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

        

美貌少女从耳根到后脑勺, 完全裂开了一个完整的脑袋,但这个脑袋上的脸竟然和富江正面的脸相貌一幕一样。

        

分裂出来的人头五官美丽,但它神色阴毒扭曲, 眼中充满怨气, 粗略一看, 仿佛是什么惊悚片中的场景。

        

……这是什么?双头美少女??

        

西黛尔看着手机中的照片, 心情难以言尽。

        

她刚刚救了个什么东西?

        

警察一方没有震惊太久, 虽然不解照片中的场景, 但他们认为可能是某种特效,没有太过追究, 很快便放下这个疑问, 展开了对持凶器伤人男生的身份调查。

        

但西黛尔知道, 这不是特效。

        

她俯身捡起安娜贝尔塞回礼盒, 在和警察进行简单的交流后, 才回到学校。

        

回到公寓宿舍,推门, 开灯,明亮灯光驱走黑暗,西黛尔简单扫了眼房间, 发现和记忆中离开时的场景差不多重合。

        

这段时间,房子内应该无事发生。

        

把安娜贝尔摆到桌面上后, 西黛尔还特别细心的给它掸了掸裙摆上的灰尘,轻轻拍了拍它编着两条麻花辫的脑袋。 记住网址m.lqzw.org

        

“咔擦。”

        

娃娃的脑袋轻轻歪了下,僵硬笑容的脸上,腮红异常艳丽。

        

西黛尔放在安娜贝尔头上的手微顿,最终还是露出一个笑容,她眨了眨眼, 幽蓝眼睛中流露出真挚的同情,慢声道:“拖着残破的力量重返人类世界,一定很不容易吧。”

        

“如果被丢去垃圾场,浑身又脏又破,再爬回货架一定很艰难吧?只要我们能够好好相处……我便不会轻易抛下你。”

        

也不知安娜贝尔在流浪的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不仅失去了一条肢体,就连它身体内藏着的怨气都消散了不少,强度甚至比不上西黛尔名下还在租的那栋房子中的鬼。

        

整只娃娃看上去都焉巴巴的。

        

在美国十几年的生活里,西黛尔也算摸清楚了那边的灵异事件,美国的鬼就算作妖也作的非常有物理特色,要么是附身人来来掐架、要么是移动其他物体来害人。

        

看上去阵仗唬人,其实杀伤力……就一言难尽了。

        

西黛尔尝试跟安娜贝尔沟通。

        

在她一番善解人意的体谅的话说出后,安娜贝尔的怨气似乎稍稍安分了些,不再继续躁动。

        

西黛尔面上带了点儿笑,把娃娃扶正,端坐在桌子上,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如果不是为了准备对付鬼来电中的那个白裙小女孩,西黛也不会留着安娜贝尔在身边。

        

和鬼合作,无异于走钢丝绳索,一个不慎,粉身碎骨。

        

她大概明白安娜贝尔需要什么,来弥补虚弱的状态……无非是吞噬别人的灵魂,

        

先给安娜贝尔画个大饼,看能不能把它留在自己身边。以后出门时也能随身携带,遇见突发情况还能拿它挡一挡。

        

但是大饼画好了,没东西喂它可不成,若是一直让安娜贝尔饿着,只怕过不了多少天,这玩意儿便能反噬。

        

西黛尔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摆置好安娜贝尔后她转身去拉开了窗帘,站在落地窗前开始思考人生。

        

事情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西黛尔也不太明白,但她还没来得及苦恼关于安娜贝尔和鬼来电的事情。或者说,鬼来电的小女孩鬼还没有找上来,在第二天,另外一件麻烦事便发生了。

        

西黛尔她恋爱了。

        

……等等,准确来说,应该是——

        

西黛尔她在学校论坛和社交圈中,被迫恋爱了。

        

这个流言不知是谁传播,传播的源头甚至只有一张照片。

        

高层公寓宿舍前,被清晨曦光照佛的林荫小道上,彩色鹅卵石铺就的道路上站了两位少女。

        

