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3 第 33 章

        

“早就听说过姻缘石的名号,但我还是第一次见,”柳安安一脸新奇地拉着萧夕禾,“听说能照出自己的前世,我们要不要去试试?”

        

“我劝你最好不要。”许如清凉凉开口。

        

“别急,先看看情况。”萧夕禾安抚。

        

柳安安也知道,姻缘石出现在这里相当反常,听到小师妹劝阻便立刻放弃了。

        

可总有人忍不住好奇。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趁其他人不备,跑过去将手扣在了石头上,姻缘石接收到他的灵力后,银色的光愈发亮了。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只见少年怔怔盯着石头,许久突然哭着跪下,嘴里念叨着什么:“孩儿对不起您,都是孩儿的错……”

        

柳安安看着除了比之前更亮些、其他毫无变化的石头,忍不住心生好奇:“他瞧见什么了?”

        

“除了自己的前世,还能瞧见什么?”许如清反问。

        

柳安安愣了愣:“就……一个前世而已,至于这么伤心吗?”

        

“那得看自己前世经历了什么,若是无悲无痛,自然不必伤心,”许如清说完停顿一瞬,又道,“即便伤心,也不会太久,毕竟姻缘石只能看到前世,而非将前世的情感与记忆强行融入脑海,所有情绪不过浮于表面罢了。”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萧夕禾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懂了,就跟看电视剧一样,情绪上头会跟着哭,但关了电视就什么事都没了。

        

果然,痛哭过一场的少年很快冷静下来,脸上只剩下没控制住自己的窘迫。

        

众人等了片刻,见四周没有半点异状,也渐渐放松警惕,有存不住气的小年轻直接跑去玩姻缘石了。也有道侣一起去测姻缘的,结果第一对道侣测完,男的直接捱了女的一巴掌,其他道侣瞬间放弃了。

        

柳安安看得蠢蠢欲动,可没有大师兄准许,再心动也不敢贸然前去。许如清看着她抓心挠肺的样子,总算准许了:“去吧。”

        

“好!”柳安安欢快地朝姻缘石跑去,跑到一半又想起什么,又回来拉萧夕禾的手,“小师妹,我们一起吧。”

        

“好。”萧夕禾对什么前世今生的不感兴趣,但还是笑着陪她去了。

        

两个人跟在其他修者后面排队,不多会儿便轮到了她们。

        

见她们已经到了最前面,林樊也按捺不住了:“少主,咱们也去吧。”

        

“不去。”谢摘星慵懒拒绝。

        

“去呗,就当是凑个热闹,你就一点不好奇自己的前世?”林樊劝道。

        

谢摘星撩起眼皮看他:“有什么可好奇的?”

        

“那你不好奇少夫人的?”林樊拿出杀手锏,“而且你也可以跟她测测今生的姻缘,我看你们肯定是天生一对。”

        

谢摘星突然不说话了。

        

林樊乐了一声,推着他就往姻缘石走,到了之后直接插队,后头排队的人非但不敢生气,还赶紧往后退了几步,给他们腾出更大的空间。

        

萧夕禾见谢摘星也来凑热闹,便笑着朝他点了点头,谢摘星轻嗤一声别开脸,看也不看她。

        

……少主,你这样是讨不到媳妇儿的。林樊腹诽一句,却不敢真说出来,只是笑着催促前面两人:“快点快点,我也要试试。”

        

“要不你先来吧。”被林樊一催,柳安安突然有点紧张,于是寻求小师妹帮助。

        

萧夕禾笑着应了一声,将手轻轻覆在了姻缘石上。

        

指尖下银光涌动,很快便出现了不甚清晰的画面。

        

应该是她的一生吧。怀孕的女人、生下来就被丢弃的孩子、孤儿院的围墙、大学的奖学金、人生第一份工作……她好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努力活着了,也终于靠着自己,一步步活出个人样来。

        

……然后就是出车祸,全身粉碎性骨折,肇事者为了减轻罪责,便一直将她留在ICU里吊着一口气,试图借此减轻刑罚,然而还是在一年后,死在了秋天的某个夜晚。

        

原来她是死了之后才来到这个世界啊。萧夕禾恍惚一瞬,接着就看到自己的墓碑,看到肇事者逃脱刑罚,因却又因另一件事被重判,去了监狱后没过多久,便因为哮喘死了。

        

