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夜追

        

天色逐渐变暗,但黑夜之中依旧有着火光,伴随着轰鸣的马蹄声,淮南军的骑兵、士卒正兵分四路朝着突围的袁术军和那些世家豪门追杀。

        

月光之中,星辰点点。

        

一队人马正在夜色中快速的行军,这一队人大概有两百多,其中为首的便是穆春、陈达。

        

在万寿城破的时候,他们机警的跟在那些豪门私兵后面,成了第三波突围的人。

        

他们原本拉拢了好几百人,都是不甘心被袁术军当成炮灰利用的精壮,在这些天的惨烈厮杀中,他们成长迅速,都成了精锐。

        

不过。

        

因为突围的时候有些混乱,后面还有淮南军的追杀,数百人除了折损的之外,还失散了不少,最后只剩下两百多。

        

穆春陈达两人自领百户,简单的对他们进行整编,然后就迅速的朝着西面奔逃。

        

他们被困在万寿城内这么些天,对外界的情况一概不知。

        

两人现在还不知道,王景已经击败了前秦军,还占据了对方的泗洪城。

        

在他们的印象中。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主公正命令沈翼、朱武等人在东湖岸边筑城呢!他们逃出来之后,先是绕了一个圈,甩开了淮南军的追兵,然后便一路向西,想要直接回到筑城之地。

        

“袁术军被孙儒击败,万寿城也被攻破!这个消息我们必须尽快传回去!”

        

在逃命的时候,陈达一脸凝重的说道。

        

穆春也是这样的想法。

        

没有别的原因,万寿城距离东湖只有数百里,算起来并不太远。孙儒攻破万寿城之后,万一想要以此为根基,必然会扫荡四方。

        

到时候东湖自然会成为孙儒的阻碍。

        

在亲眼看到淮南军士卒的狠厉勇悍后,两人把他们和原来的东湖军相比较,感觉孙儒只要派来三千精锐,就足以击败东湖军。

        

一想到这里,他们心中就有种急迫感。

        

“陈大哥也不用太担心,以主公的明睿,肯定有应对的办法,退一步来说,如果真的挡不住孙儒,我们大不了放弃筑城,退回东湖!”

        

“数百里的东湖水域,孙儒没有水军岂敢轻易翻境?”

        

穆春心中还保持着一些冷静,沉声说道。

        

“如果退回东湖,我们就不得不改变扩张的方向了……哎,也不知道这袁术是怎么想的,万寿城被攻打了这么些天,他居然一点援兵都不派。”

        

“他手中只有三座城池啊,就这么损失一座,损失这么大居然也无动于衷,真是想不明白!”

        

陈达说道。

        

穆春目光一闪,说道:“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好像是袁术正在率军攻打邳州,据说邳州附近有一支强军,拖住了袁术!”

        

“另外一座白泽城,被孙儒派偏师阻拦,所以万寿城在短时间内没有援军,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硬抗!”

        

很显然。

        

单凭一座万寿城扛不住孙儒的两万精锐,正是明白这点,张勋才会毫不犹豫的决定放弃城内的十几万百姓,只带着少部分精锐突围。

        

邳州的强军?

        

什么样的强军能拖住百万丁口,坐拥十万大军的袁术?

        

陈达不知道这支强军的来历,不过能抗住袁术的全力攻打,肯定不是弱者,或许正是知道这个消息,孙儒才敢率军攻打万寿城。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观察周围。

        

突然间,他们身形一动,在从远处吹来的夜风中,有着隐约的厮杀喊叫声。

        

夜间万籁俱寂,声音传播的距离很远。

        

“百户,前面有动静!肯定是淮南军的追兵!”

        

一个充当探子的什长迅速从前面回来,他的面上有着一些惊慌。

        

穆春眉头竖起,沉声说道:“慌什么,有追兵又能怎么样?只要不要到数千大军,咱们想走就走!”

        

在出城之后,穆春和陈达就没有再隐藏实力。

        

他们拉拢的士卒虽然经过战场磨炼,但和真正的精锐相比,还少了一些东西,他们心中还残留着对淮南军的惧怕。

        

毕竟,这些天作为炮灰,他们在城墙上和对方不断厮杀。

        

亲眼看着同伴熟人一个个的惨死,谁能不怕呢。

        

穆春、陈达知道这点,为了坚定这些人的信心,特意在和追兵厮杀的时候显示实力。

        

果然。周围的士卒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不久前穆春陈达轻松斩杀数十个淮南军精锐的景象,心中安稳许多。

        

“淮南军的主力需要在城内灭火抢粮,外面的追兵肯定不会多,咱们上去看看!”

        

穆春说道。

        

被淮南军围攻的自然是袁术军的残部,如果能兼并这些人马,回去也能加强东湖军的实力。

        

穆春、陈达一前一后,带着两百多人迅速的向前方靠近。

        

他们速度很快。

        

片刻之后,远处的景象就映入了众人的眼中。

        

夜幕之下,足有将近五百淮南军精锐举着火把,把几百人组成的突围队伍包围。

        

五百淮南军之中,还有一百骑兵。

        

为首之人正是不久前斩杀刘泽清的淮南军大将刘建锋,

        

他骑着马,冷目看着眼前组成的车阵。

        

在周围有不少倒在地上的战马和骑士,他们低声的呻吟,身上插着长长的弩箭。在袁军残部组成的车阵中,有着十几架床弩。

        

床弩正是针对重甲步卒以及骑兵的大杀器。

        

很显然。

        

刘建锋率领追兵围攻这支残部的时候,猝不及防,被射死了数十个骑兵,吃了大亏。

        

这种床弩发射,甚至对三阶巅峰的武将造成致命伤害。

        

即便是四阶初步练成罡气的大将,面对床弩爆射,也要小心的躲避不能硬抗。

        

杀!

        

刘建锋和麾下的骑兵蓄势待发,其他淮南军步卒则咆哮着上前,和袁军残部做生死之搏,剧烈的厮杀声,惊破了夜色。

        

残部的车阵中,同样有一个大将坐镇,这人面色苍白,提着长枪严阵以待。他的气息不断的波动,有重伤在身。

        

“是桥蕤!”

        

陈达看到了前方不断厮杀的双方,在看到这人的时候神色微动。

        

没想到,他也带着麾下精锐突围到了这里。

        

只不过他的运气差了点,被淮南军大将刘建锋亲自带兵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