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萌小贱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今日做饭了吗(二合一)(公主床鸡蛋仔...)

        

麻辣鸭肠, 才刚微卷就及时离了火,靠热油滚烫的余温,让鸭肠完全熟嫩还保持一分脆爽。

        

这时的韧劲口感不多不少, 在齿间嚼起来既不费力,又深感香弹。又薄又细的质地, 每嚼一下, 滚了几圈的炒汁与红油香辣就刺激又豪放地充斥嘴中。

        

爽辣的嫩脆,怎么嚼都不厌烦, 甚至上瘾。

        

刚刚咽下, 偏偏那鲜美余韵又弥漫出来,在催促着快来下一口。

        

这欲罢不能。

        

等魔灭回过神,就大喊, “你们给我吃什么——咕咚。”

        

咽下去了。

        

身体本能比他的思维更快一步。

        

他按住自己脖子, 想要吐出来这可能有毒的东西。

        

但才停一会,说一句话, 辣的后劲就涌了上来, 在嘴中更是清晰醇厚。

        

魔灭瞪眼, 看向萧牧歌手中物。 记住网址m.lqzw.org

        

但对方显然没打算再给他一根。

        

反而眼前一个五官明媚、表情自若, 在他这个十二魔将之首面前、也丝毫不怵的纤细女修,拿着菜勺上前一步。

        

朝他飞出一个玉简。

        

——【人界七层塔百年务工书契】

        

魔灭:“!”

        

嗬一声,他嗤笑, “人修废物, 在这等天灵地宝的环境下修炼,也多年无法飞升!我不会任由废物差遣, 也不会为了废物背叛魔族。”

        

他嗤之以鼻, 也看清了苏渔玉带腰间,用银丝绳缀着的五行灵钥与七层秘府琉璃小塔。

        

魔灭眯眼, “你就是那个苏渔?”

        

他知道。

        

梅有德那废物之前就跟他们说,南浔、苏渔最危险、必须第一个拔出。

        

可魔主根本不信梅有德。

        

人修向来多用谋略。

        

这也许是圈套,也许是梅有德那废物的个人恩怨。

        

可没想到,今日他魔灭就落在了南浔苏渔手上。

        

梅有德说的竟然是真的。

        

“除非我死,否则我永生被魔主驱使!”魔灭表态。

        

“杀你一魔,又有何用?”

        

碧玉龟趴在萧牧歌斗笠上,摊开两只细爪,不由发言。

        

“你若身死,魔界最多百年,就会诞生一个与你实力相仿的魔将。魔,杀之不尽。你的同伴都告诉我们了。”

        

魔灭一怔,当即魔元扫荡,顿时发现角落中畏畏缩缩不敢看他的魔图魔桑。

        

“你们竟敢把魔界秘辛都告诉了他们?”

        

他大怒,但就见两张无奈的小白脸。

        

魔图、魔桑额上两只金甲已没有魔气,体内魔元破碎。

        

只剩下遒劲有力的肉身。

        

魔图低头,“我与桑已经回不去了。你仔细看看,我俩已经是城里人,咳不,已经再也做不了魔。”

        

魔灭:“……”

        

“废物!人修只是哄骗你们!你们以为留在人界就可以生存,你们能吸食灵气吗?”

        

“能啊。”

        

“可以。”

        

二魔竟然同时答道。

        

对视一眼,有些畏缩,“苏大师答应我们,只要签了百年劳役书契,只要勤恳做工,不为祸人间,就为我们塑造经脉、丹田、金丹、元婴……”

        

魔灭:“?”

        

“怎么可能?桑,你那些典籍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魔桑讶异,“你刚吃了一根经脉丹,没感到体内有什么异常吗?手臂、脚都不痒?”

        

是有点痒。

        

说话间,魔灭眼角就抽搐了下。

        

但他正在生死之际,难道会当众挠痒,会内视自己身躯吗?

        

魔灭瞪他一眼。

        

果然人修给他吃的东西有毒!

        

什么经脉丹……嗯!??

        

魔灭一瞬低头。

        

忙魔元内视,自己从刚才起就有些痒的小指。

        

一看就傻了!

        

小指根部,竟然在他体内,渐渐形成了一条修长、中空的纤细管子。

        

说话间,就已经痒到了小臂,纤细管子长到了小臂处!