也算恶有恶报。

        

“小师妹,小师妹……”

        

萧夕禾猛地回神。

        

“你看到什么了?”柳安安紧张地问。

        

萧夕禾无言片刻,笑了笑:“前世呀,好像还挺惨的。”

        

“没关系,这辈子过得好就行了。”柳安安牵着她的手安慰。

        

萧夕禾点了点头,催她赶紧试试。

        

柳安安笑着答应,也将手覆在了姻缘石上。

        

萧夕禾在旁边等着,正是百无聊赖时,旁边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把眼泪擦擦。”

        

萧夕禾愣了一下,一扭头便对上了谢摘星不悦的眼眸。

        

萧夕禾下意识抬手,结果眼下干干的:“……哪有眼泪。”

        

谢摘星看着她湿润的眼眸,觉得很不顺眼:“看见什么了?”

        

“……也没什么。”萧

        

夕禾尴尬一笑。

        

谢摘星一顿,又扫了她一眼:“那哭什么?”

        

“哭我自己呀,”跟其他人看电视的心情不同,她的前世也不过是几年前,提起当初仍然有些惆怅,“好不容易否极泰来,结果被个人渣毁了一切。”

        

谢摘星沉默不语。

        

萧夕禾轻呼一口气,就看到柳安安笑盈盈地将手收了回来。

        

“小师妹,原来我上辈子是只小兔子,”柳安安笑眯眯地比划一下大耳朵,“还是只胖兔子,一直生活在山林里,每天翻山越岭打洞。”

        

这么勤快,肯定很好吃。萧夕禾一冒出这个念头,立刻深深地罪恶了……她真是个禽兽,竟然连师姐都想吃。

        

萧夕禾咳了一声抬头,便看到谢摘星一脸若有所思,显然是想起了背阴谷泛滥成灾且美味的兔子。

        

……也是个禽兽。

        

柳安安蹦蹦跳跳去找许如清了,萧夕禾慢吞吞地在后面跟着,走了几步后发现谢摘星也跟来了,顿了顿后问:“魔尊,你不看看自己的前世吗?”

        

“有什么可看的?”谢摘星反问。

        

萧夕禾:“……”你不看还去排什么队。

        

两人对视许久,谢摘星扭头就走,萧夕禾只好跟上。两人一路无言,在即将与许如清二人汇合时,他突然开口问:“那个人渣还活着?”

        

“嗯?”萧夕禾不解。

        

谢摘星面无表情:“死了也没事,转世十次也能抓回来。”

        

萧夕禾怔怔看着他,突然一股暖流涌入心口,烫得她差点又要哭:“估计是抓不到了,但是没关系,他已经遭报应……谢谢魔尊。”

        

谢摘星斜睨她:“想太多,本尊只是想看个热闹。”

        

萧夕禾嘿嘿一笑:“是是是,魔尊说什么就是什么。”

        

谢摘星轻嗤,眉眼却是愉悦。

        

角落里,陈莹莹看到两人自然的相处,抿着唇匆匆别开脸。

        

而同样不快乐的还有某个人,那便是正用姻缘石看前生的林樊。

        

大部分人在看自己的前世时,都是或惆怅或悲伤,也偶尔会有像柳安安这样没心没肺的,但目前为止,并没有哪个人表露出如他一样的愤怒。

        

&n bsp;  看完前世,林樊怒气冲冲地往回走,经过许如清时还冷笑一声。

        

许如清眉头微挑,没有理会他的突然发疯,倒是柳安安忍不住好奇:“他看见什么了?”

        

“应该跟师兄有关,”萧夕禾若有所思,“难道他们上辈子就认识?”

        

“即便上辈子认识,也定然是仇家。”许如清悠哉悠哉开口。

        

柳安安啧了一声:“那可未必,我看他的样子,倒像是上辈子对你求而不得。”

        

“噗……”萧夕禾没忍住乐了。

        

许如清:“……”

        

这三人聊天也没避着谁,谢摘星听完也难得生起一丝兴味,慵懒地问还在黑脸的林樊:“看见什么了?”

