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乞活

        

一个势力能不能迅速扩张变强,除了手中有足够的兵马外,兵器甲胄箭矢这些物资必不可少。

        

如果没有兵器甲胄。

        

士卒再悍勇也不敢以血肉之躯对阵长枪刀剑。

        

换句话来说,锻造兵器甲胄的铁,便是一方势力的根基之一,还是很重要的根基。

        

源世界从古至今,莫不将盐铁当做国之要政。

        

没有铁,一个王朝就站不起来,没有盐,一个人就没有力气。

        

说道盐,沈翼、朱武等人早就派人在山中找到了一个石盐洞,出产的石盐虽然不怎么纯正,产量业有限。

        

但短时间内,足以支撑泗洪所用。

        

未来王景能突破几大势力的阻拦,扩张到运河以东,延伸到淮安之地,那他以后不仅不会缺盐,还能以盐和其他势力通商,得到大量好处。

        

淮安之地接近大海,在这里设置盐场,可以满足数千万人所需。

        

……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西面数百里外。

        

乞活军刚刚修筑完成的城池内。

        

冉亮揉了揉眉心,面上带着疲倦之色,看着眼前探子送上的情报。

        

如果王景这是能看到他,就能发现冉亮此时突破三阶生命不久,如今的实力,甚至无法和穆春、陈达他们相比。

        

穆春、陈达的名声比较大,但他们所得到的传承品阶有限。

        

而冉亮,修行的是货真价实的天王传承法门。

        

刚降临神州大陆,冉亮就达到了二阶层次,在当时是顶尖的高手。但一年的时间过去,他居然才达到三阶。

        

不过。

        

想想冉亮这些时间的经历也能理解。

        

他先是和慕容鲜卑硬拼,长时间处于厮杀状态,身体不断的受到刺激,但所激发的力量也在厮杀中迅速的消耗。根本没有稳固修行的时间。

        

兵家的修行法门,并不是说只要在战场上不断厮杀就能蜕变。兵家法门也要讲能量平衡的基本法的。

        

战场的煞气可没办法转化成人体所需要的能量。

        

兵家之法是利用战场的煞气刺激自身,激发潜能,然后等大战结束后,再把激发出来的力量巩固,一收一放,这才是正道。

        

一直厮杀而不休养巩固,被激发出来的力量会不断的消耗,反而会破坏人的潜能。

        

那些几天几夜厮杀不休的大将、悍卒,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恨不得也要加入其中。

        

但谁又知道,经历过这些的大将、悍卒,就算没有当场战死,要不了多少时间也会油尽灯枯而死呢?

        

草军的张归厚便是这样的例子。

        

拔矢啖睛的原型,可不是曹军大将夏侯惇,而是如今的草军猛将张归厚……源世界中,张归厚自持勇猛过人,屡次以少击众,血战连场。

        

经常力战突围,在突围的时候被射瞎了一只眼,然后拔矢啖睛,敌人不敢追击,堪称威风八面,不愧是猛将。

        

但史书上对他的记载,还有三个字。

        

明年卒!

        

这就是潜力被激发的太过,导致油尽灯枯的典例。

        

冉亮也是这般。

        

先和慕容鲜卑对阵,后率军南下和南面的数十家势力交锋!乞活军中只有他一个人堪称大将,麾下的都尉死伤大半。

        

只剩下军司马黄盛没有在征战的过程中战死。

        

赝本的甄虎、周贡,都已烟消云散。

        

沙镇、张浑等人反而顶替了他们的位置,成了冉亮信任的手下。

        

只可惜沙镇、张浑没有上乘的修行法门,只是得到了冉亮传授的兵家基础法,勉强踏入二阶而已。

        

当乞活军需要出兵厮杀的时候,需要冉亮亲自出马。

        

手下没实力,冉亮就要多出力!长时间下来,他的修行进度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看来我还是没有王景看得远啊!”

        

冉亮暗中叹气,他有些后悔了,当初听说王景把兵家修行法传给麾下士卒时,他还有些不满,自古法不可轻传。

        

王景却把兵家法门传给了寻常的小兵,这简直是违反了世家豪族的潜规则。

        

如果王景在他所处的时代这么做,那就是天下共击之的待遇。

        

让最低等的小兵学会修行法门,上层的世家豪族还怎么垄断官吏和晋身之阶?

        

但现在。

        

冉亮终于体会到了这么做的好处,并且也深深的体会到,眼下的神州大陆和魏晋时期不同,原有的观念该换换了。

        

一直死守着修行法门不传授,乞活军的人才就无法成长。

        

冉亮自己累死累活,也难以把势力扩张。

        

此时厅内还有黄盛、沙镇、张浑等人。

        

张浑刚刚从东湖回来,带回了泗洪的最新消息,以及和田亮云商议的互市条件。

        

“一千青壮,换取长枪三百、粮草两百石……一万人岂不是能换三千长枪、两千石粮?”

        

黄盛也查看了商量好的互市条件,感觉还可以。

        

这次击败南面数十家势力的联军,乞活军的收获不小,其中最多的便是人口。

        

“用青壮男女换取粮草军械,咱们可以迅速恢复元气,不能向王景那样扩军五万,但扩充一万兵马还是能行的!”

        

沙镇也笑道。

        

和田亮云商量条件的张浑对此却有意见,“将军,足够的人口才是根基啊,如果咱们学东湖用青壮男女屯田,坚持一段时间,粮草就能自给自足。”

        

“有了足够的粮草,咱们才能继续扩张……”

        

在看到泗洪、东湖的欣欣向荣的景象后。

        

张浑感觉乞活军如果能向王景学习,模仿东湖的屯田种地、保甲法、卫所制……乞活军肯定能迅速壮大。

        

冉亮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人丁的重要性。

        

只是现阶段,乞活军连番厮杀,粮草物资消耗严重,必须用人口来换粮。

        

“先等等吧!”

        

冉亮叹道。

        

他强打精神,说道:“对了,你刚才说东湖和泗洪正在大规模的调动人马?”

        

“不错,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东湖的卫所兵正在集结,还有麦铁杖的东湖军,也调动了大量的兵马,正在向北行军!”

        

张浑说道。

        

“这是要对袁术、张归霸动手了!”

        

冉亮喃喃说道,身为合格的大将,他自然知道东湖这般动静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