        

体内漆黑混乱的魔气,本来毫无章法地在血肉中散落地到处都是,可此刻,竟然有一小团魔气,好似找到了老家。

        

听从指挥,慢慢涌到小臂内细管,逐渐从管口钻了进去!

        

这、这是人修才有的经脉?

        

不。

        

魔灭怔神,按着左侧小臂就又惊又惧又喜地倒退一步。

        

能容纳魔气,能让魔气顺畅通过……这是千年前、出现在魔城壁画上的魔族经络。

        

小指这根好像是叫手太阳小肠魔经!

        

……他有魔经了!小指……半根?

        

魔灭捂着手臂,魔心狂跳。

        

但很快一怔。

        

本来他手臂上还游走着几个散落魔元,这下其中一只萤火般魔元,竟在小指末节一点落下。

        

像是安了家。

        

“少泽穴。”穆道人惊愕开口。

        

魔族的魔元,竟然对应人的身体学位。

        

就连生出的经脉都与人修一致。

        

众人面面相觑间,魔灭左手小指到小臂肘部,数个魔元定点落下。

        

小指末节少泽穴、末端前谷穴,……肘内侧小海穴。

        

无论是五灵、还是南浔长老们都表情怪异。

        

难道千年前,甚至更早之前,人魔并非死敌,而是一体?

        

“魔灭,”魔桑松了口气,“我没骗你吧?来这里,不仅能美化金角,还有好东西。”

        

魔图点头点头,摸了下自己同样位置的小臂。

        

显然他也吃了半根经脉丹。

        

魔灭正要开口,眼前漂浮着的玉简就一瞬扩大。

        

——【人界七层塔百年务工书契】

        

十二正经,八条奇经。

        

签下这书契就可以获得,但需要发誓,不与人修作对,并且听从七层塔之主苏渔驱使,以此归还这经脉丹的债务。

        

百年之后,苏渔仍旧保留第一续约权。

        

另外看表现,是否给予他们金丹铸造、元婴铸造的机会。

        

魔灭内心不由腹诽。

        

人修果然一套套的。

        

苏渔沉吟,“我不会逼迫你们。不签也可以。”

        

一句话,她就把剩余经脉丹收了起来。

        

“!”

        

魔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魔灭一瞬低下头颅:“……我签。”

        

哪怕不签,今日人修也不可能放任他离开。

        

他深吸一口气,“但我不想与其他魔将厮杀。我只对更高级别的魔帅、魔主位置感兴趣。”

        

半条经脉隐隐发烫,魔气在体内升腾,在渴求更多。

        

“我可以帮你,但没强大前,我不会送死。一旦被魔主发现,我的魔元会被魔主引爆。”

        

至穹峰一片怪异的沉默,只有风吹树动。

        

以及一群师兄弟妹们,对苏渔投来的敬仰目光。

        

魔图咳一声,“遮掩魔元,不让魔主发现的魔丹,苏大师也有。”

        

魔灭:“??”

        

他沉默,半饷才发出声音,“就像你们魔元穿孔?”

        

二魔:“……”

        

苏渔:“……”

        

“咳,”苏师傅尴尬摊手,“别怕,我已经有了改良版。”

        

上次的拇指煎包、糯米圆子吃下去,负担过重,不仅没遮掩,还造成了“消化道”的穿孔。

        

经过一日的琢磨,她又有了新想法。

        

港式半空心鸡蛋仔。

        

绵软、柔和,仿佛小巧果实般圆滚滚,又似跳棋棋盘般整齐排列。

        

每一颗鸡蛋仔都呈现半空心状。

        

对半撕开就能清楚看见,上半层鸡蛋仔的酥脆表皮犹如金黄蛋卷,半边空心,而下面的半圆蛋糕底座则是松软绵密。

        

中间再藏上红豆,增添一点甜蜜的负担,热量加倍,快乐加倍。

        

苏渔觉得,中空位置,恰好就给魔元留出了空间,仿佛给了它一个带着床罩般的松软床铺。

        

既能把魔元隔绝在内,又不至于将它们撑破、让它们不适。

        

不会影响魔族在她后厨的工作状态。

        

苏扒皮,不是,苏师傅觉得这样很合适。

        

“你可愿意试试,魔元之公主床丹-中空蛋仔版。”

        

“!”