        

“别提了,真晦气,”林樊扯了一下唇角,娃娃脸没有半点气势,“早知道我就不看了!”

        

偷听到他说话的萧夕禾,忍不住把耳朵往这边送送,可惜林樊一个字都不肯多说了。

        

确定从林樊那里打听不到什么后,萧夕禾跟柳安安对视一眼,接着同时看向许如清。

        

“……看什么看,我对前世今生什么的不感兴趣。”许如清轻嗤。

        

两个师妹睁大了眼睛,愈发显得可怜。

        

谢摘星看着这俩人双胞胎似的,不由得扯了一下唇角。

        

师妹们的撒娇永远是最强大的武器,许如清很快就败下阵来,被两个小丫头钳制着去了姻缘石前。

        

“你看完一定要告诉我们呀。”柳安安不放心叮嘱。

        

萧夕禾跟着点头:“不准隐瞒。”

        

许如清勾起唇角,不紧不慢地将手扣在姻缘石上,石头表面顿时闪过一阵银光。他盯着石头看了片刻,唇角的弧度突然加深。

        

“看见什么了?”柳安安忙问。

        

许如清似笑非笑:“看到了让林樊恼羞成怒的东西。”

        

柳安安眼睛一亮:“什么啊?”

        

许如清抽回手,言简意赅:“我上辈子娶了他喜欢的姑娘,他为了阻止婚事差点被我的部下打死,结果人家姑娘根本不跟他走。”

        

柳安安、萧夕禾:“哇哦。”

        

“她不跟我走也不是为了你好吧,她有喜欢的人,当晚就毒死你跟其他男人走了!”林樊嚷嚷。

        

柳安安、萧夕禾:“哦嚯。”

        

“但我又不喜欢她,”许如清身为一个男人,太懂如何气死另一个男人了,“不像某人,巴巴给人做了一辈子的奴才,却什么都没落着。”

        

“你……”

        

“这水怎么越来越高了!”不知是谁惊呼一声,直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众人闻言纷纷跑到崖边往下看,果然看到四周环绕的洪水比刚才高出一截,且有越来越高的趋势,只怕不出三日,就会将他们

        

所在的山顶直接淹没。

        

“这里应该是幻境吧,咱们只要离开这里,是不是就直接破局了?”

        

“那可未必,万一不是幻境呢?”

        

“不是也无妨,洪水而已,直接飞过去就是。”这样的洪水于凡人而言或许是巨大的威胁,可在修者眼中,实在不算个事儿。

        

“那万一飞过去之后,有更凶险的东西等着呢?”他们真正怕的是这个。

        

众人议论纷纷,却没有哪个人真愿意身先士卒,渐渐的议论声小了,无声的交流却多了起来,无非是盼着谢摘星能如之前一般,带着他们走出这里。

        

谢摘星懒得理会他们的小九九,直接在一块山石前坐下,倚着石头开始休息。萧夕禾见他又睡,眼底闪过一丝担忧,默默磨蹭到他身边:“魔尊,真不需要我给你诊脉吗?”

        

他以前从来没像今日这样频繁地休息过。

        

“不必。”谢摘星闭着眼睛拒绝。

        

萧夕禾抿了抿唇:“你要是不信我的医术,那让我师兄来呢?他得了师父真传,很厉害的。”

        

“少夫人不必担心,少主有我呢。”林樊不知何时飘了过来,“我可是魔界最厉害的魔医。”

        

“他已经严重到出门要带医生了吗……你叫我什么?”萧夕禾突然反应过来。

        

谢摘星倏然睁眼,视线凌厉地朝林樊射去。

        

“叫……夕禾呀,”林樊睁大了无辜的双眼,“你不喜欢我这么叫你吗?”

        

萧夕禾迟疑:“可我怎么听着像……”

        

“你肯定是听错了。”林樊一脸笃定。

        

萧夕禾也确实没太注意,见他这么坚决地否定,也就没有再问,只是叮嘱谢摘星如果不舒服了一定要说,或者从乾坤袋里拿点吃食压一压,这才转身回到师兄师姐身边。

        

林樊目送她远去,立刻转头邀功:“少主,我是不是很机灵?”

        

谢摘星冷眼看他,他默默将头扭回去。

        

片刻之后,林樊又一次忍不住搭话:“少主,少夫人给你留了吃食?”

