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满目皆敌

        

血无尽,血浩瀚。

        

蜀山之下,魔纷涌动。

        

有血色潮水,滚滚而来,沿着蜀山灵脉向前挺进。

        

声音,可怕至极的声音,不断作响。

        

仿佛有千万人同时哀嚎一般,整片大地都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影响,开始扭曲,变异。

        

血色潮水当中,有绿色的枝丫,跟着一起蔓延,那莹莹绿色有的不是生机,而是死亡,上面挂着无数的人头,他们一个个面目狰狞,死状凄惨,明明只剩下头颅了,依旧忍不住哀嚎不断。

        

还有灰色的气息气息弥漫,里面充满了腐败、疾病等气息,它滚滚流淌,所过之地,哪怕山石大地都开始长出斑纹,仿佛生病了一般被影响了,无法在坚固起来。

        

有虫群涌动,整体黑色,飞舞在空中之上,它们嗡嗡作响,虫子足有巴掌大,且每一个小虫上都有一个亡魂被拘束,密密麻麻怕数量足有数百万,甚至于上千万之多。

        

这是魔!

        

可怕至极的魔!

        

并且,还不是一个,而是整整四个。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毫无疑问,他们每一个出现,每到一处,必然生灵涂炭,必然哀嚎遍野。

        

蜀山灵脉之下,大道都他们的气息扭曲成了另一个模样,空间都收到了它们的影响,充斥着死亡的味道。

        

而在在这滚滚魔血当中,还有身影在里面穿梭着,那是一个又一个的魔头,最低都是法力境,有数千,而哪怕强悍的元神,也足有上百之多。

        

他们每一个身体上都纠缠着大量的怨恨,在外面毫无疑问都是魔道巨擘。

        

沿着无尽血潮而去,他们大笑着,尖叫着,仿佛百魔夜行,百无禁忌。

        

今天,将是一个盛大的日子,是前所未有的魔道盛会。

        

血魔老祖联系,绿魔老祖、病疫老祖、死亡老祖一起而来。

        

当今天下,东西南北所有的大魔头全部都汇聚于此了。

        

平时,这样一个魔头,起码要两个正道大派才能对抗,如今他们全部都到了。

        

正道,从今天过后开始,将屈服于魔威之下,从此天下都将落入他们的手中,长夜将至,魔道纵横。

        

有人或许会问天庭呢?

        

要知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

        

等天庭反应过来,地上早不知道过去多少岁月了。

        

魔道和正道不同,他们求的可不是永远统治,而是一时之快。

        

以万物生灵为血食,还是有前提的,比如说这天下的人够多,不然都杀光、吃光、死光了这天下得到了又有什么意义?

        

更别说只有享受过和平、自由、爱情一类毫无意义的生活后,那么当痛苦来临的时候,才能够酝酿出至极的美味。

        

所以,魔要的不是天下在手,而是无比的痛快,无限的杀戮,在也没有人能够出来,冠冕堂皇的阻止他们。

        

杀,杀,杀!

        

百名元神,数千法力,他们在呼啸,滚滚魔音仿佛数万,数十万亡魂一起在咆哮一样。

        

“血魔老祖,你是怎么找到蜀山灵脉的?”绿魔老祖忍不住开口问道,本以为需要强攻,却没想到居然能直接暗潜过来。

        

直接冲进蜀山腹地之中,这毫无疑问对任何一个正道大派而言,都是灭顶之灾。

        

正道大派,可不只是有足够强大的个体,更麻烦棘手的是他们的护山大阵,一旦开启,就是他们这种老魔想要攻破,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

        

其余几人脸上也纷纷露出好奇神色,毕竟血魔老祖专门邀请他们前来,本以为只是装装样子,没想到居然真的能灭掉蜀山一脉,不仅如此,如此之多的正道汇聚之下,这一次过后天下正道无疑都将元气大伤,年轻一辈死伤惨重。

        

血魔老祖轻轻一笑,直接将事情讲述了出来。

        

“哈哈!”

        

“桀桀!”

        

“嘎嘎!”

        

“好一个蠢货...。”

        

三位老祖几乎同时大笑了起来,作为千年老魔,活下来的每一个都是经历无数血火的存在,到了他们这种层次,计谋算计什么的还能不明白?不懂?

        

若是如此,他们也活不到现在啊。

        

只是瞬间,三位老祖基本上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剑祖留下了杀手锏?”

        

“大概率是了,那个老东西,不可能不防备本尊,必然留下手段!”