两个女孩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

        

一个女孩金发碧眸,微微高一些,在照片中她轻轻低下头,看不清神色;而另外一个黑色长发垂到纤细腰肢的少女,看不清正脸,只有半张白皙精致、带着泪痣的侧脸,黑发女孩轻轻踮脚,从这张照片的拍摄视角来看,简直就像是——

        

两个人在接吻一般。

        

流言蜚语传播的速度快得惊人。

        

西黛尔得知此事,是在中午她前去食堂吃饭时,正好撞见了刚来学校第一天见到的那位怪谈协会的招新学长。

        

学长神色有些古怪,一直盯着西黛尔看。

        

西黛尔原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很快发现不对——在自己来到食堂后,满厅的人,大部分都不约而同停下了他们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他们齐刷刷看向刚刚进入食堂的金发女孩,在撞上西黛尔冷漠的眸光后又纷纷转开视线,但西黛尔表面冷静,内心却开始懵逼。

        

直到学长走过来,挤出一个笑容,笑容十分勉强,粗看上去竟然有几分狰狞,他道:“恭喜学妹,竟然能在开学第二天,就能把那么漂亮女孩勾搭到手呢。”

        

这话听上去阴阳怪气,但西黛尔首先注意到的不是这学长阴阳人一样的语气,她注意到在这人说出这句话后,那些散开的目光又回到自己身上。

        

食堂中的大部分人,似乎都在暗地里观察着她。

        

西黛尔眸色微暗,作出不解的模样反问:“学长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和富江学妹的事情都已经传开了,”学长神色凄苦,像是被抢了老婆一样,他摇摇头:“你还不知道吗?看看论坛吧。”

        

西黛尔:“……好,谢谢学长。”

        

礼貌道谢后,她进了学校论坛,然后——

        

西黛尔:“。”

        

因为不常看学校论,西黛尔还不知道自己在论坛上俨然已经有了女友了。

        

她眯了眯眼,压下心中火气,看向hot贴中的照片,点开,放大。

        

西黛尔仔细看了几眼流传出来的、装似情侣正在亲昵照片,她盯着照片看了一会儿,忽然轻轻冷笑了一声。

        

笑声中包含着某种怒意。

        

她被川上富江算计了。

        

西黛尔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路上,这么多人都对自己投有恶意的目光了。在早上离开宿舍楼,去往教研室办理资料和取书籍时,那些恶意的目光便如附骨之蛆,挥之不去。

        

好像一觉醒来,整个世界的人都想要她死一样。

        

“亲昵照”被发到了网上,而后有人带节奏,说照片中的两人是情侣,中午时这个流言便已经传遍了学校。

        

hot贴中,全是对于“美少女川上富江的女朋友”——也就是西黛尔的羡慕和嫉恨。

        

这一套流程下来,绝对有人在幕后操控。

        

……很好。

        

“学妹,你真是好运气啊。”学长依旧留在西黛尔身边,语气恋恋不舍,不肯离开,眼中还有隐藏起来的嫉妒:“那么美丽的女孩,竟然被你追到手了。”

        

“哎呀,”西黛尔压下怒气,笑眯眯抬头,看向学长。反正现在澄清也来不及了,大半个食堂的人都对她投来了暗含嫉恨的目光,□□裸的恶意让人心中发冷。

        

西黛尔眸光微闪,勾起唇瓣,笑容灿烂,干脆轻快地说:“学长你还不知道吗?是川上富江追求的我呢。”

        

此话一出,食堂中抽气声此起彼伏,听得西黛尔有点儿想笑。他们连自己试图偷窥的目光都掩饰不好,被震惊了的吸气声更是连绵不断,有人似乎忍不住了,大吼了一声:“不可能!一定是你这个女人在胡说,你是嫉妒富江学妹,才想败坏她的名声!”

