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王权剑庄

        

“你要去王权剑庄?”涂山红红撇眼看着眼前一脸‘憨’样的林白。

        

“嗯,我先和你说声。”林白说完抱了一下苦情树下看着他的涂山红红。

        

“有什么事吗?算了,你早回。”涂山红红说完扭头看向远方的太阳。

        

“我想去看看,很快就回来,别想我。”

        

“谁会想你?早点回来,别让我等太久。”

        

林白告别涂山红红后便离开。

        

“臭流氓,你要去哪儿?”

        

下坡的时候正巧遇见了背着无尽酒壶的涂山雅雅。

        

“王权剑庄”林白看着眼前霸占整条路的涂山雅雅,有些无语。

        

你这么小的身子板.......

        

“带上我呗怎么样?”涂山雅雅突然眼睛一亮,看向林白。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得了吧,你姐要捶死我的。走了,拜拜。”林白想了想,还是拒绝了,现在的涂山雅雅还很弱,虽然比原著的这个时期要强。

        

况且涂山红红肯定也不允许这小妮子跟来。

        

“哼,不带就不带,快滚吧!”涂山雅雅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林白,‘哼’了一声便和林白擦肩而过。

        

“切,瞧你嘚瑟那样儿,不知道给谁看的。”林白瞥了一眼后面离去的涂山雅雅,拿出腰间酒葫芦走下坡路......

        

“也不知道王权霸业的实力如何,嗯,有时间得去圈外找天门道人切磋一下。”林白想起,似乎原著中的天门道人实力也很不错。

        

说起这些人......林白又想起了之前那个骷髅面具人。

        

轻轻松松拿走自己能力,还搞走了自己原本给涂山红红的‘红莲业火’。

        

这个世界未知的强者,实在太多了......

        

“林白哥哥是要出远门吗?要不要我给你这个呢?”涂山容容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在城门口站着等林白过来,随后递出一卷地图。

        

“这个是简易地图哦,希望林白哥哥不会迷路。”

        

涂山容容说完对着林白笑了一下。

        

“谢谢容容,真贴心,回来给你做好吃的点心。”林白很欣慰,先前的那两个傲娇怎么就不会学学涂山容容呢?

        

“好,林白哥哥早点回来呀。”涂山容容招手告别林白。

        

林白则是接过地图离开。

        

打开地图,嗯。

        

出去,左?应该是右吧?

        

“这个是什么啊?三角形什么意思?这个......叉叉什么意思?卧槽,看不懂啊。”林白越看越懵逼。

        

怎么连三角形和叉叉,甚至不规则的奇怪图形都出来了?

        

涂山容容转过身去的时候突然睁眼。

        

“哎呀,糟了,我好像给错了啊.......”

        

---------------

        

林白看着前面的两条宽敞的路,有些发懵。

        

这地方很熟悉,自己以前上山的时候来过。

        

当时走的左边?

        

那边通向的是一个村子和邵城,正好,可以去找熟人。

        

想到这里林白有些开心,一边喝酒一边走向前去。

        

两个时辰后......

        

邵城,城西门口。

        

“登记一下,你们几个,过来,还有你也来,愣着干嘛?就是你,别四处看,就是你,小白脸。”

        

林白有些不敢相信,四处看了看,好像只有自己脸白......

        

等等....

        

“我?小白脸?喂喂喂,你个肾虚鬼,上次不是喊你少撸点?”

        

林白嘴角抽搐几下,看着前方的那个守兵。

        

脸色比上次还白,眼部浮肿,走路都比上次还飘。

        

“咦,你小子怎么跟剑仙面画一样.....卧槽,剑仙大人。”

        

旁边一个手拿画像的守兵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林白。

        

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反复看了几遍画像又看了几遍林白。

        

“白袍,腰间酒壶和蓝色铃铛,眼睛....鼻子...靴子都是一样?真是剑仙大人?”那人连忙走过来打量着林白。

        

“不是,你说那些我不在乎,主要是,你特么怎么看出眼睛和鼻子的?那鼻子和我一样?”林白看着那人手里的画像。

        

鼻子就是一个简单的圆圈.......更别说眼睛就是一个横着的椭圆了....

        

这能一样吗?

        

“额,别在意这个,您是剑仙大人吧?”那人一把拉过林白,有些惊喜的看着林白。

        

听见俩人的谈话,周围几十号人也围了过来。

        

“这?剑仙大人?”

        

“剑仙大人啊!我当年亲眼看见过他的。”

        

“啊啊啊”

        

“我要给你生猴子,剑仙大人!”

        

“剑仙大人您有家室了吗?小女芳龄二八,还未婚配呢。”

        

“你滚开,剑仙大人!我家女儿比他家漂亮!”

        

林白看着围过来的几十号人,有些吃不消。

        

真佩服那写明星是怎么过来的.......

        

“有事再说,我还有事。”林白一把拉过肾虚男,签好登记账后,连忙冲出‘重围’。

        

太吓人了这....

        

林白还是知道城主府的,此行目地主要是问问王权剑庄的地址。

        

城主府。

        

林彪悍因为上次抵抗妖军攻城,亲手斩杀上百妖怪。

        

被朝廷升了两级,小日子也过得十分的不错。

        

然后眼前出现一白点,随后越来越大,嗯?