        

“哈哈,那个小辈真是有趣,这想法让我忍不住的想到了三岁的孩童。”

        

“桀桀,真是可爱啊,好久没有遇到这么纯,这么蠢的家伙了。”

        

“嘎嘎,真期待当我们一起出现的时候,他会是一个什么表情?会不会是等等我只邀请了血魔老祖,没邀请其他的人来啊?”

        

四位老祖忍不住的大笑起来,里面带着无尽的嘲讽与不屑。

        

手段,只能说稚嫩。

        

心思,更是无比浅薄。

        

为何圣人算计,天下无敌?但凡算了你,要你生你生,要你死你死?

        

因为他们力量无敌啊,亲自动手什么的也太无趣了,和拍死蚊子有什么区别?所谓算计,不过是好玩而已。

        

成也好,败也罢,玩玩而已。

        

可惜面对他们绝对的力量,基本没有生灵能够超脱其上。

        

妖族不行、巫族也不行,至于大罗金仙?更加不行。

        

最大的依仗只是剑祖保留下来的手段?也好意思下场玩游戏?相当棋手,配吗?

        

别说四大老祖前来,就是血魔老祖一个人也同样不惧,对方根本就不明白,将蜀山灵脉交出来的意义。

        

血魔老祖直接道:“开始吧,本尊很期待那些个正道大派的表情。”

        

“嗯!同样期待啊!”另外三人同时点了点头。

        

刹那间,四人的力量逸散而出,化作点点灵光,直接融入到了这蜀山灵脉之中,通过蜀山灵脉,向外不断逸散。

        

*******

        

而此刻,蜀山上。

        

伴随数百道流光飞速而至,有可怕剑意冲破云霄,直指蜀山。

        

抬手,长天真人吸一口气,下一刻直接大喝出声道:“蜀山剑祖,华山飞光前来讨一个公道!!!”

        

原本位于剑祖宫殿之中的仇无痕脸色顿时就变了,他双瞳猛然张大,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

        

华山?

        

怎么会?为什么?讨什么公道?

        

他忍不住的捏紧了一下自己的拳头,感觉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超出他的控制了。

        

吸一口气,他直接飞身而出,被对方点明了,自然没办法继续待在宫殿之中。

        

“长天道友,不知道我蜀山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以至于要在这种时候,前来兴师问罪??”

        

他飘飘为其,元神显现,化作巨大身影,直接开口出声。

        

“仇无痕?”

        

长天真人扫了一眼对方,随即脸上露出不屑与轻蔑之声,直接道:“你还不配和我说话,让蜀山剑祖出来!!数年前,你们门派弟子坑杀我派弟子的事情,今天给一个交代吧!!!”

        

伴随着他话语落下,刹那间仇无痕怔住了。

        

数年前...???

        

那件事情不是当时就已经完结了吗?

        

“不好!!!”

        

下方贵宾房间之中,阿宝脸色豁然一边,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丫头他们也对视一眼,纷纷吸一口气,想到了什么。

        

甚至于孤月也是脸色一变,想到了阿素心得里面的某一段。

        

“怎么了?”一旁,空尘子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不解神色,至于李若雪也是眉头紧皱,几年前的事情无疑是以长天真人自己镇杀门派弟子灵魂结束,如今再度上门,再提此事,实在古怪。

        

“这是借口!”

        

阿宝脸色无比难看,“华山打算对我蜀山动手的借口!”

        

记住了阿宝,立场决定屁股,邪魔外道可怕,正道大派同样不可不防!

        

表面上光明正义,暗地里逼良为娼这种事情,一些个正道大派远比邪魔外道更加可怕。

        

限制他们的理由,说白了就是面子问题,比如乘人之危,比如行同魔道一类的。

        

所以他们出手前,大抵两个方法。

        

一种暗着来,就是把脸蒙起来,当自己没脸。

        

另一种明着来,拿着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直接上手。

        

毫无疑问,华山选着的就是第二种。

        

该死,该死!

        

没想到,完全没想到。

        

华山居然如此这般不要脸,居然直接撕破脸皮。

        

果不其然,长天真人道:“五年前蜀山门徒阿宝等人,算计我派三名弟子,以至于他们身死,灵魂都没留下,这件事情蜀山剑祖该给我华山一个交代了吧?”

        

仇无痕闻言一呆,他虽然很阴了,可显然长天真人直接就属于不要脸了,这是在找事情?

        

不过他忍气功夫不错,心思转动的更是极快,直接吸一口气道:“长天真人,若是如此的话,很遗憾,你说的阿宝如今也是我蜀山叛徒,若是长天真人想要找他们报仇的话,大可...。”

        

“该死,这个蠢货!”

