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王权富贵儿

        

“不过,我有个条件。”王权霸业收起王权剑。

        

“条件?你请说。”林白环顾四周,居然没个坐的地方......

        

原本的石台阶早已被林白之前凶猛的剑气击得粉碎。

        

“唔......”王权富贵也恢复了许多,慢慢站起身看着林白。

        

“敢问阁下,是驻于此教贵儿还是?”王权霸业明亮的眸子望着林白。

        

“不不不,我要带他出去历练。”林白可是知道王权富贵的悲剧......

        

外面的世界,很想看吧?

        

王权富贵即使小时候,眸子中也是平静如水,且有股拒人千里之外的气势。

        

“那么阁下可是要带去涂山?”王权霸业看了一眼旁边的王权富贵,随后扭头问着林白。

        

“咋?看不起涂山?”林白眼睛慢慢眯起,酒葫芦也渐渐放下......

        

“不,我只是认为,涂山并不适合贵儿修行,可否在剑庄后山?我们也好做照应。”王权霸业摇了摇头说着。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后山?灵力多而不纯,说真的比不上涂山。”林白耸了一下肩说道。

        

王权剑庄灵力多而不纯,涂山灵力虽比不上王权剑庄,但是极纯,修炼也有好处。

        

王权霸业并不懂灵力纯不纯,反正多就完事了......

        

“这样吧,你让小富贵儿来决定去涂山还是剑庄后山,如何?”林白似笑非笑的看向旁边的王权富贵。

        

王权富贵听见林白再一次说‘富贵儿’,嘴角也有些抽搐。

        

“父亲,我想去涂山历练一番,并不想待在这里。”王权富贵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似乎身体......颤抖了一下?

        

“富贵儿,来,磕头,唉算了,你就行个礼喊声师父听听?”林白半蹲着看着王权富贵笑着说道。

        

王权富贵闭上眼睛整理思绪,随后睁眼平静的看着林白。

        

“徒,王权富贵,拜见师父。”说完王权富贵双手向前身体弯曲,向林白行礼。

        

“好,乖。”林白起身,摸了摸王权富贵的脑袋。

        

这手感.......跟某人的差不多啊。

        

“阁下,何时出发?”王权霸业转身看向林白和王权富贵。

        

“现在就走,让你的人让开吧。”林白抱起王权富贵转身跃起。

        

不过林白想装个逼。

        

将九行剑往前一扔,然后变大几倍,一脚踩在上面。

        

御剑而行。

        

“全部让开!”王权霸业厉声而道。

        

原本天空中看戏的上百号道士闻声后给林白让了一条路。

        

张傲则是十分不甘,可是没办法,现任一气道盟总盟主,王权剑庄族长都任之离去。

        

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张傲咬牙切齿的看着离去的林白二人。

        

等着.......失兄之仇,必报。

        

“师父,那个人有怨气。”王权富贵瞥了一眼张傲,对着林白说着。

        

“哈哈,猛虎怎么会和蚂蚁计较?不必管他,说起来你还有个师兄呢。”林白说完把怀里的王权富贵放下。

        

巨大的九行剑,足以站立十几个人。

        

林白盘膝而坐在其中,右手托撑右脸,沉思着事情......

        

“额,师父?”王权富贵看着突然变得严肃的林白,有些猝不及防。

        

怎么变得这么快?

        

上一秒还特么笑嘻嘻呢......

        

“徒儿,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林白叹了口气郁闷的看向旁边也盘膝而坐的王权富贵。

        

“师父,先说好消息吧。”王权富贵神采奕奕的看着剑下的风景。

        

山,水,人,美景,村子,城镇,果然....很美。

        

“好消息是......我已经知道教你什么剑法了,而且此剑法还很强。”林白一蹶不振的说着。

        

王权富贵有些兴奋,他可是之前看见林白的剑术了,自己父亲完全被压着打,并且还能看得出来林白只是三分力的状态。

        

一想到是很强的剑法......王权富贵就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到达了人生的巅峰。

        

“坏消息是,你师父我不识路,忘记怎么回去了,本来是有人带我回去的......刚刚只顾着耍帅了,直接就走了。”林白的话如同雷雨交加,一盆冷水泼下来,让王权富贵有些始料不及。

        

嗯?

        

自己师父,是个......路痴?

        

“师父,你,你没开玩笑吧?”王权富贵有些无语的看着旁边郁闷的林白。

        

“哪有这个闲心开玩笑啊。”林白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王权富贵缓缓移开目光,低头闭着眼睛休息。

        

自己也是第一次出来,根本也不识路......

        

“恩人!稍等一下!”

        

正当二人沉默时,后方传来了声音。

        

林白和王权富贵转过身看去。是那三人。

        

有救了?

        

“剑,止。”林白心念一动,巨大的九行剑静静地漂浮在高空中。

        

“哎呀,恩人,你走太快了,等等我们几人啊,怕你迷路,我们三人前来送行。”那胖胖的倒是喘气说着。

        

林白看了看胖道士的身后。果然有另外两道人影。

        

不一会儿三人便齐。

        

“恩人,就让我们三人带您回去吧。”瘦道士说完飞在九行剑之前,领着林白前行。

        

“好,谢谢你们三人。”林白露出笑容,闭着眼睛休息。

        

王权富贵也转身盘膝闭眼休息起来。

        

过了近两个时辰后......

        

“恩人,到了,前面那山便是涂山,我们三人就不去了,听说要交费的,雁过拔毛,兽走留皮,我们三人没那么多钱。”三个道士说完,抱拳行礼辞别林白。

        

“好,再见。”林白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看着旁边四处乱看的王权富贵。

        

“别看了,走。”林白说完拎着王权富贵,脚下的九行剑被收起。

        

教下失去支撑,猛的从高空掉下去。

        

“咦,你咋不叫呢?”林白和王权富贵飞速降落,林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王权富贵。

        

这模样......像极了涂山红红。

        

以后会不会变成面瘫了?

        

“死不了,为什么要叫。”王权富贵倒是挺有兴趣的看着周围的景色。

        

“算了,没意思,走起。”林白右手拎着王权富贵,左手呈掌往下。

        

“净莲妖火·盾!”

        

前方汇聚出白色巨大的圆形巨盾,然后向后扩散,将林白和王权富贵二人紧紧包裹住。

        

王权富贵有些皱眉,师父并不是妖......为何可以不借助法宝释放...

        

“轰轰!”

        

包裹着林白二人的圆形火盾砸在地面上,砸出一大个坑。

        

林白其实也并不想这样下来,林白的御剑术其实根本不精通......

        

只会笔直行,降落并不是很会。就像大货车一样,拐弯很难很慢。

        

那样太耗费时间,反而让王权富贵看见就尴尬了。

        

剑术如此了得,总不能御剑术还不到家吧?

        

“师父,你是不是御剑术不到家?”王权富贵突然说道。

        

林白全身如同被冰冻了,僵硬的扭头看着一脸嫌弃的王权富贵。

        

“富...富贵儿,你...你说什么?!”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