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溃败

        

“完了!”

        

在淮南军大阵被王景突破的时候,马殷的脸色便无比难看,他知道节度已经被对方盯上,淮南军这次要败。

        

“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心腹副将有些惊慌的问道。

        

马殷左右走了两步,心中念头迅速的转动。“眼下大军败局已定,节度怕是躲不过这一劫,如果我猜的不错,泗洪军下一步必然会前往东湖……”

        

淮南军在东湖还有数千兵马。

        

不过在淮南军主力被击败后,李琼的数千兵马也挽回不了什么。

        

“我们走!”

        

“去投奔草军!”

        

马殷猛然做出决定,周围的几大势力中,淮南军和草军都是晚唐时期的势力,双方算是有些来往。

        

这时候投奔草军,才能保全自身的性命。 记住网址m.lqzw.org

        

至于投降泗洪。

        

马殷此时心中根本没有这个想法。不管怎么说,孙儒都是他的主将,主将被斩,他却临阵投降,以后名声都别想要了。

        

轰!

        

王景在斩杀孙儒之后,就不再冲阵,巴尔思和索图两个骑将则领着铁骑,不断的冲击淮南士卒。

        

嘶吼声,惨叫声,被骑兵践踏的轰隆声,还有兵器刺入身躯的声音,充斥着战场。

        

三千淮南军精锐在王景突阵的时候,直接战死数百人。

        

眼下被冲击溃散,又死了数百。

        

剩下的人再也坚持不住,阵列溃散,被骑兵驱赶着冲到了前面正在后撤的攻营大军中。

        

马殷统帅的数千淮南军兵马,还有剩下接近两万的辅兵,他们已经连续攻打乱石山一天一夜,精力消耗严重。

        

其中大量的辅兵早已被严酷的军法和惨烈的厮杀崩溃了心神。

        

只是慑于孙儒在后方督战,他们才没有崩溃。

        

如今孙儒被杀,三千精兵溃散。

        

他们纷纷狂吼怪叫着,像是巨石砸入水中,甚至没等到骑兵和乱兵的冲击,就瞬间朝着四方溃散。

        

“走!”

        

眼下的情况,让马殷神色再变,他匆忙召集了周围可以控制的两三千兵马,猛然从东北侧冲出,根本不管后面的情况,直接狂奔而走。

        

下一刻。

        

李开芳和步骘领着一部分兵马下山,只抓住了来不及逃走的数百淮南士卒。

        

这一次大战的情况。

        

和上一次太平营被前秦军围攻时极为相似,都是大军围攻太平军不利,遭到了王景的骑兵突击。主将被斩,全军崩溃。

        

銆愯鐪燂紝鏈€杩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杩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宠壊澶氾紝瀹夊崜鑻规灉鍧囧彲銆傘€/p>

        

不同的是,这一次王景带的骑兵更多,却未尽全功,让马殷带着一部分残兵成功突围。

        

王景也来不及追赶。

        

没有别的原因。

        

他的战马已经耗尽了体力。想追也追不上。

        

为了这次突击,王景率领的骑兵在三十里外就开始出动,再加上长途奔袭攻打归仁,转移万寿……

        

短短几日,从泗洪到归仁,从归仁到万寿,又从万寿奔到乱石山,加起来的距离接近上千里了。

        

即便神州大陆的战马坐骑经过天地的滋养,体力、爆发力比源世界更强,也经不起这样的摧残。

        

一战过后,这一千多匹战马已经废了。

        

不过,用一千多匹战马来换取孙儒势力的溃败,这个代价可以接受。

        

此时。

        

乱石山上、山下的原野,淮南军的营寨中,躺满了尸体,鲜血几乎把附近的大地染红,在冲天的血腥气中,大量的淮南军跪伏在地。

        

还有许多来自万寿的士卒不断的哭嚎,神色茫然。

        

不少桀骜的淮南军牙兵,还想要聚拢兵马抵挡,这些牙兵、精兵,在源世界的历史上被杨行密收编,成为杨行密横行江淮所向无敌的黑云都。

        

他们都是精兵强将。

        

若是在名将、大将的手中,能发出会超出想象的战斗力,只不过他们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桀骜。

        

平时行军的时候,侵略如火,所到之处,村寨冒出黑烟,百姓遭到荼毒……

        

这种桀骜不逊的牙兵,王景没有耐心劝降。

        

直接让巴尔思、索图两人带人大砍大杀。

        

数万淮南军都崩溃了,剩下的士卒都被打溃了胆魄,少部分的牙兵只是坚持了几炷香时间,就被两个二阶武将斩杀。

        

战场的厮杀声逐渐平息。

        

步骘和李开芳前来拜见王景,李开芳的面色苍白,精神疲惫,精神和体力都被压榨到极限。

        

他前来拜见后,就不得不休息,无力再参与接下来的收尾。

        

此时淮南军已经溃败,万寿城和东湖的淮安军残部,已经成了随手可以收割的果实。

        

所以王景没有急躁。

        

而是静下心来和步骘一起清理战场,收拢溃兵。

        

……

        

乱石山东方数百里外,草军营寨中,张归霸正在设宴招待袁术军派来的使者。

        

草军的营寨扎的还算不错,防御严密。

        

一队队士卒巡视营寨周围,防备唐军和南梁军的骚扰和突袭。

        

在草军营寨的后方数十里范围,三四十万的百姓在种田捕鱼,每当收获的时候,草军就会派人收缴粮草,用来供养军用。

        

草军为了应对唐军、南梁军的威胁,对治下百姓压榨的比较狠,但他们平时很少骚扰百姓,百姓勉强还能活下去。

        

在附近千里的地界,他们也是顶尖的势力。有兵马数万,丁口三四十万,可以影响周围诸侯势力的大局。

        

营帐内,十几个长相俏丽的女子正在起舞。

        

张归霸、张归厚、费全谷、马祥等人,目光都在这些身穿薄纱,不经意露出雪白晶莹的舞女身上。

        

他们降临这方世界这么长时间,也受用过不少女子。

        

但他们收用的女子,气质和姿容,都无法和这些舞女相比。

        

作为正常的男人,还是精气旺盛的悍勇大将,他们自然而然的会被吸引。

        

“袁公厚赐,咱们就收下了!”

        

张归霸摸了一把下巴的胡子,哈哈一笑。

        

他举起酒杯,对坐在一侧的使者示意,说道:“只不过,袁公想要我出兵攻打孙儒,我怕是无能为力,张璘这厮一直在盯着我!”

        

“我如果出兵,他肯定会带兵来攻,不解决张璘,我有再多的兵马也不能动!”

        

说道张璘的时候。

        

张归霸有些咬牙,显然对此人颇有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