        

苏师傅说罢,就不管三魔被这中二又长名字震撼的懵逼表情,背着双手进了小倒座后厨。

        

“真羡慕你啊,魔灭。”

        

魔图忍不住目送她,感慨。

        

“哎,早知道有这百年劳役契约,我签就是了,魔元就不会坏掉了。”

        

不仅不坏,还能睡上公主床。

        

谁有,谁睡过?

        

反正,他觉得魔主的魔元可能都没躺过公主床榻!

        

但他魔元都碎了。

        

魔图低头就抹了下眼角,努力把泪水憋回去。

        

“到时让我看看你魔元睡公主床的样子。”

        

“……”

        

南浔众人彼此相视。

        

杭婉儿咽了下口水,她元婴也想睡公主床。

        

但她叉腰,望向沮丧的魔图与魔灭,就激励道,“继续去做更多的金魔角吧,只要你们都努力肯干,一心获得贡献值。勤勤恳恳,哪怕魔元破了,二师姐都能给你们补起来。”

        

三魔:“……!”

        

“二师姐经脉都做出来了,还差一个魔元吗?”

        

杭婉儿充满细心。

        

郁东都已经打起了算盘。

        

“我先给你们算算十二正经、七大奇脉价值多少灵石,你们百年能不能偿还得起!”

        

三魔竟然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肩膀上的沉重。

        

“听说魔气阴暗潮湿,有毁灭之力?”郁东开口。

        

半晌后,当苏渔端着装在油纸袋中的鸡蛋仔,走到小厨房门口,就见一片踏脚的地方都没了。

        

青玄、穆道人,乃至萧牧歌都已经浮空。

        

杭婉儿等人都御剑、御刀。

        

从她的后厨门口,一直延绵到至穹峰后山,全是刺激的扑鼻臭味。

        

她一眼望去,漫山遍野竟全是长毛发酵的臭豆腐,与长毛的腐乳半成品……

        

而魔灭双手之间黑气萦绕。

        

竟然还提了两缸乳酪。

        

臭豆腐是由曲霉、毛酶两种霉菌发酵。

        

腐乳则是蛋白酶活力很强的根霉或毛霉菌的菌种发酵。

        

奶酪的发酵菌则是乳酸菌。①

        

魔灭咳了声,“这能不能抵灵石?”

        

苏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万万没想到,魔,放下屠刀,可产发酵类食材。

        

苏师傅扬唇。

        

将鸡蛋仔递给他,“试试今日的员工餐。”

        

魔灭:“!”

        

苏师傅不会亏待任何一个努力向上、工作态度认真的后厨人员。

        

这一份刚出炉的鸡蛋仔,被她卷起,放在油纸包里。

        

魔灭拿过去的时候,只觉得手中好似握住了天边的云。

        

怎么会这么软。

        

这真能做魔元的床吗,咳,真能遮蔽住魔元吗?

        

魔灭低头,就见到透出油纸包的一粒粒宛若棋子般相连的整片鸡蛋仔。

        

说实话,这与床榻的形状相差甚远。

        

这柔软的黄仿佛鹅卵,又像是他来到人界看见的雏鸭出壳、那一身稚嫩羽毛嫩色。

        

温和的奶香与蛋香,将他包围。

        

是这几日潜伏,他没少看金霸门的弟子在修炼时大快朵颐的熟悉味道。

        

他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正要张嘴,一大口咬在这卷起来的玩意儿上。

        

却又停住,改为伸手,有些小心地用手指在这棋盘般蛋仔丹上,扭下一颗憨态可掬的小圆粒塞入口中。

        

咬下去刹那,魔灭往日暴戾的魔元就怔了怔。

        

脆,又软。

        

咔嚓一下,齿间先是触到了这表皮的酥脆金黄,而后堕落了无穷无尽的绵软中。

        

软软甜甜,还无比温热的口感,让他弱肉强食的魔心都一瞬沉溺。

        

至少这一刻,体内魔元是宁静的,不再暴戾。

        

而刚回味完,他就发现手自己会动,不知不觉又拧下了一颗小小公主床之蛋仔丹,他差点忘记自己为什么服用这个,但已经停不下来。

        

这样的柔软、松脆跟温暖,可以一直一直持续。

        

到最后,甚至不再单颗单颗的谨慎摘取,而是拿着油纸包直接放到嘴边,狠狠咬下一大口。

        

让整个嘴中,两排有力牙齿之间都充斥着这云般的金黄、绵密的香浓。

        

这一口舒服到极致,但定睛一看,就有些肉疼。

        

油纸包中去了一大半。

        

愉悦总是短暂的。

        

对于魔族来说,大部分都是无尽的血腥。

        

不过,魔灭没太多时间感慨这些,因为他看清了自己没有控制好,而将一小颗完整公主床丹咬破的模样。

        

它下方是柔软床铺,上方呈现半圆形支棱起来的薄薄脆脆床帐。

        

这是个圆形公主床!