        

“嗯?”西黛尔抱臂站在食堂厅前,眸光斜斜扫向那个怒吼出声的男生,不屑冷笑了一声:“你是恼羞成怒了吧?无能狂怒的样子真是有够可怜的。你们的女神不过是我的舔狗罢了,如果不是她跪在地上哭着求我和她在一起,我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对我放尊重点儿,知道吗?”她冷冷道:“你们骂我,心疼的可是你们心爱的富江学妹,不甘心吗?谁让她就爱我呢,宁愿当我的狗也不当你们的女神……啧。”

        

西黛尔低头躲过一个眼睛发红了的男生扔过来的碟子,一边继续刺激道:“与其和我作对,不如讨好我,还能让你和富江有接触的机会,不然光凭你这种废物,什么时候能得到和富江的青睐……”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西黛尔哂笑一声:“对啊我就是很恶毒啊。”谁让这些人的女神——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富江先来搞她的。

        

她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莫名其妙被恋爱,莫名其妙被一群人当成假想敌然后受气……礼貌是给正常社会秩序中的正常人,而不是这些魔怔了的家伙。

        

这些人觉得她玷污了富江,她还嫌富江晦气。

        

那个看似美貌的少女,美艳皮囊下却是个双头怪物。

        

……说起来,更加奇怪的是——好歹x大也是名校,这里的学生竟然会因为慕艾失意,便成了这种近乎疯魔的模样。

        

这也太不正常了。

        

所以,关键问题还是在川上富江身上吧。

        

西黛尔眯了眯眼,食堂中的学生们近乎疯狂了,一个人开始破口大骂,扔了碟子过来、准备动手后,其他人也都翁拥而上。

        

但这些学生的身手自然比不过她,他们在那边一番你来我往、混乱争夺,西黛尔顺着拥挤的人潮悄悄退出了食堂。

        

……

        

西黛尔再次见到富江时,天色已经临近晚上,暮色沉沉,给大地烫上一层暗淡金边。

        

身材丰盈、容貌娇美的少女笑意盈盈地下了豪车。少女和豪车中的男人道别后,撩了撩身侧的黑色长发,心情似乎不错,她准备转身回到学校。

        

“嗨。”

        

一道声音叫住了富江,富江骄矜地斜睨过去,看见街道角落中站着的身量高挑纤细的金发女孩,女孩披了件大衣,双手插在兜中,幽蓝眼眸中弥漫出森寒的笑意。

        

“好巧,又见面了。”

        

上一次见面,还是在清晨,西黛尔刚离开宿舍,便遇见了川上富江,这位在铃木美纱生前大力夸赞过美貌、又在昨夜被西黛尔救了的女孩。

        

当时,川上富江态度虽然依旧不太好——

        

至少看不出来是诚心道谢。

        

但她堵在出去的小道上,非要和西黛尔假模假样的道谢,西黛尔坚持了不到一分钟,便用几句话敷衍了富江,直接离开了。

        

但却有人藏在林荫中,从让人误会的角度拍摄了西黛尔和富江两人的“亲昵照”,还将照片发到了论坛,将虚构的事情进一步闹大。

        

……

        

“……唔唔唔!”

        

半晌后,西黛尔俯视被捆起来、堵住嘴、神色愤慨的却挣脱不开束缚的富江,思索了几秒,露出一个高高在上的轻慢笑容。

        

她俯身拍了拍富江白嫩的脸颊,拿出手机对着富江。

        

“唔!”富江惊恐的睁大眼,想制止却无法行动。

        

“咔擦。”

        

西黛尔看着手机中的照片,富江的耳根旁,依然有那个分裂出来的脑袋。

        

照片中的富江,还是那个双头的可怖怪物。

        

她把手机画面对富江举起来,蹲下身,不紧不慢问:“所以,那个拍摄我和你说话的照片的人是你找来的吧?”

