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坏了,先生疯了

        

那店家道:“你是恩惠整个太平洲的江先生,这东西便不收你钱了。”江文远道:“你这东西也是要进货的,不要钱怎么能行呢!”无论江文远怎么说,那店主如何也不肯说价格。江文远只得道:“店家,我想要个更大面积的镜面,行吗?”

        

店家问道:“要多大!”江文远用手比了一下:“一尺多的长宽!”店家摇了摇头:“江先生,这样是做不成的!”

        

江文远问其原因,店家道:“要做这种镜子,首先需要玻璃,而现在的技术难以生产出这么大的玻璃,别说我们太平洲,恐怕整个镇江甚至整个大清也难找到!”

        

江文远一时难以接受:“怎么会这样?”店家道:“玻璃生产极为复杂,不但价格高,而且面积不会太大,不瞒先生,就这么一小块镜子,还需要八钱银子的成本呢,再加上银饰包边,需要一两多,要是按你说的那么大,恐怕二十两银子也做不出。”

        

一听这个价格,江文远吓得连忙把镜子放回铺子:“这么高的价格呀!”叹了一声,从铺子前离开了。

        

虽说玻璃镜在明朝就已经普及,但也只是大户人家的普及,真正的底层人民生活困苦,平时连吃饭都困难,自然难有多余的钱买镜子,底层百姓平时都不照镜子,即使是女孩家也只是对水梳妆,中国真正的玻璃镜普及,是改革开放几年之后的事了。

        

江文远连问了几家铺子,也都是一般,最后让他连连摇头,直呼没办法,正在他苦愁之时,忽听街上叫嚷起来:“江先生在哪里?”“江先生来集市上了吗?”“可得去见见他!”“江先生!”“江先生!”

        

哄乱叫声之下,人流如潮一般,从街两边涌来。

        

自然是江文远这次逛街声势太大,早传得整个集镇上都知道了,对其好奇之下都想看江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便结着队来了,人流相聚之下给人以汹涌恐怖的感觉。

        

江文远街道两边看几眼,全是人,人流夹击之下自己还好得了吗?吓得“啊”地一声,街道两头都没逃路,看到旁边的岔道,闪过去便跑。无依在后面叫道:“先生,先生你去哪里,后面追去!”许三等人也叫着随后去追。

        

无依虽是女孩,跑得却快,没几步便追上了江文远,也感觉到后面人潮失控,搀扶着江文远往前奔去,四五百步上了一个坡,前面闪出一家寺院来,廊檐下挂着牌匾,上写:“太平禅寺”。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无依扶着江文远进入寺内,零星有烧香的客人,又有几个和尚侍应,见人不注意,进入殿内躲在神像后面,过了一会,便听得寺门外乱糟糟叫了一通,再过一时,又慢慢息去,想来是众人都离开了,江文远才算长出一口气。

        

无依道:“谢天谢地,终于走了,虽然那些人喜欢先生,但是这么多人生扑,谁受得了哇?”本来以为江文远会接她的话,但是等了许久,也没听到江文远应声,只是对着挡身的佛台痴痴而望。

        

生怕他没听到,便又叫了两声:“先生,先生!”仍没任何反应。无依暗叫:“不好了不好了,一定是受到惊吓失了魂!”惊慌之下又去推。连推两下,忽听得江文远大叫道:“有了有了!”

        

这一声叫得太响,把前来拜佛的香客都吓了一跳,纷纷跑出殿外。随后进来两个僧人,在佛像后发现了两人。

        

无依连忙解释:“两位大和尚,实在是对不起,我们无意间闯到这里,我们先生好像精神有了问题,惊扰了香客,恕罪恕罪!”那两个僧人也没有生气,颂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无妨无妨!”

        

无依又转身去推江文远,又轻唤一声:“先生!”,江文远应了一声,再指着神台一角说道:“你看这是什么!”无依顺他手指去看,见是神台角上包裹的金银箔,又有“万”字连接的图案,倒也十分好看,但也只是如此。

        

无依心道:“完了,先生这脑子真的坏掉了呀,就这么一个神台他就盯着看半天!”她正想着,又听江文远问道:“看出什么了没!”无依愣道:“没有!”江文远问道:“难道你没有看到你自己吗?”

