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骑战

        

清晨的阳光照耀大地,辽阔无垠的大地上,一条大河水浪滔滔,从北方流向东南,大河汹涌,足有数百丈宽。

        

河水之中鱼虾繁盛,数千百姓清晨的时候便来河边捕鱼,每次撒网都能收获大量的鱼虾。

        

在河水西侧有一座城池。

        

这座城池不是正常的青石夯土所造,而是以木石搭建,更像是一座极为辽阔的营寨,数万民夫还在营寨外围不断的修筑城墙。

        

城池充满古朴蛮荒的气息,似乎没有认真的修建和打磨。

        

城内和城外的百姓数量,足有二三十万。

        

这么多的人每天吃的粮食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便有许多百姓主动的开垦农田,捕捞鱼虾,也难以支撑。

        

呜呜呜!

        

伴随着号角声,三百骑兵从城内奔出,开始和以前一样巡视四方,防备其他势力的进攻。

        

“前面便是归仁!”

        

距离这座城池十里外,王景亲自率领骑兵,带着穆弘和三个胡人大将,领着三千两百骑一路奔驰,终于来到了归仁附近。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在路上。

        

他们遇上了许多流民,还有其他大小势力的探子。

        

泗州地界,数千里方圆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源世界时间长河中的百姓纷纷降临,即便每个时代只有数十万人,十个时代加起来就有数百万。

        

被袁术、孙儒收拢的百姓,只是众多百姓中的少部分而已。还有一部分百姓流散山林,降临没有多少时间便惨遭不幸。

        

王景行军路上遇到的便是这种。

        

除了零零散散的百姓之外,他们还遇上了大大小小的山寨坞堡。

        

孙儒、草军、袁术都不是什么怜惜百姓的仁主,他们心中更多的是不断扩张争霸。

        

眼中看的都是同层次的对手。

        

在他们势力之中,那些小规模的势力和抱团求生的百姓,根本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若是麾下丁口粮草不够,他们便出兵清剿一番,就能剿灭一部分山寨坞堡补充自身。

        

平时他们自己的粮食都不够吃,自然不会刻意的把境内所有百姓全部收拢,平灭所有小规模的势力。

        

他们是把这些山寨屯堡当成可以持续收割的粮食……

        

遇到这些势力的探子,还有路上遇到的百姓,王景抽调一百骑兵,让他们把路上遇到的所有百姓、探子全部收拢。

        

跟在大军后面行军。

        

而他所率领的骑兵主力,一夜之间,便强行军接近了孙儒的老巢。

        

“先休息喂马!”

        

“穆弘,额木齐,你们各带五十骑随我探城!”

        

一夜飞奔赶路,三千胡骑还能承受。

        

不过他们坐下的战马,经过一夜奔波必须修养体力。

        

王景挥手让骑兵停下休息。

        

他亲自带着一百骑接近归仁,准备观察一下这座城池的情况。

        

穆弘和额木齐都是军中将校,自然不会像沈翼那样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之类的话。

        

对他们来说,一个亲自冲锋突阵,敢于冒险的主公才能让他们真心臣服。

        

“路上那些势力的探子说,归仁有丁口三十余万,不久之前,淮南军更是兼并了明军刘泽清所部,丁口更多!”

        

“这么多的百姓,留给孙儒真是可惜了!”

        

骑兵速度最快。

        

王景、穆弘和额木齐都是五感极为敏锐的大将,众人小心的躲过了在城外寻找食物求活的一队队百姓。

        

来到了一处山坡上,遥遥的能够看到前方的归仁城。

        

王景稍稍观察城池,便由衷的感叹一声。

        

归仁的人丁资源太多了。

        

足足是泗洪和东湖的一倍,只可惜这么多的人口,孙儒不老老实实的种田,反而把这些人当成了累赘。任由归仁的百姓自己开荒种田,自己打渔打猎。

        

如果说王景治理疆土是精耕细作,那孙儒就绝对是散养了。

        

他把归仁的这些人当成奴隶,只会压榨。

        

每次出兵都要先在归仁征粮,而每次征粮,就有人会饿死。

        

“主公此战覆灭归仁,数十万丁口自然是我们的!”

        

穆弘说道。

        

呜呜呜!

        

这时候,在归仁外围巡视的三百骑兵看到了众人,立即吹响警报,三百骑兵如恶虎扑羊,朝着他们轰然冲来。

        

“淮南骑兵!”

        

王景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这三百骑兵看起来实力不差,冲锋起来更是能让常人丧失胆魄。

        

但在他眼中,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

        

三阶武将便能在战场中摧阵拔寨,有战马长枪在手,冲破三百骑兵不算难事。

        

而王景。

        

已经凝练了白龙罡气达到了四阶。生命层次得到了升华。

        

王景如果亲自动手,白龙罡气横扫,屠杀三百骑兵如同杀鸡……

        

唯有大将领兵,让麾下兵将形成军势,才能对四阶之上的武将有所限制。

        

“穆弘、额木齐!这支骑兵交给你们了!”

        

敌军冲来。

        

王景没有退走,而是让穆弘、额木齐两人亲自领兵突阵,以一百骑对阵敌军的三百骑。

        

“属下领命!”

        

穆弘、额木齐双眸闪过一丝炙热。

        

穆弘需要不断立下功勋,稳固自己骑兵大将的地位。

        

而额木齐同样需要在战阵上表现能力,赢得王景的重视。

        

轰!

        

穆弘这次亲自冲锋在前,身后跟着精锐骑兵,毫不畏惧的朝着淮南骑兵反冲。

        

“好贼子!是哪方势力的精锐骑兵?”

        

“是张归霸,还是张璘?”

        

淮南三百骑兵的校尉惊怒交加。

        

没想到对方这么有胆量,此时双方冲势已成,谁若是躲闪必然遭到对方雷霆一击。

        

所以他心一横,厉喝着汇聚麾下精兵,准备一举将眼前莫名出现的骑兵凿穿击溃。

        

不过。

        

他刚厉喝下令,心中就陡然生出悚然之感,下一刻,一根铁箭挟带风雷之声呼啸而至,噗的一声没入了他的眼眶。

        

轰隆!

        

淮南军校尉掉落马下,在掉落之前他最后看到的,是远处骑兵中的一个持弓胡人……

        

宛如巨石砸落水潭。

        

溅起来大量的水浪水珠。

        

穆弘和额木齐联手,一个三阶巅峰武将,一个二阶擅长齐射的胡骑将校,他们便是碾压一切的巨石。轰然将三百敌骑砸碎。

        

鲜血飞溅,恍如溅起的水浪水珠……

        

王景独自留在后面,他手中握着马鞭,静静的看向前方,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