        

还故意借用角度,让看者以为照片中的两个人在接吻。

        

富江似乎很厌恶拍照,在昨晚被救后,也想要把西黛尔手机中的照片删除,由此来看,她大概知道自己在照片中会是一副怎样可怖的模样——

        

但是,在论坛上流传出去的照片里,黑发女孩的侧脸和头颅都十分完美且正常,并没有分裂出第二个头。

        

唯一的可能,便是富江指使的人拍照,并且把照片中自己可怕的一面给p掉,只留下她想传播给其他人的、引人误会的信息。

        

富江嘴被堵住了,说不出话。

        

西黛尔扯开她嘴里堵着的口塞,“对了,这条巷子的这个角落是监控死角——”

        

“别想着逃跑、或者叫人。”她拍拍富江白嫩的脸颊,露出一个森冷的笑:“我猜你不会想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校.西黛尔.霸再次上线,然而这一次,富江并没有露出惊恐的神色,她有些狼狈的咳嗽两声,抬起泪眼涟涟的眸子,眸光愤恨,“你想杀了我吧?”

        

西黛尔:“?”

        

这句话问得十分古怪,西黛尔表面不露声色,心下却开始快速运转起来——

        

但没等她仔细研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富江便自报了身份,她说:“每个男人都想杀了我。只要和我交往一段时间,他们便会疯狂的迷恋我,想要独占我、杀掉我后把我分尸,但我分裂的尸块都能复活,再长出一个全新的我……”

        

所以学校中,那些人的古怪果然是因为这个名叫富江的女孩儿引起的。

        

西黛尔下意识想起学校中的事情,然而这一句话之后,富江便不再说别的,只是抬起头,静静看着她。

        

西黛尔对上富江美丽的面容,和隐隐自得,忽然明白了——富江在对她挑衅。

        

富江的言下之意,无非是——

        

她已经死过许多次,她并不害怕西黛尔的威胁。

        

然而西黛尔琢磨了下富江的话,重点全落在另外一个地方了,她上下打量了下富江,没忍住,神色古怪道:“你是蚯蚓成精?”

        

富江:“……??”

        

少女美丽的面孔顿时被狰狞愤怒的神色笼罩,她尖叫道:“你才是蚯蚓!你全家都是那种肮脏丑陋的家伙!!”

        

西黛尔:“我又不能断肢复生,是你自己说你跟蚯蚓一样。对了,你能钻土不?”

        

富江大怒:“……我说了我不是蚯蚓!”

        

富江虽然身在暗巷、还被捆绑了起来,依然一副娇纵高傲的模样,完全不怕西黛尔伤害她。

        

似乎是因为她所拥有的断肢重生的能力而自信满满?

        

……呵,天真。

        

西黛尔回忆起昨夜的凶杀现场。

        

——富江在那个想要杀她的男性面前无比惊慌,便知道她现在在说谎。不论她是否能在死后分裂复生,至少她内心绝不愿被杀。

        

但人家表现出来不怕死的模样,西黛尔也十分配合的不用暴力威胁了。

        

她进了学校论坛,状似无意的跟富江聊道:“我还不知道你爱慕我到了这个地步,哪怕拍摄假照也要传播我们相恋的消息。”

        

富江眸光闪了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误会了?”

        

西黛尔:“……”好浓的茶味儿。

        

不过她就喜欢这种武力值低的玩意儿,打一拳能哭很久呢。

        

“没关系,”她笑眯眯道,好脾气的把手机中,学校论坛上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内容展示给富江看,“你不知道没事儿,反正大家都已经知道了——”

        

在【富江学妹恋情爆出】的hot贴下,第二个hot贴——

        

【富江恋情大揭秘!美少女竟是倒追、哭泣跪求才得来爱情……】

        

第三个hot贴:

        

【富江承认被女友美貌折服、自愧不如】

        

第四个hot贴:

        

【你们的女神,却是别人的舔狗!今日份破防语录大赏】

        

第五个hot贴:

        

【富江舔狗狗】

        

西黛尔看着富江美丽的面容逐渐苍白、被愤怒扭曲,她高高在上地挑起一抹笑,火上浇油般安慰:“你看,大家都知道了呢——”

        

关于富江学妹当舔狗这件事。

        

富江不是想借用她对别人蛊惑的能力,让别人误会西黛尔和她恋爱,从而对西黛尔产生嫉恨,对西黛尔出手吗?