        

“林樊。”谢摘星再次睁开眼睛。

        

林樊:“……干什么?”

        

“再多说一个字,我让你现在就去下辈子。”

        

林樊:“……”怀孕的少主真的好凶。

        

因为谢摘星的狠话,林樊不敢再打扰他,无聊之下只好又去找萧夕禾。

        

一看到他过来,许如清便挑起眉头,林樊立刻呛声:“看什么看,又不是来找你。”

        

“我似乎也没说什么吧?”许如清似笑非笑。

        

林樊冷笑一声,扭头看向萧夕禾:“夕禾,冒昧地问一句,我能给你诊个脉吗?”

        

“怎么突然想起给我诊脉?”萧夕禾疑惑。

        

林樊搓搓手:“好奇而已。”萧夕禾貌似没什么资质,修为也低,他真的很好奇,她是怎么让少主怀孕的。

        

嗯,肯定有她的特别之处。

        

萧夕禾不明所以,但还是将手伸了出去。

        

林樊当即抬起指尖覆上。魔医诊脉不同凡间大夫,是以灵力灌入经脉,在被诊者体内走上一圈,七经八脉全部过一遍,隐藏再彻底的特别之处,也能被轻易查出来。

        

然而他查了两遍,萧夕禾都平平无奇,唯有脉中血要比寻常人活泛……难道少主怀孕的奥秘,藏在她的鲜血中?

        

林樊想问能不能取点血,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对上了许如清似笑非笑的眼眸,他瞬间清醒了——

        

倒不是怕许如清,只是怕过不了少主那关。

        

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知道的。林樊深吸一口气,抓心挠肺地克制住好奇心,笑着松开了萧夕禾的手。

        

“如何?”萧夕禾好奇。

        

“很康健。”林樊夸道。

        

萧夕禾笑了:“谢谢。”

        

几人说话的功夫,山下洪水又往上涨了一截。所有人在漫长的等待中渐渐失去耐性,终于有人受不了了。

        

“这么等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儿,我先走一步!”

        

那人说罢,直接腾空跃起,试图直接跃过洪水,去往另一座山顶。

        

然而在他置身于洪水上方的瞬间,所有灵力都好似消失了一般,整个人如同折断了翅膀的鸟雀,身形笨重地朝着洪水栽去,彻底消失在翻涌的水面上。

        

“李道友!”

        

与他相熟的人当即扑到崖边,试图将人捞回来,可惜不管法器也好灵力也罢,一离开山顶便失去了作用。

        

众人看在眼中,终于失去了先前的从容——

        

灵力一旦消失,就意味着他们与凡人无异,而凡人在这样的滔天洪水中,是根本不可能存活的。

        

“大师兄,我们该怎么办……”柳安安小声问。

        

“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许如清温声安抚,眉眼却多了一分严肃。

        

萧夕禾咬着唇,直愣愣地盯着水面看,林樊以为她吓到了,于是也开口安慰:“少……夕禾别怕,少主不会让你有事的。”

        

萧夕禾回神:“我不是怕。”

        

“别逞强,明明都吓呆了。”林樊一副了然的神色。

        

萧夕禾干笑:“真不是吓呆了。”只是突然想起原文后半段,似乎也有过类似的剧情,只不过是在另一个极为凶险的秘境里。

        

同样的姻缘石,同样的洪水环绕,同样的修者被迫失去灵力。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只需找到一对命定姻缘的男女,将手同时置于姻缘石上,便能将环形洪水分为两段,硬生生劈开一条路。

        

姻缘石将姻缘化分为五种颜色,黑灰黄橙红,黑色为仇,灰色为怨,黄色为毫不相干,橙色算是合得来,唯有红色才是命中注定、天生一对。

        

世上大多夫妻都是灰橙两色,少部分是黑色,极少部分为红色。而黄色的毫不相干,却是真的毫不相干,如两条平行线,谁也不捱谁,更没机会成为道侣。

        

世界里,没有谁比男女主更符合‘命中注定’四个字了,所以在原文中,也是互通心意的他们一起解决了这场危机。

        

……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在解决危机时已经彼此喜欢,所以才会尝试去碰姻缘石,而现在两人还不认识,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怎么不令人起疑又顺理成章地让他们一起去测姻缘呢?

