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自动开门器

        

十几天下来,虽然加工的价格不高,但是昼夜不停,也让米面坊的收入不菲,兴武段众船工不禁为此喜上眉梢。

        

因为一切都由水力完成,又是坐商,并不需要那么多人,待碾坊运行正规之后,只留下两三个人看守收钱,剩下的仍然出外务工扒活。

        

现在省柴灶在周围村镇之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市场,方圆三四十里的人都跑来定制这种灶,虽然那时国内没有品牌一说,但只要说是江先生设计的灶,便形成极大的效应。

        

周围三二十里的村镇上虽说都没见过江文远,但是江先生之名却已经家喻户晓。

        

当然,对“江先生”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有人以为江先生是老先生,还有的则把他说成是兴武段的领帮,越传越神之下,竟然还有的说江先生给朝庭砌过锅灶,太后的金銮殿上就是砌的这灶,还有的说这江先生是一个有法力的小道士等等,不以而足,也不以而奇。

        

江文远自然是对外界的这些传闻并不知晓,仍是时不时在江边独坐。这天,江文远又在江边独坐,忽听无依在叫道:“公子吃饭啦!”江文远便起身而回,见无依端着饭菜去往管香罗的房中去,到在房门外,管香罗的房门正关着。

        

无依在门外道:“小姐吃饭了!”再听房中管香罗声音传出:“你自己开门送进来吧,我占着手呢!”无依应了一声,把盛着饭菜的托盘放在地下,开了门,又端起托盘送入房里。

        

再听管香罗在房中道:“这菜上怎么好像有尘土?”无依连忙道:“对不起,是这次端的有汤,没用托盘抵着开门,放在门外的地下了,我再为小姐重新炒一份菜去!”

        

江文远听见,说道:“无依这小丫头也是命苦,既然他端着托盘不能开门,我是不是要做一个自动开门的东西呢!”一个念头在心中升起,便开始了具体构思,一连几天,再不去江边独坐,而是构思自动开门器的实现。

        

期间,自然也去考察了管香罗房间那门的实际情况,管香罗所住的房子虽不是绣楼,但门前有三尺宽的廊檐,廊檐下铺了两排木地板,门也是传统的转轴门。

        

但也只是对门的外部结构进行了解,门内的结构却不知道,每每想要进入门内了解,又因为是女孩闺房而不好意思,每次都在门外停住了脚,对门外的结构看了又看。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他的这一举动,倒把房中的管香罗欢喜得不行,虽然隔着门窗纱纸,但也能辨别得出是江文远,因为其他人都是大辫子,只有他是束发的打扮。

        

管香罗暗想:“看来这江公子也对我有情!”每一次看到门外身影之时,都在等待着江文远进入房中,但是一连两天,江文远也都是在门外晃了几下就走了。

        

急得管香罗直跺脚:“你这呆子,难道进来我会吃了你不成?再怎么说我也是远近有名的大美女,有那么可怕吗?”但是转念又一想:“这也怪我,为什么不请他进来呢?”又在心里埋怨自己,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

        

当天下午,又见门外那身影出现,管香罗心中一喜,暗叫:“这次千万我不能错过!”来到镜前整理了一下头发,又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

        

来到门后,对着门外张口,但是连张了几次也没有说出话,只感觉心在“咚咚”跳,气血都堵在嗓子中,急得汗都出来了也没有喊出一个字,眼见门外那身影又走开了。

        

她竟然真的“啪啪”打了自己两个嘴巴,叫道:“管香罗,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也是奇怪,这句骂自己的话却说得很清楚。又在心中暗扮,但愿他能再来一次,生怕江文远就此不再来她的门外。

        

江文远倒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第二天再次出现在门外。管香罗抚住前胸,碎碎低语:“平静!平静!千万不能紧张!”对着门外道:“江……”使劲克制着紧张,终于喊出“江公子”三个字,紧张之下又心中暗喜。

        

门外江文远道:“实在是唐突,我想到你房中看一下门行吗!”管香罗心中暗笑:“想看我就直说呗,竟然说是看门,这借口也是醉了!”暗笑之间,心意也放松了,说道:“门没上栓,你进来便可!”过了许久,江文远推门而入,只见管香罗正向自己施万福礼。

        

前一次没有看清,此时再看管香罗,身材高挑,腰束一握,刚刚开始发育前胸微微隆起,一张红扑扑的脸蛋,怯生生的眼神,只看过来一眼便又收了回去。

        

江文远也觉得直看人家不好,连忙转了眼神看向门后,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再回身道:“多谢,我看好了!”说完,转身迈出门外,三两步没了人影。

        

管香罗暗笑:“难道他见我看他也像我见他那般紧张吗,要不怎会和我一样仓皇离开?好像他的脚步也打软了!”更加确定了江文远对她有情,心里喜滋滋的连甜了好几天。

        

又过了两三天,江文远的自动开门器构思成熟,画了图纸,便开始去找铁匠冯大胡子。

        

冯大胡子之前负责船上的铁链索锚等铁件,漕运停废后他就靠着自己的铁匠手艺为生,为附近的居民打一些铁器农具。前次建碾坊时,江文远认得了他。

        

远远地看到江文远走来,冯大胡子连忙停下手里的活迎上去:“江先生怎么大驾光临我这里,来来来屋里请!”这江文远可是整个兴武段的人物了,到哪里都受欢迎和敬重,早不是以为他头脑有毛病那会了。

        

江文远自是不会进他屋中,一个光棍汉而已,房中自然也混乱不堪。便在门外火炉边停住了脚步,说道:“冯老哥,我想请你给我帮个忙!”

