀刘建锋,他施展爆发之术让本来就重伤的身躯越发严重。

        

如果不出意外,他只剩下几个月的寿命了。

        

而眼下,他只能勉强站立,实力去了大半,无法对三阶武将造成任何威胁,为了不让对方怪罪他刚才突围时把两人拉下水的事。

        

他只能如此选择。

        

任打任骂。让对方出气。

        

穆春、陈达两人在对方走过来的时候,面色有些难看,不过在桥蕤诚恳的道歉和任杀任剐的态度下,神色微微缓和不少。

        

刚才如果不是桥蕤拼死一击,他们也杀不了刘建锋,降服这么多淮南军士卒。

        

对这点,两人也是承情的。

        

“算了,刚才如果不是桥将军,我们也杀不了刘建锋,咱们算是扯平!”

        

穆春摇摇头,说道。

        

说罢,他就招呼了陈达一声,准备打扫战场带着收编的士卒和淮南军俘虏离开。

        

两人在万寿城潜伏了这些天,自然知道桥蕤和乔氏,都是所谓的名门望族。他们和东湖军格格不入。

        

双方不是同一路人,所以两人也干脆没有邀请对方一同前往东湖。

        

他们跟随王景的时间并不长,那种来自底层和贼寇仇富的心理,在心里面还有很深的痕迹。

        

当然。

        

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大小乔以及负责筑造万寿城的大匠在这里的缘故。

        

若是知道这里有两个绝色佳人,还有能让东湖军迅速壮大的大匠!他们绝对会强迫众人一起走。

        

桥蕤目光闪了闪。

        

他示意让乔玄跟着自己先行后退,叫来被称为赵大匠的青年,以及乔氏的一部分族人,众人汇聚,目光落在桥蕤身上。

        

“兄长?”

        

乔玄露出疑问之色。

        

桥蕤又喘了几口气,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在众人担心的目光中,他缓缓开口道:“我想让大家跟着穆春、陈达一起走,去投奔他们两个口中的东湖军!”

        

“事关重大,所以把你们召集过来商议!”

        

乔氏的一个族人皱眉道:“兄长,咱们乔氏在陛下掌握大权,地位不低,突围之后就应该想办法北上去白泽或睢宁,突然投奔一个不知道来历的势力,有些不合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