        

阿宝忍不住的骂了起来,从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怎么了?”空尘子与李若雪都呆了一下,无疑仇无痕的行为虽然很阴险,但却没有错误吧?既然对方找的是他们,他们正好和对方敌对,那就索性将麻烦给彻底甩掉。

        

“才不是啊,师傅!”

        

孤月摇了摇头道:“对方明显是在找借口,目的就是定性蜀山剑派对华山门徒动手这件事情,不管阿宝他们如何,这个时候都不能这么说,说了,那蜀山对华山动手就是事实了,如此一来华山也就有了对蜀山出手的借口。而刚刚,仇无痕亲自将这个借口送给了对方!这毫无疑问是最愚蠢的选着。”

        

“背叛?哈哈,哈哈哈,好一个背叛!”

        

长天真人不出意外的直接大笑了起来,“那么今天我杀你蜀山门徒数千,明天我也背叛,是不是你蜀山就不找我华山理论了?”

        

“诸位道友,你们听听,你们听听这话说的...!”

        

“仇无痕,既然你要做主,那么就给交代吧!要么现在立刻交出阿宝他们,要么华山与蜀山开战!!”

        

仇无痕一颤,整个人都待在原地,眼睛睁得大大的,不可置信的看着长天真人。

        

这一刻他也懂了,也明白了。

        

华山此来,就是想要对他们动手。

        

交出阿宝他们?若是可以的话,他也想。可立刻?这可能吗?

        

“啧啧,居然对同道下手,蜀山剑派虽然听闻你们霸道,却没想到如此霸道啊,蜀山剑祖在么?这件事情要不然出来说一下?一堵天下悠悠众口?”

        

然而仇无痕还没来得及开口,有声音响起,有人飞出,是衡山阴阳。

        

“不错,蜀山剑祖,这事儿啊可办的不厚道哦!”泰山派开天。

        

很快,一个个的身影飞了起来,前来蜀山的七大教派,除去昆仑之外,足足六个同时飞起,满脸质问。

        

轰隆!

        

脑海一震,晴天霹雳。

        

这一幕,这熟悉无比的一幕。

        

与那五百年前,被毁灭的九霄宫,何其相似?

        

仇无痕呆住了,阿宝他们脸色也白了,虽然后者没有经历过,可宗门历史上却写着,短短十余字,何等惨烈。

        

十月,第三次正道大会,九霄宫血流如雨,六千七百人仅余七十三人,其中重伤不治百年后身死魂消四十五人,发疯二十二人,偌大九霄宫仅六人好好活了下来...,千分之一的比例。

        

“桀桀,开始了啊,大戏!!”

        

“嘎嘎,有趣,实在有趣!”

        

蜀山灵脉之下,看着上面仿佛闹剧一般的景象,四位老祖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真是白看不腻啊,那些正道撕破嘴脸时候的样子。

        

“要不然一会我们出去,给蜀山帮忙吧?感觉这样会很有趣啊。”

        

“咦,你还别说,这真不错!”

        

“到时候让蜀山订下契约,每百年送血食一万给我们!”

        

“哈哈哈...!”

        

毫无疑问不管正道,还是魔道,这蜀山在他们面前,都只是盘中餐,上演的是最鲜血淋淋的现实。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仇无痕僵在原地,他的计划,他的想法,他的打算,在这一刻全部都泡汤了。

        

血魔老祖出现之前,首先要面对的是正道六派的围攻??

        

剑祖的手段?

        

是,能破局。

        

可是一旦对华山他们用了,血魔老祖怎么办?

        

下方阿宝他们也彻底失策了,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毕竟他们还只是孩子,根本没那么多经历,能够做到如今这种程度,已经很是极限了。

        

李若雪深深吸一口气,她抬手抱拳对这空尘子道:“空尘子师兄,若雪恳求你一件事。”

        

空尘子怔了一下,随即当看到李若雪目光之中的死意,瞬间,他动了,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若雪师妹,你...。”

        

“蜀山,终究是我的家...,不管如今当家的人是谁,没有蜀山,就没有李若雪,若蜀山消亡,那么李若雪也合该死在今日。”

        

“若雪长老!!!”阿宝他们忍不住叫了起来。

        

李若雪回头抬手一指,瞬间将仅仅是在法力境的七人给冻住,让他们无法动弹。

        

“空尘子师兄,拜托了!”

        

空尘子怔了一下,他忍不住捏紧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又松开,又捏紧,片刻后苦笑的点了点头头道:“好!”