        

人修没有骗他。

        

魔灭明白了。

        

其他二魔、南浔等人却是看呆了。

        

就见魔灭吃起来的动作不怎么风雅,可是淡金色灵气此刻却将他包裹。

        

他慢慢在空中飘了起来,慢慢侧躺而下。

        

好像躺在了柔软垫起的层层叠叠绒毛之上,而身体上方则是一层床帐落下。

        

就这么一瞬间,众人都看见他体内魔元也一个个如此,逐渐被落下的床帐包围。

        

果然颗颗魔元,都躺进了一张张圆形的发光公主床呢!

        

“我,好像感觉不到魔主对我的威胁了。”

        

魔灭顿时睁眼。

        

他三大五粗,虎背熊腰,皮肤黝黑,侧躺在半空淡金灵气组成的公主床上,对他们如此说。

        

魔图、魔桑:“!”

        

南浔众人表情复杂。

        

偏偏魔灭还很轻松,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原本,魔族体内魔元,只要不臣服魔主,就会因其不满而随时引爆他们身躯。

        

自从继承这具有魔将威能的魔元开始,魔灭就一直感到自己受着制约、威胁。

        

可如今,当床帐完全落下,这种制约、威胁都没了。

        

安宁。

        

在床上,是如此安心~

        

魔灭深深吸了口气,才从半空中的‘床榻’踩到地上。

        

单膝跪地,手抚魔心,对苏渔虔诚地低下他曾经桀骜不驯的头颅。

        

“苏大师。”

        

“今日起,魔灭听从你的百年调遣!”

        

四百九十二年,一旦表现不好、随时会被引爆的阴影始终缠绕着他。

        

而现在,他与她签下百年务工书契。

        

只要不为难人修,再加一点劳动,就可以安全。

        

不过就是做几块臭豆腐罢了。

        

务工书契,甚至还写了一日只需劳作四个时辰的约定。

        

这是什么神仙女子?

        

她并没有为难他。

        

还有——

        

魔灭抬起臣服的黝黑戾气脸庞,闪过一丝不自然,“苏大师,能否再赐我一对金质珠光魔角?我可以多干点活。”

        

当然可以。

        

妙脆角,能流水线批量制作。

        

咳。

        

苏师傅大方挥手,“只要表现优异,每个月发十个八个都不成问题。”

        

三魔:“!”

        

*

        

“嗯?我感到魔灭的魔元也消失了!”

        

通道内的魔主,森冷狂暴的声音大怒。

        

梅有德咳一声,已经在反噬吐血了。

        

“又是南浔!”

        

他望着卡在通道口的高大魔帅,表情极为难看。

        

“魔主,还有九个魔将在人界,在魔尔大帅没出通道前,不能再让他们妄动了!”

        

梅有德握拳。

        

否则,他大乘期,也受不了这些家伙被害的反噬。

        

但话音刚落。

        

他手中八品无字书,就出现了一滩滩血迹。

        

正好是九团!

        

梅有德的手指都在颤抖。

        

很快就听通道内魔主愤怒拍向魔帅魔尔,“那九个魔将都在南浔……魔元消失了!”

        

梅有德:“!”

        

噗——

        

他吐出一大口血落在无字天书上。

        

连喷九口。

        

气息迅速萎靡。

        

这些魔,都是废物!

        

“通道完全打开前,你们再也不能单独行动了!”梅有德抠着天书封皮。

        

但卡在通道口的魔尔大帅,嗤笑,遒劲手臂扬起一道黑气就进入人境。

        

体魄强大、魔气旺盛的他十分自信且暴躁。

        

“梅有德,你以为我也这么无用?”