        

等受害者死亡,富江再出来似是而非的说几句话——

        

什么“我和她根本不熟啦”之类的,便能糊弄过去。

        

可惜她想算计的对象是西黛尔。

        

富江性格娇纵、自负、傲慢,高高在上,以美貌睥睨众人。

        

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她完全没有想掩盖自己的性格特征,她的性格缺陷太明显,想激怒她也极其容易。

        

西黛尔不太理解川上富江为什么想要杀死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是哪儿得罪她了。

        

难道她是个抖m?就喜欢被人拿刀子捅?

        

其实自己出面阻止她被杀反而耽误了她享受快感??

        

西黛尔不明白,她很迷惑。但既然已经得罪了,面对这种能力古怪的怪物,她不介意再得罪的深一点儿。

        

对于自持美貌、心高气傲、被众星捧月许久的富江来说,看见别人纷纷议论她的、关于她当舔狗、承认美貌不如西黛尔等等帖子,这些评论简直让她快气疯掉了。

        

她能找人在论坛搞舆论、爆假料,西黛尔自然也能,虽然男性大都被富江的能力迷惑住,但女性似乎还没有。

        

“说起来,你的魅力也不过如此。”西黛尔神色傲慢,继续刺激:“你说你能让男人迷恋上你?你不会以为自己很美吧?就凭你这张脸?你连同性迷不住,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虽然富江的确很美。

        

但论心理战,西黛尔必不可能让她尝到甜头。

        

富江美丽的脸上露出愤恨神色,她唇线绷紧,面容恼怒:“你胡说!你不过是嫉恨我……而且,而且——”

        

她自信自己的美貌,颜值攻击没什么用。而且,她的魅力……她的魅力绝对可以吸引一切!这个女人在说谎,是因为西黛尔嫉妒她!

        

没有说出的话,在神色间显而易见,富江似乎完全隐藏不住自己的情绪。

        

西黛尔笑了笑,俯身捧起她的脸,眼眸幽深,轻声道:“是吗?你的魅力可以吸引一切……?”

        

“我不信,除非——”

        

“让我爱上你。”

        

富江说自己有分裂再生、让他人迷恋自己、甚至主动被杀害的能力——

        

但西黛尔自然不可能根据她空口白说便一切都相信了。

        

她定定俯视富江,幽蓝瞳仁在形状漂亮的眼睛中像是一汪深谭。

        

幽蓝眼瞳中,映出富江美丽的面容上的神色微怔。

        

……还有这种离谱的要求?

        

***

        

富江十分自负,认为别人爱上她也是那人的荣幸,但她其实清楚,别人爱上她都是因为她自己具备的某种魔力,这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她此刻有些呆滞,不太理解西黛尔一个清醒的人为何要提出这种——

        

这种离谱的要求。

        

川上富江终于回到了学校,然而她呆滞的思维在脱离被困住的境况后,很快又活泛起来。

        

某个教室中。

        

“废物!”

        

富江将一沓书页摔在面前男生的脸上,看着录屏中,金发女孩抱臂而立,神色散漫又自大。

        

“你们的女神不过是我的舔狗罢了……”

        

听着西黛尔一字一句说出的话,富江气得浑身发抖,她第一次见到比她还自大还不要脸的女人!

        

“你把我要你做的事情弄成什么样了!”富江愤怒的盯着那个神色喏喏、满脸羞愧、快要哭出来了的男生:“你快去把论坛上那些帖子都删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男生脸色通红,不停鞠躬道歉,到最后甚至带上了哭腔:“是我的错,我没有处理好那些舆论。可、可是,学校官方的论坛,只有管理员能删帖……”

        

“我不管!你必须在今晚处理掉那些帖子!”那些说她是狗的帖子!

