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咱文明人不动粗鲁东西

        

江文远点头道:“原来是这样!”管大稍定心神:“既然先生都这样说了,我们便先不作逃的打算,只是不知道眼下应该怎么办!”

        

江文远道:“眼下应该先派一个腿脚快的前往北沙、江都等地打探,再把散出去的众船工兄弟召集回来,好早作准备!”

        

管大点头应声:“好,就这样!”抬眼去看,只见一人正往这边走来,管大认得这人,是帮中的梢头,名叫展提儿,因为腿脚快,便在附近做一些跑腿送货的勾当,平时东西家不停的跑,都叫他连环脚。

        

管大招手道:“连环脚你过来!”待那连环脚走近,管大向他说了当前形式,并让他去北沙及江都打探,如果能打探到啯噜的实情更好,即使打探不到,看看被抢劫现场,也能分析出啯噜人数及抢劫的狠辣程度。

        

连环脚应一声去了,管大又让看米面坊的船工外出去召回附近村镇上做工的兄弟,同一帮的人也都有相互联系,而且他们都喜欢在路上留下自己的标记,只要有一个知道,便都知道了,不及太阳落山船工们便已全部回来。

        

听说是啯噜来打劫,都惊慌失措,待听到江文远极力主战时,心下稍安。虽然江文远文弱,但不知为什么,却能给人安心的感觉。

        

没多时,前去打探的连环脚回来了,从他的喘气程度便已知道形势不容乐观。

        

稍喘两口粗气,连环脚道:“可不得了,我去了北沙,几条街上都是一片狼籍,店铺里一些贵重的东西被抢,不值钱东西散落一街,还有几处富户的宅子被抢了,砍死了两个,烧了一处宅子,江都太远,我急于回来报信便没有去,想来也是一般!”

        

管大道:“有没有打听到啯噜具体消息!”连环脚道:“我向知情人打听,听说有近二百人,每人都扛着刀,凶神恶煞的,为一个个便是这段时间赫赫有名的扛山虎。”

        

听到这里,众船工一阵骚乱,现在兴武段所有的船工加在一起也不过百十人,而且对方都有刀,怎么斗得过他们?

        

没想到江文远说道:“只是二百人而已,倒好对付!”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众人都愣起来,纷乱道:“人数上已经超过我们一倍,而且啯噜都参过军,打头的又是扛山虎,他可是个恶魔,怎么对付得了?”“就是呀,要不,我们还是逃吧,保命要紧。”已有十几人生出要逃的念头。

        

江文远道:“别说是二百人,纵然是来了六七百,也能让他们有来无回!你们只管放心,我不但能保证他们难伤你们一根毫毛,而且还要擒杀那些人,不过,你们都要听我安排。”

        

管大把心一横:“大家都听江先生安排!”李能掌也道:“对!兴武九帮都听江先生安排!”众人齐答一声:“是!”

        

铁匠冯大胡子道:“正好,我家还有几把替别人打的刀没交货,我去取来!”还有的道:“我家里还有两把鱼叉,也去取了来!”眼见就要各自回家去取兵器。

        

却被江文远拦住:“慢着,咱是文明人,不动那些粗鲁东西!”更把众人搞得不明所以:“这是要打架呢,不粗鲁行吗?”

        

江文远便把众人叫在自己身前,对他们一一做了安排,众人各自回家,有的取出铁锹镐头,有的回家拿了绳子,还有的拿出了斧锯麻袋等工具,乱哄哄往西而去,走了近两里距离,到在一处山坡前。

        

山坡南北两边都是很大面积的积水,坡上是一片树林,一条东西小路穿林而过,虽是小路,倒也能行得车马,约有九八尺宽。

        

江文远指着那坡,问连环脚道:“从北沙那边过来是不是要经过这里!”连环脚点头道:“是,而且方圆数十里内全是水洼沼泽,也只有这一条道!”

