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终于要露宿街头了吗?

        

让进入房中的小刀会弟子把杀人门和杀人窗拆掉,把尸体都收走处理了……

        

陈秀舟的心情就异常复杂起来,首先是对江文远又钦佩又恐惧,这么诡异的方法他都能想得出,他要杀谁,又有哪个能逃得了?

        

再者,她也有一种担心,她怕刘二虎一死,剩下的林黑塔就没了顾忌,恐怕他会强行把自己霸占……之前,能让刘二虎和他抗衡,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

        

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去香樟古宅,刚要推门进入自己的房间,又把手抽回。刚才的杀人门的阴影太大了,生怕开门一进去,门后就有六把刀向自己斩来。

        

摇了摇头,竟然往院子去了,来到太湖石边的石椅上坐下,抬头看了看天空,喃喃道:“我这个小刀会大首领竟然被吓得门也不敢进了……”

        

刚说到这里,猛然两只美目瞪大,惊叫道:“有门不敢进、有房不敢住!难道这就是他让我们小刀会露宿街头的手段吗?”

        

刚开始,他还以为只是简单的杀死小刀会二首领的事件,直到此时,陈秀舟才真正理解江文远的用心,江文远就是让自己有门不敢进,有房子也不敢住。

        

如果接下来他一直让人往小刀会的弟子住房内安装这种杀人门和杀发窗,谁还敢进门,谁还敢住在房子里。

        

意识到这一点,陈秀舟打了个冷战:“这个江文远,太可怕了!”

        

颤抖的声音叫道:“来人!”声落之时,一个弟子走上前来。

        

“快去,快去通知林二首领,让他千万不可进房!”声音颤抖着,陈秀舟又说道。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刚才她进入香樟古宅时,虽然林黑塔想要赖着脸皮跟进来,但被她让亲随强行挡回去了,恐怕林黑塔现在已经回到家里了。

        

听到陈秀舟的语气紧张,那弟子也不敢怠慢,应一声:“是!”连忙转身出门去了。

        

看着那弟子的背影,陈秀舟长出一口气:“呼!”想到江文远的可怕,全身又一个哆嗦,又开始不自觉的喃喃埋怨:“你这小道士,也太狠了吧,看来我们小刀会真的要露宿街头了,你的杀人箱……”

        

刚说到杀人箱,就抬头向上看,生怕头顶有香樟枝叶,见是纯正天空,才算放下心来。

        

没多时,就见刚才走出那名弟子又回来了,陈秀舟道:“这么快就通知到林二首领了吗?”

        

那弟子脸色森白,摇了摇头:“死了!已经死了!”

        

“死了?”陈秀舟叫问出声。

        

“是的,我去的时候,就见林二首领的尸体爬在他住房的窗台上,头已经被切下来了!”

        

“呼!”陈秀舟又舒出一口长气,心中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愁绪,如果只是单纯的林黑塔死了,她是十分乐见的,因为之后再也不用担心他骚扰自己了,而让她愁绪的则是江文远。

        

明显,江文远会把这杀人门一直安装下去,真的就是小刀会连进自己房子都不敢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又连忙道:“你快去和其他的亲随弟子一起,把我们小刀会所有的弟子都通一遍,千万不能让他们回房入住,宁可在院子里,在大街上,也不能回房!”

        

“为什么呀?”那弟子还尚不明白。

        

陈秀舟气愤之下吼道:“因为进门就是死,以后我们住房的门内恐怕都会有这种杀人门和杀人窗,快去!快去通知,否则,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呢!”

        

“是!”那弟子也意识到了严重性,把整个香樟古宅内的大首领亲随弟子都叫了来,出去把所有小刀会弟子挨个通知。

        

即使如此,还是有不断的噩耗传入陈秀舟耳内,先是仅剩的四名三首领被杀人门杀死,接着,又有几名个弟子也死在杀人窗下。

        

而且这种噩耗一直增加,一个下午,竟有三四十人普通小刀会弟子死于杀人门下。

        

而且知道小刀会弟子死讯的并不是只有陈秀舟,布满整个上海的清帮弟子也把消息通报给江文远。

        

现在的江文远,安装杀人门的策略已经有所改变,把小迷瞪叫到身前,对他说:“现在你们可以放松一下了,但是也别停,在你们感觉无聊的时候找个小刀会的普通弟子随便安装一下就行,但是要注意陈秀舟的动向,随时把她的消息报告给我!”

        

江文远要从陈秀舟嘴里逼问出杨大杨二,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来找自己,因为杀人门是她最深的恐惧。

        

“是!”小迷瞪应一声去了。

        

虽然江文远说是让他们无聊的时候安装一下就行,但是小迷瞪这些采荷手们天天无聊,有江文远在也不敢去偷东西,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安装杀人门呗!

        

之前整天受这些小刀会的欺负,现在正好是报复的时候,怎能让他们停得下来?