        

富江一边蛮横命令,一边接起了一个电话:“那个女人死了吗?

        

“什么?她活着回宿舍了?你们是怎么做事的??”

        

她愤怒的挂掉电话,对着空气怒骂:“一个两个全是废物!”

        

“没用的男人!”

        

“总之,”然而,现在还不能抛弃这些没用的人,毕竟——

        

她还没有解决西黛尔,和西黛尔搞出来的那些舆论,现在关于女神和舔狗的梗都快热到网上去了!

        

“你先组织人手把那些关于我的讨论全部压下去。”富江冷静了下,语气冰冷且不耐地吩咐。

        

“是、是的!”

        

男生点头哈腰,卑微的像是一条狗。

        

美丽的女孩面色阴沉,她转身离开教室,心中还在暗自盘算——

        

如果能有女性为她所用就好了,女性可以进入女生宿舍,今晚便能把西黛尔杀死……

        

可恶!

        

***

        

西黛尔放走了富江后,和她错开时间回了学校。

        

进入学校后,她很明显的感觉到几丝恶意的目光从身侧树林中传来。

        

大概有一、二、三……等等,这些人有点儿多,数不过来。

        

这些人有的在道路旁躲着,有的故意装作路过、实则夹带着匕首,还有在高楼上举起花盆的……他们气势汹汹、杀意汹涌,都是被蛊惑想要杀了她。

        

西黛尔:“……”

        

她突然停下脚步,一个花盆落在身前,哗啦一声摔碎。

        

她在拐口处转弯,裹着刀子冲出来的男生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

        

她……

        

半晌后,西黛尔面色平淡,大衣的边儿都没起褶皱,顺利回到宿舍。

        

——《关于全校男性都想杀了我,可他们体能仅是当代大学生平均水平而导致刺杀失败这件事。》

        

富江能魅惑别人为自己所用的能力其实很恐怖。

        

但她用错了地方……或者说,魅惑的对象不太对。

        

那些人的战力对于西黛尔而言,让她出手……有点太欺负人了。

        

她甚至是一路面无表情,双手插在衣袋中慢悠悠走回来的。

        

回到房中,照例是先开灯,扫了一眼屋内的情况。

        

无事发生。

        

西黛尔脱下大衣挂到衣杆托上,路过桌上的安娜贝尔时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今天家里没有外人进来吧?”

        

尤其是那个隐藏在电话中的小女孩鬼。西黛尔还惦记着它,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登门造访。

        

安娜贝尔都快饿的等不及了。

        

身后一片寂静。

        

西黛尔站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低头,对上一个拿着挂钩和麻绳正在努力攀爬这栋楼层的男生的身影。

        

那个男生爬了两层楼,因为体力不支,滑了下去。

        

还摔了个屁股墩儿。

        

男生狼狈的揉着臀部爬起来,抬头对上楼层并不高、但作为肥宅的他却无论如何也爬不到的层数上,站在落地窗前,面无表情、宛如看智障一般盯着他的金发女孩。

        

西黛尔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你好,东校区01栋宿舍楼下有个变态……谢谢,请尽快过来处理。”

        

……啧。

        

看来处理富江这件事,要加快进度了,以免造成更多人的疯狂,和无辜的伤亡。

        

现在的学校中,已经有许多人陷入疯狂的状态,再加上富江自己所说——

        

她死亡后会分裂的能力。

        

其实川上富江的情况真的很棘手,在下午去见富江之前,西黛尔先去了一趟警局,试图了解富江的情况。

        

——但是在身份方面,她没有任何问题。

        

即便杀了她,她也不会死……还会让行凶者背负杀人犯的罪名,还要担心会不会有人杀了她,分裂出更多的富江。

        

如果能让她“意外失踪”便好了。

        

西黛尔想起自己租凭的那栋二层房子,和房子外面如雪花般散落的寻人启事。

        

……在那栋房子附近失踪的人……都去了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