        

萧夕禾陷入苦恼。

        

林樊见她越来越心不在焉,犹豫一下摸回了谢摘星身边:“少主……”

        

谢摘星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你先别生气!我是真有话跟你说。”林樊赶紧将情况说了一下,“你再不出手,她就真要吓傻了。”

        

谢摘星不悦:“她没你说的那么胆小。”

        

“你确定?”林樊反问。

        

谢摘星沉默一瞬。

        

“少主,不管怎么说,先从这里出去吧。”林樊催促。

        

谢摘星平静地看向他。

        

林樊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没见过这个阵法,不知道怎么出去。”谢摘星开口。

        

林樊:“……”

        

不妙的预感成真后,林樊人都快疯了:“那怎么办?!”

        

谢摘星静了许久,道:“叫她过来。”

        

林樊赶紧过去叫人。萧夕禾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来了:“魔尊,你找我呀。”

        

谢摘星盯着她看了片刻,示意她在旁边坐下,萧夕禾立刻席地而坐。

        

“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谢摘星扫了她一眼,“你怕什么?”

        

萧夕禾嘴角抽了抽:“我真没怕……”

        

谢摘星用‘你糊弄鬼呢’的眼神看她。

        

萧夕禾无奈:“我真没怕,”说罢,她停顿一瞬,“其实我知道怎么出去,但得请你帮个忙。”

        

谢摘星眼眸微动。

        

萧夕禾没卖关子,悄悄附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流动,谢摘星走神片刻,回过神来萧夕禾已经坐直了身子。

        

“就是这样,你愿意帮我吗?”萧夕禾认真地问。

        

谢摘星:“……再说一遍。”

        

萧夕禾愣了愣:“没听清?”

        

谢摘星不语。

        

萧夕禾恍然:“啊!我忘了可以密音的……”

        

谢摘星慵懒地靠着石头,等她重复一遍刚才的话。

        

其实很简单,无非是告诉他破局的办法,再请他出面召集所有人,两两随机去试姻缘石,这样总能轮到钟晨与陈莹莹一起。

        

“为什么我去?”谢摘星问。

        

萧夕禾无奈:“你确定这是个问题吗?”修仙界实力为尊,她一个筑基初期的菜鸡,说话有人听吗?

        

谢摘星也自觉问了一句废话,斟酌片刻后又问:“所以你为何知道破局之法?”

        

萧夕禾:“……”

        

“还有,我是全阴体质的事,所知之人寥寥无几,你是如何知晓的?”这个问题谢摘星从未想过,直到今日才突然想起来。

        

萧夕禾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提供一个破局之法,就被他揪住了小尾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两人对视许久,萧夕禾突然望天:“呀,快天黑了。”

        

谢摘星冷笑一声,却也没有追问。

        

洪水不断上漫,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经溢到了山顶,凡是鞋袜沾到水的修者,全都修为大减,可想而知一旦洪水漫过人身,便只剩下死路一条。

        

关键时候,谢摘星还是站了出来,将破局之法说了出来。

        

在一群炼气筑基里,他的话就像金科玉律,一听他说完所有人都开始排队,打算两两去验姻缘石,其中仅有的三对道侣就站在最前头。

        

“咱们两个验完,其他人就不必验了。”第一排的女修十分笃定,倒是旁边的男修僵笑了一下。

        

两人准备好后伸手覆上姻缘石,不多会儿姻缘石银色渐消,逐渐呈现出灰色。

        

男修顿时汗如雨下,女修愣了愣,回过神后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萧夕禾抖了一下,默念:“

        

罪孽啊罪孽……”为了让男女主顺理成章地验到一起,对不住了各位。

        

两人验出的颜色让后面两对道侣皆是头皮一麻,好在最后验出的都是橙色,虽然没到姻缘天定的地步,但好歹没人挨巴掌。

        

但他们待会儿分别与其他人验时,要是出现橙以上的颜色就不好说了。

        

众人有条不紊地进行,药神谷与魔界五人站在一旁观看,犹如在看一场离奇的戏码。

        

“确定这样有用吗?”林樊迟疑,“少主,你不会是拿他们寻开心吧?”

