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破军

        

,争霸万朝:开局获得赵云模板

        

铁骑如同惊涛骇浪。冲在最前方的王景,气势滔天,列阵的三千淮南精锐向他看去,心脏都在跳动。

        

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但此时也被王景的气势所震慑,面色微变。

        

“军阵加持?”

        

正在不断命令麾下兵马撤退的马殷,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王景的气息,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这一千骑兵的磅礴气势,在冲锋的时候逐渐凝聚,加持在王景身上。

        

让他的实力更加强大!

        

王景周身如流水般的罡气似乎能牵引到这种无形的力量,迅速凝聚成一条虚幻的白龙。

        

罡气本来便是人的精气神所凝,蕴含着一个人的精神力量。

        

可以通过精神的冥冥联系,来牵引军阵凝聚的气势。

        

这便是兵家军阵凝势之法。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擅长兵家军阵的儒将、名将,即便自身实力不强,也能通过麾下大军军阵所形成的气势来加持自身。

        

例如号称兵仙的韩信,他如果率领百万大军,以百万大军的气势加持自身,就算是项羽亲自冲阵,也未必能杀他。

        

王景在奋力突阵的时候,所得到的神将传承隐隐触动,让他领悟了军阵加持的法门。

        

没有加持之前的王景,便能万军从中斩杀敌将。

        

如今受到军阵加持力量更强,谁能抵挡?

        

马殷心中瞬间冰凉。

        

“射!”

        

孙儒神色狰狞,他性格狠厉,即便是到了绝境也不会认输,更何况现在手中还有三千精锐。

        

他持着长剑,在铁骑洪流接近的时候,猛然持剑下劈。

        

嗖嗖嗖!

        

弓箭手放开弓弦,铺天盖地的箭雨顿时呼啸而出。

        

像是一窝马蜂,在半空中发出刺耳的嗡鸣。

        

王景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在冲锋开始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启了洞察、慧心两大天赋。目光已经锁定了孙儒。

        

箭雨覆盖而至,铁甲发出丁丁的声音,还有一些箭矢朝着他露在外面的手掌双腿,以及坐骑战马飞去。

        

他意念一动,周身如流水般的罡气猛然一涨,飞来的箭雨尽数被罡气弹开。

        

罡气护体,刀剑不伤。

        

能伤害到四阶武将的武器,只剩下床弩、八牛弩、大黄弩这种军阵杀器了,亦或者同等级武将以罡气发出的攻击。

        

后面的一千胡骑,他们在前秦时经常和慕容燕国厮杀。

        

无论是骑兵对冲还是应对弓弩,都有着丰富的经验。

        

箭矢落下的时候,他们早已经在马背上尽可能的蜷缩身躯,躲过了大半的箭矢。

        

唯有少部分倒霉鬼坐骑中箭,被掀翻在地。

        

“杀!”

        

躲过箭雨之后,王景率领的骑兵绕了个弧度,没有正面的冲击铁盾长枪阵,而是准备突击侧翼。

        

轰!

        

王景亲自突前,长枪附带淡淡的罡气,刺出的时候虚空发出刺啦的裂帛声。

        

下一刻,虚空发出雷霆电光,气浪轰鸣。速度快到了极限,如雷,如电!声势惊人。

        

淮南军士卒的双眼,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就感觉浑身一轻,被长枪直接挑飞十余丈。

        

一个校尉目呲欲裂,狂吼着上前阻拦。但下一刻就被罡气刺穿了胸膛。

        

什么铁盾、铁甲,在锋锐无匹的罡气面前,都如同薄纸。

        

“跟着大将军,杀进去!”

        

索图、巴尔思两个胡将看到前面的景象,浑身热血沸腾,发出狂吼。

        

铁骑洪流轰然撞入淮南军的军阵。

        

鲜血飞溅,所向无前。

        

轰隆!轰隆!

        

面对王景亲自率领的铁骑,三千淮南军军阵毫无还手之力。

        

铁盾长枪阵在罡气面前就是个笑话。

        

没有擅长军阵的大将指挥,三千精锐就像是没有统合力量的力士,明明有着强大的力量,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长枪刺穿胸膛。

        

孙儒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面色狰狞,双目几乎要滴血。

        

他不断的狂吼,指挥亲卫和兵马阻挡骑兵的肆虐,但面对全速冲击的骑兵,他麾下的精锐士卒终究是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挡。

        

“节度,事不可为,我们快走吧!”

        

眼看王景突阵,势如劈竹,仿佛犁地一样,硬生生的在三千精锐大阵中犁出一道血浪,血雨横飞,数十上百的精锐士卒纷纷飞起。

        

这种所向无前的锋芒,让孙儒身边的亲卫额头冒汗。

        

他们下意识的向前一步,劝说道。

        

噗!

        

孙儒毫不犹豫,直接挥动剑锋,将这两个劝说的亲卫斩杀。

        

“乱我军心者,杀!”

        

他就像是绝境中的赌徒,发出狂吼,让麾下的精兵和亲卫,全部组成阵列挡在身前,形成五重防线。

        

“死!”

        

王景此时已经接近,他长啸一声,长枪猛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

        

白龙罡气附在枪锋上,锋锐无匹的罡气,再加上强横的力量,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威能。

        

气流呼啸。

        

轰隆!

        

第一重、第二重、第三重……

        

瞬间,五重铁盾防线轰然破碎,上百精锐士卒就像是被风暴掀飞。

        

被罡气点碎的盾牌碎片朝着四周横扫,噗噗噗的洞穿了他们的身躯。

        

孙儒发出绝望和不甘心的嘶吼,双目通红,从身边亲卫手中抢过长枪,枪锋卷起风火之气,同样爆发出接近三阶巅峰的气息。

        

只可惜。

        

王景早已不是三阶。

        

噗!

        

王景纵马越过重重阻挡,在电光火石之间,长枪已经赶在孙儒之前出手,对方的长枪还未刺出,枪锋罡气便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

        

长枪一抖。

        

孙儒的身躯顿时飞出十余丈,将十几个士卒砸翻。

        

王景继续向前,在冲到大纛面前才拉住了缰绳。

        

他反手将沉重的大纛从地上拔起,大喝道:“孙儒已死,还不速速投降!”

        

王景用大纛拄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周围的数百久经沙场的淮南精兵浑身颤动,眼睁睁的看着王景骑着马停在原地,居然不敢上前。

        

“孙儒死了!”

        

巴尔思、索图发出酣畅淋漓的大吼。

        

跟在他们身后的骑兵,可不管这些淮南兵出没出手,只要他们没有投降,那就是敌人。

        

两个胡将娴熟的带着骑兵不断冲散淮南军阵的一个个节点。

        

战马嘶鸣。

        

杀声震天。

        

在王景斩杀孙儒后,他麾下的骑兵气势越发高昂,而淮南军精锐却像是没头苍蝇,一时间兵败如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