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你们在作死?

        

“啥?镇妖灵符?”

        

看着那道士用符贴在自己胸口上。林白差一点又笑了。

        

“这....这....”那俩道士惊慌的看着林白,随后又看了看那张符。

        

“难不成?过期了?”那道士把符从林白胸口上扯下来又重新贴了上去。

        

“嘎嘎嘎---”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似乎上方飞过一只乌鸦,乌鸦屁股后跟着6个省略号。

        

“噗嗤,够了啊哥们,我并不是妖怪,就是路过的此处吃饭的旅客,刚刚都是误会一场”

        

“屁话,你要不是妖怪,怎么可能轻松破坏我的宝伞!”

        

那道士见符没用,向后一跃,然后从腰间取出一支....穿云箭?

        

“三弟,掩护我一下,我去叫人!”

        

“好的,二哥。”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看着对方一个谨慎慢慢走出去的道士和一个将琵琶弦对着林白提防的动作。

        

林白感到有点无语。

        

我也没阻挡你们啊,况且我只是想走而已。

        

“啾!”穿云箭发出独特声音飞向天空,随即炸裂开来,浮现出一个‘助’字。

        

“妖怪,你有本事等着,不一会儿我师父就过来了,到时候收了你这只...”

        

话音未落,林白化作流影,右手握拳,变化为岩浆巨拳,一拳揍在道士腰间。

        

“轰!”

        

道士应声倒地,腰间流出岩浆浓稠状物,不停腐蚀着腰部的肉。

        

“额...咳...额”

        

倒地的道士双眼挣得很大,身体抽搐了几下,随后面露不甘之色再也没了生息。

        

“二哥!你!你!你居然敢杀一气道盟9号分盟盟主的儿子,你必死无疑!”

        

持琵琶的道士狠话放完之后扔了琵琶转身就跑。

        

“额......怎么跑了?话说,自己是不是下手狠了点?”

        

随即林白收起了岩浆拳头,拿起桌子上的酒葫芦,走出门去。

        

出门一拐角,前方十几个道士凶狠狠地走向林白。

        

林白下意识回头,背后也有七八个道士。

        

这....什么操作?小巷子群殴现场?

        

“师父,就是他,打乱我们兄弟的阵法害得妖怪跑了出去,如果不是妖怪跑出去,大哥四弟去追,他们两个就不会被妖怪反杀了,这也不说,他...他还杀了二哥,师父,为我做主啊!”

        

说着说着狼狈不堪的憨憨道士便抽泣了起来。

        

“啥玩意?我好言好语的说让我条路,我要出去,你那傻子四弟不让我走被那条蛇搞死了,怪我喽?你那傻子大哥自己要去追残血蛇妖被反杀在塔下怪我喽?”

        

林白无语的说道。

        

众些道士听着有些懵逼,反杀在塔下??不是死在街上吗?

        

“那我二哥呢!你为何要杀他!”

        

那道士凶恶地质疑道。

        

“那是他....算了,别给我扯这些,死了就死了呗,搞得好像我能复活他一样,真的是,你们咎由自取怪我?”

        

林白也不想废话多说,双手摊开幻化出诡异的白色火焰。

        

“净莲妖火!”

        

话音一落,林白周围几米瞬间燃起大量的白色火焰。

        

“这是....灭妖神火纯质阳炎?!不,不对,这是白色的...”

        

那年纪估计有四十多岁模样的道士惊了一下。

        

“众弟子,集阵,灭妖!”

        

“是!师父!”

        

林白有些不屑的看了看他们。

        

“一群花架子,既然自找.....那就别怪我了,正好试试我晚上冥思苦想的一招.....”

        

“净莲妖火-火烧赤壁!”

        

“唰唰唰!”

        

以林白为中心,那些白色火焰迅速外放,绵延不断地蔓延出去。

        

有个道士衣角处不小心被沾了一丝火星子。

        

沾上后的一瞬间,拇指大的火焰瞬间燃烧为三个篮球般大。

        

“净莲妖火,可以以被燃者情绪变化为火引,纵而燃烧其肉体,灵魂,吞噬灵气,弥补自身,且此火少有熄灭之方法,最快捷的方法便是施火者自行熄灭。”

        

林白看着身上带着火焰四处逃窜的道士们,一字一顿说道。

        

“此子甚是恶毒!还不快快熄灭该火,你要是今日烧死了我等,日后必遭一气道盟全体通缉致而导致万劫不复!”