        

“我有这么无聊?”谢摘星反问。

        

林樊想了想:“你有。”

        

谢摘星:“……”

        

“你之前还因为无聊,装废物骗人骂你。”林樊又道。

        

谢摘星:“……”

        

萧夕禾:好像突然知道谢摘星在背阴谷时,为什么会允许那些外门弟子蹦跶了。

        

合着是因为闲的。

        

林樊又要说什么,谢摘星一个眼神扫过来,到嘴边的话瞬间变成了:“……所以我才觉得你非常威武。”

        

萧夕禾:“……”你努力找补的样子,看着真的很可怜。

        

测姻缘是很简单的事,一刻钟不到便已经有几十次随机组合生成了,只不 过大部分都是橙色,偶尔也会有灰色和黑色,黄色跟红色却一次都没出现。

        

“红色难找也就算了,黄色为什么也这么难?”柳安安好奇,“毫不相干而已,能有多难?”

        

“因为这世上大多数人,都是很能凑合的,哪怕半点不般配,哪怕心生怨恨,也依然能过一辈子。”许如清悠悠解释。

        

柳安安听了只觉得牙疼:“那他们还真能凑合。”

        

“走吧,咱们也加入,增加一点可能性。”许如清催促,虽然他觉得自己跟在场所有人,都不可能验出红色。

        

柳安安笑了:“那我先跟你验!”

        

“嗯。”许如清觉得无所谓。

        

两人一前一后去了姻缘石,萧夕禾余光瞄了眼姻缘石旁边的钟晨,再看看此刻排在师姐后面的陈莹莹,想了想也走上前去。她刚一过去,柳安安与许如清的结果就出来了。

        

是橙色。

        

“看来咱俩也能凑合过一辈子。”柳安安感慨。

        

许如清似笑非笑:“可以,但没必要。”

        

萧夕禾乐了,也跟着伸出手:“大师兄,来测。”

        

许如清不紧不慢地将手放上,波光粼动,颜色逐渐变化——

        

是黄色。

        

许如清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倒是第一个黄色。”

        

“真奇怪。”萧夕禾跟着感慨。

        

许如清笑了:“没什么奇怪的,只是说明咱们俩是凑合也凑不到一起的人。”有意思,这世上竟然还有连凑合都不行的。

        

林樊啧了一声:“不愧是少夫人,连在姻缘石上都这么洁身自好。”

        

谢摘星唇角浮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正要走上前去,萧夕禾已经招呼钟晨了:“你来,咱们也测一下。”

        

谢摘星的唇角一僵。

        

“别急别急,就是随便测测。”林樊太了解自家少主,连忙出声安慰。

        

那边钟晨已经来到萧夕禾身边,微微颔首后一本正经地将手覆在上头。

        

还是黄色。

        

“看,说明他们俩连凑合都不行,”林樊拿许如清刚才的话安慰谢摘星,“你想想,得多不喜欢,才能连凑合都不行。”

        

谢摘星扫了他一眼:“我问你了?”

        

……你没问,但你刚才满脸写着‘我就要杀人了’。林樊露出一个假笑,再一次感慨生活不易。

        

连续两次黄色,萧夕禾笑了笑,顺便往旁边一站,将位置腾给陈莹莹:“陈道友,你与钟道友验一下吧。”

        

“好。”

        

陈莹莹走上前,刚要将手伸过去,谢摘星突然插队。

        

萧夕禾:“?”

        

“不是人人都要验?”面对她疑惑的眼神,谢摘星反问。

        

洪水已经快漫到腰了,萧夕禾心里着急,面上却不敢显露:“是呀是呀,你要跟谁验?”

        

“随便。”

        

嘴上说着随便,却不由分说地将萧夕禾的手扣在了姻缘石上。

        

姻缘石闪起微光,隐约显露点点红色。谢摘星喉结动了动,盯着这点不明显的红色看,可惜没等他看太久,红色便变成了橙色。

        

接下来一瞬之间,黑灰黄橙红几次变换,终于定格在黄色。

        

是黄色。

        

“咱俩也是黄色,我都验出三次黄色了。”萧夕禾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谢摘星盯着姻缘石上一抹黄看了许久,冷嗤一声转身就走。

        

“魔尊!”陈莹莹忍不住叫住他,“我能与你验一次吗?”