        

江文远点头:“这样就好。”再向许三道:“你带领木匠们去树林深处伐树,把水桶粗细的树木都砍伐掉!”虽然许三不明所以,但仍是应一声,带众木匠离开伐木去了。

        

江文远又问道:“哪些兄弟身手灵活善于爬树?”当时有十几人站出来,江文远对他们道:“你们爬上沿道路两旁的树,在结实的树杈上绑绳子,尽量把绳头尽量垂下得长一些,一丈左右的距离绑两条,要左右对称。”这些人也都按他吩咐去做。

        

江文远又让几个力气大的跟随许三等人,把砍下的木头断杈去枝,再把树杆截至八尺左右,再把手臂粗的树枝也收集了,一起运到这边。又让几个去密林深处铲土,装入麻袋之中。

        

未多时,树杆及一些粗树枝已经运来。江文远指挥着剩下的人,把树杆两头绑在树杈垂下的绳头上,正好让树杆横在道路上,并嘱咐他们离地面的高度以膝盖为准,不可过高,也不可过低。

        

因为人多,各自分工形成流水线,速度也快,没多时便绑了二十几道树杆。江文远看了看,十分满意,又道:“再把这横木斜吊起来。有两点要注意,让这树杆形成一定的摆动幅度,再用绳子固定到高处的杈上,而且要系活扣,保证能一拉就开!”

        

众船工齐应一声,按江文远所说去做。因为是跑船的,不但绳子多,而且都很长。先把绳头甩上树杈斜着拉起,再在树杈上系下活扣。有些明白人已经看出端倪,问江文远道:“先生是想让这些横木摆着荡下来,把那些贼人都扫倒,是吗?”

        

江文远点头:“对!有我们这二十几根横木,横着道路有二三十丈的距离,足可以应对七八百人的队伍,只要他们行走的不是太分散,便难逃这些横木几个摆荡!”众人知道了原理,干起来更有方向,到申末酉初,二十几道模木的机关便已制成。

        

管大、李能掌才算放下心来,说道:“只要那些强盗能来,管教他们难有半点囫囵!”江文远道:“虽然如此,我们还是应该做万全打算,因为我保证过不让你们不伤一根毫毛。”

        

再让众人把装了土的沙袋也吊上树去,在横木两侧的树林中往上吊起,其杀敌原理也和横木荡摆相似,这一次只是把吊绳活扣系在下端,保证腿脚一碰就开,从而使上面的沙袋荡落下来。众人也都一一做了,这样能保证未死的强盗即使是绕进树林,也难逃被灭的下场。

        

江文远还嫌不够保险,又把手臂粗的树枝归拢到一起,在那沙袋阵外的密林内又做一道防护,先把绳子用水醮湿,松松地绑在树杆上,都是膝盖以下的高度,再把树枝插入绳套之中绕几圈,再围树杆绞动着上劲,另一端截了,绊在另一棵树杆上,只是虚虚的枝住,稍有外力便会脱落回弹,高速旋转之下,只攻击人的小腿。

        

这样的又做了百十个,眼看天色已经全黑。江文远又点上火把挨个检查一番,确认没有差池才放下心来,把横木上系活扣的绳头集中在几处,嘱咐几个机灵胆大些的船工:“大家听我口令,只要我说‘放’,你们就一起把这活扣拉开!”

        

几人一起应声,各自躲在暗处拉住自己所负责的绳头。

        

江文远又让剩下的人在树林深处藏了,并告诉他们:“把捆人的绳子拿好,若有不死的,出去把他们捆了!”苏小个子胆小,说道:“可是他们手里都拿着刀呢,怎么捆得住?”

        

无依笑道:“你傻呀,这么一通连环机关纵然不死,还能爬得起来吗?”江文远点了点头,再说道:“但是你们记住,记好我们布置的位置,不要我们东西把我们自己人打了,那就不好了!”

        

众人哈哈笑道:“先生放心,我们都记住了!”

        

说话间,夜静了下来,虽有重重机关,但是一想到一二百人个个有刀,又杀人不眨眼,也都禁不住的紧张,再等一时,东边一轮晚月升起,没有风,除了一两声虫鸣,没有半点其他的声音。