        

怎么是个人?等等.....好熟悉啊?

        

卧槽!

        

“剑仙大人!”林彪悍一个鲤鱼打挺,从躺椅上翻了起来。

        

作势就要下跪,不过想起林白之前吩咐的....只是重重抱了一拳。

        

“你好,我又来了。”林白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

        

似乎面容沧桑了几分?

        

“恩公啊!此行有何事情啊?招待不周啊,来人来人,摆茶迎客!”林彪悍对着内间的管家吩咐着。

        

“不用不用,对了,你知道怎么去王权剑庄不?我这个...有点不识路,本来有地图的,只不过看不懂。”林白说着有些尴尬。

        

也不能怪林白,这地图简直吓人。

        

你能想象吗?

        

打开密密麻麻的三角形和奇形怪状的妖族文字和圆圈。

        

谁啊?这么猛能看得懂?

        

“啊?好好,里面刚好有人要去王权剑庄,我让他带恩公去。”林彪悍愣了一下,然后看几眼林白,随后连忙进屋。

        

秉持着中华民族伟大的礼仪传统美德,林白只是在外的院子等待。

        

“恩公?怎么不进来啊?等你半天了啊。”林彪悍有些疑惑,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吗?

        

“嗯?你也没让我进来呀。”林白撇了一下嘴角,走了进去。

        

“恩公,就是他们几个。”

        

随着话音和方向看去。林白有些懵。

        

咋?又是熟人....

        

“恩公!”

        

原来,这三人是当年林白救了两次的那群骚年团队中的其中三个。

        

两男一女,十分激动和感谢的对着林白抱拳。“恩人,多年不见啊,正好,我们也要去王权剑庄谈事情,就让我们带路吧。”

        

“啊?好,可以。”林白说完转身就走。

        

然后扭头看向他们几个。“咦?走啊,咋一动不动呢?家里娇妻催得紧,我忙完得赶紧回去呢。”

        

“啊?好好好,林大人,我们告辞了,下次再会!”几人道别林彪悍跟着林白就出去。

        

“我起拉皮条的作用?”林彪悍看着远方的几人,有些感叹。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随后林彪悍转身看向墙上那偌大的画像。

        

栩栩如生,与林白本人一模一样,看得出来画画之人的画术十分高超。

        

“唉......”

        

城外。

        

“恩人,您去王权剑庄是有什么事吗?”为首的瘦个子男道士有些疑惑。

        

“我?我去砸场子,收王权霸业的儿子为徒弟,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林白看着停下脚步的三人。

        

怎么走着走着就停下脚步了呢?

        

“???”×3

        

“恩人,没开玩笑?”三人有些惊愕。

        

这不是变相和王权霸业抢人吗?抢的还是人家儿子......

        

“这有啥?你们放心,王权霸业我还是打得过的,金人凤知道不?我杀的,别愣着了,带路呀,我不识路的。”林白看着那三人的眼神从惊愕变得更夸张......

        

“金面火神?也是.....”

        

“不是说金面火神是涂山死的嘛?”

        

“这......是恩人干的?”

        

林白点了点头,“对,涂山之主知道不?”

        

三人猛的点了点头。

        

“吾之娇妻也,还不带路?”林白说着似乎有些飘飘然。

        

这感觉真好。要不是涂山红红忙,林白可能都得带着出来炫耀一番了。

        

“!!!”

        

“好好我们带路,恩人真牛。妖怪都....”

        

“闭嘴,我是女生!”

        

林白看着前方打闹的三人。

        

这个速度,要什么时候才到王权剑庄啊?

        

“喂,走快点行吗?我赶时间。”林白有些烦。

        

你们就不能御剑飞???非要走路?

        

“恩人啊,我们灵力不到家啊,御剑术这种高级法术也不是很精通......实在对不起啊。”那三人说着有些惭愧。

        

没办法,天赋也就这样了。

        

“算了,别动。”林白扶额笑哭不得。

        

打涂山的时候,那群道士一个二个都会御剑.......咋到你们就不行了呢?

        

“起!”林白双手往上抬。

        

洁白的火焰将几人腾空而起。每人脚下一朵似筋斗云般的火焰支撑。

        

“注入一点点灵力,自己控制,两个时辰能到不?这个只能支撑你们两个时辰。”林白说完解开腰间酒葫芦,喝了一口。

        

“两个时辰?够了够了。”几人说完很快起步掌控了操作方式。

        

倒不是很难。

        

两个时辰后........

        

“到了,恩人。”

        

听着几人的话,林白睁眼看向远方。

        

整体呈圆环形状。最外圈是森林,内圈是一片环湖,有四条桥均匀通向最外圈。

        

最中心是座巨大的府邸。

        

估计有五分之三个涂山般大小。

        

没有什么特别的风景,只不过灵气比外面要浓郁几倍。

        

尤其是内圈的那片深林。林白可以感受到那片的灵气是涂山的十几倍。

        

不过灵力虽然浓郁,但没并没有涂山的纯净。

        

似乎有些杂质?

        

“来者何人!”一声阳刚之气十足的喝厉声打断了林白。

        

还没等林白想完呢......

        

远方十几个御剑飞来的道士拦住了林白四人.............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