        

谢摘星淡漠看她一眼,直接走了。

        

他半点面子都不给,陈莹莹的脸顿时涨红,萧夕禾正要安慰,旁边的钟晨便开口了:“陈道友,我能与你验吗?”

        

他主动解围,陈莹莹感激一笑,两人便将手伸了过去。萧夕禾看着两人扣在姻缘石上的手,默默松了口气。

        

这边,谢摘星垂着眼眸走回原处,林樊立刻解释:“肯定是姻缘石坏了,你们孩子都有了,不可能是……”

        

“无聊。”谢摘星面无表情地打断,好似自己根本不在意。

        

林樊见他心情还算平静,默默松了口气,正要再安慰几句时,姻缘石突然显露出红色,洪水猛然褪去,嘶吼着朝后翻滚。所有人都愣了愣,回过神后欢呼雀跃,连生怨的道侣都忍不住相视一笑,全然忘了刚才验姻缘时的苦大仇深。

        

钟晨与陈莹莹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尴尬,却谁也没有缩回手。萧夕禾一看这招有用,当即欢快地奔向谢摘星:“魔尊!”

        

谢摘星冷眼看她,萧夕禾被看得背后发凉,奔向他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最后终于停下:“魔、魔尊?”

        

“烦人。”谢摘星冷淡道。

        

萧夕禾:“……”怎么得罪他了?

        

天地突然颠倒,大地开始震颤,洪水褪去之后,无数灵兽奔涌而出,嘶吼咆哮着朝众人冲来。修者们还未从死里逃生的喜悦里回过神,便又一次陷入新的绝境。

        

灵兽好似发了疯,即便被攻击也绝不后退,咬起一人扔向天空,一口便吞了下去。

        

众人纷纷找到自己的阵营,共同抵御灵兽。钟晨的伙伴早就死的死伤的伤,即便有两个留下的,也因嫌弃他不肯与他组团。

        

他正处于落单,一只纤细的手突然将他拉了过去,他一回头,便对上一双秀丽的眼眸。

        

“多谢陈道友。”他一本正经道谢,全然没了刚才验姻缘石时的窘迫,仿佛已将方才的事抛诸脑后。

        

他不纠缠也不忸怩的样子,让陈莹莹生出一分好感,与他颔首之后便继续专心应对面前的情况。

        

在灵兽们的疯狂下,所有人都节节败退。萧夕禾苦苦支撑,就在快被一只剑嘴兽刺穿时,幸好谢摘星及时出现,将她在千钧一发之际拉了出去。

        

萧夕禾猛地松一口气,第一时间去找二师姐的踪迹,看到她被大师兄护着,这才略微松一口气。

        

谢摘星一手拎着她的衣领,一手挥着认魂反杀,周围很快一片尸体。一片混乱中,萧夕禾隐约嗅到谢摘星身上一点奇异的味道,这点味道让她头晕目眩,隐约生出保护他的冲动。

        

……疯了吗?她竟然想保护谢摘星,那可是魔尊大人诶,需要她一个筑基菜鸡保护?

        

这些灵兽很快意识到谁才是最大的威胁,当即一股脑朝谢摘星冲去。谢摘星正面无表情地反击,突然胃里一阵翻涌,恍神的功夫上空突然覆来一阵阴影。

        

“少主小心!”林樊撕心裂肺。

        

萧夕禾猛地抬头,就看到一张巨大的嘴朝自己和谢摘星扣来,她大脑一阵轰鸣,浑身不知从哪爆发一阵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谢摘星推了出去。

        

谢摘星错愕回头,两人视线对上的刹那,萧夕禾回神……她果然是疯了。

        

大嘴扣下,灵兽蜂拥而上,她的身影一瞬间被淹没,谢摘星在巨大的怔忪中红了眼,周身灵力暴涨。灵兽们像是察觉到什么,相互之间嘶鸣怒吼,然后掉头就跑。

        

万兽奔腾激起巨大尘嚣,谢摘星没有去追,径直冲到了萧夕禾本该在的位置。

        

空无一人。

        

尘嚣散尽,地上只余几个沾了血的乾坤袋。 .w.com 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