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杀人箱

        

应着“嗖嗖”乱响,以长桌为中心,一把把小刀向四周飞射而出。

        

正好小刀会的各级首领都围着长桌坐,最为重要的是,有很多已经站起,这样就增加了更大受刀面。

        

便听得“嗤嗤”乱响,都是金属刺进皮肤的声音。接着就听到了声声惨叫:“啊啊……”

        

只有陈秀舟和林黑塔、刘二虎两位二首领及少数三首领反应相对快一些,听到顾念儿说这话之时,他们就开始伏下身去,错过了小刀发射的角度。

        

三十几位三首领们因为反应慢,都身中数刀,有的脸上中刀,有的前胸中刀,有的直插咽喉……

        

一阵惊叫和惨叫之后,又连着一阵“咕咚咕咚”的尸体倒地声音,站起来的都横倒在当场,没有站起的,上身一歪瘫在了椅背上。

        

没人阻挡的地方,小刀都飞射到周围的屏风和墙上,“笃笃”乱响。

        

过了一时,待那大箱子再不向外飞刀,陈秀舟、林黑塔、刘二虎及几个侥幸逃脱的三首领们才敢站直身体,看着同类的死相惨状,都叫出了声:“圈儿兄弟、二毛兄弟、老七、老二……”

        

连着叫他们的名字,又去推晃尸体,但身中数刀之下,明显是推不活了。

        

虽然这些小刀会首领杀别人时不眨眼,但是自己的兄弟死了也都心痛,高叫着之时,有的嚎叫出声。

        

到底陈秀舟是女孩,心理承受能力低一些,看着厅堂内的惨状,吓得呆了一时。再次站起,镇定一时,向江文远咬牙道:“把这小道士给我抓起来,剖心挖肺给兄弟们报仇!”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是!”刘二虎、林黑塔及几个三首领齐应一声,往江文远就去。

        

“别想伤害先生!”无依本能地横伸双臂挡在江文远面前,想用自己的身保护。

        

这几个汉子怎能被一个小丫头吓住,仍然往前迈步,逼近江文远。

        

忽听顾念儿在长桌边道:“怎么,还不感激总领帮留下了你们性命吗?”说着,把手一转,他手下的那个箱子也在桌子上转了半圈,调整了角度。

        

“怎么?难道你这箱子里还能射出刀来?”陈秀舟紧张问道。

        

“呵呵!”江文远把无依扒到身侧,自己站到前面,向陈秀舟道:“你猜猜呢?要不要试一下!”

        

“呃!”陈秀舟无语一声,她可不敢试,因为那小刀飞出的速度太快,太密集,打击面又大,根本没有躲闪的可能。

        

“想活命的,就给我趴在地上,否则,就像这样!”说着,向顾念儿一挥手。

        

顾念儿再拉动一层牵引绳,又是“嗖嗖”几响,箱子前端飞出十数把飞刀,其中两名三首领又身中数刀。“嗝嗝”几声,身体扭曲着挺了几下,倒在地上,死了。

        

虽然七只杀人箱外形一样,但是内部的结构不一样,虽然也都是以绸布绳加绞子棍为动力,但是内部绸布绳的角度不一样,刀和刀拖的角度也有差异。

        

因为这只箱子要顾念儿近身操作,所以有一端没有安装飞刀,这就是顾念儿、无依和江文远所站的角度。

        

最为重要的是牵引绳也是多级的,并不是拉一下牵引绳所有的刀都飞出,而是拉动不同位置的牵引绳,就会放开箱子内不同角度和位置的绞子棍,把飞刀射出。

        

“啊!啊啊啊……”陈秀舟吓得叫出声来,倒在地上也不敢动:“兄弟们,我对不起你们,是我让你们死了……”向着众死尸连叫几声,虽然连悲带愤,也难把人叫得活了。

        

叫了几声,又指向了江文远:“江文远,你用这样的方式杀我们,难道不怕道上的朋友小看你吗?”

        

“难道是我错了吗?我说过我要还刀收命!给你们打过招呼了呀!我没有破坏道上的规矩!对吧?”江文远道。

        

“吭嘤”一声,陈秀舟也无话可说,是的,刚才他说过要还刀收命,但是自己这些人都不相信,认为只有他们三人,可以随时制住他们,哪知不但控制住对方,自己还死了这么多人,他真的还刀收命成功。

        

“那……那你也未免过于心狠了吧,这可是我几十个首领们呀!”无语一时,陈秀舟又指手向江文远叫道。

        

江文远又道:“既然你说我心狠,那就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了,你们留刀灭人家满门的时候,相信别人也说过你们心狠吧?你们慈祥起来了吗?”

        

“我……”只说了一个“我”字,陈秀舟就又无语了,江文远说的是真话,自己派小刀会的会众杀人之时,的确比江文远还要心狠。

        

“你们这些人哪?杀别人的时候几近残忍之能事,轮到自己头上就感觉不公平了,难道残忍只能你们施加给别人吗?”