        

冯大胡子顿时喜上眉梢,能让自己帮忙,他新东西的制作权就归自己所有了。

        

见江文远掏出图纸,连忙接下,见图纸上画的是几个不相干的小东西,有两对长条一样的东西,像是蚂蚱腿,又有几个平片,还有几个很小的轮子,标明了尺寸大小。

        

看了几眼,冯大胡子也没有看明白,问道:“先生,这些东西是用在什么上面的!”江文远道:“是用在门上的!”冯大胡子更是皱起了眉,之前他也做门轴转把及其他的一些门上铁件,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几样。

        

看着冯大胡子的神情,江文远问道:“怎么?做不了吗!”冯大胡子连忙道:“做得成做得成!只是江先生最后要告诉这东西怎么用!”

        

自从江文远来到这里,让几个泥瓦匠凭着省柴灶接了很多活,就连许三做的无腿厨案也赚了不小的一笔,那个碾坊就更不用说了。此时自然想拿到这个版权,但是对方不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使用了。

        

江文远道:“你放心,我会给你说的!”便把图纸丢下一张,又去找许三,让许三做了几个木工零件,当天晚上,他两个的零件便已经做好,亲自送来江文远住处。而且送来之后便不走了,连连追问这些零件怎样使用。

        

江文远本也没有保护版权的意思,说道:“正好明天我需要人帮忙,要不你两个过来帮我?”

        

冯大胡子和许三连声道:“好好好!”他两个都明白,只要帮了江文远,自己得到的好处可不是一点两点。次日一早,冯大胡子和许三都推了手头的活,带上工具特意来帮江文远。

        

江文远带着他两个到在管香罗门前,上前敲门:“管姑娘,管姑娘……”连喊几声,房里也没有应声。

        

虽然门外没有锁,但是也不敢推门进入,那时男女大防意识还是挺强的,便想转头去找无依,但是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倒是不远处的管大走了过来。

        

管大说道:“江先生,有什么事吗?”江文远道:“我在另千金房外叫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她应声!”

        

管大道:“她出去了,不是现在咱兴武段赚钱了吗,一大早便拉着无依赶集去了,我这个女儿呀,真是惯坏了她,一有钱就想花。江先生不要误会,我这女儿虽然娇惯,但也并不是大小姐脾气!”

        

他以为江文远看上了自家女儿呢,江文远现在是整个兴武段的一宝,人长得标志英俊不说,还这么聪明,他一个想法就能赚钱,完全配得上自己的女儿有余,生怕女儿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才这样解释。

        

看到管大眼神,江文远也一时脸红,明显是对方错会了自己意思,便连忙红着脸解释:“领帮,我……我其实不是……我只是想给她修一下房门。”

        

管大暗道:“我女儿的房门并没有坏呀,这小年经借口也不会找!”却也没有点破,说道:“房内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直接打开便是!”说着,替江文远推开房门。

        

看着江文远那不自然的样子,管大一边心中暗笑,一边道:“哎哟,碾坊那边还离不开人,我还要去看着!”急匆匆走开了。

        

冯大胡子和许三便把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江文远。江文远暗道:“既然门都开了,那就安装呗!”

        

让冯大胡子和许三进入门内,先在两扇门的顶部用钉子固定两个支杆,再在门迎头上固定另外两条支杆,最后和门顶上的支杆连接在一起,使其可以滑动。开关两下门感觉极为顺畅。

        

又在门楣一边定下一个蚂蚱腿一样的零件,再加入一根小指粗的蚕丝绳,连接到最下面的门轴边上,又加入一对蚂蚱腿一样的零件,以木头管件固定。

        

又让许三把门前的木地板撬开四块,压上暗簧,使其和门轴边的蚂蚱腿连。

        

江文远所弄这些也都是两个相对应的。许三和冯大胡子只是按江文远的吩咐来做,但也都不明白他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直到都弄好了,仍不明白江文远的意图。

        

江文远道:“我们来试一下!”冯大胡子和许三两脸蒙圈,只见江文远前踏一步,踩在两边两块活地板上,便见本来开着的门“咯吱”一声,“啪”地关住了。

        

吓得许三一闭眼,连忙问:“怎么回事?谁关的门?”冯大胡子也道:“是呀,门怎么关了!”

        

冯许二人刚开始还以为是神力,但是细思之下,应该和刚才安装的零件有关系,他两个刚想趴上去研究,江文远脚步移动,踩了另外两块活地板,“哗”地一声,门又开了。

        

又把他两个吓得一跳。到在门内细细品观原理,好久才算明白,江文远又让他两个踩着门前活地板试验几下,每次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