        

结果杀人门安装的数量不但没有下降,还直线提升,最为重要的是将近一百名采荷手安装熟练之后,还学会分开施工了,各自负责不同的地域去安装。

        

以致让胡阿骨打造铁器的节奏都跟不上了。

        

三天之内,竟然又让小刀会死去了两三百人。陈秀舟听着一条一条的消息,连连摇头,直呼:“小道士,非要把我们小刀会逼得离开上海吗?”

        

本来,死了刘二虎和林黑塔,还是让她还挺开心的,不但不用再恶心两人的咸猪手,还可以把小刀会的权力抓到自己一个人的手里了,但是接连的弟子死讯,让她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要知道,通知所有弟子不可回房之后,还死了这么多呢!

        

“不是说不让你们进门吗?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呢……”陈秀舟埋怨之间,眼皮已经不住在打架了。

        

连着三天她都没有合眼了,因为不敢进门,每个夜里都是在这个石椅上度过的。

        

打了个哈欠,往自己房门前走去,实在是受不住了,他想回到房里好好睡一觉,但是刚要伸手推门,又收了回来,刘二虎的死相再次闪入脑中。

        

没有办法,只得叹了一声再次离开自己的房门,同时也明白自己的弟子是怎么死的了,一定是他们熬得受不住了想要回房睡觉,才开门被杀死的。

        

“与其这样,我倒不如去找个旅馆住上几天!”嘴上这样说着,陈秀舟就感觉这是个好主意。

        

便向亲随弟子说了,亲随弟子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一起出了香樟古宅,去周围找客栈旅馆。

        

那是的洋人餐旅业在上海远没有民国时那么发达,很多旅馆还都是当地人开的。陈秀舟找到一家鸿祥旅馆,开了一间房。

        

“江文远!你不是让你们露宿街头吗?我偏不,虽然自己的房不能住,但是我们可以住旅馆呀,小刀会有的是钱!”想到终于好好的睡了一觉了,陈秀舟一时兴奋,但是又肚子饥饿起来,生怕半途被饿醒,打算到旁边的餐馆吃一饭。

        

让陈秀舟万万想不到的是,他吃完饭再次回去旅馆房间的时候,一开门,就感觉到不对,因为这次开门比上次更沉了一些。

        

保险期间,陈秀舟正好经过的旅馆小二道:“你们旅馆的门是不是坏了呀,怎么推不开呀!”

        

那小二自然也不知玄机:“怎么可能坏了呢!”

        

说着,那小二把门推开,他也进入门内想要展示门没问题,但是不及说话,门就被“啪”地回弹关住了。

        

接着,陈秀舟在门外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很明显,是杀人门。

        

连忙跑出旅馆,陈秀舟再也控制不住,哭道:“江文远,你到底想怎样呀!我都几天没睡了,刚睡了一觉,门又变了,你非要逼得我们路宿街头吗?”

        

刚哭了几声,就在街上看到去其他地方找旅馆的他的亲随弟子们,只这么一会,已经有七八个弟子中招了,还死了三个。

        

“怎么办呀大首领,人心惶惶的,很多外围小刀会弟子已经申请退出了,恐怕过不了几天小刀会就要散!”一个亲随弟子向她道。

        

再一个道:“要不,我们就离开上海吧,我们斗不过那江文远!”

        

陈秀舟长眉飞扬,坚毅道:“不可能,我们不会失败的,小刀会不可能离开上海,我要杀了他,今夜我就潜入江文远的房内杀了他,我的这身功夫也不是白学的!”

        

自然,江文远也不知道今夜次要面临的危险,一大早,李征五还来到他房内,说道:“总领帮,我哥想见你!”

        

“你哥?”江文远疑惑一下。

        

李征五道:“我哥是肯务公司的代表,一直都在寻找小麦、水稻、棉花等等的销路,他知道你正需要这些,就想和你谈,希望你能派人去满蒙地区采购!”

        

“你哥是怎么知道我需要的?”江文远不解起来。

        

李征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的确,现在的兴武帮有了米面坊,还有了轧棉坊,是需要小麦、水稻、棉花等材料的,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随李征五去了。

        

当然,也少不了无依和顾念儿跟着去。

        

正在路上走着,突然看到前面的一队人。

        

看到这队人,江文远就叹了一声,因为他看到了人群中的管大。

        

“应该又是担心自己才找来的!”江文远这样猜测,这两个领帮对自己太关爱了。

        

江文远看到管大他们时,管大也看到了江文远,带人一路小跑到在江文远面前:“总领帮,可算是找到你了!”

        

江文远道:“不用担心,我在上海不安全吗?”在镇江之时,李能掌就是这样,现在又来了个管大。

        

“总领帮安全就好!”应了一声江文远,管大又道:“总领帮,我们兴武帮出大事了!”

        

“大事?”江文远问道。

        

“是呀!”点了点头,管大道:“我不是带着帮中兄弟出太平洲去采购小麦和稻谷吗?结果,让人给劫了!”

        

“劫了?”江文远疑问一声,又问道:“劫了多少,有没有查清对方的人?”

        

“小麦和稻谷各三万斤,至于对方的人,倒也没有对我们隐瞒,正是江淮四的孙七!”

        

听到后,江文远竟然脸色平静下来,笑道:“江淮四和十六位山主终于要出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