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暴怒(第一更求订)

        

听了孙儒和马殷的理由后,许德勋等大将这才平复了情绪。

        

这时,使者的哭声传入孙儒的耳中。

        

孙儒双眸闪过一丝狞色。

        

“来啊,把这厮拖下去剁碎了喂狗!丢了我的脸面,还在这里哭丧,当本节度是死人吗?”

        

为了击败泗洪王景,孙儒愿意强忍心中的暴怒,但对于一个丢了他脸面的使者,孙儒便展现出了性格中的暴戾。

        

啊!

        

几个魁梧亲卫上前,硬生生的把使者拖下去,就如孙儒的命令一样,真的把这人剁成了肉泥。

        

听着远处逐渐消失的惨叫声。

        

孙儒的嗜血暴戾情绪这才舒缓不少。

        

他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眼前的乱石山营地,冷哼一声。

        

…… 记住网址m.lqzw.org

        

归仁城内。

        

原来属于淮南军留守大将的府邸,被城内民夫工匠修建的典雅精致,假山流水,亭台楼阁,和外面简陋的寨墙画风完全不一样。

        

这里原本是孙儒落脚之地,在孙儒率军出击后,便由留守的大将看守,成为统治归仁附近数百里的中心。

        

此时假山崩裂,流水染血,一具具淮南军士卒的尸体被抬出去。

        

城内的百姓被临时征召成民夫,这些百姓战战兢兢,在一个个胡人骑兵的注视下,迅速清理城内大战的残破。

        

三千胡骑,每百人为一队,在归仁内外巡视镇压不服。

        

穆弘和三个胡人大将,此时站在府邸的大厅中,大厅周围站着汉骑精锐,此时厅内鸦雀无声,几个大将静静的站着。

        

王景坐在上首,微闭双眸。

        

片刻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几个一脸风霜的文吏小心翼翼的来到门前。

        

“将军!我等已经把城内的粮草、武库以及牛羊、人口统计完成……”

        

这几个文吏,是为了生计而投靠淮南军的其他朝代的士子。

        

在淮南军麾下,他们的日子过的很窘迫,不可能真心的为孙儒效力,王景率军攻入归仁后,他们便转投王景麾下。

        

王景缓缓张开双眸,眼中似乎有着灵光。

        

“讲来!”

        

一个文吏连忙上前,说道:“城内共有存粮十一万石,铠甲三千领,长枪长矛两万五千支,牛羊三万匹……”

        

粮仓和武库的东西看起来不少,但和淮南军的势力相比,这些东西只占了一小部分而已,很显然,无论是粮草还是军械,绝大部分都被孙儒带走。

        

城内留下的物资已经不足以供养三十万人口。

        

似乎无论在什么地方,孙儒始终会缺少粮草一样,即便对方知道自己在历史上的死因,对粮草十分重视。

        

但也没有真的改变性格,耐心的种地屯粮。

        

“这次攻打归仁,便是为了断绝孙儒的后路,眼下归仁只是淮南军的其中一座城池,万寿还在对方手中!”

        

王景摆摆手,让几个文吏退下,然后开口说道。

        

“所以!在攻下归仁之后,我们还要拿下万寿,以迅雷之势击溃孙儒!”

        

“穆弘,如今归仁内外还有三十万百姓不可轻弃!我给你一千骑兵,再临时招募五千青壮,守好归仁,在我击溃孙儒之前,不能让草军和唐军等势力越雷池一步!”

        

草军的大将是张归霸、张归厚兄弟,唐军大将乃是张璘。

        

双方在历史上便是不共戴天之敌。

        

如今在神州世界,当降临后双方就开始对峙厮杀。

        

即便周围出现其他情况。双方也很难派出兵马。

        

小部分兵马的试探,还有周围的山寨屯堡,穆弘有一千骑兵足以镇压。

        

“额木齐!”

        

“属下在!”这个胡人骑将立即站出来。

        

“你带一百骑兵绕路赶往乱石山,归仁被攻破的消息肯定瞒不过孙儒,你告诉李开芳和步骘,如果孙儒不顾一切攻打乱石山,务必让他们坚持三日!”

        

王景冷静的说道。

        

归仁曾是孙儒的老巢,对方在这里有不少暗子,王景此行率领的兵马不多,并且还都是性格有些粗陋的胡人,根本无法遮掩消息。

        

或许。

        

此时孙儒、张归霸、张璘等人就已经知道了归仁的情况。

        

归仁丢失,孙儒要么退兵,要么爆发全力猛攻乱石山,只要乱石山被攻破,王景就算把归仁和万寿全部拿下,也要退回泗洪。

        

如今王景和孙儒的情况,已经朝着换家战术演变。

        

“属下领命!”

        

额木齐接下军令,转身大步离开。

        

他的时间紧迫,不能在归仁浪费。早点到达乱石山,王景就会多一分胜算。

        

“索图、巴尔思!你们去召集骑兵,准备出发!”

        

王景说罢,直接站起身朝着厅外走去。

        

其他将校按照军令,本来在战火中逐渐平复的归仁,再次喧闹起来,大量的物资从库房运出,几个时辰后。

        

粮草物资准备的差不多,两千胡骑也在号角声中,在城外的原野中聚齐。

        

王景目光在这些胡骑身上扫过。

        

这次攻打归仁,长水营只折损了不到一百人。

        

并且,经历了一场摧枯拉朽的战斗,这两千胡骑似乎得到了淬炼。

        

气势开始凝聚,即便遇到精锐骑兵也有一搏之力。

        

“走!”

        

王景骑着战马,一手捏着马鞭,在白龙罡气的震动下,他的声音笼罩四方,准确的传入所有胡骑的耳中。

        

半日后。

        

如王景预料的一样,归仁被王景奔袭攻陷的消息,已经传入了周围几个势力的耳中。

        

草军、唐军蠢蠢欲动。

        

不过他们一旦分兵,很容易被死敌趁虚而入,所以都只是派了小部人马和探子,观察王景和孙儒对阵的结果。

        

而孙儒,此时的面色有些铁青。

        

不久前他的使者被李开芳割了双耳,为了把王景的主力从泗洪引出来,他忍住了羞辱,想要一战定乾坤。

        

但他没有想到。

        

王景居然亲自领兵奔袭归仁,拿下了他的老巢!

        

这简直是打了一个耳光后,又用力的给了他一巴掌,孙儒甚至隐隐间感觉到脸皮有些红肿。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孙儒咬着牙,咯咯作响,这时马殷、许德勋等人反而没有怒吼大叫,他们跟随孙儒已久,自然知道自家将军的性格。

        

此时孙儒显然是出离的愤怒。

        

他们这时候跳出来,反而会让孙儒更加愤怒,他们也落不了什么好。

        

反正,节度已经暴怒。

        

接下来必然会全力出兵,就是不知道是回师攻灭王景,还是全力拿下乱石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