        

“我会先去南浔以外的地方。”

        

魔尔大帅微笑,“制造暴动、混乱才是我魔族的风格。魔灭他们实在太蠢了。”

        

黑气,顿时飘向四方。

        

阴冷潮湿,并且带着一丝让人不适的巅狂。

        

梅有德低头望向无字天书。

        

只见上面墨迹晕染,渐渐出现了一只白色圆饼。

        

他也不知道,这是何意。

        

*

        

南浔至穹峰上。

        

每个弟子都找到了事情做。

        

对刚来的九个魔将——相当于化神期的实力,进行谈心。

        

一手拿着务工书契玉简,一手拿着叠得高高的玉盒。

        

大师兄萧牧歌在旁守卫。

        

他们都能以金丹、元婴的修为,直面化神期的魔了。

        

“魔王能给你什么?是吃的丹药吗,还是功法,还是法宝?没有,你真可怜啊!”

        

刚金丹不久的十六师弟就壮着胆子,在眼前凶残魔将要翻脸时,拿出第一个玉盒中柔软锦缎上铺着的一对修长金光魔角。

        

“看看。”

        

又拿出第二层玉盒,打开,给魔看里面的经络图。

        

“看看。”

        

又拿出第三层玉盒,露出里面的魔元公主床。

        

“康康。”

        

小十六捶胸顿足,“魔族兄弟,我怎么舍得看着你受苦啊!”

        

九个.化神弟弟.魔将:“……”

        

他们也有弟弟、妹妹,甚至儿女。

        

谁不想让同宗同门都过上头戴金角、身披经络,不用再自相残杀、也能晋级的日子呢?

        

魔将们一个个低下了头。

        

签上书契,被萧牧歌点下了契约的神念指印。

        

当他们有些惶恐,不知选择是否正确,却又雀跃期待新未来的时候,都被安排到了至穹峰后山小院的房子。

        

见到魔灭、魔图、魔桑。

        

他们面面相觑。

        

而后看着相互的金角笑了。

        

“挺好的,你这个弧度。”

        

“明天,图,桑,也教教我做金角呗。我在这个岗位呢。”

        

“带带我啊,我是做腐乳的。”

        

“我做奶酪。”

        

“我负责酸菜。”

        

各司其职位,试用期单日工钱一百灵石。

        

转正后一百五十灵石,若是超额完成,还有提成。

        

这一夜,躺在床榻上,魔将们都觉得有了些盼头。

        

苏大师还说,现在先这样,等之后,总要让他们回魔界,优化魔界环境,在那里挣魔石。

        

众魔都咧嘴笑了。

        

但第二日,后山发酵类食物小作坊,正忙碌着,运送一批批臭豆腐到苏渔芥子袋内,就有数个门派弟子从外焦急赶来。

        

九垚山蓉幸、青榕门柳冉,水灵门雪宁,几个女修巡逻队的核心人员都表情难看。

        

“苏大师,我们中了魔族的毒气。”

        

她们神智清晰,可双手却不停使唤。

        

整条手臂已经发黑,拿着飞剑,飞剑也被她们忍不住折损。

        

不仅如此,她们的手还企图到处破坏周边房屋、树木、丹药。

        

甚至见到苏渔,她们还想捣烂她的铁锅。

        

苏渔嘴角抽搐,迅速将铁锅收入芥子袋。

        

但就这眨眼功夫,魔气沿着她们手臂,逐渐爬到肩膀。

        

“你们是被混乱、暴动的魔气侵入了。”

        

魔灭一眼就看出来。

        

“至少是魔帅级别,有点像是主暴.乱的魔尔,我只能替你们压抑到一处,但无法让魔气立刻消却。”

        

说罢,他就伸手,小半条经脉的魔气运转,就将魔气全逼到了她们指尖。

        

柳冉咬牙,“实在不行,就切去手指!”

        

进阶到化神,就能重塑身躯。

        

但魔灭瞄了她一眼,“没用的,魔气寄生在你躯体上,切去部分,又会从伤口钻入。”

        

柳冉当即脸色苍白。

        

苏渔按着她的手臂,用神识探查了下。

        

魔灭咧嘴,“苏大人,您放心,这点魔气不会致死。只是让她们双手呈现一定程度的魔化。暴动,只有不停歇地破坏身边物,十五日后这魔气诅咒才会消退。”

        

但柳冉指尖一瞬长出了黑色藤蔓,啪地抽打在他脸上。

        

魔灭:“!”

        

“啊对不起,我这魔手就是不听使唤,不搞破坏它难受!”

        

众人嘴角抽搐。

        

苏渔沉吟着,望向柳冉黑漆漆的指尖。

        

“不断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