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道路是自己选的,命运是自己走的

        

颠覆了林白的三观。

        

“怎么?有些惊讶吗?”见林白有些懵逼地看着自己。

        

椅子上的涂山婆婆传出那富有威严的声音。

        

“的确,我之前以为,前辈是个糟老婆子呢....”林白的话音刚落下。

        

“小子,注意语气。”左侧为首的一个棕色长发的人性狐尾的狐妖便开口。

        

“无妨,红红应该给你说了吧?”涂山婆婆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林白。

        

“嗯,不过婆婆,我有一事不明,还希望你能告知。”林白边说边向前走去。

        

“请说吧。”

        

“涂山红红的劫,是生死劫中的生还是死?”林白怕因为自己,导致狐妖产生蝴蝶效应,所以问道眼前的‘老婆婆’。

        

“看来你也对占卜之术稍微了解,也罢.....”

        

说着涂山婆婆站起身。过了许久才说道。 记住网址m.lqzw.org

        

“此相太过于奇特,我也不太清楚,红红可能会经历伤劫,所以我作夜便劝说红红......”涂山婆婆说着便停了下来。

        

“系统,有没有让我复活之类的道具?”林白趁着涂山婆婆说着的时候便问向系统。

        

毕竟一生一死,死的可是自己......

        

“叮!系统已经了解外界因素,宿主放心,宿主如果经历死劫,系统会有后备方法的。”

        

听着系统的回答,林白松了口气,自己死不了就行,就算真死了,也还有转世续缘不是吗?虽然麻烦了点.....可能还会失去系统以及自己的各种能力。

        

“叮!温馨提示,请宿主努力提升实力,到了一定时候,宿主会知晓更多的事情。”系统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林白没有听见,而是看向涂山婆婆。

        

“你放心,红红的劫我会想办法,你也更不用担心我的死劫,我自有办法解决。”

        

涂山婆婆和两侧的十几个狐妖听见后,皆是面露惊色。

        

“小子,你可真有办法?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死前只是想让红红以后走的路,不用那么难。”涂山婆婆叹了口气,随后再次问道林白,“你有何办法?”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说了,涂山红红她不会死,你就放心,退休年老的人,就别多想了,现在可是.....新一代的天下”林白说完转身准备走。

        

“对了,各位前辈,道路是自己选的,命运是自己走的,你们在这给红红铺路选择道路,有没有想过红红根本不愿意呢?”随着最后一句话落入众人耳中,林白离开了大殿。

        

“也对,看来......是我们老了。”

        

--------------

        

“这群糟老婆子可不只是这么简单的告诉生死劫的事,更多的可能是.....”

        

走出那阴沉沉的宫殿后,林白深吸了一大口气。

        

“还是外面的空气清新,里面充满了阴沉,真难受。”

        

林白伸了一下懒腰,向着那所谓的‘十年台阶’走下去。

        

看着那高度,林白有些惊慌。

        

这要是给掉下去了......那可不得了。

        

“你还挺霸气的嘛。”涂山雅雅出现在林白的旁边说道。

        

“哟,舍得出来了?一直在门外偷听,刺激吗?”林白一点儿也不惊讶,其实在殿内便用余光看见了一道小身影。

        

涂山容容可不会这么闲得慌,一猜就是涂山雅雅这小妮子。

        

“切,姐姐的死劫....”涂山雅雅跟在林白的旁边低语道。

        

“你想什么呢?那群老婆子的迂腐之言,你也往心里想吗?”林白双指在涂山雅雅脑袋上敲了一下。

        

“你打我脑袋干嘛?哼。”涂山雅雅嘟起小嘴有些不开心地看向林白。

        

“哈哈,你别说,你这样还挺可爱的。”林白笑着调戏了一下涂山雅雅,然后扭头看向天空,浑然没看见脸色微红的涂山雅雅......

        

“放心吧,你姐姐,按道理来说,只经历生劫。死劫应该是我这边,怕啥?”林白又扭头看向涂山雅雅。

        

“你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林白伸手摸向涂山雅雅的额头。

        

“啪塔”

        

涂山雅雅一脸鄙夷的看着林白,然后打掉了林白伸来的右手。

        

“你个臭流氓,想趁机占我便宜吗?”

        

林白‘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就你这小身板?就你这飞机......卧槽。”

        

林白说道后面便停口了,因为往这妮子胸口看去,有些吓人。

        

这种胸......应该不属于这个年龄阶段啊。

        

涂山雅雅顺着林白的眼神,发现林白是在看自己的胸。然后便脸色微红的嘲讽林白。

        

“呸,你个死流氓,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揍死你?”

        

林白移走眼睛,嘴角上扬。

        

“你?打得过我嘛?我一只手都能摁着你捶。”

        

“你你你!今天晚上,苦情树,单挑!”涂山雅雅愤愤地盯着林白,似乎用那眼神可以杀死人一样。

        

“好好好,随你,反正你也打不过我。”林白想了想,晚上也没什么事,至于东方月初,明天再去问问修炼得怎么样了吧。

        

“记住你说的,我走了。”

        

3650步台阶,好像走得也没林白想象中那么久。

        

刚下来,涂山雅雅就背着无尽酒壶走了。

        

不过....

        

自己应该往哪儿走?

        

看向周围,房子都很大,完完全全遮住了林白的视线。

        

林白灵机一动,向房顶跃去。

        

“啪塔”

        

林白站在高大的房顶上,四处张望着。

        

“看见了,苦情树往右边过去就是城墙。”林白记不住城墙的路,所以只能靠着巨大的苦情树推测方向。

        

那边可是有自己的灵力标记。

        

--------------

        

城墙上。

        

“红红,你在想什么?”林白走过去,发现涂山红红在低头发呆。

        

涂山红红听见林白的声音,抬头看着林白。

        

“怎么样了?”

        

林白摸了摸涂山红红的脑袋。

        

“没事了,按照你自己的心走吧,自己的路自己选,自己走。”

        

听见林白的话,涂山红红任由林白抚摸着自己的头。

        

过了片刻,涂山红红碧绿色的眸子对向林白如星辰闪烁的黑色眸子。

        

“以后,你是我的人,听我的,懂?”

        

嗯哼?还是那么霸道啊......

        

“好,听你的。”林白伸手摸了摸涂山红红的下巴,想到一个段子........

        

“小妞,来,给爷笑一个,今晚好好让你舒服舒服。”

        

这话几乎是下意识说出来的,林白说完后便后悔了.....

        

如果上天给林白一次机会,林白发誓,绝对不敢说出口。

        

“咚咚!”

        

涂山红红带着粉色的脸颊,狠狠地敲了几下林白的头。

        

“啊!太狠了!”

        

林白捂着自己的脑壳,痛苦不堪。

        

似乎还起了两个大包包.....

        

“让你嘴欠。”涂山红红转过身去,低着头。

        

林白看着转身低头的涂山红红,傲娇女王害羞了?

        

似乎这几个包包也值了.....

        

“嘶,好痛。”林白不小心摸到了一下,那酸爽,刻苦铭心在林白心中无法忘记........

        

------------------

        

本章完。QAQ

        

今天万圣节,祝大家愉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