        

无依道:“先生,别说胡话了好吗?咱这就回去哇?”江文远道:“我能看到我自己,怎么你却看不到呢?”无依只有顺着他道:“好好好,我也看到了好,我们快些回去哇!”拉起江文远出了殿,到在寺外,追来的人群早已散尽了。

        

两人一起顺小路往回赶,刚到兴武六驻地,便见许三远远迎来:“可把我们吓坏了,先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看到许三,江文远远远地奔过来,无依一边在后面追着,一边嘀咕:“看来兴武段的好日子过到头了呀,我们的摇钱树脑子都坏掉了,还怎么赚钱哦?”看着他奔过来的神情,许三也不住嘀咕,之前的江文远尽是儒雅和稳重,怎么今天看到我这么兴奋?

        

来到许三面前,江文远气喘吁吁地道:“许三哥,终于找到你了!”许三懵着神也不敢接话,只是疑惑着等他说下说,因为不知道对方哪根弦搭错了。

        

江文远接着道:“咱们兴武段有没有漆匠!”许三点了点头,仍然不敢接话。既然是船帮,自然少不了漆匠,因为要给船上铜油上裹漆,江文远兴奋道:“太好了,在哪里,带我去找他!”

        

许三回头看了一眼,一指身边的一个小个子:“他就是,他叫苏小个子!”江文远转身一把拉住,攥得对方手都疼了,吓得他也退了一步,怯怯地道:“江先生,有话好好说,好好说,行吗?”

        

江文远道:“我要用你,走走走,到你的住处去说。拉着苏小个子走开了,众人皆愣愣不知所措,道:“先生这是怎么了!”

        

无依道:“是先生被吓傻了,整条大街上的人呀,都扑过来,搁谁谁不怕呀?我和他躲在太平寺里的时候,他就不住地说胡话!”

        

众人又想起刚从水里救他时的情景,他那时就说胡话,再被无依这么一说,更是万分担心。

        

江文远拉着苏小个子,回到对方的住处才算松开,说道:“你之前都用过什么漆!”苏小个子道:“最多的就是铜油和船上的底漆、腰裹漆等,其他的上色漆我也能漆!”

        

江文远道:“我要让你用一种新漆!”苏小个子问道:“难道先生还能发明漆吗?”江文远道:“也不是发明,我的家乡很多地方也都使用这种漆!”苏小个子问:“什么漆?”江文远说:“金箔漆。”

        

躲到太平禅寺大殿里的时候,江文远看到佛台上镶贴的金箔映出自己的影子,他正愁做便携梳妆梳妆盒没有镜子,玻璃镜子又用不起,而且也没有那么大的。

        

他也想到了用铜来做,但是铜的价格也很高,而这种金箔漆的价格更低一些,如果工艺做得好,比铜映照效果还好,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节,才让他如此激动。

        

当下,江文远开出材料单让苏小个子去买,附近人使用的最多的是金箔纸,而且是上坟或者是祈神还愿折叠金银元宝所用,但是还没有用过这种漆,苏小个子自然也乐意去买,即使是自己花钱。江文远又告诉了他凋兑之法,便往回走。

        

还没走到自己的房前,便见前面的空地上聚满了人,管香罗站在众人前,一手叉着腰,一手对那些人指点:“你们这些人脑子都有毛病吗!明知江先生不喜欢热闹,还那么招摇地跟在他身后去逛集市,本来只是一次寻常的逛集,却让你们弄成了这样!”

        

江文远听着,嘀咕道:“这丫头不口吃呀,也没有那么娇弱,这是谁招惹了她发这么大火?”

        

无依刚才回去,对管香罗讲了一路的经过,又说先生的脑子被吓坏了,一路上都不正常,再讲了几处她怀疑的细节。管香罗是又心疼又气愤,把所有人招集到这里泄火。

        

因为她父亲就是兴武六的领帮,便也都对她生几分敬畏,再加上自己真的做错了,被骂得都低下了头。

        

管香罗接着说:“如果真把江先生吓出毛病来,我一定和你们没完,你们想一想,是谁让你们过上了现在的生活,是江先生,是他设计的新东西让你们这些手艺人出去赚钱,他脑子坏了,还怎么给你们设计,你们还怎么赚钱,一个一个的都是什么人哪……”

        

管香罗骂到最后,咬牙瞪眼也难解其恨。突然无依在她旁边低声说道:“江先生!江先生!”管香罗头看也没回:“我知道江先生被吓坏了脑子!还没说你呢,让你陪江先生逛街,你却不好好保护他……”

        

无依也不顾自己委屈,再低声说:“我是说江先生他来了,就在你身后。管香罗才猛然回头,刚才的那怒发冲冠的劲头登时消了,见江文远就站在她身后不远的地方,便音阶直降,如蚁如蝇般说了声:“江……江公子!”

        

一想到江文远脑子坏了,才算稍稍镇定,又吩咐无依去搀扶江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