        

为首被众人称为‘师父’的年老黄袍道士一边扑打火焰一边怒道。

        

“哦?想给你个求我的机会的,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既然是这种态度,那就等死罢了。”

        

林白随即被净莲妖火包裹着身体,护送着慢慢走向远处。

        

“等等!恩公请饶我等一命,是他们咎由自取,我们只是奉我们师叔命令来看看的而已。”

        

听见这声音,觉得有些熟悉。

        

林白扭头看向那五人。这不是森林里的那五人吗?

        

“也好,那便再救你们一命”

        

从系统里买了一瓶‘抑制水’后,扔向那男子。

        

“先挤一滴,滴在燃烧源处,之后挤一滴混于清水中,一日一次,连续敷上三天就没事了,我如果熄灭的话,他们那些人也就跟着熄灭了”

        

林白指了指惨叫的那些道士说道。

        

“谢谢恩公!”五人再一次道谢,随即立刻滴上了一滴。

        

---《-------------》---

        

邵城成外十五里处,私路。

        

林白一边饮酒一边行走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

        

“差一点又迷路了,话说这路真难走,还是前世或者500年后的水泥路舒适。”

        

“咕咚咕咚~”

        

又连续灌了几大口酒的林白,向后抚弄了一下自己的黑色长发。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哈哈哈嗝~”

        

夕阳日落照射之下,一位黑色长发,白袍男子,左手提着酒葫芦,右手拿着一根小树枝,时不时往空中比划了几下,歪歪扭扭一瘸一拐地走向人类世界三大繁华城市之一的邵城,也就是500年后主角们聚集的城市。[我瞎编的,咳咳]

        

-----------------

        

“什么?!竟有如此之事。”一位偏黄毅脸,气质不错的中年道士听着从林白净莲妖火之下或者回来的七个人,面露沉思。

        

那七个人便是,之前林白放过的五个人和那失去三位兄弟和法宝雨伞的道士和四十多岁狼狈不堪的老道士。

        

本来他们二人是要被活活烧死的,在死亡边缘徘徊下,求生欲暴增,老道士出其不意一把抢过林白给那五人‘抑制水’这才捡回一条小命。

        

“是的,师弟,那小畜生实力强横,他的诡异白色火焰好像是叫什么...净莲妖火,此火燃烧起来霸道无比,情绪越汹涌,便燃烧得越剧烈,并且我能感受到身体内灵气的大量消失,甚至感觉到内心的恐惧感啊,此火简直霸道无比,和神火山庄的灭妖神火-纯质阳炎比起来也丝毫不逊色啊。”

        

听着那道士的描述,中年道士眉头紧蹙,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兄先下去好好休息吧,明日我让人互送你回主盟去修养身体。”

        

“好,那我先下去了,咳...咳咳”

        

那老道士被旁边的几个年轻道士扶着走了出去。

        

随后五个道士也告别了中年道士,走出门后。

        

“啪!混蛋!”

        

中年道士似乎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走过去一巴掌把持伞..哦不,应该是没伞了的道士扇倒在地上。

        

“谁让你们出去抓妖了?你们知不知道那只蟒妖是玄蟒妖!通缉令第五名!你们这点什么实力心里没点数是吧?前十名的妖怪抓得到吗?咳..咳咳咳”中年道士越说越气,竟然被气得咳嗽了起来。

        

“爹,我们差一点就得手了,要不是那个狗东西打乱我们的聚灵阵法,那玄天蟒妖就被我们兄弟四人抓住了!”被扇倒在地的年轻道士捂着脸向中年道士解释道。

        

“什么?你们用聚灵阵法了?”中年道士吃惊了一下。

        

以聚灵阵法的威力,除了榜上前三妖怪,只要聚阵成功,肯定是可以瞬间诛杀掉玄天蟒妖的,那么就是那个人间接害死了自己的三个儿子.......

        

“可恶啊,此仇不报,我韩严誓不为人!”

        

“啪”韩严气愤的一巴掌砸在旁边桌子上。

        

“轰!”旁边的桌子应声炸裂开来。

        

~~~~~~~~~~~~~

        

今天第二章完成,第三章稿已经差不多了,只剩下大概几百字了,吃口饭去打两把LOL先。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