        

我在,必然抱他们七个无事。

        

嗯...,总算明白为何华山灭门的时候阿宝管都没管,相反孤月死掉后他不但去把灵魂给弄回来,还一点点拼了回去,不但给了天击剑,后来丹尘子更是直接连掌门之位都送了...。

        

李若雪脸上露出笑容,灿烂至极道:“谢谢!”

        

阿宝他们的天赋,毫无疑问的,未来必然成为绝世之才,虽然自己看不到了,但蜀山经历过这次大劫后,必然会重新建立,必然。

        

“阿宝,以后就拜托你了,重建蜀山,再创蜀山辉煌!!!”

        

她一语落下,一步而出。

        

对于仇无痕她无比痛恨,但为了蜀山,天大的仇恨也可放下!

        

“仇无痕!”

        

淡然一声,直呼名字,李若雪直接出现在了虚空之上。

        

仇无痕怔住,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向了出来的李若雪,他无法理解,对方为何出现,在这个时候。

        

李若雪眼神没有丝毫感情,有的只是决绝,无与伦比的决绝,“将师尊的剑意,给我!”

        

仇无痕呆了呆,下意识的想摇头,可当看着对方的目光后,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愣愣的拿出了剑祖留下的,已经被他炼化了很多的那道剑意。

        

拿起剑意,李若雪看也不看对方,元神瞬间溢出,就那么生生的将剑意融入到了自己魂魄当中!

        

锵!

        

伴随着可怕剑意冲霄而起,李若雪元神震动,七窍喷血,刹那间她满头秀发直接变成了苍白之色,转瞬间就化作了无限血红。

        

一剑,断开境界,直接跨入洞虚,突破卡住她的六千丈之天,不断腾升。

        

片刻后,直接抵达了可怕至极的八千丈之天的地步。

        

她袖手一起,天击剑爆发出绝世光辉,照耀整个天地。

        

想要吃下蜀山?

        

来~!先尝尝蜀山剑修的剑!!

        

嘶~!

        

长天真人脸色微变,下面四位老魔也是心头一跳。

        

和面对仇无痕完全不同,这突然跳出来的姑娘,特么,特么...。

        

剑祖那个老疯子!!!

        

为何天下都忌惮剑祖?为何连杀人盈城的老魔在其死前都不敢登山?

        

不只是因为剑祖够强,而是他够狠,够疯!

        

此刻,这个姑娘也是。

        

燃命和你一战!

        

八千丈之天的洞虚境燃命一战,哪怕正道六派,这一刻也忍不住的脸色发青。

        

该死,刚才应该直接出手的。

        

完全没想到剑祖竟然还留下了这样的手段,并且还有洞虚境天才能够以真灵破碎为代价,以自身永世消亡为结果,不顾一切一战!!!

        

怎么办?

        

一时间,众人踌躇了。

        

不为别的,很显然这姑娘完全不会顾及自己情况,谁敢上前,谁特么就得去死!

        

“有趣,有趣,实在有趣!”

        

“这股劲儿若是沦落魔道,怕不是要出一个天地大魔了。”

        

四大老祖惊了一会儿后,顿时笑眯眯起来,这绝世盛景,无疑值得欣赏啊,特别是这样的人对上的是正道,而不是他们,就更加精彩了。

        

“不来吗?不来那我就过去!”李若雪眼眸如剑,气息若渊,可怕的剑意冲霄,天地大道都被她的剑意影响,被她压制。

        

该死!

        

六大派之人对视一眼,动了。

        

到了这种地步,退无可退。

        

八千丈之天,不开玩笑,分开反而容易被她杀死,如今只能齐齐出手,全力镇压。

        

锵!

        

有剑意爆发,飞光之剑、开天之剑、阴阳之剑、灼热之剑、有雷、有碧绿雾霞。

        

可怕至极的冲突,将要上演...。

        

******

        

而在此时,蜀山之下。

        

一道身影,慢慢而来,他一步一个脚印,朝着蜀山而去。

        

终于,路到了尽头!

        

是李素,他终于走了回来。

        

在他身后,远远的有一百多人悄然跟着,眼神儿发光。

        

他们境界不弱的,已经可以感受到云雾缭绕的蜀山之中正在发生大事,可怕无比的大事。

        

那么,这个不知道名字,不知道是谁的蜀山强者会怎么做呢?

        

留他停了下来,银色的眼眸缓缓抬起,看向了天空之上,被万千云雾遮蔽起来的蜀山。

        

眉头微微动了一下,感受到了什么。

        

片刻后,李素他轻轻吸一口气,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淡淡开口出声道:“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