        

面对江文远的质问,陈秀舟更加接不上一句话,但是她身为小刀会首领多年,又怎能那么容易低头?怎能那么容易就放下自己大首领的面子?再指手叫道:“我是小刀会大首领,还轮不到你这个小道士来教训我!别忘了,这是我们小刀会的地盘!”

        

说着,高喊一声:“来人!”

        

江文远含笑摇头:“怎么,想让你们厅外的弟子进来把我擒住吗?”

        

“难道不可以吗?”陈秀舟吹火口张开,两行碎白牙紧紧咬在一起。

        

江文远道:“那你过来看看,看看你们小刀会的弟子能不能走入这间厅堂!”说着,向陈秀舟摆了摆手,又指向了门外的院子,示意陈秀舟来过来看。

        

爬动两步,陈秀舟凑到门边,向院子里去看,只见藏在太湖石后面厢房里的弟子正涌出来,举着棍棒刀斧,嗷嗷叫着往正厅这边而来。

        

“难道他们不能进来这里把你擒住吗?你的箱子里还能射出这些飞刀吗?”质问一声,陈秀舟脸上满是欢喜。

        

眼看些两三百小刀会弟子就要进入正厅,面对这么多人,他江文远又如何抵挡得了?纵然这杀人箱的小刀厉害,也难杀得了这些人吧?

        

但是脸上刚刚一喜,就罩上了惊疑和愁容。

        

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小刀会弟子经过一株香樟树时,都纷纷倒下去了。

        

“你们在干什么?快起来呀!快……”陈秀舟焦急地催促,但是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让她停住了,因为他看到所有倒下的弟子头顶、胸口、肩头等等部位都被插入了刀,仍然是自己的小刀会杀人时留出的那种小刀。

        

而且还有小刀不断从上射下,把后面没有及时中刀的也都射倒。

        

顺着向上去看,见那小刀是从香樟树的枝叶缝隙中射出的,细看之下,发现香樟枝叶缝隙中吊着一个箱子,和厅中长桌上那一个一样,所有的飞刀都是从那上面射出。

        

这箱子只是向下分散性射刀的,角度和房中的不一样而已。

        

为了躲避顾念儿从桌子上射来飞刀,陈秀舟仍然伏在地上,看向了江文远:“你……”

        

江文远问道:“好好看看,他们能进得来吗?”

        

陈秀舟无语一下,的确,厢房里的小刀会成员是过不来,根本过不了那株香樟树下。

        

“我今天一定不会让你走出这节院子!”发狠一声,陈秀舟又嘶吼着道:“来人,所有小刀会弟子听到我的声音都赶来正厅!”

        

声音远远地传出。

        

江文远仍然没有任何担心,摇了摇头:“看来你这女孩还挺执着!”

        

在陈秀舟的声音之下,院墙的几个月亮门中涌进很多小刀会弟子,明显是从前一进院子里应命进来的。

        

仍和刚才一样,举着并不整齐的武器,喊叫着往正厅涌来。

        

但是刚刚走到墙边一棵樟树之下,还和刚才一样,树上又小刀如雨向下射来。

        

“啊啊啊!”一阵惨叫之后,人又像割麦子一样倒下,后面没有中刀的,也不敢在树下过了,绕着往正厅赶来。

        

但是刚绕到另外一株香樟树下,就又有飞刀射下,又死了一大片。

        

似是找到了规律,所有弟子再不敢经过香樟树下,绕着头顶有天空的地方往正厅奔来。

        

但是这幢香樟古宅本就是以香樟树为主题,正厅不远处,也有一株巨大香樟树,刚刚涌到树下,又是“啊啊”连声惨叫,一片一片的倒下。

        

而且很多弟子看到前面的倒下,便慌乱得抓狂起来:“啊啊……怎么回事,怎么会有刀飞下,怎么树上会下刀……”

        

乱叫着间,也胡乱奔跑,有的退回到月亮门中,还有的往前面一节院子里奔去,嘴里还在不住的喊叫:“不好了,天上下刀了,天上刀子了……”

        

这样让其他两进院子里没及时赶来的弟子也乱了起来,在院子之中胡乱奔跑,刚跑两步,头顶的香樟树上又有飞刀射下。

        

“啊啊啊……不好了,怎么会有刀飞下来,而且还是我们小刀会的刀……”

        

“就是呀,难道是老天要惩罚我们吗?”

        

众小刀会弟子抱头鼠蹿之间,都想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刚到香樟树下,上面就有刀飞下,又射死了百十个。

        

逼着没有死的又开始叫着去找安全地方。

        

一时间,乱跑乱喊,香樟古宅乱了起来,都在纷纷乱跑,就连那四个门子也不敢在门前呆了,先躲进院子,见院子里满是尸体,又推门往房里去躲。

        

果然,房中是最安全的,上面再没有刀飞下来。

        

李征五、胡阿骨、陈二狗等人听到院子里的混乱,齐叫一声:“里面乱了,我们快进去保护总领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