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神的力量

        

“辛苦了,接下来,让我来吧。”林白已经恢复了神态,只不过仍然藏不住眼中的愤怒和杀气。

        

“你先给我死!”

        

林白操控着完全体黑色须佐能乎,挥舞着巨大的双剑,斩开眼前的巨大火球。

        

在60米巨大的黑色巨人面前,原本巨大的火球也不过只是相对于须佐能乎来说的一颗篮球大小的火球而已。

        

林白驾驭起须佐能乎,一招斩断火球,然后净莲妖火的丝丝白火飘去吸收了火球碎片。

        

“这......这是...怪..怪物”金人凤睁大眼睛,浑身颤抖的看着黑色的须佐能乎。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怪物了,试问,身高不过2米的人类面前出现60米巨人。

        

谁能冷静呢?

        

斩碎火球的林白,一剑砍向韩严韩嵩父子。

        

一声惨叫后,连衣服渣也没二人留下。

        

“狗东西,力量让你兴奋是吗?那老子就请你尝尝,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属于,神的力量!”林白一声怒道,挥舞须佐能乎的双剑,击向面目呆滞,浑身颤抖的金人凤。 记住网址m.lqzw.org

        

“啊啊啊!!!”

        

“恭喜宿主击杀金面火神-金人凤,获得商城点5000,因为宿主累计商城点超过指标,折扣商城已关闭,抽奖界面三项已整合为一项。”林白没有理会后面的话,只知道......

        

至此之后,称霸道界三十多年的金面火神-金人凤,此刻间已经灰飞烟灭。

        

“在神的面前,你个老不死的东西,你就是个渣渣。”

        

林白说完身体突然犹如千斤重锤砸在心头。

        

60米的黑色须佐能乎也瞬间消失不见。

        

“啪塔”一声倒在草地上。

        

“过来,拿药给红红......”林白手里伸过药后便眼睛一黑,晕了过去。

        

果然......能力,实力消失一瞬间,扛起须佐能乎的副作用太大了。

        

“药效已过,扣除宿主50年寿命,目前寿命72/132。”

        

这是林白昏倒前最后听见的声音,差一点吐了一口血。

        

这尼玛,谁受得了?一下子50年寿命没了......

        

会不会变老了?应该不会吧,自己毕竟吃过了控冥丹......

        

翌日清晨。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和温暖的阳光洒在林白的脸上。

        

林白睁开眼睛,涂山红红躺在对面的床上,涂山容容恬静的趴在林白左腿处,涂山雅雅则是抱着自己的右腿当枕头睡???

        

“咳,你醒了?”对面床的涂山红红此刻已经靠着床担忧地看着林白。

        

林白对着涂山红红笑了一下。“我这要是醒不来了,你不就成寡妇了吗?”

        

“姐姐?臭流氓,你们醒了?”

        

“姐姐,林白哥哥。”

        

林白左右腿的涂山容容和涂山雅雅也醒了过来。

        

“小妮子,我的腿你枕着怎么样?”林白似笑非笑地盯着涂山雅雅问着。

        

“枕一下怎么了?昨天我跟容容可是一直照顾你呢,你让我枕一下怎么了?有问题吗?”涂山雅雅环抱着胸,嘟着嘴看着林白。

        

“额,想想你们了,辛苦了容容。”林白扭头对着涂山容容道了谢。

        

“这是应该的,林白哥哥,我去给你们弄点粥来。”说完涂山容容起身揉了揉眼睛,走出门外。

        

“我呢我呢?臭流氓”涂山雅雅撇嘴看着林白,似乎也想要一番感谢之语。

        

“你?也罢,那我谢谢你了,小妮子。”林白摸了摸鼻角,看也不看随口应付了一句。

        

“哈?你你你!”涂山雅雅站了起来。

        

不过还没有等她说什么。

        

“雅儿,你出去吧,我有话跟林白说。”涂山红红流露着柔情的目光看着林白。

        

“好,姐姐,我去看看容容弄好了没有。”说完之后涂山雅雅也走出门外。

        

房间里只剩下涂山红红和林白二人对视着。

        

“二货,我想跟你结婚。”涂山红红有些羞涩的扭过头去。

        

“啊?”林白有些小呆。

        

“怎么,你不愿意?”涂山红红听见林白的‘啊?’碧绿眼眸变成赤火,猛的看向林白。

        

似乎林白要说一个‘不’字,就要让林白当场去世。

        

“愿意,当然愿意啊。”林白回过神来,笑着回应。

        

这尼玛,结婚呢,只不过,刚刚有些楞住了而已。

        

毕竟不论前世还是今生,林白可是个处男,哦不,今生已经不是了......

        

“那咱什么时候啊?”林白有些急促。

        

“你怎么比我还急?”涂山红红脸颊两侧生起粉红,只不过目光并没有躲避。而是带着温柔看着林白。

        

“吱......”

        

门外的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再也支撑不住,扒拉着门,随着门被不小心打开映入林白和涂山红红的眼帘......

        

“啊,嘿嘿,姐姐,臭流氓,你们好啊....”

        

林白和涂山红红看着挂在门上的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不禁莞尔一笑。

        

“臭蟑螂,都是你,叫你不要推,不要过来,你就是不听!”涂山雅雅一把抓过门外的东方月初,狠狠地在头上砸了几下。

        

“啊,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个在偷听啊,况且我只是来看看师父和师娘而已。”东方月初捂着自己的脑袋郁闷的说道。

        

“臭小子,不去好好练功,怎么,有事找我吗?”林白看向东方月初问道。

        

“师父,师娘,徒儿前来谢谢师娘的第一次救命之恩,还有师父的第二次救命之恩!”说完东方月初向涂山红红和林白分别鞠了一躬。

        

如果不是林白之前,再三嘱咐以后不用再下跪,直接鞠躬抱拳,可能这小子现在就是磕头谢礼了。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我林白便是你现在的第二个父亲,救你就变相救自己的孩子,这不是很正常吗?对了,说好的粥呢?想饿死我们两个吗?”林白说道后面几乎是打趣笑道。

        

听见林白说的话,东方月初陷入沉思。

        

回想起了林白昨日的举动,城墙上被轰倒后起身便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掉下去后飞速把自己抓上岸上。火球砸来的时候也是提起自己躲在涂山红红的身后。

        

虽然粗暴了些,但是一想起来,东方月初便十分感动。

        

“雅儿,容容,粥呢?”涂山红红歪了歪脑袋看向涂山雅雅和涂山容容二人。

        

“额......这就去,这就去,嘿嘿。”涂山雅雅一手牵着涂山容容,一脚把发愣沉思的东方月初踢飞出去。

        

“还不走,看什么看?”

        

“那你踢我干什么啊?”

        

“好了别说了,去给姐姐和林白哥哥弄点好吃的,别只吃粥......”

        

“给那臭流氓弄什么?一碗粥爱吃不吃。”

        

林白扯了扯嘴角,看向了对面床对着他柔情似水的目光。

        

“红红......”

        

“嗯,我在。”

        

“我饿了....贼饿那种。”

        

“饿了先忍着,我有什么办法?”

        

“嗷”

        

“闭嘴,别吵,我要安静的看着你。”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